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十二月 2019

 

立法會 ─ 2019 10 24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 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想藉着是次在《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 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的發言,詳細說明我為何支持當局的 修正案,以及闡述我對公共理財的看法。回想有關修正案的產生原 因,其實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因為庫房"水浸",本財政年 度錄得過千億元的巨額財政盈餘,所以政府有概念要把較預期為多的 收入回饋納稅人。 第二階段的建議則在 8 月提出。政府原先提出寬免納稅人 75% 薪俸稅、個人入息課稅及利得稅,上限為 2 萬元,但後來卻有紓困的 需要,因為自 6 月起,修例風波對各行各業造成影響,特別是在暴力 衝擊下,不論僱員或僱主的收入都出現斷崖式的下跌,甚至面臨失業 和公司倒閉的狀況。基於這項紓困的因素,政府提出再增加多 25 百分點的退稅,對此我表示支持。 可是,我一直懷疑從公共理財的角度而言,究竟有沒有更好的方 法呢?政府是否每年因應收入增多而向市民提供退稅,便已足夠呢? 政府過去數年均抱持這種觀念,當財政盈餘較豐厚時便向市民退稅, 某年的退稅上限甚至高達 3 萬元。至於領取綜援或其他福利的基層市 民則可獲發"雙糧",有各種補貼。然而,一些繳稅不多或一人供養家 中數口的市民卻因此被忽略了。其實他們的收入亦是捉襟見肘,也屬 於基層或勉強可稱作夾心階層,大多居住在屋邨、居屋或租金昂貴的 私人住宅,但過去卻正是政府公共理財概念下,在財政預算案中受惠 較少的一群。政府也曾派發現金,在上一財政年度派發了 4,000 元,但卻弄得 滿城風雨及"一鑊粥",我至今仍會收到零星的市民投訴,指出尚未收 到這 4,000 元。所以,政府只向繳稅較多的納稅人退稅,向最弱勢及 最需要幫助的人發放"雙糧",但對於介乎上述兩者之間的市民卻沒有 給予太多照顧。 正因如此,儘管特區政府有很多盈餘,仍然深感煩惱,因為財政 資源的分配方式欠妥當或不平均,開罪了很多人。我雖然支持今次提 出的修正案,但卻認為政府要認真考慮如何在不同的經濟周期下,在 公共理財方面做到雨露均霑。特別是在經濟好景時,須讓每一階層均 能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不會讓人感到政府忽略了一大群人或分配不 均,因而引起社會不滿。 政府一直沒有嘗試建立一個分紅機制,而在公共理財併入這種機 制的一個例子是新加坡。當地政府會計算每年有多少盈餘可分派給市 民,並早已掌握人民的個人銀行戶口資料,方便入帳。故此,根本沒 有需要每年填寫一大堆資料,再交由政府部門輸入,過程中又可能出 錯,表格或會遺失,甚或會因為入錯資料而招致投訴,總之弄致" 鑊粥",令"派錢"工作延至翌年也未能完成,徒惹市民不滿。 另一個例子是內地某些村鎮的集體經濟活動,當中也有分紅的概 念。一個政府收到的稅款,可說是經營收入,因政府的工作有如經營 一間公司,為市民提供公共服務,當有盈餘或投資獲利時,便等於賺 得收入或投資股票獲利,應有分紅派息的機制。為何政府不能好好建 立一個派息機制,令每一市民可公平地成為政府、社會運作的持份 者?分紅機制可確保事事一清二楚,大公無私,人人感到合理和平 均,並令派發金錢的行政成本減至最低。我們很希望政府能好好思考 這個問題,否則每次出現豐厚財政盈餘時,便會面對幸福的煩惱,這 煩惱甚至會形成一個政治危機。 在今次修例風波中,市民對政府的信心逐漸消減,究其原因,派 4,000 元不力其實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有些市民感到當 局連派發 4,000 元這麼簡單的事也做不好,還說甚麼其他大道理呢? 當處理這麼簡單的工作也弄成這個樣子,政府的威信和信譽真的會受 到很大打擊。 第二階段的建議是由退稅 75%增至 100%,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 項紓困措施,而和退稅一樣,我們原則上一定贊成。所以剛才除一位議員之外,其他議員均投下贊成票。在紓困方面,我的看法是退稅無 疑是一種紓困手段,但是否有更精準或可以刺激內需的紓困措施呢? 我希望政府就此思考一下。 甚麼是精準的紓困措施?主席,政府最近一項舉措值得讚賞,那 就是向運輸業界提供燃料費用補貼,這便是精準的支援。運輸行業在 過去數個月的政治暴力或修例風波中深受其苦,因為整個社會變得很 蕭條,的士行業可說首當其衝。工聯會的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早就 提出,的士、小巴業界因此大受影響,特別是的士業,業內人士在這 數個月的收入大減三四成,在我們曾接獲的一些最嚴重個案中,他們 的收入更減少了一半。 按我們平常看到的情況,過往是乘客等候的士,現在則是的士在 等候乘客。如果單純減免牌費,將只會對車主有利,但為了對前線司 機作出支援,於是便調低氣價,每公升石油氣減免 1 元。雖然有些司 機仍然 ,認為是 杯水車薪,但 的確可以直接支援業界 士。根據他們的反映,每月可節省差不多 1,000 元,半年下來便可省 6,000 元。當然,對其他車輛也有提供燃料費用減免,有些車輛可 減免三分之一費用,車用石油氣則每公升減免 1 元,這都是為了很精 準地支援某一行業的從業員。 如要精準地作出支援,最需要的是甚麼?在這次修例風波的暴力 衝擊影響之下,各行各業尤其是旅遊、百貨、飲食、酒店等行業,均 有很多從業員失業。主席,你可知道他們一旦失業,手停口停,在上 有高堂、下有妻房的情況下能夠怎麼辦? 難道要這群"打工仔女"向社會福利署申領失業援助嗎?他們在心 理上必然難以接受,因為他們工作多年,一向以身為香港人自豪,敬 業樂業,自力更生,現在驟然要領取失業援助及參加自力更生支援計 劃,被迫應徵一些不合適的工作,試問如何能夠適應? 在這特殊情況下,為甚麼政府不能考慮設立緊急失業援助金,撥 款項以供 在一段 時間內使用 常說在 的失業保險計劃下,"打工仔"需要供款,所設立的更是一個長期的制 度。我也明白財政來源各有不同,但用意都是在工人失業的情況下, 在一段時間內提供支援。工聯會的方案是設立緊急失業援助金,但有 需要人士只可領取半年,而且獲發金額是其原來工資的最多八成,這樣便能直接補償他在受到風波影響而失業期間所損失的收入,從而減 輕對其家庭開支造成的影響。我認為政府既然有盈餘,便應考慮訂立 這項措施。 第二方面,除了派發金錢之外,亦要研究如何在市場播種,刺激 內需。就政府昨天公布的措施,我們曾諮詢旅遊業工會,他們大致上 認為措施過於零碎,流於隔靴搔癢,未能吸引更多旅客。現時旅遊業 面對的最大困境是本地導遊無團可帶......

全委會主席:陸頌雄議員,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只是就公共理財作出舉例說明,解釋應如何投 入金錢實際協助市民、工友以至整個社會及市場。我只是舉例而已。 我們提出"香港人遊香港"的構思,希望政府資助市民參加本地旅 遊團,即使是一天或兩日一夜也好。到長洲一遊也可入住酒店,港島 或九龍的居民亦可到屯門黃金海岸的酒店住宿一晚,參觀某些景點, 輕輕鬆鬆地玩樂一天,既可旅遊又能刺激飲食業,並帶動一種開心玩 樂的感覺。 主席,開心的感覺很重要,人在感到快樂時會產生很多正能量, 所以刺激內需實在非常重要。至於如何加快進行政府一些惠民的公共 工程,讓政府工程更快上馬,亦是公共理財中有助政府在艱難時刻燃 點市民希望的舉措。當然,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止暴制亂,重建香港的 法治權威,因法治有其權威性,市民必須遵守法律,不能以違反法例 為榮,以為"跳閘"是很正義的行為,蒙面破壞則完全無需負上刑責。 只有恢復法治權威,才能保障我們的自由,從而......

