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9 十二月 2019 00:00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

 

立法會20191219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

 

陸頌雄議員:主席,反對派議員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 動議議案,要求調查警隊處理"六一二"事件的情況。我必須強調,"六一二"事件本質是一宗暴徒包圍立法會的事件,這一點市民非常清楚。回顧香港目前的處境,剛公布的失業率進一步上升,其中飲食業、旅遊業和酒店業的失業率更是急升。飲食業失業率高達6.2%。我相信聖誕節和農曆新年過後,全港會出現倒閉潮和失業潮,香港市民,特別是"打工仔",將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反對派和所謂示威人士所說的"攬炒"策略很快便會成功。他們的理想不會成功,但"攬炒"就即將實現。遊客亦被嚇退,剛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份的訪港旅客人數較去年同期急跌56%,香港好客之都的國際形象蕩然無存。過去半年無日無之的違法暴力衝擊,令市民受到影響,價值觀更被嚴重扭曲。智經研究中心的調查指出,40%受訪者竟然認同違法達義,即犯法無須負上任何責任。法治精神的滑坡,導致過去半年打砸燒事件無日無之。他們肆意攻擊不同政見的人士及商戶,令市民的生命和財產受到嚴重威脅。我們特別痛心時下的青年人,他們很多人受到煽動而做出傷害別人及更加傷害自己的事。至今合共6 000多人在多次違法暴力事件中被捕,當中40%是學生,他們可能前途盡毀。當然,主席,我們知道反對派領袖及議員獲得豐厚的政治紅利,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贏得議席,甚至乎蜚聲國際。612人道支援基金籌集了近1億元。這筆款項將有何用途?其實有不少人亦提出多項質疑。說回"六一二"暴徒包圍立法會事件。香港可謂一夜變天。其實在不久之前,本會絕大多數議員對2016年農曆年初一旺角發生的暴亂都會予以譴責,包括反對派和泛民議員,現在情況卻好像恍如隔世。為何今次反對派不跟他們割席?原因是他們採納了一個所謂不割席的策略 ,只要政治立場相同的人士,作出的暴力和違法行為反對派都會無限包容。反之,反對派對執法者卻無限批判,使其動輒得咎,哪怕是一些技術性或逼於無奈的做法,也片段式地追究到底,並惡人先告狀,倒果為因。在過去半年的修例風波中,他們多次以謊言及語言"偽術"達到打擊政府和奪取政權的政治目的。總結整場修例風波,反對派只有3招:一:暴力;二:謊言;三:以謊言包裝暴力;再加上不割席的手法,令他們的政治利益最大化。主席,以下我集中論述我不贊成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六一二"警方執法的原因。回想612日當日,我和何啟明議員在早上7時多已準備前往立法會綜合大樓("綜合大樓"),參加一個委員會會議。我們8時前已到達綜合大樓附近,但當時已有多名黑衣人和激進示威者聚集,我們根本無法走近綜合大樓,而當日大部分議員根本未能進入綜合大樓參加會議。示威者以暴力脅迫議員,使議員不能參加會議,亦剝奪議員行使議會表達意見的權力,這些行為本身已屬違法。

 

到了下午,透過電視直播,我們看到大批暴徒以致命的武器,包括磚頭、已削尖的鐵枝、腐蝕性液體和雨傘等,在俗稱"煲底"的綜合大樓示威區持續攻擊警方的防線,歷時差不多半小時。警方當時可謂非常克制,將防線節節後退。有執勤的警員當時向我表示,示威者瘋狂、刻意肆意的暴力旨在奪人性命。大家都知道,磚頭真的可以致命。主席,清潔工羅伯在1113日死於磚頭之下,絕對是致命暴力所致,我們對此深感痛心。其後,暴徒將警方的防線迫至"煲底",距離 綜合大樓公眾入口的玻璃門不足10米距離。警方逼於無奈向外推展防線,施放催淚煙和以防暴槍發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其實,在技術和客觀層面,公道而言,警方真的沒有過分使用暴力。這次事件後,有相當中立的傳媒機構,邀請美國和法國的警證專家評論這事件,他們均認為香港警方當日執法整體而言非常克制。反對派卻片段式妖魔化警方使用武力,其中一個例子是中信大廈入口施放催淚彈的行動。各位議員對中信大廈應該很熟悉,經常會在該處用膳。當時民陣大台忽然叫示威者湧入中信。為何民陣大台不叫示威者退至添美道?添美道路面寬闊,設有兩條行車線及寬闊的行人路。偏偏他們不叫示威者前往寬闊的道路,反而湧進中信大廈,究竟有何目的?是否想製造恐慌的衝突場面,營造出一個人群靠着玻璃門慌忙湧進大廈的畫面?他們是否有這個目的?我們不得而知,但這個問題值得思考。如果警方當日未有採取驅散行動及施放催淚煙,情況會變成怎樣?其實這個假設情況後來真的出現,71日綜合大樓被破壞的情況便是一例。當日警方並沒有在綜合大樓外布防,我認為有失策之處,即使局長在席我也會這樣說。警方沒有布防,任由暴徒攻進綜合大樓,大家看得一清二楚。如警方在綜合大樓外布防,會有助保護立法會,使莊嚴的立法會會議廳免受摧殘和蹂躪,亦有助保護法治和民主機制。71日,綜合大樓內所有設施均遭受毀壞,雖然現在會議廳已回復華美的外觀,先前被破壞的畫面仍歷歷在目。警方當日如不施放催淚彈或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驅散人群,難道要警員與示威者埋身肉搏,甚至使用實彈嗎?當然不是,這只會造成更大傷亡。難道好像法國黃背心運動般造成10多人死亡,才算得上符合國際標準嗎?抑或要仿效美國般?美國每年近1 000人死於警員槍下。

