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15 一月 2020 00:00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

 

立法會2020115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發言支持局長根據《議事規則》第54(4)條,動議將《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不交付內務委員會("內會"),而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我是支持這項建議的。

 

我在落區時,有很多市民問我,立法會現時全面癱瘓,內會選主席的鬧劇,已經連續在12次會議中上演,由10月至今3個多月,我們是否沒有任何方法可處理呢?我們是否眼白白看着《條例草案》將婦女產假增加至14周的德政、這項善法在今屆立法會因為趕不上審議和通過而胎死腹中?我們是否坐以待斃,甚麼也不做呢?主席,作為一名負責任的議員,我們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絕對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所以,我們同意局長的做法,提出用《議事規則》第54(4)條的方法,希望能夠盡快審議將產假增加至14周的法例。對於內會選主席的鬧劇郭榮鏗議員在席真是太好了大家也看得很清楚,郭榮鏗議員用盡他所有辦法,任由議員提出一些無關痛癢、絕大多數也是跟選主席完全無關的所謂規程問題,他們只是發表議論。關於選主席,他只是一名主持而已,這樣子阻撓選主席的進度,平時半小時已可完成的程序,現在20多小時也選不到,其實市民也清楚看到是甚麼原因,便是反對派希望"攬炒"立法會、"攬炒"整個社會,令特區政府一事無成,令社會有更大怨氣、更大矛盾,但更令我感到憤怒的是,他們今次連孕婦也不放過。我們平常乘車看到孕婦或產後不久的母親抱着嬰孩,我們也第一時間讓位給孕婦或偉大的母親,因為我們知道生育是婦女十分偉大的天職,是延續人類生命、關乎每一個家庭幸福的一件事。在這個過程中,婦女作出很大、很大的犧牲,很大、很大的奉獻,對社會是一種愛和關懷。所以,我們一定要幫助婦女做點事情,這個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但是,反對派甚麼也要"攬炒",在半年內,"攬炒"的事情,我們已經看得太多,但反對派總可以用一些不同的理由包裝、無限包容。例如有人使用一些違法的暴力手段,阻礙市民上班,他們便叫大家多等數班車,認為用數小時上班,在吐露港公路塞810小時,亦只是小事情而已。現在開始失業潮、倒閉潮,做生意的倒閉破產,"打工仔"如果幸運的便是減薪,不幸的,連工作也丟掉,對於這些情況,他們說爭取社會公義是要付上一些代價的。交通燈被人破壞,他們說砸爛的只是死物而已,他們不知道砸爛交通燈,有不少交通意外因而發生,有人因此而喪命。正如陳淑莊議員在產假的問題上,叫母親多等一會兒。主席,生產也可以等的嗎?真是十分可笑。生兒育女、婦女懷孕生產,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種天意,有時候很想有孩子,又未必會有,沒有計劃時,又會忽然出現,生命就是如此奇妙的事情。難道可以等待、可以準確地計劃,等反對派"拉布"後再跟太太計劃如何生小孩嗎?真是不可能的。為何陳淑莊議員和一群反對派議員說話可以如此離地、如此涼薄呢?正如邵家臻議員,他本身也是一名社工,他竟然說大家就產假已經爭取這麼多年,不介意多等一會兒,不急於那一會。我感到十分奇怪,一名社工可以如此欠缺同理心,說出這些話。我也知道反對派今次是很難說得過去的,但說出來的道理,可否不要那麼過分呢?即使不是女人,也會明白延長產假多麼重要。在"坐月"期間,女性可盡量進食能恢復健康的東西、休息和調理身體,延長產假也能幫助母乳的餵哺,母親能夠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丈夫也可以好好照顧和關懷太太,令她們在心理上得到支持,特別是新手母親,需要調適其角色和生活上的轉變。做母親真是十分辛苦,特別是嬰孩未斷夜奶的時候,母親半夜三更便要起床餵奶,特別是餵哺人奶的母親,我們覺得真是十分偉大。