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15 一月 2020 00:00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

 

立法會2020115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發言支持局長動議的議案,將《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中止待續,並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事務委員會")而非內務委員會處理。主席,多位議員皆提及,《條例草案》對產假提出的修訂,其實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不論是延長產假4星期、由政府承擔五分之四的額外產假薪酬、在《條例草案》訂明額外產假薪酬上限、縮短"流產"定義中所述的懷孕期,以及 容許以產前檢查的到診紙作為領取疾病津貼的證明等,對於懷孕婦女均是莫大福祉和幫助。可惜的是,反對派議員較少談論《條例草案》的效益,反而囿於《議事規則》的條文。且讓我簡單說句,主席比議員更緊張《議事規則》的規定。主席經過多小時考慮而給予准許,必然符合《議事規則》,並有立法會秘書處協助。主席有多名立法會秘書處職員協助他擬定決定,並非自己一人作出。如果議員再糾纏於《議事規則》的條文,我會認為他們只是以此作為掩飾,刻意阻撓延長產假的落實。這是我個人看法。主席,目前的情況,是反對派議員多次提出按照規矩,內務委員會應該就《條例草案》成立法案委員會,經法案委員會審議後提出修正案,再提交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辯論和三讀。沒錯,這是正常時候的正常做法。然而,正如主席在裁決中強調,內務委員會現時停擺,是十分關鍵的考慮因素之一。內務委員會基本上已停擺,無法運作。正如大家所述,就選舉主席而言,即使已召開12次會議,仍然未能選出主席。這是否正常呢?這是完全不正常的,更是超級不正常,因為選舉主席原本只需8分鐘或10分鐘的會議時間,但現時經過10多次會議仍未能選出主席。反對派指,內務委員會主席的選舉要有plan A(A計劃)plan B (B計劃)plan C(C計劃),並要讓委員辯論。單單是辯論主席選舉的程序已可能要多開數次會議,接着可能還要舉行數次會議選舉副主席。如果兩者的會議次數相加起來,可能已到達暑期休會。這說明甚麼呢?便是內務委員會基本上已無法運作,這是現實。當然,他們刻意隱瞞內務委員會的現況,因為 他們覺得現時的情況十分正常。由於他們各人皆不正常,因此會覺得不正常的事情是正常的。不過,問題是,社會現時如此激化,他們將"攬炒"意識發揮得淋漓盡致,意圖癱瘓立法會,這對香港是否好事呢?一定不是。他們認為,只要挾持內務委員會,大會便無法運作,無事可為。現時的情況十分艱難,因此我希望他們能夠"放生"這項完全沒有傷害性、"百利而無一害"、目的是延長產假的《條例草案》,放下屠刀。我希望他們能夠先放生《條例草案》,讓母親們(不論是在職母親還是偉大的母親)皆可以享受更長的產假,有更長時間"坐月",多加 休養。我希望他們停止以政治主張或提出並非規程問題的所謂"規程問題",阻撓《條例草案》的落實。我的同事何啟明議員原本提出將《條例草案》直接提交立法會大會審議,但由於主席認為不可以省卻法案委員會的審議程序,所以局長便動議議案,將《條例草案》交付事務委員會處理,理由是事務委員會同樣會進行審議程序,其間委員可作出討論和提出意見。主席的考慮其實十分周詳,希望讓議員盡量有空間討論,我完全感受得到。我希望反對派議員不要再將政治凌駕於民生。我們經過長時間,幾經艱辛才有機會讓一項民生法案誕生,但反對派議員提出的另一個論點,是此事在過去十年八載皆不獲批准,今天才獲批准,因此大家不應接受。這是 他們的說法。我不知道大家曾否借錢給人。我自己不曾借錢給人,我只曾聽聞有人說過借錢給某人後,對方良久不還。如果對方有一天突然還錢,難道債主會說道"既然已拖欠10年,不要還了,繼續拖欠吧"嗎?反對派的意思就是這樣。不過, 如果一個拖欠還款的人突然願意還款,身為債主的當然會"袋住先",不會與對方爭論為何不在兩三個月前還款,今天才還款,亦不會質疑對方是否要翻查《通勝》才擇日還款。他們是在做戲嗎?既然政府願意"找數"(特別是為勞工權益"找數"),便應該加快速度。他們已拖欠良久,而如果他們願意現在"找數",便應該立刻"找數"。政府在"找數"後,還有其他程序需要處理。即使如此,我們也認為比交付內務委員會處理為佳,因為內務委員會現已停擺。主席, 多個家庭和長者皆說道,女性生育,便仿如"有半隻腳踏入鬼門關"般,因為她們會有生命危險,可謂以性命相博。如果根據反對派議員的說法,將《條例草案》交付內務委員會處理,待內務委員會選出主席後才處理,那麼《條例草案》便不止"有半隻腳踏入鬼門關",而是"全身皆踏入鬼門關",基本上是動彈不得,必死無疑。