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四月 2019
週四, 24 十一月 2016 00:00

強化區議會的角色及職能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2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4 November 2016

強化區議會的角色及職能

 何啟明議員:代理主席,我首先多謝劉國勳議員提出這項強化區議會 角色的議案,讓我們有機會就此議題充分表達意見。

 我本身也是藍田區區議員,雖然我的年資沒有梁耀忠議員般深, 但在這數年時間中,我亦從社區服務中累積了不少經驗,遇過不少奇 難雜症。所以,對於如何使區議會的工作令更多社區街坊受惠,其實 我是有一些看法的。

 區議會的主要職能是向政府表達意見,特別是一些影響區內居民 福祉的事情。區議員對於街坊而言,說得好聽點是"全方位服務站", 說得難聽點就是"萬能插蘇",所有事情也會找我們幫忙。由填表至量 血壓,甚至對區內的種種投訴,均由我們區議員一手包辦。

 此外,區議會或區議員更具備一項重要職能,就是促進社區的整 體發展。其中一方面是強化區議會對地區的諮詢,但我們的視野不應 該只集中在自己現時的選區,而應該推展至整個大選區,例如我是觀 塘區的,便應該推動整個觀塘區的發展及整體社群發展。

 其實,在西方國家以至鄰近的台灣或日本,也有"社區發 展"(community development)的概念。社區發展涉及組織社區內的成 員,共同尋找和實踐解決問題的方法,推動整個區域的發展。很簡單, 例如我們希望令鄰舍關係更和睦,鄰居可以自發互相幫忙,這其實是 一個很好的目標。如果再說得遠大一點,正如我們香港工會聯合會前

任議員"嫻姐"陳婉嫻般,她在啟德問題上,正正推動了"共構、共建、 共享"的理念,成功由區議會推動啟德河項目。這個項目之後將實踐 整個社區的發展,使黃大仙的整體居住環境不斷得到改善。

 不過,啟德河項目似乎是一個特殊例子。現時區議會究竟有否足 夠資源鼓勵甚至牽頭進行這類協作發展呢?其實,我們的區議員團隊 欠缺資源妥善進行有關工作。以區議員的薪津為例,我們現時的每月 薪津約為 4 萬多元,但作為在私樓區工作的區議員,單單租金已經佔 總開支四分之一。另外還有燈油火蠟的開支,又要印刷工作報告,向 街坊匯報,令用以聘請有質素的同事的資源所餘無幾,更何況我們還 要委託機構協助進行社區研究呢?其實,民政事務總署的秘書處也有 協助進行研究,我們對此表示欣賞。不過,以我曾經兩次擔任有關觀 塘重建工作小組的研究項目召集人的經驗,其實每年大約只有 10 多萬元的撥款可用於委託大學進行研究,其實相當單一化,金額 亦不足夠,難以協助區議會倡議整個社區應如何發展和進行研究項 目。

 所以,我促請政府在改善對區議會和區議員的撥款包括營運津貼 時,可以把重點放在如何改善區議會同事即議員助理的薪酬待遇上。 其實,我們一向要求把租金和薪金分開處理?我們不希望租金蠶食了 同事的薪酬升幅。以我個人為例,我們剛於上一項議案談到領展房地 產投資信託基金的問題,我在 4 年前即上一屆的租金只是 5,000 元, 但在今屆其實已經增加九成至 9,000 元。如果這 4,000 元的租金加幅 可用於增加同事的薪酬,是否便可聘請到更多高質素的同事,為我們 處理社區問題,研究更多社區事務呢?我認為這是民政事務總署更要 處理的問題,因為既然居屋的問題已如此嚴重,何況在私樓區如在匯 景廣場或街區工作的同事呢?他們所面對的租金升幅更驚人。所以, 我希望政府面對這個問題。

 代理主席,要推動社區發展,其實還需要整合能力。民政事務專 員要統籌多個部門解決一個社區問題,其實十分困難。我想向局長分 享兩個事例:第一,在我們屋苑外有一幅山坡,要找人協助處理蚊患 問題,其實相當困難。蚊患問題理論上由食物環境衞生署處理,但該 處卻歸地政總署管理。但當我們聯絡地政總署處理有關問題,它回覆 指並沒有進行滅蚊工作的外判同事,只懂管理山坡。那麼,最終蚊患 引起的問題,受害的也是市民和我自己,結果問題長期無法解決。

