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2 十二月 2019 00:00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議案

 

立法會 ─ 2019 12 12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謹就陳志全議員根據《議事規則》第 49B(2A)條 動議,不得就容海恩議員動議的議案作出跟進的議案發言。 容海恩議員就鄭松泰議員行為失當提出了一項譴責議案,因此, 本會應成立調查委員會跟進。我們常說要還原真相,相信這也是本會 應有的精神和基本共識,無論有甚麼政治立場和意見也沒關係,首先 要還原真相,包括香港過去半年的騷亂和暴動的背後原因,我們亦應 有勇氣面對,還原真相。我在整個早上聆聽了很多反對派議員的發言,完全不能理解他們 為何會忽然轉性。他們不是凡事也要知道,也要調查,事事也要求真 的嗎?那怕可能性細小如鴻毛,他們也多多要求,既要翻看錄影帶, 又要調查、檢驗。主席,如果這種求真精神有其一致性,那是沒有問 題的,大可在現有法律機制下調查清楚,還原真相。然而,這個社會 其中一 件 最可悲的事情就是 充 斥了謊言,因此很多時真的要調查清 楚,而警方的調查當然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 鄭松泰議員在 7 1 日做了些甚麼?我當時不在現場,因我真的 非常守法,認為在發出紅色警示後,議員便不應在立法會綜合大樓逗 留,一則是基於安全問題,二來是不應帶領其他人士進入大樓。然而, 從電視上可以很清楚看到,全港市民數百萬對眼睛均可看到鄭松泰議 員不但沒有阻 止和勸阻暴徒進入大樓,甚至 成 為 "暴徒導賞團 "的 導 遊,帶領暴徒遊走於大樓各層,並作出鉅細無遺的介紹,我認為必已 令一眾暴徒有賓至如歸之感。坦白說,立法會綜合大樓有如迷宮,我 最初加入議會時也花了數個星期才能熟習,沒有鄭松泰議員的帶領, 我真的擔心那些暴徒會迷路。 鄭松泰議員當時確實有此行為,這可從電視直播清楚看到。然 而,許智峯議員確實了不起,他的臉皮應比這塊被暴徒破壞的木板還 要厚,竟然還要指責警方濫捕、濫告。其指鹿為馬、顛倒是非黑白的 能力,真的令我深深拜服。在這方面,反對派議員的能耐,建制派委 實自愧不如。 其 實 只需要有一套 劃一標準 便可, 建制派的標準只得一個。例 如,坐在我前方的何君堯議員,被市民質疑他在"七二一"事件中的角 色,於是有反對派議員對他提出譴責議案。我認為真金不怕洪爐火, 無需害怕接受調查。究竟他與白衣人握手有甚麼意思?那些白衣人是 甚麼人?究竟何議員在事件中有何關涉?我認為不 用 害 怕作出調 查,當中可能有所發現,亦有可能甚麼也查不出。無論如何,一切必 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然而,我無論如何也不明白,何君堯議員只是在路上碰到一位街 坊,與之握手和寒喧一番,他們便高呼要調查到底,既說要成立獨立 調查委員會,又要在立法會進行調查,總之就是要調查。坦白說,我 若前往元朗也會與很多街坊握手,除了因為我是勞工界議員之外,元 朗也有不少市民認識我,難道我也要被調查?他們今次又如何採用雙重標準,包庇鄭松泰議員呢?答案是再次 發揮"三不政策"的精神,"不割席、不'篤灰'、不譴責",包庇到底。主 席,當時電視直播人們衝入立法會綜合大樓的情況,那是立法會史上 最黑暗的一天,也是民主法治最黑暗的一天。那些 被破壞的並非死 物,而是立法會的法治精神和尊嚴。難道社會和政治制度不公,便可 容許以暴力行為肆意破壞嗎? 坦白說,我對於財富分配不均也深痛惡絕,也不喜歡李嘉誠家族 這類超級財團的壟斷,賺盡香港人的錢,利用市場定價的優勢作出壟 斷,但我是否可因此打劫大財團呢?當然不可以,因香港有法治精 神,對嗎?如果他們真的要搞革命,便要有付出代價的準備,但他們 卻不願意,"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既要當義士又不肯付出代價。有些 人很喜歡以孫中山等革命家自況,但他們有那種承擔精神嗎?簡直是 廢話連篇,所以我很歡迎他們提出反對。 我首先要 多 謝 陳志全議員 提出這項反對 容海恩議員 所提建議的 議案,因為這可讓全港市民看到反對派如何以雙重標準行事,以及何 等醜陋,而我們建制派是多麼的光明正大。多謝陳志全議員,讓全港 市民領會何謂雙重標準。 (有議員在座位上高聲說話)

 

主席:請議員不要在座位上說話。

 

陸頌雄議員:選舉是一時,但修養是一生的,希望各位同事銘記在心。 (有議員擊桌讚好) 我再說一遍,選舉是一時,修養是一生的。很多市民指責反對派 雙重標準,但從另一角度看,我很想告訴香港市民,他們其實不是雙 重標準,而是只有一個標準,那是甚麼呢?就是政治利益先行、選舉 先行。我剛才說選舉是一時,修養是一生,而公義也是一生的。 他們其實只有一個標準,便是選舉利益先行,只要對選舉有利, 便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和幫忙,否則便顛倒是非黑白。主席,老實說, 在選舉中有些事情我們也不敢做,例如抹黑、說謊等這麼過分的行為,我們實在做不出來。所以,反對派的標準只有"三不政策",他們 死守這政策半年,令香港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令人人以為不管做出 甚麼壞事也沒有問題,令香港的法治制度和年青人的道德標準下滑, 道德滑坡便是如此形成。 立法會必須發揮榜樣作用,重建恪守原則和真理的道德標準。我 在昨天發言時也有提及,市民對議員有很大期望,怎能容許一名議員 在眾目睽睽之下,帶領暴徒闖入大樓破壞,砸爛物品,然後當作甚麼 事情也沒有發生?我知道即使進行調查,最終也不會獲得三分之二在 席議員通過,因為他們必會護短,但立法會一定要表態,表明不會容 許這種事情發生,我們建設派和建設力量必須捍衞立法會的尊嚴。 說甚麼要光復議會,我們現在正是要光復議會。 這會議廳在 7 1 日淪陷,備受蹂躪,被破壞的不單是死物,還有議會的精神, 民主制度是否就是如此?他們在立法會主席台上擺設"港獨"旗幟,噴 黑區徽,甚至作出"港獨"宣言,這些全是踐踏"一國兩制"和國家尊嚴 的行為。沒有國家,何來香港特別行政區?沒有香港特別行政區,立 法會又何在,香港人民如何能夠得享民主?難道我們要重回殖民地時 代,當殖民地的三等公民?主席,這是不可能的。 所謂光復,是要光復 6 月之前那個和平而理性的香港,而非其他。 最後,我再次感謝有議員提出這項議案,讓市民看清楚反對派的卑鄙 本質。有些市民不明白我們昨天為何不反對調查何君堯議員,以為建 制派不夠團結,不保護何君堯議員,事實並非如此。我們行事以實事 求是為原則,不存在保護誰的問題,因對與錯是很清楚的,我們應把 事情弄清楚、調查清楚,對嗎? 所以,我反對陳志全議員的議案,希望能把事情調查清楚。多謝 主席。

 

Read 43 times

搜尋

« Januar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