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07 五月 2020 00:00

《2020 年撥款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20 5 7

 

2020 年撥款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發言反對由反對派 16 位議員就 42 個總目提出 52 項修正案。我反對所有修正案,特別是張超雄議員就總目 122 000 要求削減香港警務處("警務處")全年開支提出的修正案,我表 示最強烈的反對及抗議。不過,張超雄議員的修正案讓市民清楚看 到,哪些是反對派議員,哪些是"縱暴派",哪些是"攬炒派"。反對派 罔顧香港市民的安全、性命和財產,提出把警隊的開支削減至零,令 香港變成"無警之城",正是要逐步將香港推向"攬炒"的境地。 主席,香港現時"攬炒"的局面,自反對派去年年中開始將反修例 風波變成縱容暴力的亂局,再變成一項"攬炒"運動,至今已經成功了一半。"黑暴"加上疫情,令香港現時的環境雪上加霜。第一季經濟急 速衰退 8.9%,其中零售業、旅遊業、運輸業及酒店業更是重災區, 零售業銷貨額下跌了 42%,是香港有紀錄以來最嚴重的衰退。香港這 個國際金融中心在早前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的排名,由第三位跌至 第六位,已被上海及新加坡趕上,香港的經濟及國際地位岌岌可危。 工聯會早前進行一項調查,訪問工友在 " "及疫情下有否受 到影響。主席,八成受訪者表示受到失業、裁員及無薪假的影響," 工仔"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可是,一群冷血無情的反對派議員,好像 朱凱廸議員早前在臨時撥款的辯論時說,認為香港人(但不包括大多 數的正常人)要有跳崖的勇氣;陳志全議員更誇張,說要有死的決心, 要同歸於盡。 反對派議員一定不會死,亦一定不會跳崖,死的只是大部分香港 人。反對派會在今年的選舉中繼續穩坐釣魚船,他們很有信心可以取 "35+1",很有信心一定會在選舉中大勝。他們穩坐釣魚船,試問怎 會有跳崖的決心?他們現在不知有多高興,滿腦子奪權大計,還想坐 上主席的位置。因此,香港人必須看清楚,"攬炒"最終令哪些人得益、 哪些人受害。 警隊是社會治安和穩定的基石,不可以一天沒有警隊。正如我剛 才說過,現時的經濟非常差,即使是反對派吹噓並找來學者加持的" 色經濟圈 ",其實也好不了多少。龍門冰室及渣哥茶餐廳等 "黃店 " 頭也告急,連他們的老闆"肥佬黎"的壹傳媒也是年年虧蝕,現在更要 跪求增加訂閱,因為有很多人退訂。"肥佬黎"也自身難保,現在只有 一個圈可以生存,就是"黃色政治紅利圈" 兩天前,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說有人獲取"政治紅利",於是反對派 跳出來可能是說中了,所以他們對號入座問他有沒有證據? 其實,這是政治判斷的常識。在去年的反修例風波中,他們抹黑《逃 犯條例》的修訂法案,把法案說成非常恐怖,可以任意拘捕,致令人 心惶惶,然後又煽動香港人出來遊行。最初的情況還可以接受,因為 和平表達意見是沒有問題的,讓我們可以因應當中的誤解而作出解 釋。可是,他們後來發動"六一二"暴力包圍立法會,我相信在座各位 依然記憶猶新,所有立法會會議皆無法進行。老實說,這些全是犯法 行為,涉及干犯暴動罪。主席,單是阻止立法會議員進入會議場地已 屬犯法。《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保障議員在立法會開會,但他 們卻用武力脅迫,令會議無法進行,以達致他們拉倒法案的目的。其後,更演變為警民衝突。警員在受到襲擊及衝擊時,當然要進行拘捕, 但他們卻將這說成是警暴,誣衊警員,把事情全部倒轉來說。試問哪 一次不是先有"黑暴",才有警方執法?大家以為警察很想工作嗎? 防暴警察身上的裝備重達數十磅。有防暴警察對我說,往往要穿 着整套盔甲站立 10 多小時。主席,我想我只站立 1 小時也不成,所 以我們真的要為這群可敬的警務人員點讚。這個暴力的潘朵拉盒子一 經打開,便無法收回。我覺得以前的反對派較好,尚有少許人性,他 們在 2016 年也有譴責旺角暴亂。可是,經過一兩次補選後,他們發 覺與激進派割席會令選票流失,所以現在便全面擁抱激進派,全面變 "縱暴派"。他們由反對派進化成為"縱暴派"正是為了選舉。 事實上,這個暴力的潘朵拉盒子早在違法佔中時已經稍稍打開, 直至去年的反修例運動才全面開花。這個潘朵拉盒子是反對派的" 不政策"造成的,即不割席、不譴責、不"篤灰"。