 第二是有關藍田山的問題。我們一向希望改善山上的一些設施, 供街坊使用。但無奈有關設施的位置其實已經跨界,不屬於觀塘區,

而是由西貢區管理。大部分觀塘區的市民會到山腰位置活動,但該處 已屬西貢區。我們希望以區議會本身的撥款進行改善,已經十分困 難。我們亦已不斷動員觀塘區的同事處理這件事,要動員西貢區的同 事已相當困難,而要聯絡西貢區地政處則難上加難。那麼,我們究竟 可以如何改善周邊配套呢?這其實是一件較難處理的事。所以,我們 希望可以強化民政事務專員的協調角色,突破現時的官僚制度,使區 議會的意見獲得更妥善的處理。

 現在公民黨的同事不在席,他們剛才指我們"蛇齋餅粽",其實我 視之為讚美,因為與我們相比,公民黨是升級版、豪華版。我們聽到 公民黨亦向街坊派出不少嘉美雞,我也想代表街坊向他們表示謝意。 此外,他們亦不斷派發愛心粽,而他們於海富苑的同事更在街上賣 米。公民黨的同事提供如此全面的服務,還指我們"蛇齋餅粽",其實 他們是升級版。

 所以,我認為區議會的同事務必做好與街坊聯誼的職責,但我們 更加要做到( 計時器響起 )......擴闊視野......

 代理主席:何議員,發言時限到了。

 何啟明議員:......多謝代理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24 十一月 2016 00:00

強化區議會的角色及職能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2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4 November 2016

強化區議會的角色及職能

 

郭偉强議員:代理主席,我知道我本來是接着尹議員發言的,但因為 他不在席,所以現在由我先發言。代理主席,不好意思,我的聲線不 清晰,因為有些傷風。

 代理主席,區議會是扎根於地區的議會,區議員則站在最前線, 與市民接觸,時刻了解和認識社區的需要,跟市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 關。因此,區議會的角色和職能可說是影響全港市民的福祉和社會發 展的步伐。可是,自回歸以來,本港區議會的職能一直原地踏步,並 無因為取消了兩個市政局而有所增強。多年來,不少議員曾提出對區 議會職能的關注,今天,劉國勳議員再次提出相關議案,正正給予我 們討論的機會。 

我們先討論區議會的自主權。在 2000 年,在董建華擔任行政長 官的年代,曾經進行區域組織改革,取消原有的市政局和區域市政 局。當時政府承諾向區議會增撥資源、增加其職責,以鼓勵市民參與 地區公共事務。當年甚至將原稱 District Board 的區議會易 名為 District Council,希望區議會可享有近似立法會(Council)的地位。很 可惜,10 多年後,特區政府仍未履行有關承諾。

 今天,地區建設進展緩慢,遠遠無法追上社區發展的需要,這正 正因為區議會的自主性不足、權力不足,可做的事受到多方面的掣 肘。以往,市政局負責管理食物、環境、市政街市和圖書館等服務, 但在兩局取消後,當局並沒有將權力轉移,由區議會負責管理。那麼, 當局說好的權力下放又如何實踐呢?是沒有的。現時,這些事務仍然 由政府中央集權式管理,政府一直在欺騙區議會,騙了 16 年。舉例 來說,近年大家常說要興建市政街市,抗衡領展,如果當年沒有"殺 局"的話,原來是有機會由市政局的議員提出興建建議。可是,直至 目前,即使立法會議員或區議會議員說到"流牙血",政府說不做便不 做,只是任由領展繼續殘害我們的市民百姓。又以康樂、衞生、小型 工程等事務為例,以往市政局可作主導角色,由零開始,但現在區議 會卻被迫處於被動位置,只能進行諮詢工作,沒有實權,對很多事情 和建議也只可以提出意見,政府聽完也可以不實行。