 

立法會我說回原則性的問題。正如我剛才所說,其實今次針對警方的調查本質上是"惡人先告狀",屬政治仇恨操作。過去數年,反對派在民生和各樣實事上乏善足陳,本來市民對其支持度已大減,因此他們要豎立一個比自己更差劣的對象。香港人非常有愛心和同情心,亦不習慣暴力,所以他們利用香港人這種心理,一次又一次促使、鼓勵、美化或包庇所謂的"三不"政策,即不割席、不"篤灰"、不譴責,鼓勵暴力衝擊,從而製造衝突場面,並剪輯因警員應對示威者而產生的衝突場面,從而製造新矛盾、新仇恨,周而復始,以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他們從來未有考慮緩和局勢。政府在第一次大遊行後,已嘗試用最快的速度回應暫緩修例的訴求。當然,向暴力和謊言屈服是否好策略,往後歷史將會有公論。但政府總算嘗試回應,然而反對派繼續添柴添火,後期更將香港事件推向國際,令香港問題成為美國攻擊我們國家的棋子,甘願成為他人的人質,甚至有人提出解散警隊,以達致部分最極端人士的"港獨"訴求。今天討論的議案,正正是選擇性針對警隊,調查的真正目的是否為了尋求真相?反對派從來不在乎真相,只在乎立場。他們所謂的真相,必須符合其政治利益,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八一一"中一名女子在尖沙咀"爆眼"的事件,我們亦十分關心該名傷者的情況。然而,反對派和該名傷者一直拒絕配合警方調查,究竟是誰令她的眼睛受傷?反對派一口咬定是警方造成,但亦有可能是被其他示威者弄傷,或者純屬意外。他們卻拒絕透露,只是一口咬定由警方造成。警方要進行調查,他們又不容許。警方向他們索取醫療報告,他們卻申請司法覆核,幸好法院最終判他們敗訴。我希望警方盡快取得有關醫療報告,以還原事實的真相。我們並非只求立場,而是要找出真相。反對派聲稱"八三一"事件死傷無數,而就陳彥霖同學自殺一事,連其母親也公開澄清,女兒因情緒病問題而自殺,學校亦已播出閉路電視片段。然而,暴徒並沒有放過學校,繼續毀壞校內所有設施。就近期發生的多宗事件,總之反對派聲稱有發生過的,支持者便完全信以為真。只要有任何蛛絲馬跡,反對派也會危言聳聽,上綱上線,即使沒有證據,也會硬說到真有其事一樣,新屋嶺事件便是一例。他們根本未審先判,預設答案,旨在鼓動反政府的民粹。綜觀整場修例風波,反對派未曾展現出絲毫實事求是的精神。如果他們真的旨在尋求真相,便應在目前既定的法律機制下,要求警方全力配合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的調查,而非在立法會這個處

 

理政治問題的平台浪費時間。在過去兩天的辯論中,反對派議員只問立場,不問事實,根本不可能找到所謂的真相,只是提供一個平台讓這班立場先行的政客繼續無耻地抹黑警隊。即使獨立調查委員會真的成立,亦會因有欠專業而無法找到真相。有人表示,進一步調查有助化解警民怨恨,但反對派根本不願意妥協,到目前為止仍高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誓要釋放所有暴徒才肯罷休。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非要"鬥垮""鬥臭"警察及"鬥臭"政府不可。各位香港市民,本港目前正面對最困難的時刻,不單貿易戰和條例風波導致經濟衰退,"攬炒"大勢亦已經形成。我們更要看清楚,不要被近期的事件蒙蔽香港真正的社會矛盾,即財團壟斷、地產霸權造成的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公等問題;不要被別有用心的人,豎立政府稻草人來轉移社會的視線。他們令一貫忠毅、勇誠服務市民(計時器響起)......的優秀警隊,成為......主席:陸議員, 請立即停止發言

 

Read 116 times

搜尋

« April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