全委會主席:陸頌雄議員,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陸頌雄議員:好的。只有我們的自由獲得保障,香港作為一個自由經 濟體的收入及政府的收入才能獲得保障,這話何解?舉例來說,我們最重要的是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和做生意的自 由,不會有公司因其背景、其股東或負責人的政見而受到攻擊或抵 制。我們也要有出行的自由,不會因為擔心某地區可能有大型遊行、 暴力或騷亂事件而不敢外出。在恢復這些自由後,經濟便能恢復正常 狀態,而在這狀態下,政府才會有穩定的收入。只有確保有穩定的收 入,才能實行我在二讀辯論發言時提及的稅制改革,令我們擁有持續 和穩定的收入,不需要單靠賣地收入支撐,因這種畸形的收入並不理 想。 雖然我支持當局的修正案,但我希望透過主席促請局長聽取我們 就公共理財提出的建議。政府必須有改革和創新的思維,才能為香港 帶來轉機和希望。 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9 10 24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 條例草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我發言支持這項條例草案。今天的條例草案與稅 務有關,其實稅務是一個二次分配的問題。我認為在香港,二次分配 確實未能令人感到公道或平等,所以,我希望政策的目標是令整個過 程公正,而在政策下作出的分配可達致最基本的平等。 可是,我們聽到很多年青人在這次社會運動中說要"攬炒",成年 人可能認為"攬炒"即在經濟上"一齊攬住死",但究竟這種心態從何而 "攬住一齊死 "的話,年青人也會死,究竟 這想法 從何而來?其 實,當代的一位賢人黃子華先生曾經巧妙地提出"魚蛋論",我不知道 司長有否看過他之前的"棟篤笑""無炭用"。所謂"魚蛋論",即我 買了一串魚蛋,而別人用同樣價錢買,所得的卻比我多兩粒時,我不 會要求老闆多給我兩粒,而是要求別人不要多取兩粒,大家一起少吃 兩粒。又例如別人有甜醬,為何我沒有甜醬?我不會要求老闆給我甜 醬,而是要求大家一起不加甜醬,大家一起不吃甜醬。為何別人吃得 很快樂,但我吃得不快樂?那麼大家都不要吃,大家一起不快樂。我 想這與"攬炒論"有着同樣意思,但我認為"魚蛋論"更繪影繪聲,亦是 現時年青人想到的方法。不過,如果以較學術性或議事堂的語言來說......我不知道局長有 否看過英國作家 Alain DE BOTTON 2004 年出版的一本書《身 份的焦慮》。Alain DE BOTTON 是一位很通俗的哲學家,這本書是 關於為何現今世代有些人對現況如此不滿 不滿的最主要來源是比 較,我想這可能與很多香港人的想法十分相近。 數十年前的香港比現在更窮困,但以前的生活反而更穩定。現在 大家的生活已變得更好,老一輩可能完全體驗得到進步的過程,甚至 我自己也能體驗到,我是在 1985 年出生的,而我也能體驗得到,但 年青的可能未必體驗到。現在明明物質生活已有進步,為甚麼大家仍 然如此不滿?與外國相比,究竟我們欠缺了甚麼?問題在於焦慮。焦 慮的原因是我們認為我們與旁邊比我們""的人有一道鴻溝,我們無 法到達他們的位置。舉例說,我一家四口住 300 呎的房子我自己 曾住在 300 呎的房子 10 多年,現在住 400 呎的房子這是我的狀 況,如果大家也住在 300 呎的房子,這便沒有甚麼問題,可以在香港 安樂地過活,正如以前在公屋聽到很多老人家說,他們以前一間房住 7 個人也是這樣過活,反而現在一個單位住 2 個人或 4 個人卻覺得不 行,太過擠迫。 這份焦慮來自比較,即是與同一城市內的人比較。尤其是大家看 TVB(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的劇集時,都會看到每個故事中的人都住在 上千呎的房子裏,即使多窮也是住在 1 000 呎的屋子,然後大家樂也 融融。這種對於香港社會的理解或與周邊人的比較便導致焦慮,特別 是對年青一代或沒有經歷過上述轉變的一代,他們更可能出現這種焦 慮。這是沒有辦法亦很難直接透過向他們說教而令他們消除這種焦慮 的,必須透過整個社會政策上的二次分配或三次分配,才可以看得到 希望。 香港的稅收作為二次分配的手段,確實是很弱的二次分配,因為 我們一向奉行低稅率的收入,付出的較外國少得多。不過,當一次、 二次及三次分配都做得不理想時,其實會令很多經濟問題變成政治問 題,然後爆發。在香港,大家理解的一次分配是各自的收入,大家是 憑藉個人努力而爭取回來的,但我們的一次分配能否令人覺得可以在 這城市安心生活呢?其實不然。香港要取得作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的 稱號,我們是要放棄很多在一次分配中可令大家感到較公平的措施, 以致這些措施大為減少。我們有何一次分配的措施呢?標準工時和最低工資,但我們的力 度卻遠較外國弱小。更甚的是,香港政府甚至將這種一次分配的不公 加劇,例如採用外判制。現時外判制的職位原本全是政府的一級工人 職位,即使在 1990 年代,最基本的一級工人的工資也高於現時的外 判工,但現在卻將全部一級工人 外判,透過市場力量再加以壓 榨,只餘下很微薄的工資,不管工人多麼的努力,亦不足以在社會上 生活。最低工資亦沒有辦法可以為我們提供保障,而且最低工資只是 最近十年八年的事,加上標準工時亦未有着落,香港的一次分配確實 很難令香港人感到滿意。其實,外國的情況也一樣,但外國的稅制能 夠作出效力較強的二次分配。 對於我們今天說的稅制措施,包括減薪俸稅,其效果是"打工仔" 本有 10 級痛楚,現時是 8 級,可以稍為緩減。但是,這二次分配究 竟是否足夠呢?是遠遠不足夠的。如果足夠,我相信不會有這麼多中 產人士走出來,這麼多"保姆車"等去幫助那些年青人。甚至當我聯絡 區的街坊進行家訪 做電話訪問 ,他們也說確實虧欠了下一 代,我問他們究竟虧欠甚麼?他們解釋說自己的生活過到這麼好,但 卻無法令下一代生活得好一點。這是在個人層面上,他們覺得虧欠年 青人,但事實上,這正是二次分配無法帶給社會一種公平感的問題。 除了稅制外,政府亦有很多措施去進行二次分配,例如向市民提 供的一些補助,但我們看到,政府這些措施,正如葉太剛才所說,全 部都是力度不足、"擠牙膏"、不到位。除此之外,今次的"派糖"或其 他一些利民紓困措施都是搔不着癢處。雖然我們歡迎這些措施,但它 們搔得着癢處嗎?我們這些支持政府的人得不到幫助,不支持政府的 人也得不到,更埋怨政府為何得不到。為何會有這情況出現呢?因為 大家完全不知道那些錢撥到哪裏去。例如我們說了很多次的向 60 人士提供 2 元乘車優惠,其實這要花費多少?只是一兩億元而已。 第二輪的利民紓困措施也花了數十億元,但卻不肯撥出一兩億元,讓 一些市民 覺得政府真的為他們着想或幫助他們出行。 人士的 2 元乘車優惠,我們已提出了數年,但至今仍未實施。 由此可見,這些簡單概括的措施,政府不肯做,但一些仔細公平 的措施,政府又做得不好,例如派 4,000 元這項措施,如果我們好像 周邊城市般可以用電子方式申請,便不會搞到親自遞交表格後,在職 家庭及學生資助事務處也可以遺失數萬份表格。這是甚麼效率?這是 甚麼政府操作?親自遞交表格也會遺失。所以,政府做這些仔細的工 作做得不好,無法令市民覺得對於越貧窮的人士,政府會提供更多的 幫助。政府根本做不到這方面的工作。簡單概括的工作政府做不到,而仔細的分配又做不好,如何令市 民覺得在二次分配時,政府收取市民繳交這麼多的利得稅、釐印費、 印花稅等稅款後,可將這些公帑運用得好?市民看不到政府在這方面 做得有多好。所以,這便是民怨的一個源頭。 我太太現時在法國,她告訴我當地有一種社會保障的做法,例如 當地的 兒服務主席,我可能扯遠了, 但請讓 我簡單解釋一下 當地的託兒服務會根據家長收入的高低調整收費,如果收入高得 像立法會議員般,同一項服務會以市價收費,但如果是基層市民的收 入,同一項服務每天只是不足 1 歐羅(即港幣數元)。這是一種很公平, 相對很仔細的安排,令人覺得在這個社會生活,仍然有公平的感覺, 與有錢人的距離不會相差很遠。這是一種可以減少焦慮的方法。但 是,香港政府並沒有這樣做,對於貧困人士採用"一刀切"的做法,綜 合社會保障援助或長者生活津貼的受助人只能獲得少許資助,不符合 資格的便甚麼也沒有。所以,這種二次分配,包括稅制上的處理,都 是過於簡單粗疏,無法令香港市民有一種平等的感覺。 因此,局長,我們是否可以從較深的層次作出處理呢?現時透過 這種"擠牙膏"方式,在人家打得厲害些,可能拖延更長時間時,政府 便提出多一些措施,這是否一種合適、能夠止暴制亂和平定香港現時 局勢的做法呢?我真的不敢苟同。當然這不全是你的責任,但我相信 整個政府需要加大力度處理現時香港的亂象。 其實,國內有些學者已提到現時不單只有一次分配及二次分配, 還有三次分配。三次分配是 賺到錢的商人 或其他人士 自願捐 款,然後透過 NGO(非政府機構 )補漏拾遺,以 處理社會上的一些需 要。這種補漏拾遺的做法與關愛基金的作用有點相似,但現時關愛基 金變相已經全由政府注資,市民的捐助越來越少。所以,這種一、二、 三次分配確實在香港做得不好,亦缺乏力度。其實,很多小的政治問 題都會因此而在經濟方面埋下一個深層的地雷,遲早都會爆發出來。 所以,我認為政府可以藉着這次運動處理一些問題正如我每 次都說"有危便有機"而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呢?我認為政 府可以再思考一下,特別是從稅制或透過政府的動作進行二次分配來 再分配社會資源。我認為政府可以做得更多。 主席,我謹此陳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23 十月 2019 00:00