就此,我認為特區政府應該正視有關問題,認真檢討區議會的職 能,並下放更多權力,提高區議會的自主性和主導權,務求令區議會 的職能等同以往市政局。

 第二部分,我想談資源問題。其實,除了自主權,政府亦應該檢 討區議會的資源不足,以及資源不合理分配的問題。正如我剛才所 說,當年"殺局"後,政府說好要投放給區議會的資源,至今仍然沒有 履行,即使投放資源,也遠遠不足,而且屬於短線。以 2013 年為例, 施政報告宣布推行社區重點計劃,每區預留 1 億元,推行一至兩個社 區重點計劃,但由於只屬一次性質,直接限制了不少重點項目的壽 命,以及有關撥款的效益。以港島區有關海濱發展和休憩用地、推廣 漁民和漁港文化計劃為例,如果只靠一次性撥款,根本不可能有延續 性。因此,我認為推行發展這類社區重點計劃時,有需要以恆常化的 方式提供資助。 

至於資源分配方面,18 區各區的議席人數不同,人口也不同,最 少議席的地區有 13 名區議員,但最多議席的地區有 41 名區議員,說 明人口比例可以相差近 2 倍至 3 倍,但所獲得的資源也是劃一的。大 家有時會問,為何有些區議會可以印刷比較精美的刊物,但有些區議 會則十分貧窮,連資助一些地區團體或文化組織活動,例如教小朋友 唱歌跳舞的班組也要削減資源,即使是成立足球隊也不夠錢,我們的 東區正正就是這個情況。這實在是不公平、不合理,政府有必要跟進 有關情況。

 此外,說到支援問題,在人手方面,據我理解是由民政事務處負 責的。不過,我是東區區議員,我知道民政事務處每屆也說人手不足, 因為東區有 35 名區議員,所以民政事務處會向區議會要求額外撥 款,聘請一人來協助,這變相削弱了區議會可以操控的資源。

 此外,我要回應劉小麗議員,她昨天借題發揮,指我不支持設立 墟市。事實上,由於她不是區議員,所以她永遠不會知道,立法會議 員只是談大政策。位於北角那個所謂的"天光墟"是在主要街道上擺 賣,有別於一般墟市,即如華富邨或香港仔中心等設於海旁和小公園 的墟市,對於那些不會構成阻礙的墟市,我絕對支持,而且我亦曾經 前往這類墟市。

 最後,很多泛民議員都借題發揮,用"蛇齋餅粽"攻擊建制派,尹 兆堅議員稍後可能也會說,但大家只要上 Facebook 瀏覽一個名為"泛 民的蛇齋餅糭"的網頁,便知道泛民的"蛇齋餅粽"其實絕不比建制派 少。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23 十一月 2016 00:00

保障外判服務承辦商僱員的權益

立法會三題:保障外判服務承辦商僱員的權益

*********************

  以下為今日(十一月二十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陸頌雄議員的提問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劉怡翔的答覆:
  
問題:

  現時,有不少非技術員工受聘於外判服務承辦商(下稱「外判商」),為政府部門提供清潔及保安等服務(下稱「外判員工」)。據悉,他們所獲薪酬福利的水平遠低於職責相若的公務員及其他私營企業僱員的水平。部分外判商甚至於外判服務合約完結時,以各種方法逃避向外判員工支付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責任。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三年,各政府部門接獲多少宗外判員工求助的個案,要求協助解決其與僱主的糾紛,並按所涉事項列出分項數字;現時勞工處及外判服務的政府部門有否指派專責的小組或人手,處理外判服務合約屆滿時與外判員工有關的僱傭安排及糾紛;

(二)是否知悉,過去三年,分別有多少名外判員工轉職為非公務員合約僱員及公務員;如知悉,按政府部門列出分項數字;如不知悉,當局會否日後收集有關數據;及

(三)會否考慮盡快檢討有關的外判服務合約招標文件及標準僱傭合約,以防止外判商逃避支付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責任;如會,詳情及時間表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外判是政府部門用以提供公共服務的其中一種方式,個別部門會因應運作需要,決定是否把服務外判。而決定把服務外判的政府部門須訂立機制,以確保服務承辦商的表現符合合約的要求,並遵守合約的條款。

  就陸議員提問的三部份,我的答覆如下:

  (一)就問題的第一部分,以僱用非技術員工為主的政府服務合約而言,根據四個主要採購部門,即食物環境衞生署、政府產業署、房屋署及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的資料,各部門在過去三年及今年截至十月三十一日,接獲涉及外判服務承辦商及其員工之間的糾紛個案數字,載於附件供參考。概括而言,每個部門每年處理最多約15至17宗個案。

  上述四個主要採購部門在批出服務合約後,會監察服務承辦商的表現。雖然有關部門並無設立專責小組或人手處理服務承辦商與其員工之間的勞資糾紛,但若收到外判員工的求助,採購部門一般會把有關個案轉介勞工處跟進,透過勞工處的調停服務,解決勞資之間的糾紛。

  勞工處勞資關係科在全港設有10個辦事處,為政府以外的機構(包括政府外判服務承辦商)提供調停服務,協助僱主及僱員解決僱傭爭議。外判員工如在外判服務合約期滿時,與僱主就《僱傭條例》及僱傭合約下的僱傭安排及/或離職補償存有爭議,可向勞工處尋求協助。當僱傭雙方經過調停後仍未能達成和解,調停主任可按員工的要求轉介其聲請到小額薪酬索償仲裁處或勞資審裁處作出仲裁。

  除此之外,勞工處勞工督察透過主動巡查,查核服務承辦商有否遵從法例及《標準僱傭合約》的規定,並教育僱員認識勞工法例及《標準僱傭合約》對他們的保障。如發現僱主涉嫌違反法例的規定,勞工督察會徹查個案,並在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向違例的服務承辦商提出檢控。

  (二)就問題的第二部分,公務員事務局及上述四個主要採購部門並無收集外判員工獲聘為公務員或非公務員合約僱員的資料。由於在招聘過程中,各政府部門不會規定申請人必須申報是否或曾否為政府外判員工,部門並沒有亦無計劃蒐集相關的數據。

  (三)至於問題的第三部分,受聘於服務承辦商的僱員與私營機構的僱員一樣,可享有《僱傭條例》下的各項保障及權益,當中包括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根據《僱傭條例》的規定,凡僱員根據連續性合約受僱不少於二十四個月因裁員而遭解僱,一般而言,該名僱員有權獲得遣散費。而根據《僱傭條例》,凡僱員根據連續性合約受僱不少於五年,在符合條例規定的情況下,有權獲得長期服務金。僱主在終止僱傭合約時,須在切實可行的情況下盡快支付僱員應得的所有解僱補償,例如任何未發放的工資、代通知金、年假及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等。

  現時,部門在採購服務時,可採用政府物流服務署制訂的《標準條款及條件》作為合約的條款,當中訂明服務承辦商必須遵守所有適用的香港法律及規例,特別是《僱傭條例》、《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及《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等與僱員權益有關的法例。除此之外,勞工處制訂的《標準僱傭合約》亦列明,服務承辦商必須遵守《僱傭條例》的規定。換言之,有關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法定權益,已經收納在四個主要採購部門批出的服務合約,及服務承辦商與僱員簽訂的《標準僱傭合約》之內。

  如服務承辦商或其認可分包承辦商違反有關法例或不履行合約條款的責任,採購部門會按合約採取相應的規管行動。倘若服務承辦商或其認可分包承辦商因違反《僱傭條例》及其他有關的條例而被定罪,更有機會被終止合約。

  為加強管理建築服務合約以外、以僱用非技術工人為主的服務合約承辦商,政府在現行的採購安排下設有一項強制性規定:如承辦商違反《僱傭條例》的要求,而有關定罪的最高罰款相等於《刑事訴訟程序條例》附表8所述第5級或以上的條款,則該承辦商在定罪日期起計五年內,所提交的投標建議將不獲政府部門考慮。在這個機制下,有關承辦商如未有根據《僱傭條例》向外判員工支付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則屬違反指定罪行。除非承辦商的覆檢申請獲受理,否則該承辦商在定罪後的五年內,將不會獲批政府的服務合約。

  勞工處會繼續採取多管齊下的策略,透過對僱主和僱員的教育及推廣工作,提醒僱主依時支付各項法定權益的重要性;並提供方便的諮詢及調停服務,積極協助懷疑權益受損的僱員向僱主提出申索。如有涉嫌違反法例的情況,勞工處會徹底調查,並在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向違例的僱主及負責人提出檢控。

