banner 01

週一, 28 一月 2019 00:00

《2019 年選舉法例(雜項修訂)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9 11 28 172 LEGISLATIVE COUNCIL

 

2019 年選舉法例(雜項修訂)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早晨。近年來,如果我們對政府提出關於法例的 修訂,要求改善施政,政府通常會對我們說提交法案並獲立法會通過 法案十分困難,亦需時很長。既然《2019 年選舉法例(雜項修訂)條例 草案》("《條例草案》")能夠提交立法會,我們期望可以改善或大幅 檢討這項法例。既然很難做到,是否應該提出更多修訂,以完善這項 法例? 可惜的是,《條例草案》只是作出一些技術性修訂,包括功能界 別選民名單、呈交提名表格的方式、可免付郵資而寄出的信件的尺碼 規定、調高在各個選舉中修正輕微錯誤的訂明限額,以及提交發票及 收據的門檻由 100 元提高至 500 元。老實說,曾經處理選舉工作的同 事都知道這些事項,但很多市民或許不知道,《條例草案》甚至訂明 免付郵資寄出的信件的長度、闊度和厚度。我們明白將郵寄信件的尺 碼標準化的目的,是令選舉能夠公平公正地舉行,不會出現某名候選 人的郵寄單張較大、較厚,另一名候選人的則較小、較薄的情況。 除此以外,《條例草案》如何確保選舉能夠公平公正地進行?《條 例草案》只是作出一些技術性修訂。其實,在每次選舉完畢後,選舉 事務處 選舉委員會都 發出報告,指出有 哪些地方 需要檢討及改 善。但是,所謂改善通常是程序上變得越來越繁複,也有越來越多陷 阱讓候選人或其團隊踏進去。例如《條例草案》的修訂並不清晰,候 選人很容易墮入法網。 更重要的是,法例即使獲修訂亦不能確保選舉公平公正。為何我 們都希望有公平公正的選舉?在今屆區議會選舉後,很多人感到不滿 意。政府是否知道有很多人感到不滿意,認為這次選舉不公平?政府 會否因而修訂有關條例?我先前已多次表達這些意見。 我列舉一些事例。在 2016 年,其中一個選區的票站,在投票後 發現遺失一本選民登記冊,但當局數年後才作出調查及公布。這大大 打擊市民投票的信心,因為他們的資料在投票後或會遺失。但是,法 例的修訂沒有涵蓋票站在選舉後如何妥善處理選票及選民登記冊。以 《條例草案》為例,當局規定免付郵資而寄出的信件的厚度不得超過 5 毫米,那麼我也請當局研究票站在選舉後如何處理選民登記冊。關 於這個例子,為何當局沒有作出相關修訂?既然政府經常說提交法案 並獲立法會通過法案十分困難,當局便應該做大事,而不是做這些瑣 碎事,訂定信件厚度不得超過 5 毫米有何作用,能夠確保選舉公平公 正嗎?選舉事務處究竟在做些甚麼? 其實,不單上次區議會選舉遺失一本選民登記冊,上次特首選舉 也遺失一些東西。選舉事務處經常遺失東西,《條例草案》有否措施, 確保選舉事務處或有關票站人 不會遺失東西?他們經常遺失東 西,上次遺失電腦,今次遺失選民登記冊。選舉事務處簡直是選舉資 料的"黑洞"。政府為何在修訂條例時,沒有同時處理這個"黑洞"?如 果說上次遺失選民登記冊是提交《條例草案》之後發生的事,但遺失 電腦是之前發生的事。為何當局不處理大事,只處理信件厚度這種小 事及技術性修訂?選舉事務處的確是正經事不做。在今屆區議會選舉中,很多選民向我們反映,他們帶着身份證去 投票,但選舉事務處採用石器時代的技術,職員翻閱一大疊資料,核 對他們的身份證號碼。有街坊說,他的身份證是 "D"字頭,但職員卻 "E"字頭的選民登記冊內尋找他的資料。他立刻喝止該名職員,但 職員差點劃去他的名字 已投票 。他對職員說 的身份證 "D"字頭,不是"E"字頭,職員才翻閱另一本選民登記冊。是否應該 檢視這些人為錯誤?如何確保在選舉過程中,不會出現這些人為錯 誤? 主席,我當然支持《條例草案》,但我不滿意這次修訂 "細微 細眼",只涉及規定信件厚度是多少毫米,或提交發票及收據的門檻 100 元提高至 500 元。如果能夠進行檢討,讓選舉能夠公平公正 地進行,選舉事務處便不能只是改動郵寄信件的尺碼規定,而是要檢 討整個選舉過程,以及選舉事務處人員及票站職員的工作。這是應當 進行的工作,亦應特別重視票站職員的公正性。 很多人向我們表達,有票站職員點票完畢,知道結果後,便向某 當選人示意,給他一個"like"。這些事情肆無忌憚地在票站發生,有 些票站職員知道某候選人獲勝後,與他一起鼓掌歡呼。為甚麼當局沒 有把票站職員的行為標準納入《條例草案》,以確保票站和選舉公平 公正。即使局長現在告訴市民,票站職員公正嚴明,不會做出"蠱惑" 行為,但市民看到他們與當選者一起歡呼,會否相信他們處事公正? 