新建公共租住房屋單位租金

立法會十二題︰新建公共租住房屋單位租金

********************

以下是今日(十月二十三日)立法會會議上郭偉强議員的提問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的書面答覆︰
 
問題:

  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及香港房屋協會(房協)在進行重建公共租住屋邨(公屋)的計劃時,會安排受影響租戶原區遷往新建的公屋單位。有不少該等租戶向本人反映,新單位的租金遠高於他們一貫繳付的租金(例如房協轄下筲箕灣明華大廈的新建單位租金較舊單位的高出兩倍),對他們(尤其是長者租戶)構成沉重財政負擔。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是否知悉:
 
(一)過去五年,每年房委會轄下六大區每區內的「最高租金水平」及變幅為何;
 
(二)房委會在釐定新建公屋單位的租金時考慮甚麼因素,以及該等因素是否包括租戶負擔能力;差餉、管理費和維修保養成本一般佔新公屋單位租金的百分比分別為何;
 
(三)房協在釐定新建公屋單位的租金時考慮甚麼因素,以及該等因素是否包括建築成本、日常管理開支及租戶負擔能力;如是,該等因素分別所佔比重為何;
 
(四)過去五年,分別有多少個租戶受惠於房委會及房協的租金援助計劃;該等租戶當中,受重建計劃影響並遷入新建公屋單位少於兩年的租戶的數目及百分比分別為何;
 
(五)房委會及房協會否(i)檢討新建公屋的租金釐定機制及增加該等機制的透明度、(ii)向受重建計劃影響的租戶提供更長期的租金寬免,以及(iii)預留更多租金較便宜的非新建公屋單位,供未能負擔昂貴租金的租戶調遷;及
 
(六) 鑑於房委會於本年初表示計劃推出優惠措施,給予自願遷入面積較小單位的全長者(即70歲)寬敞戶終身全免租金,有關工作的進展為何;房委會會否優先考慮受重建計劃影響的合資格租戶的申請?
 
答覆:
 
主席:
 

敬啟

 我現就郭偉强議員的提問綜合回覆如下。
 
  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的一貫政策,是將公共租住房屋(公屋)租金定於合理和公屋租戶可負擔的水平。根據《房屋條例》第16A條,房委會須每兩年檢討公屋租金一次,並須按該次租金檢討中第一和第二期間(註)收入指數的變動調整公屋租金。如房委會信納第二期間的收入指數高於第一期間的收入指數0.1%以上,須增加租金,增幅為收入指數的升幅或10%,以較少者為準;如房委會信納第二期間的收入指數低於第一期間的收入指數0.1%以上,則須減少租金,減幅為收入指數的跌幅,減幅不設下限。此機制為房委會提供客觀基礎,以租戶的負擔能力決定公屋租金的調整幅度,當中並沒有包含差餉、管理費和維修保養成本的因素。
 
  至於新落成公屋屋邨住宅單位的租金,會按房委會各區屋邨最高租金水平釐定。根據現行機制,各區最高租金會跟隨上述每兩年進行的公屋租金檢討所定的調整幅度作調整,房委會並未有計劃檢討有關機制。根據過去三次公屋租金檢討的結果,各區最高租金的調整幅度每次上調了10%。有關過去五年各區最高租金的資料載列於附件一。

  房委會以「租金援助(租援)計劃」援助因暫時經濟困難而未能負擔租金的公屋住戶(包括受重建/清拆影響的住戶)。租援計劃下的住戶可獲減四份之一或一半租金。房委會每兩年覆檢租援戶的資格;如租援戶連續四年接受租援後仍需援助,如有合適單位,須遷至租金較廉宜的單位。此外,就重建/清拆影響的住戶方面,房委會除了分配接收屋邨的單位予該些住戶外,只要有合適的其他公屋單位,受影響住戶亦可選擇提早遷往任何地區的公屋單位。房委會並未有計劃改變現行做法。過去五年,參加房委會「租金援助計劃」的租戶數目列於附件二,房委會沒有備存當中有多少屬於重建/清拆戶個案的相關記錄。
 
  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已於二○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通過實施一項試驗計劃,讓所有家庭成員均年屆70歲或以上的寬敞戶自願選擇,調遷至面積合適的公屋單位後,可享全免租金。試驗計劃將於二○一九年年底實施,為期一年。至於在重建/清拆項目內的執行細節,將會另行公布。
 
  至於香港房屋協會(房協),作為一個自負盈虧的非牟利機構,在出租屋邨的建設及管理方面,須做到收支平衡,達至可持續發展。房協在釐訂新建出租單位的租金時,會以屋邨建築及營運成本為主要考慮,並綜合考慮下列各項因素:租金收入必須足夠支付日常管理開支、租務管理開支、地租,以及住戶的負擔能力等。
 
  房協日後在釐訂新建出租單位的租金時,會繼續致力在住戶負擔能力及屋邨營運成本等各因素之間取得平衡,並會與相關持份者保持溝通。另一方面,房協一向有為經濟困難的租戶提供適切援助。房協自二○一八年九月一日起推出「租金援助計劃」,讓有短暫經濟困難的租戶可申請減免一半租金;房協會每兩年就有關租戶的資格進行覆檢,以決定是否繼續批出租金援助。截至二○一九年九月,共有534個租戶獲批租金援助。現時並無受重建影響遷入新建出租單位後申請租金援助的個案;有長期經濟困難的租戶則可申請調遷至房協轄下租金較低的屋邨。
 
  受明華大廈第二期重建影響的租戶在調遷至明華大廈第一期重建後新單位的首年可獲20%的租金減免。如有需要,他們亦可選擇調遷至租金較低的明華大廈A至E座或房協轄下其他屋邨。
 
註︰以二○一八年公屋租金檢討為例,用於計算收入指數的第一期間為二○一五年的十二個月,第二期間為二○一七年的十二個月。

附件1: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910/23/P2019102300350_325847_1_1571811763356.pdf

附件2: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910/23/P2019102300350_325848_1_1571811763360.pdf

2019年10月2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00分

Published in 質詢

 

立法會 ─ 2019 10 23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今天審議的《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條例 草案》("《條例草案》")本應在暑假前 6 月底完成,但眾所周知,因 為《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引發 的爭議,社會出現很多暴力示威,更甚的是立法會在 7 1 日被大群 暴徒入侵、破壞、蹂躪,導致整個議會運作停頓,直至今天才能審議 《條例草案》。 香港已經受創,撫平創傷,盡快止暴制亂,確實是現時社會的當 務之急。當然,稅務寬免特別是 8 月份政府公布"加碼",把薪俸 稅、個人入息課稅、公司利得稅等寬免由 75%提升至 100%,上限是 2 萬元確實為現時的社會氣氛帶來少許"甜頭"也不能說是" ",可說是一點安慰。對有經濟壓力的家庭而言,少繳 2 萬元稅當 然是種安慰;對中小型企業來說,或許也能救命一下子,因為現時各 行各業確實受到極大打擊,特別是旅遊、百貨、飲食、零售、運輸等 行業,均是重災區,很多人面對失業、裁員、減薪。收入以佣金為主 的人士,收入也大減。所以,這些紓困措施其實旨在減輕社會所受的 衝擊。

 