附件: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611/23/P2016112300570_248299_1_1479886654909.pdf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40分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23 十一月 2016 00:00

香港醫務委員會的運作

立法會一題:香港醫務委員會的運作

*****************

  以下是今日(十一月二十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麥美娟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的答覆:

問題:

  香港醫務委員會(下稱醫委會)的職能,包括就所接獲對註冊醫生的投訴,按既定機制展開紀律程序。然而,有不少市民指出,醫委會處理投訴的效率多年來一直為人詬病,而部分市民更抱有醫委會處理投訴時「醫醫相衞」的觀感。鑑於社會上要求改革醫委會的聲音日漸高漲,政府於本年三月向本會提交《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該條例草案引起廣泛爭議,並隨着上屆立法會會期於本年七月中止而失效。有市民擔心醫委會改革遙遙無期。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是否知悉:
 
(一)過去五年,醫委會每年接獲新的投訴,以及累計未完成處理的投訴宗數分別為何;
 
(二)過去五年,醫委會轄下初步偵訊委員會每年完成處理的投訴宗數(並按是否獲受理分項列出),以及醫委會每年進行紀律研訊的個案宗數為何;及
 
(三)醫委會被批評在處理投訴時效率欠佳的主要原因為何,以及當中是否包括醫委會秘書處的人手及其他資源不足,或醫委會個別委員會的工作效率未如理想;當局現時就改革醫委會一事的工作計劃為何;當局會否盡快向立法會提交有關的條例草案;如會,詳情及時間表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就麥美娟議員所提的三個問題,我的答覆如下:
 
(一)二○一一年至二○一五年,香港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於該年接獲的投訴個案數字分別為461宗、480宗、452宗、624宗及493宗。現時總積壓個案數目約為960宗,於初步偵訊委員會(偵委會)初步考慮、偵委會及研訊階段的積壓個案數目分別約為600宗、260宗及95宗。
 
(二)二○一一年至二○一五年,偵委會處理的投訴個案及醫委會召開的紀律研訊的每年詳細個案數字載於附件。就二○一五年而言,經偵委會初步考慮的個案中屬於瑣碎無聊或毫無根據而被駁回的個案共149宗。偵委會會議於二○一五年共處理129宗個案,當中57宗轉呈醫委會召開研訊、35宗屬輕微罪行而無須就該等個案召開研訊、一宗轉交健康事務委員會進行聆訊,36宗被駁回。
 
(三)政府十分關注醫委會的運作,尤其是個案積壓嚴重,投訴處理程序需時長的問題。現時積壓個案的數目已達960宗。由於個案積壓,排期紀律研訊所需時間進一步惡化,由28個月增加至約36個月。此外,偵委會因應法庭判案改變運作模式亦加長了偵委會階段的處理時間。如不盡快修例改善醫委會運作,根據醫委會秘書處最新推測,一個個案由收到投訴直至進行紀律研訊平均需時72個月。
 
  政府已向醫委會額外撥款620萬元,加強秘書處的人手支援,並為在醫委會初步偵訊階段協助進行調查工作的專家提供酬金,盡量以行政方法改善投訴處理。現時醫委會處理投訴的時間長,秘書處的效率並非主因,而是因為《醫生註冊條例》的限制,造成樽頸,包括:
 
(1)只可成立一個偵委會;

(2)現時醫委會只有四名業外委員。偵委會法定人數中必須有一名業外委員,醫委會的四名業外委員需處理所有個案,而擔任偵委會成員的業外委員不能參與之後的研訊會議,令研訊會議有困難組成足夠法定人數,進行更頻密的會議;

(3)由於醫委會法律顧問必須參與每個研訊,而法例下只容許一名法律顧問,因此在同一時間只可進行一個研訊;

(4)絕大部分醫委會醫生委員有全職工作,排期進行更頻密的研訊會議有一定困難;以及

(5)在法例下只有律政司人員可出席研訊會議,律政司不能指派外間律師代其執行在研訊中的職能。
 
  受現行法例所限,要徹底加快偵委會的調查及紀律研訊的工作,必須修改《醫生註冊條例》,才可大幅縮減醫委會處理投訴所需的時間。
   
  政府已成立有關修訂《醫生註冊條例》的三方平台,為改善醫委會的運作提供平台,以促進醫生、代表病人權益及消費者權益的人士和立法會議員就醫委會運作的了解及溝通,並就修例建議提出意見和討論。
   