市民看到票站職員給當選者一個 "like",會否相信他們事處 公平公 正?所以,《條例草案》應訂明票站職員的行為守則,難道只是修改 郵寄信件的尺碼規定,便可以確保公平選舉嗎?選舉事務處究竟做了 些甚麼,有沒有發現這些問題,有沒有到票站巡視? 雖然很多票站職員不是全職的,而是公務員兼職在票站工作,但 選舉事務處有沒有派人到票站巡視?有沒有發現這些問題?票站主 任看到這些情況後只是說:"不要嘈吵",僅此而已,有關職員沒有後 果,有關當局亦沒有確保不會再發生類似情況。我想問局長,票站主 任是否需要就有關情況向他報告?票站主任有沒有告訴他,票站職員 完成點票後與當選者一起歡呼,給當選者一個"like"?票站主任有沒 有向他匯報這些情況?那麼,當局如何確保選舉公平?單單修改郵寄 的尺碼規定 便會確保選舉公平嗎?單單將免申報選舉開支金額 100 元提升至 500 元便會確保選舉公平嗎?我們要求的是公平公正 的選舉,當局有沒有處理這些事項?為何沒有把這些事項納入《條例 草案》? 此外,選舉當日有很多坐輪椅的長者,從人道立場考慮,為何要 坐輪椅的長者在烈日當空下暴曬 1 小時 15 分排隊進入票站?我們知 道每個票站都有傷殘人士通道方便輪椅人士,我們也想讓坐輪椅的長 者經由傷殘人士通道進入票站。可是,一位坐輪椅的長者的子女向我 表示,他的母親不可以使用這個通道,需要排隊,這做法是否人道? 票站應對傷殘人士或有需要人士作出安排,為何當局沒有作出檢討並 把有關事項納入《條例草案》?當局只是修訂郵寄信件的尺碼規定, 這次修訂是否 鼓勵市民投票 一方面 鼓勵選民踴躍投 票,另一方面要確保選舉公平。但是,票站安排對有需要人士完全沒 有幫助,如何鼓勵市民投票?當局也沒有把票站職員的行為守則納入 《條例草案》,不能確保公平。此外,選舉資料經常遺失,但這事項 卻沒有納入《條例草案》,不能讓市民有信心。《條例草案》沒有涵 蓋的事項多不勝數。 主席,我一定會支持《條例草案》,因為那些都是技術性修訂, 我不得不支持。但是,一個選舉周期已經完結,當局曾檢視整項法例, 以及整個選舉有甚麼不公平或需要糾正的地方,但當局只是提出一些 技術性修訂,試問議員怎能接受? 我經常呼籲政府檢討一些法例,例如《放債人條例》,但當局一 直說:"不可以,向立法會提交法例的修訂建議很難獲得通過"。既然 不容易獲得通過,《條例草案》為何不一次過就整項條例進行檢討? 只是修訂郵寄信件的尺碼規定。我剛才說過,為公平起見,當局不想 一名候選人的宣傳品較厚,另一名的較薄;亦不想一名候選人的宣傳 品較大,另一名的較小,希望在各方面都公平。其實,當局應檢視每 一個選舉環節以確保公平,不應單單修改郵寄信件的尺碼規定。 還有一些事情十分奇怪,在區議會選舉前數天,我不知道是選舉 事務處、選舉管理委員會,還是有關政策局開設了一個臉書(Facebook) 帳戶,就一些謠言作出澄清。這些謠言在坊間流傳已久,但當局在選 舉前數天才在 Facebook 上澄清。政府的反應就是那麼緩慢,往往不 能迅速回應不實的謠傳,試問如何令市民對當局有信心?區議會選舉 舉行了很多次,仍然發生很多問題,在這次選舉過程中也出現很多問 題。我剛才提到選民進入票站的安排,他們要排長龍,有人還重複排 隊,甚至有不足 18 歲並不是選民的人排隊,令排隊時間加長。一些 本來想投票的選民,看到票站大排長龍但要趕往上班,於是放棄投 票。票站主任對坐輪椅的選民表示,即使他們坐輪椅但仍要排隊,要在烈日當空下等候 1 小時 15 分。究竟當局之前有沒有考慮作出相關 安排? 政府在選舉前表示,已為選舉作出充分準備,但我卻看不出來。 票站大排長龍的時候,有沒有工作人員出來維持秩序?有沒有人知道 有人排隊 3 次?我真的看到很多人排隊 3 次,但他們不是要投票。我 不猜測他們排隊的目的,大家自行思考。總言之,他們排隊令人龍增 長,以致原本想投票的人因為等得太久而不投票,降低市民投票的意 欲。當局在選舉前在 Facebook 上表示,"阻人投票是犯法的",但是 否有人執法?有人排隊數次阻人投票,但有沒有人執法?當局說已作 出充分準備,但有沒有人手執法?是否應該把這些事項納入《條例草 案》?這次是否應把這些不公平的情況全部糾正? 主席,我明白這次選舉已經完結,我們不是要追究當局做錯甚 麼,但我希望政府下次再就選舉進行檢討,並提出修訂條例時會做實 事,不要只是小修小補。希望當局做正經事、做實事,確保選舉公平 公正地進行。 主席,我謹此陳辭

 

Read 76 times

搜尋

« Februar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