事實上,《條例草案》也讓我們看到,香港的公共財政其實有很 強烈的反思空間。每年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也面對一個幸福的煩 惱,便是我們有巨額財政盈餘。俗語說"淡淡定,有錢剩",但特區政 府一旦"有錢剩",如何"派錢"回饋市民也是令人頭痛的問題。為何每 年也有這麼多盈餘呢?我並不是說有盈餘不好,或要求政府把錢花光 以致出現赤字,但每年有盈餘已成為常態,盈餘並非數十億元,而是 數百億元,甚至上千億元,年年也計錯數,為甚麼呢?因為我們非常 倚賴土地財政,即很多收入與賣地、地產交易有關,如印花稅等,而 這些收入是非經營收入,可以大上大落,市道好時確實會有上千億元 盈餘,但市道不佳時可能出現赤字。所以,政府永遠不敢視這筆款項 為穩定收入,不敢把它用作長期的社會財政承擔,通常會撥入基本工 程儲備基金內,越積越多,市民又不知道剩下來的錢有何用途,形成 社會矛盾。 我們認為土地財政是一種不健康的現象, 公共理財 的角度 說,我認為形容為飲鴆止渴也不過分。為甚麼?表面上,土地收益、 高地價政策,印花稅等確實可帶來豐厚的收入。舉例而言,土地收益 佔政府收入的比重已由 2000 年至 2005 ( 10 多年前)的約 8%,飆 升至 2015 年至 2020 年的 21%。以 2017-2018 年度為例,加上補地價、 印花稅等與地產相關的收入,更佔政府收入接近四成。然而,這麼大 的比重會導致:第一,政府覺得地產收入是一頭"聖牛",是不能觸碰 的利益,一旦地價下跌,政府恐怕會沒有收入,政府也會出現問題; 第二, 我認為這是 飲鴆止渴 ,因為 土地得來的 "打工仔"或中小企帶來甚麼後果?便是住宅、商鋪及寫字樓的價格 和租金高昂,令小市民或中小企均百上加斤。有人形容這是"租金間 接稅",其實是不健康的,因為稅款應該由政府收取,為何會由地產 商代政府收取呢?這是非常不合理的現象,亦進一步造成資本壟斷、 地產壟斷和霸權的現象。此外,地價極受市場波幅影響,如果出現無 法賣地或地價下跌,政府收入便會減少,盈餘隨時變成赤字。 說回公共財政的問題。一直以來,政府強調香港的其中一項優勢 是低稅率及簡單稅制,但我經常也叫人反思,低稅率是否便是最好 呢?若然如此,避稅天堂開曼群島一定是最好了,主席。我們相信香 港的優勢其實是我們的法治、人才及自由開放的體系。當然,現時法 治正受到嚴重衝擊,我們確實要修補重建,但這些才是我們真正的優 勢,而不是只靠低稅率來吸引投資。我經常說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便 是從商者 包括主席在內 若能賺取豐厚利潤,不會介意加稅 1%2%,最重要是在這個地方營商有沒有錢賺,如果沒有錢賺,即使不用交稅也沒用。所以,最重要是維持香港良好的營商環境,包括 基建和人才,令在香港營商者獲取合理、穩定的利潤,他們自然便會 在香港投資,而不是靠低稅率吸引人來香港投資。所以,我認為特區 政府不應該再執着這點迷思兜轉。 其實,香港的利得稅稅制也有改革,為了照顧中小企,在 2018-2019 年度已調整為兩級制,首 200 萬元的利得稅稅率降至 8.25%200 萬元以上的利潤則維持按 16.5%徵稅。不計避稅天堂,相 比其他主要經濟體,16.5%利得稅稅率也是全世界最低的。所以,其 實我們有一定空間提高大企業、高利潤企業的稅率。2016-2017 年度, 106 700 間要繳稅的公司之中,應評稅利潤超過 1,000 萬元的公司 只佔 6.8%,但它們貢獻的稅款佔總利得稅收入的 88%,證明應評課 稅利潤超過 1,000 萬元的公司只佔很少部分,但它們繳交的稅項卻佔 總額接近九成,這顯示了甚麼呢?顯示只要稍為提高稅率,整體稅收 便可大幅增加。 我看看大公司的財務報表,有些著名的上市公司原來真的繳交很 高額的稅項。以下全部是 2017-2018 年度的數字,我讀給大家聽,分 享一下。新鴻基:46 億元;香港鐵路有限公司:19 億元;長江實業 集團有限公司:17 億元;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9 億元;恒基兆 業地產有限公司:6 7,000 萬元;太古集團:6 3,000 萬元;新世 界發展:5 4,000 萬元;國泰航空有限公司:3 5,000 萬元;中華 電力有限公司:18 7,000 萬元;恒生銀行:20 億元;香港中華煤 氣:7 1,000 萬元;中國銀行:57 億元;滙豐控股:120 億元。這 些均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上市大公司。其實這些超級企業、超"巨企" 數十間繳交的利得稅已達數百億元,只要把它們的稅率增加 1% 2%,形成梯級式的利得稅累進制,便可令我們的稅收有比較穩定的 增長,同時又不會打擊 力量不太強的中小企。我們建議,純利高於 5,000 萬元的企業,應該要加稅 1%,以達致垂直公平和能者多付的 原則。 何謂垂直公平呢?即企業有能力賺取豐厚利潤,取得這麼高的市 場佔有率,甚或多少有些壟斷市場的情況,就理應有能力、有責任繳 付多些稅款。良好的社會營商環境,讓這些大公司能賺取豐厚利潤, 或政策有意無意配合,例如香港鐵路有限公司便是政策保護下的產 物,那麼他們是否有責任多點回饋社會,從而體現垂直公平和分配正 義呢? 我們經常說,今次的修例風波很大程度是民怨大爆發。民怨大爆 發除了由於一些人煽風點火,甚至外國勢力不懷好意插上一刀之外, 我們亦要檢討內因,內因是甚麼呢?便是社會分配不公、貧富極度懸 殊。香港的堅尼系數是 0.539,根據外國的社會學研究,早已可能出 現暴動,現在很不幸真的出現暴動,怎麼辦呢?一定要解決社會的分 配不公,這便要靠稅制改革。實施稅制改革,透過社會的二次分配和 產業政策,做好教育、醫療、房屋等要花錢的領域,甚至乎提供現金 福利,令市民感受到社會朝着公平的方向發展,讓大家共享社會發展 的好處,才不會有人喊"攬炒",對嗎? 我們現在說要止暴制亂,當然我們要支持警察嚴正執法,也要呼 籲社會各界對任何暴力說不。但是,我們要治療內在矛盾,要真正解 決內部問題,解決社會分配不公平的現象,就真的要放棄港英時期遺 留下來的放任自由主義。官員切勿繼續迷信"小政府,大市場",甚至 抱着偏袒商界的思維,迷信商界賺到錢自然會產生滴漏效應,那滴不 到會怎樣呢?便會民怨沸騰。真的要讓市民看得到,政府有決心為社 會帶來公義的改變,令那些別有用心的政客、挑撥民粹的壞人沒有生 事的空間,社會才會長治久安。 所以,藉着《條例草案》,我希望社會能夠思考一下香港的公共 財政如何透過稅務制度,特別是利得稅累進制,以體現垂直分配的公 義,達到穩定社會的效果。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日, 20 十月 2019 00:00

休會待續議案

 

休會待續議案

 

立法會 ─ 2019 11 20

 

