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11 十二月 2019 00:00

動議解除邵家臻議員立法會議員職務的議案


立法 會 ─ 2019 12 11

動議解除邵家臻議員立法會議員職務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我發言支持黃國健議員根據《議事規則》第49B(1)條,動議解除邵家臻議員立法會議員職務的議案。

我懷着滿懷悲傷發言,為甚麼呢?因為有一位代議士、社工而我也是一名社工以他口中所說的所謂追求公義的理由,作出很多違法行為。作為一位立法者,雖然他作出有關行為的時候尚未成為立法會議員,但他作為一名資深社工,卻竟知法犯法,妄圖以一種虛假的公民抗命方式表達訴求,導致香港後來出現種種亂象,禍延至今。


香港司法獨立,市民普遍信任法治制度,而邵家臻議員在法庭經公開審訊被判罪成,所觸犯的罪行是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簡單來說,他曾煽惑他人作出一些違法行為。香港到了今時今日,回想當年我們所說的違法佔中,亦即他們口中的佔領運動,距今已有5年。歷史若真有"如果",我想請問在座所有泛民議員,他們無需回答,只管心裏有數便可,但他們心中可有一點後悔,半分愧疚?


我們從事社會工作的人,正如邵家臻議員一般,進入議會的目的是為了服務市民,初心是追求公義,希望香港更好。可能我們各有不同方法、政見以至意識形態,但無論如何也不希望得出的結果是讓香港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不單經濟步入寒冬,法治意識備受摧殘,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更在這數年間因政見不同而出現撕裂,以致朋友和親戚相聚時相對無言。凡此種種,已令社會付出沉重的代價。


這情況當然並非由邵家臻議員一人造成,要求他獨力承擔所有責任亦於理不合,我當然認為戴耀廷是最重要的魔頭。但是,在他們煽惑之下,我們今天已走上一條不歸路。基於團體極化效應,這一場他們口中所謂的社會運動,我眼中的政治奪權運動必然會越趨激進,正是寧左勿右、誓不低頭、誓不妥協。


違法佔中運動導致反對派跟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在政改問題上完全失去妥協和溝通的空間,最終政改推倒,令香港人不能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於是,原本對現行政治制度缺乏信任的人信心更加脆弱,整個社會制度更加搖搖欲墜。部分人士因政治制度問題而對香港和國家更加缺乏歸屬感,後來更衍生"港獨"思潮,不斷挑戰《基本法》甚至是國家的底線。


當政府採取反制措施時,泛民議員便作出挑釁,更反過來指責政府不是,往往挑起很多矛盾,也累積了很多不滿。很多民生問題因此而積重難返,因為議會在過去數年近乎癱瘓,無論是政治議題、民生議題、房屋發展問題、經濟發展議題,全都面對重重阻撓。因仇恨而累積的不信任過去也有,但為何現在會激化至不可收拾的局面呢?根源正在於違法佔中這個所謂違法達義的運動。


我想引用羅爾斯1971年在《正義論》中的說法,闡釋我為何稱之為"所謂"的公民抗命和違法達義行動。根據名門正宗的說法,公民抗命或公民不服從行動是只針對不公義的法律或政策行為進行抗命,例如在認為徵收某種稅項是不公義時拒絕繳交該種稅項,而非採取不相關的違法行動作出抗議。舉例而言,若認為政治制度欠理想,大可在選舉時作出抗議,採取相關的行動,而不應癱瘓社會。當然,現在回想起來,當年的違法佔中行動相對今天的情況只屬小事,當時只是堵塞道路,沒有擲汽油彈和燒人,但佔中在當時也是極之嚴重的行為,即使到了現在也是嚴重違法之舉,以及對社會造成很大滋擾。


此外,羅爾斯還強調一點,公民抗命應屬道德上的非暴力行為,但違法佔中卻相當暴力,雖然現在看來亦屬小事,可是當年已開始有造成破壞、攻擊警務人員及持不同政見人士的趨勢,也有破壞公物的情況。發展至今,反對派議員是否仍要一如以往,繼續堅持三不政策呢?根據該政策,在面對違法暴力行為時,他們的應對方法是"不割席、不譴責、不'篤灰'"。郭偉强議員就此作了一個預言,我稍後也會談談,在這方面是否有可能改變呢?我個人希望能有改變。