  三方平台剛於十一月十五日進行第一次會議。會議上,與會者討論事項包括醫委會的組成、投訴調查和紀律研訊機制的現況,以及上屆立法會議員和社會人士就《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提出的主要議題及關注。
   
  會議亦討論三方平台的工作計劃,並同意在未來三個月每月舉行一次會議。平台下月的會議將繼續討論投訴調查和紀律研訊機制,並參考其他地方的相關機制,而隨後分別在明年一月和二月舉行的兩次會議則會討論有關修訂《醫生註冊條例》的可行建議。
   
  主席,修訂《醫生註冊條例》刻不容緩,因此,政府計劃於明年上半年盡早向立法會再次提交《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  

附件: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611/23/P2016112300565_248298_1_1479883988634.pdf

 完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55分

Published in 質詢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23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3 November 2016

力促市場健康競爭,制衡領展獨大局面

 黃國健議員:......先不要離開,"阿毛",你以為大聲便有道理嗎?主 席,我已經多次澄清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並無支持領匯房地產

 ( 梁國雄議員 站起來 )請他......主席,我現時正在 發言,你叫他坐下,叫他坐下。

 主席:梁國雄議員,現在並非你的發言時間,請坐下。

   黃國健議員:主席,請命令梁議員坐下。

黃國健議員:2005 年,立法會有一項議案,由你的朋友陳偉業提出, 但你竟然不知道?該議案的題目就是"要求擱置私有化",議案內容包 括領匯上市。當時工聯會的議員,包括陳婉嫻、鄺志堅和王國興也是 投贊成票,贊成擱置領匯上市,立法會是有紀錄可查的。你不要在此 含血噴人,"長毛"是污水噴人。

黃國健議員:......你澄清甚麼?你有甚麼要澄清?查紀錄吧,查完你 再回來跟我說。你在此大聲說完全沒有根據的事情,說完一次又一 次,我們已經多次向你澄清了,投票紀錄是無法騙人的,豈容你亂說。

  所以,有些人完全是為了政治需要,便信口開河,在此胡亂指 責,"污水"亂噴,梁國雄議員就是這種人。今天工聯會再次告訴大家, 工聯會沒有支持領匯上市,這是清清楚楚的。請你查清楚立法會的紀 錄後,再來和我們說話吧。

   黃國健議員:主席,剛才楊岳橋議員非常義正詞嚴,但"長毛"梁國雄 議員剛才直接對我喊話時,他有否發聲?這便是"屁股指揮腦袋", 是"立場指揮腦袋"。為何他要假裝義正詞嚴呢?

   主席,老實說,這些事情在立法會見怪不怪。但是,工聯會不是 省油的燈,我們是不會被人污衊的。我本來沒有打算發言,我現在發 言只是希望再次向社會和香港市民澄清,工聯會從來沒有支持領匯上 市。立法會在 2005 年討論擱置領匯上市的議案時,工聯會 3 名議員(陳 婉嫻議員、鄺志堅議員和王國興議員)也是投贊成票,即贊成擱置領 匯上市。梁國雄議員早前與一些民主黨區議員到領展示威,但當年香 港房屋委員會通過領匯上市時,民主黨是投下贊成票的。你認為贊成 領匯上市的人是賤格,但你與他們同流合污、一同去示威,你是否自 甘跟民主黨走在一起呢?你自己想一想吧!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23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3 November 2016

力促市場健康競爭,制衡領展獨大局面

 何啟明議員:主席,近年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在商場上 大展拳腳,不但頻頻翻新旗下商場、街市,更連番透過拆售商場、停 車場來謀利。社會人士紛紛大罵領展是無良吸血鬼。

 領展是否無良,我想大家心中有數,但領展缺乏社會責任,肯定 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自從領展的前身領匯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 匯")在 2005 年上市以來,公屋商場年年加租,大集團進駐,小商戶 不斷被趕絕。領匯任由部分商場鋪位空置也不肯減租,也有街市豪裝 成為超市;"羊毛出自羊身上",公屋商場和街市翻新後,租金升幅當 然是轉嫁消費者身上,基層市民別無選擇,唯有被強搶。