麥美娟議員:主席,剛才的小休拯救了聶局長。我聽畢他的發言後火 冒三丈,如果讓我緊隨其後發言,我肯定會嚴詞訓斥他。現在小休過 後,亦由另一名官員代替他。雖然我的怒火無法向他發泄,但我亦不 吐不快。主席,我在 1993 年擔任委任區議員,並自 1994 年起擔任民選區 議員。我在 1994 年、1999 年、2003 年、2007 年、2011 年及 2015 曾參選。今年是 2019 年,數算之下,我是第七次參選。除了在 2015 的選舉中自動當選外,我每次均面對競爭 我想告訴主席,在過去 20 多年來,以這次選舉的競爭最為嚴峻。 1994 年時,我年紀尚輕。我發現,雖然缺乏資源,但我與我 的同學進行選舉工程不像現時般辛苦。之所以辛苦,並非選情嚴峻, 而是因為當中有不公平的情況。我們不怕辛苦,我們不怕艱難,但我 們的對手卻"出茅招",這是十分不公平的。現時社會撕裂及兩極化, 市民容易躁動。很多市民在街上會忍不住想爆發情緒,想發泄出來, 我們可以體諒並完全明白。不過,在選舉過程中的不公平,我們則完 全不能接受。 以我自己為例,我在 10 4 日區議會選舉接受提名首天便報名 參選,我的辦事處當天晚上便被攻入,鐵閘、玻璃、印影機、電腦等 全被毀壞,以致我們無法展開選舉工程。政府有否理會這些事情呢? 除我之外,政府可以詢問其他參選人。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 乎所有參選人在當天早上報名參選後,其辦事處晚上便被搗亂和毀 壞,例如被縱火或衝擊,以及毀壞室內的電腦。大家看看,周浩鼎議 員報名後,他曾被騷擾多少次呢?他的辦事處被破壞多少次呢?凡此 種種的不公平情況,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和政府有否處理呢? 他們有否正視參選人的安全及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呢? 不單我們的辦事處被搗亂,我們的橫幅亦被毀壞。市民可能有所 不知,但曾經參選的人便會知道,每次選舉皆設有選舉開支限額。在 區議會選舉方面,限額為 6 萬多元。因此,我們必須審慎計算"上樓" 發的單張、在街上派發的單張、海報、橫幅等的數量,預算列印費用, 以防超支。否則的話,即使勝出選舉,也無法出任區議員。不過,我 們在街上展示的 20 幅橫幅全被破壞。第一天晚上,我們發現有 16 橫幅被毀壞。當我其後與同事聊天時,他們表示 20 幅橫幅已全被毀 壞。初時只是橫幅的索帶被鎅斷,但翌日的情況更有趣,是橫幅上的 頭像被割走。他們就是如此空閒。我們其中一名區議員譚美普,來自 彩雲西選區,她所有海報及橫幅上的頭像均被割去,以致無法進行宣 傳。 那麼,在這些宣傳品被毀壞後,我們可否更換新的宣傳品呢?不 可以,因為有關宣傳品並非我們日常所使用的宣傳品,而且設有選舉開支限額。我們曾要求選管會處理有關情況,因為當中涉及不公平待 遇。有街坊曾告訴我,如果我不在街上設置街站進行宣傳,他們根本 不知道我參選區議會選舉,因為他們在街上只看到我對手所展示的宣 傳品,完全看不到我的宣傳品,以為我今年不參選。街上沒有我的宣 傳品,便是不公平的情況。 選管會有否理會我們面對的不公平待遇呢?過去 20 年來願意張 貼我的選舉海報的商鋪和小巴,現在不敢讓我張貼,因為他們擔心會 被人美其名"裝修",即刑事毀壞,是犯法的行為。誰的店鋪 張貼建制派參選人的海報,便可以預期會被人刑事毀壞。不單我,所 有建制派參選人亦面對同樣情況。有街坊轉述他向我的對手所說的 話:"你人緣真好,宣傳品沒有被毀壞。你看,麥美娟議員的宣傳品 全被破壞。"連市民亦留意到,所有建制派參選人的宣傳品全被毀壞。 如果我們的宣傳品被毀壞,便只能親身在街上設置街站宣傳。不 過,我們卻遭受滋擾。正如我剛才提及,在如此嚴重的社會撕裂之下, 當市民看到與自己政見不同的人站在街上宣傳,他們便會上前指罵, 這是我所諒解的。不過,現時對參選人的滋擾已不限於指罵如此簡 單。有市民曾把我們圍堵,又取出麥克風要求我們發言,並將過程拍 攝下來。參選人並非不想讓市民提出質詢,或擔心被錄音或錄影。相 反,凡此種種的做法,會阻礙參選人透過街站接觸選民,這會造成不 公。對於參選人在進行選舉工程期間被滋擾,為何選管會不發聲呢? 為何選舉事務處不處理呢? 之後,他們把錄影片段上載互聯網,選舉事務處肯定能夠追查是 誰做的。誰圍堵參選人,誰阻礙參選人進行宣傳,他們完全知道,但 為何他們不處理呢?參選人在進行選舉工程期間備受阻礙,是十分不 公平的待遇 有參選人花了整整一小時應酬圍堵他的人 滋擾他的 人、把他的容貌和聲音攝錄下來的人,以致沒有公平機會真正接觸選 民。不過,政府卻不處理,而對於我們的投訴,政府聽過便算。 此外,所有參選人均面對前所未有的......過去 20 多年,我多次參 選,亦不曾經歷有參選人的生命受到威脅。撇除何君堯議員的經歷, 上星期有另一名參選人在屯門設置街站時遭人投擲汽油彈,幸而沒有 被擊中。還有,所有參選人政府真的是好事多為的個人資料 (包括住址)全被公開,被"起底"。我們工聯會一名區議會選舉參選人 全家的資料被披露,多名兄弟姐妹,連姐夫、妹夫等全皆被"起底" 政府有否採取行動,保障參選人的安全呢?有人會質疑,凡此種種的行為與選舉無關,只是政見不同而已。 不是的,不單是政見不同的問題,他們的行為其實是為了嚇怕建制派 參選人,令他們不敢露面及繼續進行選舉工程。據我們所知,有人深 感害怕,連報名也不敢。這樣,他們便贏了。他們的行為正在干擾選 舉,並非一般的破壞、恐嚇、刑事恐嚇,刑事損壞的行為。他們的行 為正在干預選舉,政府有否理會呢? 不過,有人質疑建制派每天提及這些事情,目的是想迫令政府取 消區議會選舉,因為我們害怕會輸掉選舉。不過,我告訴大家,我們 真的毫不畏懼,我接觸的所有建制派參選人真的毫不畏懼。說實話, 參加選舉,便要面對競爭,所以大家是大無畏的,不論輸贏,均會接 受結果。我們更想選舉早日舉行。我經常說道,沒有人能一輩子當議 員,但只要競爭公平便可。不過,我們現在連公平競爭的機會都沒有。 政府可否確保選舉公平、公正、安全,讓建制派參選人無需一如我剛 才所說般,面對恐嚇或威脅呢? 選管會亦不知所終。請問選管會身在何處呢?除了當天舉行簡介 會外,選管會現時不知所終。我們知道選管會主席是法官,但其他人 員往何處去了呢 坦白說,除選管會外,最近社會賢達全皆不知所 終。在風平浪靜、太平盛世時,他們便接受政府委任,出任校董會、 選管會或其他機構的主席。不過,在時局動盪時,他們卻獨善其身, 心想不要把他們牽涉在內,大家最好不要記起他們,千萬不要記起他 們。這些社會賢達對社會真的"有承擔"。此時此刻,這些精英心中所 想的,是大家最好不要記起自己,看不到自己便最好。連社會精英亦 如此"有承擔",試問香港怎能不如此紛亂呢? 主席,讓我言歸選管會主席及委員。我過去數個月來已不斷提述 我剛才所說的情況,但他們做了些甚麼呢?我只是在上星期一個電台 錄音節目中聽到選管會主席發言 原來他的聲線是這樣的  終於聽到他說話了。他在發言中只是作出一些沒有用的聲明。他只是 在簡介會遭搗亂和衝擊後,才發出一份這樣的聲明,僅此而已。政府 有否處理我剛才 說的所 問題呢?政府有否確保選舉能公平進行 呢? 此外,局長的發言亦令我火冒三丈。他提及會"竭盡所能"。請問 政府真的有用盡所用方法嗎?政府已竭盡所能嗎?難道政府口中的"所能",便只是出來解釋,如果未能滿足 3 項因素,便會取消選舉 口中的 " "便是如此嗎?其他政府部門有否下工夫呢? 政府是否知道,我們參選人的名字經常遭噴塗在牆上或地上並被人抹 黑呢?我們如何是好呢?其他政府部門可否即時清理呢?結果,他們 只是擱置多天,我們只能繼續向不同部門投訴,繼續被人抹黑多天, 政府部門亦沒有處理。 容海恩議員剛才亦提及,有人在網上呼籲收起或剪碎家人的身份 證,這明顯是阻礙別人投票的違法行為,當局為何不處理呢?局長剛 才說道有主動澄清謠言,但謠言傳了 9 年後,局方才作澄清,早已成 功將市民"洗腦"。局方現在才澄清,有何作用呢?早些澄清吧! 政府向大家說出"竭盡所能" 4 個字,真的令人火冒三丈,因為 據我們所見 過去數個月來無所作為,但政府還告訴大家自己 "竭盡所能"。主席,讓我重申,我們最希望的是在餘下數天,政府 能做到口中所說的"竭盡所能"。不單是選管會,連選舉事務處,以及 各政府部門均應一同檢視香港有何法例可以讓選舉公平進行。 我最後想向香港市民說句,我們現已失去上班和上學的自由,亦 失去了外出的自由,拍照的自由因為用手機拍照隨時會被人 " "連說話的自由亦失去了。有街坊說道這是真人真事 天當他步出鐵路站時,看見有人在外邊組織人鏈,他只是說了"阻住 "3 個字,便有人搭他的肩膀,問他:"你說甚麼?" 雖然我們現已失去上學、上班、外出、說話及拍照的自由,但我 們還有一種自由,便是投票的自由。我呼籲市民不要畏懼,必須用手 中的選票自救。我們不想看見香港紛亂下去,我們已忍無可忍了。大 家必須用手中的選票告訴香港社會甚至國際社會,香港人不想香港紛 亂下去。因此,大家必須前往投票。政府亦責無旁貸,必須竭盡所能 確保選舉公平、公正及安全,讓所有參選人、助選團隊及每一名選民 均能免於恐懼地行使選舉權。 各位市民,我們要運用選票自救,大家必須出來投票。 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日, 20 十月 2019 00:00