在這段時間如果掉以輕心,輕則調理不好身體,影響將來的身體健康,重則產生產後抑鬱,反對派於心何忍呢?是否想看到母親不夠時間休息、不能夠延長產假?是否""政治要玩得這麼大,連孕婦也不體諒呢?有反對派議員表示,癱瘓內會是為了反對他們口中的惡法或一些有爭議的法例,其實就是《國歌條例草案》。老實說,我不明白《國歌條例草案》為甚麼是惡法,為甚麼這麼具爭議性。但是否旦凡具爭議性的法例,反動派便要以癱瘓議會的方法對抗嗎?即使是一些善法,是社會有高度共識的法例,即使這項法例是推動婦女很重要的婦女權益,關乎家庭、健康,反動派也置之不理嗎?即使這項法例是勞資官3方面都有共識,政府也願意參與作出撥款,反動派也要阻攔嗎?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反對派議員阻礙一項正常的議事程序,就是將 《條例草案》由立法會大會轉交內會,再成立法案委員會。現在連我們希望根據《議事規則》第54(4)條,成立一個特別通道,他們也反對,他們的動機是甚麼?市民在這場鬧劇裏再次看到反對派的真面目。就根據《議事規則》第54(4)條動議的議案內容,即《條例草案》不交內會而交由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黃碧雲議員剛才說成是剝奪議員審議法例的權力,但這絕對是誤導市民的。局長說過,所有議員都可以加入這個人力事務委員會,而何啟明議員作為人力事務委員會主席,他也表示,非常願意根據我們的慣例,歡迎議員加入成為委員參與討論,亦可以在事務委員會裏提出修正案,以及與官員以一問一答的方式詳細地審議這項《條例草案》,功能上完全可以替代法案委員會。反對派平常不大工作,我們爭取產假增加至1414周其實是國際標準的下限已爭取接近30年的時間,而這項規定40年也沒有修改過。反對派議員喜歡在審議最後一刻才假惺惺說要爭取,然後說每位議員都有權審議法例,完全是轉移視線,我覺得他們扯得很遠,說法很牽強。現在內會的情況是,議員除了要遵守規則外,亦要運用腦袋,反對派玩弄《議事規則》阻攔議會,我們便用《議事規則》做正經事。內會現在被一座大山阻攔着,這座山叫"拉布山""選主席山",此路不通如何是好?山不轉,人轉、路轉,反對派不停說立法會要有正常程序。主席,如果反對派議員真的這麼守規則便沒有問題了,他們是"賊喊捉賊"。反對派最喜歡用旁門左道、小動作來阻攔議會的正常運作,如果根據正常程序選內會主席,怎會召開了12次會議、用了20多小時,也未能選出內會正副主席?主席,這些是不是小動作、是不是旁門左道呢?其實市民都看在眼裏。郭榮鏗議員,對不對?反對派盲撐暴力、盲撐暴力違法行為,將暴力行為美化和英雄化,說這些是違法達義,現在忽然跟我們說規則,市民真的覺得很混亂,真是"人不笑,狗也吠",再次表露反對派是政治凌駕民生,這次他們是與孕婦、產婦為敵。最後,我認為不論是何啟明議員的建議或局長的議案也好,總言之能夠加快將產假增加至14周的法例修訂,我們都會支持,因為這個方法本質上是基於民生優先的概念,是高招、奇招。 我說高招,是指局長IQ高,奇招是指何啟明議員早前提出的方法,用以破解反對派的政治詭計。我覺得如果反對派議員說,這會打開一個先例,那麼我覺得這是一個好先例,不防打開。對於一些怪招、壞招,我們做正常事的當然需要方法破解,難道任由反對派議員無限玩弄選主席程序嗎?他們這屆這樣做、下屆也這樣做,無限地玩弄這個程序,這樣香港如何運作下去?我們真的很焦急,不想再等候,亦不能夠再等候。每年大約有5萬名嬰兒出生,即涉及大約5萬名孕婦,如果現在拖延的話,下屆立法會要重新處理,措施 可能要再多等兩年才能實行;如果現在審議並盡快通過,只是等10多個月便可以推行。否則, 下屆立法會要重新處理,政府要重新諮詢事務委員會,將有關法案提交立法會首讀、二讀,然後轉交內會成立法案委員會等,要經過一系列的程序,要再花兩年時間,即要再等3年,但我們真的不能再等。一年有5萬名孕婦,兩年便有10萬名產婦,這 不單是涉及產婦,還涉及10萬個家庭,產婦的丈夫和其他家庭成員也受影響。因此,局長的議案內容絕對是合法、合規、合理、合情。我謹此陳辭。

 

Read 87 times Last modified on 週四, 27 二月 2020 01:56

搜尋

« April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