因此,我們不可能等候內務委員會處理。他們以"等候內務委員會處理"作為擋箭牌,其實壓根兒是想香港"攬炒"。主席,我想提出的另一點,是生育可謂女士的特權,這亦解釋了為何母親節較受人重視。我的意思是,似乎較少人會慶祝父親節,而母親節則較多人慶祝。事實上,只有女士能"懷胎十月",當中的辛酸和生產的痛苦只有女士能夠體驗,男士想體驗亦無法如願。生育 是偉大的天職,因此多關愛和照顧女士是理所當然的。此外,我亦不得不提述雙職家庭的壓力。主席,我曾翻閱立法會進行的研究,發現現時在職女性數目比10年前大幅增加。在1997年,壯年女 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約兩成,現在則達到四成,是當年的兩倍。為何會這樣呢?原因很簡單,因為香港百物騰貴,居住、飲食和交通開支高昂。如是者,只有父親或母親一人外出工作以支付整體家庭開支的家庭數目有所減少。更常見的情況,是父母二人均外出工作,否則難以應付家庭開支,這解釋了為何雙職家庭的數目有所上升。雙職家庭數目上升,有何 意味呢?便是初生嬰兒獲得的照顧有所減少。與過去的情況不同,母親可以整天在家全時間照顧嬰兒,但很多母親現在餵哺嬰兒後便要趕上班,工作期間要預先擠奶,以便 其後餵哺嬰兒,在放工後更要擔心嬰兒是否溫飽,壓力很大。因此,為她們增加4星期產假,我認為絕對說得過去。我剛才已說道,母乳餵哺對於母親而言十分辛苦。母乳最大的益處,是增強嬰兒的免疫能力......主席:郭偉强議員,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本會現正辯論應否通過局長動議的議案,將《條例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請你返回辯論的議題。郭偉强議員:主席,了解女性在懷孕期間及生育後的需要,與 這項議案絕對有關係。由於我擔心反對派議員不明白女性的需要而提出反對,因此我認為有需要指出女性的眾多需要。另一項法案委員會已完成審議的歧視法案亦受牽連。由於現時內務委員會仍然未能選出主席及副主席,該法案亦受阻礙,未能提交立法會大會審議。該法案正正關乎對餵哺母乳的歧視。這是我要提及母乳餵哺的原因。在母乳餵哺方面,最好其實是母親"埋身"餵哺,這點大家皆知道。母親並非不能預先擠奶,但如果母親能夠"埋身"餵哺嬰兒,這便較為體貼,可以給予嬰兒更大的安全感。大家需知道這點。我想提述的第四點,是夫婦關係。雙職家庭承受沉重的經濟和家庭關係壓力。在嬰兒出生初期,夫婦雙方會出現情緒反應,我自己亦是"過來人"。在我 第一個嬰兒出生初期,我與太太皆要努力溝通,例如對於照顧嬰兒的方法、準時餵哺、如何給予嬰兒最好的照顧等,需要討論不同意見。我認為 ,增加4星期產假能給予他們更多機會溝通。最後一點,當然是親子時間了。雖然大家或會認為,嬰兒在出生初期記憶力不好,但從兒童心理學角度而言,如果父母能夠經常陪伴嬰兒,給予嬰兒安全感,這對於他們的長遠身心健康有必然幫助。我們支持局長提出的議案,並希望議案盡快獲得通過,以便將《條例草案》交付事務委員會審議。即使將 《條例草案》交付事務委員會審議,事務委員會仍需加開會議,因為事務委員會本身每月只舉行一次會議。如果要趕及在暑期休會前完成所有程序,我相信事務委員會須在3月或4月完成審議工作,然後將《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大會,讓主席審批。由此可見,時間其實所餘無幾。如果反對派議員繼續拖延,一如在上星期般故意製造流會他們在要求點算法定人數後悉數離開會議廳,但他們其實身在附近,只是 不進入會議廳而已以致要再拖延兩次會議,屆時便真的返魂乏術,無法趕及在暑期休會前完成所有程序。主席,議員其實心中有數,現時的情況取決於他們是否願意"放生"《條例草案》。如果他們提出其他理由或說法,也只是故作推搪而已。反對派議員以為只要把持內務委員會,便可以掐死立法會當然不止立法會,還有整個香港。他們不容許有蒼蠅飛過我不應以蒼蠅作比喻他們不容許有任何漏網之魚。為達到箝制立法會的目的,他們認為如果"放生"某些議題,便會有漏網之魚,因而對他們藉挾持內務委員會而要脅立法會的影響力大打折扣。由此可見,他們的想法已走向極端,不容許有漏網之魚。這又何苦呢?主席,我們已爭取勞工權益多時。不論是現時討論的延長產假,還是特首昨天提出的統一法定假日和公眾假期,我們亦已討論多時。對於過去為何不願意在香港落實有關權益,政府固然有責任解釋,但既然政府今天願意落實有關權益,議員便應該從"改善'打工仔'權益"的心態出發,希望有關的有利和改善措施能盡快落實,這才是為香港和所有"打工仔女"的福祉着想的表現。他們不應為了自己想香港"攬炒"的政治主張而提出一些不假思索或離題萬丈的理由加以阻撓。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Read 59 times

搜尋

« April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