休會待續議案

 

休會待續議案

 

立法會 ─ 2019 11 20

 

麥美娟議員:主席,剛才的小休拯救了聶局長。我聽畢他的發言後火 冒三丈,如果讓我緊隨其後發言,我肯定會嚴詞訓斥他。現在小休過 後,亦由另一名官員代替他。雖然我的怒火無法向他發泄,但我亦不 吐不快。主席,我在 1993 年擔任委任區議員,並自 1994 年起擔任民選區 議員。我在 1994 年、1999 年、2003 年、2007 年、2011 年及 2015 曾參選。今年是 2019 年,數算之下,我是第七次參選。除了在 2015 的選舉中自動當選外,我每次均面對競爭 我想告訴主席,在過去 20 多年來,以這次選舉的競爭最為嚴峻。 1994 年時,我年紀尚輕。我發現,雖然缺乏資源,但我與我 的同學進行選舉工程不像現時般辛苦。之所以辛苦,並非選情嚴峻, 而是因為當中有不公平的情況。我們不怕辛苦,我們不怕艱難,但我 們的對手卻"出茅招",這是十分不公平的。現時社會撕裂及兩極化, 市民容易躁動。很多市民在街上會忍不住想爆發情緒,想發泄出來, 我們可以體諒並完全明白。不過,在選舉過程中的不公平,我們則完 全不能接受。 以我自己為例,我在 10 4 日區議會選舉接受提名首天便報名 參選,我的辦事處當天晚上便被攻入,鐵閘、玻璃、印影機、電腦等 全被毀壞,以致我們無法展開選舉工程。政府有否理會這些事情呢? 除我之外,政府可以詢問其他參選人。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 乎所有參選人在當天早上報名參選後,其辦事處晚上便被搗亂和毀 壞,例如被縱火或衝擊,以及毀壞室內的電腦。大家看看,周浩鼎議 員報名後,他曾被騷擾多少次呢?他的辦事處被破壞多少次呢?凡此 種種的不公平情況,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和政府有否處理呢? 他們有否正視參選人的安全及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呢? 不單我們的辦事處被搗亂,我們的橫幅亦被毀壞。市民可能有所 不知,但曾經參選的人便會知道,每次選舉皆設有選舉開支限額。在 區議會選舉方面,限額為 6 萬多元。因此,我們必須審慎計算"上樓" 發的單張、在街上派發的單張、海報、橫幅等的數量,預算列印費用, 以防超支。否則的話,即使勝出選舉,也無法出任區議員。不過,我 們在街上展示的 20 幅橫幅全被破壞。第一天晚上,我們發現有 16 橫幅被毀壞。當我其後與同事聊天時,他們表示 20 幅橫幅已全被毀 壞。初時只是橫幅的索帶被鎅斷,但翌日的情況更有趣,是橫幅上的 頭像被割走。他們就是如此空閒。我們其中一名區議員譚美普,來自 彩雲西選區,她所有海報及橫幅上的頭像均被割去,以致無法進行宣 傳。 那麼,在這些宣傳品被毀壞後,我們可否更換新的宣傳品呢?不 可以,因為有關宣傳品並非我們日常所使用的宣傳品,而且設有選舉開支限額。我們曾要求選管會處理有關情況,因為當中涉及不公平待 遇。有街坊曾告訴我,如果我不在街上設置街站進行宣傳,他們根本 不知道我參選區議會選舉,因為他們在街上只看到我對手所展示的宣 傳品,完全看不到我的宣傳品,以為我今年不參選。街上沒有我的宣 傳品,便是不公平的情況。 選管會有否理會我們面對的不公平待遇呢?過去 20 年來願意張 貼我的選舉海報的商鋪和小巴,現在不敢讓我張貼,因為他們擔心會 被人美其名"裝修",即刑事毀壞,是犯法的行為。誰的店鋪 張貼建制派參選人的海報,便可以預期會被人刑事毀壞。不單我,所 有建制派參選人亦面對同樣情況。有街坊轉述他向我的對手所說的 話:"你人緣真好,宣傳品沒有被毀壞。你看,麥美娟議員的宣傳品 全被破壞。"連市民亦留意到,所有建制派參選人的宣傳品全被毀壞。 如果我們的宣傳品被毀壞,便只能親身在街上設置街站宣傳。不 過,我們卻遭受滋擾。正如我剛才提及,在如此嚴重的社會撕裂之下, 當市民看到與自己政見不同的人站在街上宣傳,他們便會上前指罵, 這是我所諒解的。不過,現時對參選人的滋擾已不限於指罵如此簡 單。有市民曾把我們圍堵,又取出麥克風要求我們發言,並將過程拍 攝下來。參選人並非不想讓市民提出質詢,或擔心被錄音或錄影。相 反,凡此種種的做法,會阻礙參選人透過街站接觸選民,這會造成不 公。對於參選人在進行選舉工程期間被滋擾,為何選管會不發聲呢? 為何選舉事務處不處理呢? 之後,他們把錄影片段上載互聯網,選舉事務處肯定能夠追查是 誰做的。誰圍堵參選人,誰阻礙參選人進行宣傳,他們完全知道,但 為何他們不處理呢?參選人在進行選舉工程期間備受阻礙,是十分不 公平的待遇 有參選人花了整整一小時應酬圍堵他的人 滋擾他的 人、把他的容貌和聲音攝錄下來的人,以致沒有公平機會真正接觸選 民。不過,政府卻不處理,而對於我們的投訴,政府聽過便算。 此外,所有參選人均面對前所未有的......過去 20 多年,我多次參 選,亦不曾經歷有參選人的生命受到威脅。撇除何君堯議員的經歷, 上星期有另一名參選人在屯門設置街站時遭人投擲汽油彈,幸而沒有 被擊中。還有,所有參選人政府真的是好事多為的個人資料 (包括住址)全被公開,被"起底"。我們工聯會一名區議會選舉參選人 全家的資料被披露,多名兄弟姐妹,連姐夫、妹夫等全皆被"起底" 政府有否採取行動,保障參選人的安全呢?有人會質疑,凡此種種的行為與選舉無關,只是政見不同而已。 不是的,不單是政見不同的問題,他們的行為其實是為了嚇怕建制派 參選人,令他們不敢露面及繼續進行選舉工程。據我們所知,有人深 感害怕,連報名也不敢。這樣,他們便贏了。他們的行為正在干擾選 舉,並非一般的破壞、恐嚇、刑事恐嚇,刑事損壞的行為。他們的行 為正在干預選舉,政府有否理會呢? 不過,有人質疑建制派每天提及這些事情,目的是想迫令政府取 消區議會選舉,因為我們害怕會輸掉選舉。不過,我告訴大家,我們 真的毫不畏懼,我接觸的所有建制派參選人真的毫不畏懼。說實話, 參加選舉,便要面對競爭,所以大家是大無畏的,不論輸贏,均會接 受結果。我們更想選舉早日舉行。我經常說道,沒有人能一輩子當議 員,但只要競爭公平便可。不過,我們現在連公平競爭的機會都沒有。 政府可否確保選舉公平、公正、安全,讓建制派參選人無需一如我剛 才所說般,面對恐嚇或威脅呢? 選管會亦不知所終。請問選管會身在何處呢?除了當天舉行簡介 會外,選管會現時不知所終。我們知道選管會主席是法官,但其他人 員往何處去了呢 坦白說,除選管會外,最近社會賢達全皆不知所 終。在風平浪靜、太平盛世時,他們便接受政府委任,出任校董會、 選管會或其他機構的主席。不過,在時局動盪時,他們卻獨善其身, 心想不要把他們牽涉在內,大家最好不要記起他們,千萬不要記起他 們。這些社會賢達對社會真的"有承擔"。此時此刻,這些精英心中所 想的,是大家最好不要記起自己,看不到自己便最好。連社會精英亦 如此"有承擔",試問香港怎能不如此紛亂呢? 主席,讓我言歸選管會主席及委員。我過去數個月來已不斷提述 我剛才所說的情況,但他們做了些甚麼呢?我只是在上星期一個電台 錄音節目中聽到選管會主席發言 原來他的聲線是這樣的  終於聽到他說話了。他在發言中只是作出一些沒有用的聲明。他只是 在簡介會遭搗亂和衝擊後,才發出一份這樣的聲明,僅此而已。政府 有否處理我剛才 說的所 問題呢?政府有否確保選舉能公平進行 呢? 此外,局長的發言亦令我火冒三丈。他提及會"竭盡所能"。請問 政府真的有用盡所用方法嗎?政府已竭盡所能嗎?難道政府口中的"所能",便只是出來解釋,如果未能滿足 3 項因素,便會取消選舉 口中的 " "便是如此嗎?其他政府部門有否下工夫呢? 政府是否知道,我們參選人的名字經常遭噴塗在牆上或地上並被人抹 黑呢?我們如何是好呢?其他政府部門可否即時清理呢?結果,他們 只是擱置多天,我們只能繼續向不同部門投訴,繼續被人抹黑多天, 政府部門亦沒有處理。 容海恩議員剛才亦提及,有人在網上呼籲收起或剪碎家人的身份 證,這明顯是阻礙別人投票的違法行為,當局為何不處理呢?局長剛 才說道有主動澄清謠言,但謠言傳了 9 年後,局方才作澄清,早已成 功將市民"洗腦"。局方現在才澄清,有何作用呢?早些澄清吧! 政府向大家說出"竭盡所能" 4 個字,真的令人火冒三丈,因為 據我們所見 過去數個月來無所作為,但政府還告訴大家自己 "竭盡所能"。主席,讓我重申,我們最希望的是在餘下數天,政府 能做到口中所說的"竭盡所能"。不單是選管會,連選舉事務處,以及 各政府部門均應一同檢視香港有何法例可以讓選舉公平進行。 我最後想向香港市民說句,我們現已失去上班和上學的自由,亦 失去了外出的自由,拍照的自由因為用手機拍照隨時會被人 " "連說話的自由亦失去了。有街坊說道這是真人真事 天當他步出鐵路站時,看見有人在外邊組織人鏈,他只是說了"阻住 "3 個字,便有人搭他的肩膀,問他:"你說甚麼?" 雖然我們現已失去上學、上班、外出、說話及拍照的自由,但我 們還有一種自由,便是投票的自由。我呼籲市民不要畏懼,必須用手 中的選票自救。我們不想看見香港紛亂下去,我們已忍無可忍了。大 家必須用手中的選票告訴香港社會甚至國際社會,香港人不想香港紛 亂下去。因此,大家必須前往投票。政府亦責無旁貸,必須竭盡所能 確保選舉公平、公正及安全,讓所有參選人、助選團隊及每一名選民 均能免於恐懼地行使選舉權。 各位市民,我們要運用選票自救,大家必須出來投票。 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回應施政報告