其實,在過去一段長時間,香港已出現很嚴重的破窗效應,意即當一間屋的窗戶被打破時,若不好好修復被打破的玻璃窗,便會有更多人打破其他窗戶。當玻璃窗全被打破時,便會有人攻入屋內佔領那間屋,香港現在的情況正是如此。


當年在違法佔中平息後,那些甚麼佔中三子、"十死士"當中只有部分人士被帶上法庭,但除了邵議員承擔刑責之外,絕大部分人士都可全身而退,逃之夭夭。換言之,我們的窗戶被打破後,當局並沒有做好事後的審判和執法工作,政府放虎歸山,我要就此批評律政司。然後,2016年發生了旺角暴亂事件,以至釀成今天這樣的局面。


至於立法會,本會已訂有本身的規則。今次這項議案是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第()項提出,當中訂明議員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內或區外被判犯有刑事罪行,判處監禁一個月以上,並經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即可解除其職務。換言之,判刑一個月是一個門檻,當中的道理是立法會議員必須身先士卒,作法治的榜樣,否則其身不正,何以正人?


如果代議士自己也干犯法例,視法治如無物,立法會通過的法律還能否得到市民的尊重及嚴格遵守呢?所以,社會對立法會議員及代議士,無論在道德或法治上均有很高的要求。議員應該不分政治立場,守護立法會和議會的尊嚴,維護市民對代議士的尊重。違法的議員應離開議事廳,因他們已不再適合擔任立法者的工作,應讓更適合的人士擔任這職位。這才是為了維護立法會權威及法治而應做的事情。


事情發展至今,一如我剛才所說,民主停滯不前,政改被推倒後原地踏步,又因社會矛盾越來越大而重啟無期。此外,香港法治淪落,有人不斷鼓吹及作出違法的事情,彷彿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年青人被教導採取種種違法行動,因而付出沉重代價,讓某些人士獲得巨大的政治紅利,這可說是有目共睹,甚至還配合外國的"劇本"行事。


香港的人權確實是倒退了,由違法佔中至今年這場為時半年的政治騷亂,人權如何倒退呢?香港的民主制度雖有待完善,但最低限度在人權方面,我們的自由指數位居全球前列......


主席:陸頌雄議員,請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陸頌雄議員:我想指出我們已付出很大代價,這或許是一個轉機,可讓我們撥亂反正。人權倒退是一個很沉重的代價,而在過去半年,市民沒有上學的自由,因為大學校園遭到暴徒破壞。我們連周末出外購物和吃飯的自由也沒有,因為很多地區也受到騷亂的影響。"打工仔"沒有上班的自由,連乘搭巴士、鐵路也會被暴徒襲擊。甚至是言論自由,也有可能在一言不合之下被人毆打、火燒。即使是選舉制度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我們的議員辦事處在選舉時遭到破壞,這些主席你也可看到。


在付上這麼沉重的代價後,我們如何能夠撥亂反正呢?我在此懇求反對派議員,哪怕主席你可能會認為我太天真、太傻,但我相信人是萬物之靈。雖然有時就很多事情,客觀環境我們無法控制,國際大氣候也控制不了,但人類生而可貴,因為人人也有自由意志,可投票決定"YES" or "NO"(支持還是反對),這一點非常重要。


如果反對派議員也希望能夠撥亂反正,我希望他們即使不是大義滅親,也應回頭是岸,回歸法治和維護議會尊嚴的根本,支持黃國健議員提出的這一項解除邵家臻議員的立法會議員職務的議案,令社會真正與違法行為劃清界線。請他們不要再包庇違法行為,不要再採取三不政策,因這種"不割席、不譴責、不'篤灰'"的態度確實害慘香港,特別是害慘年青人。


讓我稱呼反對派議員一聲泛民朋友,他們當中可有具有民主理念的人士,哪怕是一位或稍多於一位,能運用其自由意志,回頭是岸,作出有勇氣的決定,支持黃國健議員這項議案呢?此舉既可讓社會重回法治的軌道,也可讓議會重新獲得市民的尊重。多謝主席。


Read 118 times

搜尋

« April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