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6 一月 2020 00:00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

 

立法會2020116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發言支持局長的議案。坦白說,我其實非常、十分、極度佩服各位反對派議員。他們很厲害,可以把歪理說成是真理或道理,更說得頭頭是道、十分逼真,成功欺騙自己及市民。而且,最厲害 的是,他們不怕醜。此話怎麼說呢?因為他們在昨天和上星期的發言中皆不斷批評局長的議案不按規則,意圖繞過內務委員會,不尊重內務委員會云云。其實,是誰先不按規則辦事呢?由去年10月至今,內務委員會仍未能選出主席。有議員剛才指,該選舉是一場把戲,由10月上演至今,仍未能選出主席。如是者,是誰不按規則辦事呢?是誰先作出不正常的行徑呢?不過,他們對此絕口不提。內務委員會由10月癱瘓至今,未能運作。每次會議皆只是讓委員就選舉主席的程序提問,他們還不停提出各種與選舉程序、選舉論壇無關的問題,然後 辯論一番。然而,他們對此卻絕口不提。胡志偉議員昨天批評政府彷如處身於平行時空般。究竟 是誰處身於平行時空呢?難道他自己不是嗎?他批評局長的議案不按程序,但他卻沒有提述現在內務委員會主席選舉的主持人沒有按程序辦事的問題。他們才真的是處身於平行時空之中,忘記了每個星期五發生的事,只記得星期三和星期四發生的事。因此,我真的十分佩服他們,說得十分逼真。此外,他們的說法有很強的滲透力,讓別人聽到後亦覺得是對的,但他們永遠不會提及自己沒有遵守規矩。所以,我由衷地認為建制派同事在這方面真的要向他們多加學習。更 何況,我們所說的是事實,便更應該將事實和道理向市民大眾清楚講述。他們可以將歪理說成是道理,為何我們不可以清楚明白地將道理告訴市民呢?我認為我們真的要反省和檢討,向他們多加學習。主席,他們經常說道,局長的議案如獲通過,議員便無法審議《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在局長動議他的議案前,何啟明議員已提出不把《條例草案》交付內務委員會處理,直接在立法會大會上處理。在何啟明議員提出議案前,我們已考慮此安排會使《條例草案》無法經由法案委員會審議。不過,為何我們要由何啟明議員提出議案呢?為何我們今天會支持局長提出的議案呢?原因是,《條例草案》已經沒有機會經由法案委員會審議,因為我們不知道內務委員會何時才能成立法案委員會。更甚的是,《條例草案》在開展審議過程前有可能已告失效。大家皆知道,本屆立法會任期在7月中便會完結,我們不知道何時才可以正式讓廣大的女性僱員享受14星期產假。我們不能眼睜睜看着勞工權益因受阻撓而無法推展,以致僱員被剝削權益。過去數天,有不少網民給我留言,亦有很多朋友透過WhatsApp給我發信息,問我們在議會內幹甚麼。讓我快速地解釋我們在做甚麼,我可以1分鐘內說清楚。按照立法程序,一項法案......《條例草案》旨在將法定產假由10星期延長至14星期,並訂明女性僱員可以產前檢查的到診紙作為證明文件,以病假扣除因接受產前檢查而缺勤的日子,而非一如現時有僱主要求以年假扣除。《條例草案》的目的,便是完善和保障更多女性僱員的權益。《條例草案》建議的措施早已提交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事務委員會")討論。正如昨天已有議員指出,議員曾在事務委員會會議上進行討論。理論上,一項法案會先經由相關的事務委員會討論,然後提交立法會會議首讀,之後便交付內務委員會,由內務委員會成立法案委員會進行審議。完成審議後,該法案會再次提交立法會會議進行二讀和三讀。如 三讀議案獲得通過,法案 便正式獲得通過。按照這套正常程序,《條例草案》在7月中前便能生效,待政府正式落實《條例草案》的工作後,女性僱員便能盡快享有額外的產假。更重要的是,她們可以產前檢查的到診紙申領病假,無需一如現時般以年假扣除缺勤的日子。最重要的是大家皆知道,本屆立法會任期在7月中便會完結。如果我剛才所述的程序在7月中之前無法完成,《條例草案》便會無疾而終、功虧一簣。如是者,在下屆立法會成立後(202010月的選舉後),局長或政府便要從頭開始重複剛才所述的程序即經由事務委員會、立法會會議、內務委員會、法案委員會及立法會會議審議後才能完成有關工作。再者,下屆立法會議員必須能夠選出事務委員會或內務委員會主席,而非一如這次般經過3個月仍未能選出內務委員會主席。由於有人阻撓,以致內務委員會至今經過3個多月仍未能選出主席。由於內務委員會尚未選出主席,因此無法成立法案委員會,無法審議《條例草案》。如果容許他們繼續拖延,我真的不知道女性僱員何時才能享受這權益。如是者,儘管這個折衷辦法並不完美,但我們亦希望女性僱員能藉此盡快享有14星期產假,並讓她們以到診紙作為放取有薪病假的證明文件。主席,為何我們要絞盡腦汁想出折衷的方法呢?因為我們不知道內務委員會的選舉遊戲會持續至何時。該選舉真的是一場遊戲,究竟內務委員會的這場選舉遊戲會持續至何時呢?如果有反對派議員稍後發言時可以告訴我們可以放心,明天的內務委員會會議必定能夠選出主席,繼而成立法案委員會,或許我們還可以多等一會。不過,我們現在仍然不知道他們何時才會玩完這個遊戲,亦無法預計他們會出甚麼招數,因為大家皆知道,他們創意無限。如果他們想繼續玩這個遊戲,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會想出甚麼別的招數。他們 何時才會讓我們選出內務委員會主席呢?他們何時會讓我們成立法案委員會,審議《條例草案》呢?內務委員會現時可謂"法案黑洞",多項法案交付內務委員會後,不知道何時才能出來。因此, 我們只有另想辦法。