漠視勞工就業困境
紓緩經濟衝擊無方

施政報告漠視了勞工就業困境,對於紓緩經濟衝亦無良方。但其中亦有不少積極及正確的措施,特別是在解決房屋及增加土地供應兩方面。

麥美娟議員指行政長官接納了工聯會在房屋規劃上的建議,包括利用市建局土地以增加公營房屋,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增加土地興建公營房屋,特別是取消青嶼幹線收費,是工聯會多年的爭取。

郭偉强議員就發放兩次的N無津貼,以至下年年底可落實租金津貼表示歡迎,因為租金津貼是工聯會多年來的倡議。而就著再推39條租置屋邨的未賣出單位,我們關注租置屋邨管理不善、業權分散、地契問題,以及公共設施欠缺維修等問題,當局必須改善租置屋邨的維修和管理。

此外,我們一直關注有意置業人士首期不足的問題,歡迎行政長官吸納我們意見,放寬九成按揭的按揭保險的樓價上限至800萬元,讓有意「上車」人士,多些彈性和空間,紓緩置業人士負擔。我們亦會敦促政府就增加「白居二」配額,推出12 000個居屋和「綠置居」單位、增加過渡性房屋、1000個港人首置等承諾,能如期落實。

何啟明議員指施政報告無提出方法紓緩打工仔女的就業困境,工聯會提出要設立失業援助金、創造臨時職位,以及加強培訓等,施政報告均沒有回應,不少行業,包括飲食業、旅遊業和零售業等,已出「急凍」的情況,經營狀況急轉直下,建造業提出自願性凍薪,更是十多年來首次出現,估計之後金融等行業亦會被經濟下滑的影響,當局必須以保就業來穩定民心。

行政長官吸納了我們開學津貼的建議,亦提出把此項學習津貼2500元恆常化,這有助減輕家長負擔。工聯會亦非常關注當局以《收回土地條例》收回茶果嶺村、牛池灣村和竹園聯合村,特別要求政府要做好賠償和安置工作,讓回收程序順利,加快回收這幾幅市區土地,並做好交通配套,以增加公共房屋供應。

陸頌雄議員指修例風波衝擊了很多行業,按工聯會的會員調查,16%面對被裁員和開工不足情況,44%表示擔心被裁員、被減薪,甚至失業。施政報告雖提出培訓津貼,但不是人人需要培訓,而且培訓津助金額微薄,不能替代失業援助。而在職家庭津貼雖增加了金額,特別是兒童津貼金額,有助紓緩在職家長的經濟負擔,但政府沒有削減申領的最低工時要求,令真正受惠人士有限。

面對交通費用昂貴,施政報告建議把交通費用補貼計劃比率提升至三分之一,以及增加補貼金額至最高400元,但我們要求降低申請門欖至200元卻未有吸納。至於豁免青嶼幹線、將軍澳和兩條新隧道的收費,我們歡迎政府吸納工聯會力爭的倡議,但要求政府考慮亦豁免其他陸上隧道收費,以及重新研究三條海底隧道收費,以達至分流效果,並減輕職業司機的負擔。

黃國健議員指今年施政報告回應了社會對房屋供應、土地回收的需要,卻沒有回應社會最迫切的問題。房屋、土地社會關注固然,但止暴制亂、回復正常生活、保就業、保飯碗等,在目前來說,更加重要。另外,就著行政長官被泛民議員阻撓於立法會發表施政報告,黃回應指議會並不是街頭、亦不是表演場地,提醒立法會議員有責任讓市民有機會了解政府的施政情況和大方向。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週一, 23 九月 2019 05:54

就長者醫療券的使用作建議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與食衛局副局長會面

就長者醫療券的使用作建議

長者醫療券計劃(下稱’’醫療券’’)已推出十年,計劃一直受社會大眾歡迎,惟有意見指使用醫療券缺乏彈性,令醫療券未能貼近長者實際醫療需要,部分情況下無法舒缓長者的醫療負擔。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及何啟明今日(18/9)聯同一眾工聯會區議員及社區幹事約見食物及衛生局副局長徐德義醫生,向政府提出建議。

立法會議員何啟明在會上指出現時部分公營醫療服務的項目需由病人自費,包括用於經皮徹照冠狀血管成形手術(俗稱「通波仔手術」)的擴張膜,對長者造成一定的醫療開支負擔,而現有的援助計劃門檻高,只有少數長者能夠申請。並建議政府將使用長者醫療券的合資格範圍擴大至公營醫療服務內,獲關愛基金或撒瑪利亞基金涵蓋的項目,減輕長者醫療開支負擔。

立法會議員麥美娟及何啟明亦指出醫療券缺乏使用彈性。現時醫療券的累積金額設有8000元上限,當長者的醫療券累積金額到達上限後,便無法獲得下一年度的醫療券,此舉導致長者利用各種名目去使用醫療券,未能將醫療券用於完全符合長者的身體狀況的醫療服務。另外,由於長者夫婦的身體狀況不一,有機會導致一方的醫療券金額充足,但另一方的醫療券金額因醫療開支而完全耗盡。惟醫療券只能用於自身,無法於夫婦間互相流通,對他們造成一定的醫療開支負擔。

食衛局副局長表示願意聽從社會各方對醫療券計劃的意見,並會再了解有關建議的細節。工聯會期望政府增加醫療資源,讓不同階層的長者均能受惠。

工聯會建議:

  1. 擴大使用長者醫療券計劃的合資格範圍至包括撒瑪利亞基金援助的自資項目
  2. 取消長者醫療券金額的累積上限
  3. 容許夫婦在互相確認後,將長者醫療券金額互通使用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與運房局局長會面