即使"一一一一,火 燒人 " "一一一三,掟死人 ",他們也不會譴責。他們甚至攻入立法 會,破壞所有物件。雖然這裏現已復原,但復原的只是裝修,立法會 的莊嚴並未復原。這一切都會有歷史記載,反對派注定要釘在歷史耻 辱柱上。 主席,在暴力激化和謊言下,例如"爆眼"少女被弄傷眼晴,確實 很慘,但她為甚麼會受傷?他們連調查也不敢,即使警方想調查亦不 能,也不允許警方索取調查報告。他們說"八三一"死者眾多,但從有 關的閉路電視錄影片段看到些甚麼?我在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上也 支持索取相關片段,但其實甚麼也看不到。他們只是繼續誣衊警察, 繼續每月萬人拜空墳。 至於新屋嶺事件,他們到沙嶺拜"手足",侮辱先人。他們不斷以 一個謊言掩蓋另一個謊言,這就是反對派在過去大半年所做的事情。 他們利用謊言配合暴力,形成一種循環、激化,致令很多年輕人受煽 動而作出違法和暴力行為。這些年輕人當然應該受到懲罰,但在某程 度上,他們也是受害者。他們背後的反對派"叫人衝,自己鬆",只會 坐着在鍵盤上打字,說甚麼"有案底令人生更精彩"即使楊岳橋議 員道歉一萬次我也要繼續說。這類慷慨陳詞,反對派已不知說了多少 遍,還說暴力可以解決問題。這一切也是為了選舉、為了籌款,對 嗎?"612 人道支援基金""星火同盟抗爭支援"騙去香港人數以億元 計的錢和善心,但有幫過些甚麼人嗎?沒有。主席,別說是普通人, 甚至連所謂的"手足"要求提供法律援助,他們也不願意,還要收足費用。最近,他們又說要眾籌以尋求外間法律意見。雖然籌得這麼多錢, 但卻比財政司司長還要吝嗇。他們的基金多達數以億元計,應該要有 良心,給予一些安家費。反對派不要在有人入獄後才在鍵盤上打些 字,應該要有一點良心,但要求反對派有良心是很荒謬的事。 暴力事件天天發生,在去年的反修例暴動、"黑暴"中,已有 11 土製炸彈案件,當中的炸彈包括 TATPHMTD ANFO,這些皆是 國際恐怖分子常用的炸彈。有一次更在一個工廠倉庫發現 2.6 噸炸彈 材料,要動用數輛卡車才能夠全部運走,而搜出的汽油彈更多達數 千枚,令人觸目驚心。此外,搜出的槍械不單有普通的半自動手槍, AR-15 自動步槍也有,這些一般是打仗時才會使用,更有上千枚子 彈。以前的省港旗兵也沒有這麼誇張,"食大茶飯"也不會用上數百以 至千發子彈。 反對派的暴力加上謊言形成一個組合,其實是師承美國的蓬佩 奧。郭榮鏗議員年年往美國取經,每年 4 次,比回鄉更頻密。蓬佩奧 教他們甚麼呢?蓬佩奧的金句是:"我們說謊、欺騙、偷竊,而我在 CIA 任職時,是有專門課程教導的,這是美國進步的榮耀。"這位就 是美國政治的代言人。不知道郭榮鏗議員年年前往美國,是否聽取了 蓬佩奧的意見 主席,他們確實有拜見蓬佩奧,我沒有誣衊他們 教他們利用暴力和謊言營造現時的情況,然後繼續 獲取 "政治紅 "。主席,他們經常說警隊有人賺取紅利,收取加班費,但我問過 很多警察,他們都說只想回家,不想要加班費。誰會想經常加班?大 家以為很過癮嗎?"打工仔"也不喜歡加班。 他們要"攬炒"香港,"叫人衝,自己鬆",正是現時反對派的政治 生態。他們在過去一大段時間所做的事情,香港人真的要看清楚。說 到吃"人血饅頭",即賺取政治紅利,其實反對派中也有人有反思,例 如西貢區議會有一名新晉的反對派議員李嘉睿,他說在座的泛民主派 議員都是吃"人血饅頭"進入議會的。我很欣賞這位年青人夠老實,可 能是他較年輕的緣故,我不知道在座的反對派議員是否也像這位年輕 人般老實,而我認為老實是一件好事。反對派叫人衝,但大家有否見 過他們的子女或親人會衝到前線?一定沒有,因為他們知道這是要付 上沉重代價的。吃別人的"人血饅頭"當然好,總沒有理由吃自己朋友 或子女的"人血饅頭",所以大家可知一二。 警隊的質素如何?我可以用 4 個字形容:有口皆碑,在國際上享 有聲譽。根據世界正義工程公布的法治指數,我們排名第二,而全球繁榮指數安全與保安方面的排名則是第四。這當然要歸功於警隊,沒 有警隊怎麼會有安全和保安。根據加拿大菲沙研究所的報告上述 兩份報告皆來自他們最喜歡的英國及歐洲 香港警察的可靠度排 名第六。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報告,警察服務可靠程度同樣排名 第六,遠高於他們最祟拜的美國和英國的警察。那麼有何理由要削減 警務處的預算開支?如果市民要切斷"黃色政治紅利圈",就一定要切 斷暴力(計時器響起)......而這是要靠警察......

 

Read 22 times

搜尋

« June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