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9 三月 2020 00:00

「中止待續議案」

 

立 法 會 ─ 2020 3 19

 

中止待續議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發言是要反對朱凱廸議員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主席,你剛才聽到那一邊很多......

麥美娟議員:......主席,你聽到那些反對派議員由早到晚不斷說為何要中止辯論及不應撥款,因為他們憎恨"林鄭"、因為她做得差;他們又憎恨警察,說警察這樣、那樣;因為他們不喜歡誰,便說不應支薪給誰。可是,他們有否想過,這筆撥款並不單關乎支薪給"林鄭"、警察或他們不喜歡的人,亦關乎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長者生活津貼、"生果金"及很多資助項目的人,他們很需要這些援助,議員又有否想過他們呢?

 

他們這種"攬炒"精神由去年延續至今,他們說到底也只是憎恨"林鄭",那便應對付她,而不是累及無辜市民。由昨天至今,他們已發言一整天,現在更提出中止待續議案,他們是否對得起那些依靠長者生活津貼及綜援過日子的市民呢?他們的"攬炒"已搞到香港變成今天的樣子。

 

我們香港工會聯合會早前向受影響的市民提供一筆緊急失業慰問金,在1天內收到差不多8 000宗申請,有多少市民因為他們的"攬炒",以致現在失業,他們對得起這些市民嗎?這個如此重要的撥款項目,就是因為他們不喜歡那個名叫"林鄭"的女人,他們便要中止辯論;然後還要冠冕堂皇地告訴人:"我就是不坐在這裏投票。我們是不會坐定在這裏的。"

 

那麼,他們便應該"有型"一點,乾脆說:"我也不會支薪""我不開會,不工作,不支薪",這樣做才"有型",但他們不會這樣做,他們照樣支薪,少了一角也不肯,捐錢也不肯,卻告訴人:"我不開會,不工作"。他們應該想想那些"打工仔女",他們害怕失去工作,莫說不開會,現時是老闆叫他們做甚麼他們也會做。我們這群擁有特權階級、尊貴的議員有否想過,這筆撥款對基層市民的影響是多麼重要?如果為了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而影響基層市民的生活,他們是否過意得去呢?

 

主席,還有一點,你看他們那些"拉布"及阻延策略,其實來去都是那點招數而已,離不開要求點算法定人數,弄到流會。他們可否行行好心?他們的"契哥"給了他們這麼多口罩,那便應該做事,還用這一招?整群"契弟"想來想去、做來做去仍是那數招,點算法定人數,弄到流會,為何整群"契弟"不能想出一些新招數呢?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發言時先說了有"契哥",那便會有"契弟",所以我是很多人的"契姐"。我不知道他需要我澄清甚麼呢?也許這樣,他介意人家稱呼他為"契弟",那便改稱"乾弟",好嗎?這兩個字是可以寫出來的,即他是人家的"乾弟",這樣可以了嗎?

 

總言之,主席......他們覺得礙耳,不如你先讓他們說。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說"契弟"時,只是描述一種關係而已,不具侮辱性,如果各位議員覺得被冒犯,請他們自己想想,為何他們聽到"契弟"兩個字會覺得被冒犯。既然他們覺得礙耳、感到這麼害怕,我不會陪他們"拉布",我不想阻礙議會運作,我便不稱呼他們"契弟"

 

主席,我想說的是,這群反對派收了人家這麼多口罩,便應該做事,不要只懂得要求點算法定人數、搞流會,如果他們這麼能幹,便應該想出其他方法來對付"林鄭",不要想來想去、用來用去都是這些

 

林 鄭, 不 要 搞 基 層 市 民 , 搞 到 他 們 沒 法 支 薪 。

 

招數,累及基層市民。他們這麼能幹,應該可以想出其他計策和方法,但只管搞"林鄭",不要搞基層市民,搞到他們沒法支薪。所以,主席,我反對這項中止待續議案。

 

Read 39 times

搜尋

« June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