就公營房屋供應及基層住屋作建議

近期本港的社會動盪,顯示出社會有迫切需要解決存在已久的深層次矛盾問題,而其中房屋供應及困難可說是近年最為明顯的社會矛盾,由基層至中產等不同階層均受到影響。有見及此,工聯會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及社區代表在今天 (9月16日,星期一)下午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會面,並就增加公營房屋土地供應、重推租者置其屋計劃、為輪候公屋的家庭提供租金津貼及限制境外人士買樓等多個房屋政策作交流及建議。工聯會在會上提出的意見概括如下:

  1.   增加公營房屋土地供應

公營房屋的供應量,多年來都達不到《長遠房屋策略》的指標。根據現時估算,單是未來5年,公營房屋已欠缺近6萬個單位。為了增加公營房屋土地供應,工聯會建議政府積極以多管齊下的方式將土地興建公營房屋,當中包括收回整個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並以《土地收回條例》收回棕地及荒廢農地。而為了增加短期的公營房屋土地,麥美娟要求政府改劃其他用途土地,當中包括將西九高鐵站上蓋用地 (即連翔道與柯士甸道西交界商用地)改劃為住宅用途,並興建公營房屋。初步估計,有關用地如悉數改為住宅用途,最少可提供近8000個400平方呎的中小型單位,大量填補房屋供應的不足。此外,麥也要求政府落實將市建局收回的土地興建公營房屋,以多方面展示解決房屋問題的決心。

對於增加公營房屋供應方法,陳帆局長表示持開放態度,並會透過不同方式增加公屋興建。至於改劃西九龍站上蓋的用地興建房屋,局長表示需向發展局磋商,若用地可以改劃,用地適合興建資助房屋。

 

  1. 為輪候公屋逾三年的基層家庭提供租金津貼

為協助基層家庭住屋困難及租金高昂的問題,工聯會多年來都要求政府以「三管齊下」的方式,實行「租金津貼、租務管制及物業空置稅」,以協助基層解決住屋困難。在租金津貼方面,我們參考了房委會過去的「長者租金津貼計劃」,並現建議政府為輪候公屋3年以上的非綜援非資助住戶提供租金津貼「輪候租津計劃」,有關津貼建議的詳情如下(見附件):

 私人市場每月每平方米租金 X   公屋人均最小居住面積(按家庭成員數目增加)  X   津貼百分比(50%)

若按以上的建議推行,「輪候租津」的2、3、4人家庭,每月將分別可得2798元、4197元及6195元的租金津貼。如以現時約有60000宗申請是已輪候逾三年計算,整個「輪候租津計劃」的開支只需約為32。至於非長者一人申請者方面,我們也建議當局定期發放定額的租金津貼予他們,以紓減他們的住屋開支。

鑑於過去當局指租金津貼會由業主蠶食,故麥美娟指有關措施需與租務管制同時實施,當中包括為成立租務管制委員會,規管劏房與相關單位的租金及加租幅度,此外也需要規管劏房業主濫收水電煤費問題,長遠也應設立物業空置稅加強基層家庭的保障。麥美娟在會上明言,她未來會就劏房的租務管制提出私人條例草案作出修訂,以保障基層租戶的權益。

        對於工聯會最新的租津建議,局長表示會作詳細研究,以便協助基層家庭。至於租務管制,局長指社會上有不同的聲音,需要慎重考慮,但當局也是持開放態度。

  1.   關注重推租者置其屋計劃

        在置業方面,工聯會留意到政府有意重推租置計劃,以便將現時的租置屋邨「租、置」混合的管理問題解決,並令更多的家庭購入物業。工聯會認同有關計劃可令居民有多一個選擇,然而卻認為重推租置計劃前,必需處理好所有租置屋邨的問題,並以不影響及延長出租公屋的輪候時間為大原則。此外,郭偉强也建議政府加強轉售限制,令租置單位不致成炒賣的住房,同時要為租置計劃的土地契約及範圍作檢視,以及為屋邨提供提供足夠維修及管理支援,以保障置業的居民。

        陳局長回應指,政府將會積極解決租置屋邨因混合管理產生的問題,未來也會重推剩餘的租置單位。至於新建公屋,政府也會以「綠置居」計劃供合資格家庭認購。對於出售公屋的各個計劃,政府會視乎市民的反應不時檢討。

  1.   限制境外人士買樓

過去數年樓價不斷飊升,不少意見均認為與海外資金炒賣香港樓宇有關。為令市民明白政府解決房屋問題的決心,工聯會建議政府參考海外及內地做法,限制境外人士購買住宅物業,當中包括將針對非香港永久性居民或以香港及海外註冊公司的買家印花稅(BSD),由現時15%大幅增加至50%,同時加強稅務抽查,以堵塞通過公司股權交易來避印花稅的漏洞等,從而令境外人士難以利用住宅供應不足來炒賣本港住宅樓宇。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週三, 18 九月 2019 05:00

要求領展促調低租金 共渡時艱

因應近日社會運動持續,民生已見影響,新民黨與工聯會多位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及社區發展主任,今天(17日)到領展位於黃大仙中心的辦事處請願,促請領展調低租金,與市民共渡時艱,及要求政府重新考慮早前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女士及麥美娟女士的議員私人條例草案,規管領展。

葉劉淑儀女士表示:「今天我們到領展總部請願,希望領展可減免商戶租金,因自從05年房委會出售180個商場給領展之後,其利潤最大化的管理方針,租金已大幅增加,根據數據,領展平均租金由09年至19年,已大幅增加近140%,至於差餉物業估價署數據,同期私人零售業租金升幅只有近74%,因近月經濟受反修例事件影響,七月零售業數據錄得雙位數跌幅,業界估計八月銷售額跌幅可能達五成;至於飲食業第二季總收益下跌4.6%,相信第三季情況會更差。政府已宣布會請房委會將公屋商場租金減免五成,為期六個月,加上所有政府物業,如數碼港、科學園,都會減租。因領展商場商戶雖然很多是連鎖店,但服務對象很多是基層居民及長者,遊客已大幅減少,這些商戶負擔很重,因此我呼籲領展管理層,應因應民情,減租五成,為期半年,以助商戶解燃眉之急。」她更認為領展未有應對企業ESG,即環保、社區及管治的需要,特別是社區需要,要求領展作出改善,回應民意。

麥美娟議員稱:「目前社會的情況幾個行業最受影響,特別是飲食、零售、旅遊業生意已大幅下跌,工聯會已協助幾間酒樓結業,涉及近七百名被解僱的從業員,在目前經營困難下,如舖租成本高企,影響收入致最終結業,將影響大量的從業員,希望領展有帶頭作用,雖然領展已出售很多的物業,但作為持有眾多物業的業主,希望領展可帶頭減租,令持有其他物業的發展商可跟隨,此舉可幫助眾多小本經營者,特別是眾多公屋居民。另外,我與葉太早前提出規管領展及其出售物業租金及空置問題的議員私人條例草案,政府在立法會受破壞前已回覆不作考慮。但經過幾個月社會的環境變化,及立法會受破壞後,我促請政府重新考慮現時的情況,令條例草案可盡早在立法會通過,保障商場的小商戶。」

葉太表示:「政府回覆我們的條例草案,沒有提出空置稅。領展當然沒有太多空置的問題,但個別商場如天馬苑空置嚴重,居民沒有基本生活所需設施及服務,希望政府可作出回應。」

容海恩議員稱:「最近的修例風波影響市民的日常生活,商場因示威活動,生意極受影響,政府已就房委會作減租安排,回應社會需要,我們希望領展作為私人企業及較大規模的市場營運商,可主動將商戶租金作減免,為期半年。另外我們亦要求領展改善設施及衛生,希望領展可在此艱難時刻回應市民需要。」

何啟明議員表示:「領展除了零售業佔很大的市場份額,在停車場租務也佔重要地位,很多基層市民也使用領展停車場,市民沒有選擇,因地理位置有壟斷性,每年三至四月都會加價,加幅更比同區物業停車場更高,希望未來領展就停車場凍結租金加幅或減租,在目前艱難市道下與市民共渡時艱。」

潘國山議員則關注領展的設施保養,如供水、排污、供電及電梯等設備加強維修及保養。另外,他認為領展亦應負擔公屋設施的投資,惠及居民需要。

陳家珮議員則關注南區漁安苑空置已久的近二千尺的商舖位置,在領展收購後,未有盡用空間予居民使用,希望可有效開放或出租相關地方予居民使用。

黃啟燊幹事關注領展油塘區的停車場租金高企,及修例風波影響市道,對小商戶壓力很大,希望領展可調整租金回饋市民,及提升商場設施服務質素。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