 

反對派議員經常說道不應破壞議會規矩,繞過內務委員會。那麼,我請他們開門見山告訴我們,何時才會讓我們選出內務委員會主席呢?他們想直至何時才進行選舉呢?他們想拖延至何時呢?他們何時才會讓法案委員會得以成立,審議《條例草案》呢?如果他們無法交代日期,我們亦沒有理由等待至5月底或6月底,因為我們明知屆時根本無法完成審議。因此,我們必定會支持局長的議案,讓《條例草案》盡快獲得通過,從而讓女性僱員可以享受有關權益。主席,我亦想用數分鐘時間回應反對派議員的"神邏輯"。郭家麒議員上星期指局長缺乏智慧。說實話,郭家麒議員責罵別人的詞彙一向非常貧乏。大家皆知道,局長的IQ(智力商數)比我們在席所有人高。他責罵局長缺乏智慧,責罵一個IQ比他高的人缺乏智慧。如果連局長亦缺乏智慧,難道郭家麒議員便充滿智慧嗎?說實話,任何有智慧的人都不應該責罵羅致光局長缺乏智慧。郭議員如要責罵他,應該用其他詞彙。他為何要反責罵他自己呢?此外,有些邏輯亦缺乏智慧。張超雄議員說道......大家不要以為我替局長說好話,我只想指出,郭議員責罵別人的詞彙比較貧乏。他正在收聽及收看直播的助理應幫他一把,為他準備更多詞彙,讓他無需每次皆重複該數個詞彙。他的 老闆沒有其他詞彙,在責罵別人時經常只用上某數個詞彙。他的助理應該為他準備更多詞彙,讓他有需要時可以用上。不過,我也同意張超雄議員的說法,便是局長或政府在延長產假一事上實在拖延太久。香港工會聯合會及多個勞工團體已爭取這權益20多年,由陳婉嫻在年輕時剛出任立法會議員,及至 她卸任退休後,才開始討論應如何審議這項修訂,過程實在太長了。儘管如此,我不會一如某些反對派議員般,包括爭取這項勞工權益多年的某些議員,會因為政府良久不肯落實而拒絕讓政府在現階段落實這項權益。我不會這樣的。正因為政府良久不肯落實這項權益,但政府現在有所進步及願意落實,因此我們更不應錯過這機會。真正着緊勞工權益的人會想,此事已經拖延良久,既然政府現時有意落實,便一定要讓政府落實,不會一如他們所說般,因為政府在此事上拖延良久是不對的,因此不可以讓政府繞過內務委員會,而必須將此事交由內務委員會處理。這是甚麼邏輯?我抓破頭皮,亦難以明白他們的邏輯。還有一點。上星期,當陳志全議員要求點算法定人數後,他離開了會議廳,所有反對派議員也離開了會議廳,導致流會。在流會前,郭家麒議員叫我收聲。正如我之前所說,他的詞彙真的貧乏,翻來覆去亦只是叫人收聲,所以他的助理真的要幫他一把。他叫我收聲後便說道:"......輪到你發言時,你便可以說話,不過,不要說粗口。"然後,他便 嘻嘻發笑。難道郭家麒議員以為這樣可以惹怒我嗎?我想告訴他,一個人心腸不好,他惡毒或刻薄的言詞比粗言更難聽。我亦即時想起何俊賢議員所說的一句話:"做人真的不要這麼郭家麒"。我們做人"不要這麼郭家麒"。說粗言,是不要緊的。有時候,是有需要當面向對方直斥其非,讓對方知道他自己的錯誤。大家不要說惡毒、刻薄的話,立壞心腸,這比粗言更難聽。"做人真的不能太郭家麒"。我其後亦聽到胡志偉議員的"神邏輯"。他指局長的網誌寫道,因為有人縱火堵路,所以要繞路走。他叫局長問問他們為何要縱火堵路。問他們又如何?問過他們為何要縱火堵路,難道縱火堵路便會變成是對的嗎?這是犯法的行為。他是甚麼邏輯呢?難道他認為,在問過並聽過某人解釋為何殺人後,他殺人的行為便變得可以接受嗎?難道他的行為便會變得合法嗎?"不是"就說"不是",對於錯誤及犯法的行為,便要說"不對"。他們的"神邏輯"會滲透到社會不同階層,令人聽後容易感到混淆。他們經常以"神邏輯"令人感到混淆,從而令人覺得他們說得對。在這方面,正如我在發言之初所說般,我們要向他們學習,這樣做真的可以滲透別人的思想,可以"洗腦"。我們一定要多加學習。胡志偉議員還質疑,為何我們會接受立法會被矮化呢?首先,我想說句,我們......其實不止我們,很多市民向我們反映,他們不能接受立法會被反對派扭曲及拖延而無法運作。因此,我們支持局長採用這方法,亦希望反對派議員可以給我們一個確實日子,何時才會完結他們在內務委員會的把戲,選出內務委員會主席,讓法案委員會得以成立。否則的話,他們不應阻礙《條例草案》的審議,不應阻礙廣大女性僱員享受有關權益。我們支持局長的議案,亦希望同事放下政治成見,停止扭曲立法會,給予我們一條出路,讓廣大女性僱員的權益可以得到保障。主席,我謹此陳辭。

 

Read 143 times

搜尋

« June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