 我想指出,過去 11 年,政府對於領展的所作所為視若無睹,造 成甚麼結果呢?便是領展可以變本加厲,漠視社區的利益,為求圖利 變賣資產,令這些本來與當區居民生活息息相關的重要設施,徹底與 居民的生活割裂。

 以我的區議會選區藍田的興田商場為例,領展在今年上半年將商 場連停車場出售予私人投資者,投資者隨即將停車場翻新,300 個車 位被拆售後,投資者套現 2 億 1,000 萬元,等於整個商場連停車場的 購入價,即是炒家免費購入興田商場。  

 至於興田商場轉手後,沒有進行任何翻新工作,繼續十室九空。 須知道,興田商場鄰近其他屋苑,本來並不缺乏人流,但領展接管後 曾經大幅加租,不少商戶被趕走;加上多年來不曾進行翻新工程,商 場在領展前身的領匯管理不善之下,漸漸變為"死場"。最諷刺的是, 興田商場的功能本來是服務鄰近的街坊,今天不但做不到,更淪為炒 家的炒賣工具,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同樣位處藍田的廣田商場,正正位處我選區旁邊,其情況更離 譜。與興田商場一樣,廣田商場被領展出售圖利,其後以低於市價租 金承租商鋪的5 個非牟利機構租戶(包括幼稚園和NGO)被新業主要求 在更新租約時繳付一大筆管理費,變相加租八成。明眼人也知道,其 實這是迫遷,還好政府堅持立場,支持這些 NGO 和學校,令他們最 後無恙。但是,要是沒有政府支持的小商戶,便已經被人趕盡殺絕。

    過去,小商戶被趕絕,市民失去廉價的消費選擇,民生大受影響。 今天,屋邨商場淪為炒賣工具,造成連過去能夠在商場立足的社福機 構也險無容身之所,究竟是甚麼原因造成今天的局面呢?當然,領展 缺乏社會責任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因素,但我必須指出,假如不是政府 當年短視,決意要將屋邨商場、街市和停車場這些如此重要的社區設 施和公眾資產私有化,以及多年來對領展造成的民生問題採取愛理不 理的態度,便不會出現今天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因此,我認為政府 在處理領展獨大的問題上,絕對需要採取更積極的行動,就好像街市 問題一樣,絕對有空間做得更好。

 事實上,自食物及衞生局在 2007 年作出政策檢討,以及在 2009 年 4 月就《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作出修改後,再也沒有興建新的公眾 街市。在沒有公眾街市的地區,市民只可以到由領展壟斷的街市買 菜。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自然價錢多貴也要購買。這個情況正正助 長了領展街市的壟斷,所以政府停建公眾街市,變相是助紂為虐,令 領展今天得以為所欲為。因此,我們認為,如果想避免領展獨大的情 況繼續造成更大的民生問題,政府便必須拿出更大的氣魄,採取更加 積極的態度。

 當年香港工會聯合會一直反對領匯上市,立場始終如一。我們一 直向政府建議,應該做好街市的規劃,並且復建公眾街市,甚至推動 設立假日市集及農墟。政府應該考慮購回領展出售的資產,避免這些 重要的社區設施淪為投機炒賣的工具。其實,我們早前已向張局長反 映有關建議,希望局長可以多花心力,研究如何運用政府的資源,成立一個基金,將一些已出售的資產或準備出售的資產購回。如果這些 資產因沒有利潤價值而要出售的話,正正反映出它們對民生的重要 性。

 當然,我們明白現時領展的資產水漲船高,如果政府入場購買, 更可能會被抬高價錢,但所謂民生無小事,如果庫房有能力,而購回 資產又是可行的,為何不考慮呢?我們可以想象,香港土地有限,並 不是每一個地方也可以重新興建一個食物環境衞生署管轄的街市,尤 其是一些公屋範圍已有整套規劃,根本沒有多餘空間多興建一個街 市。所以,在某些地區,購回資產根本是最好的選擇。希望當局可以 權衡利害,認真考慮我們的建議,切實處理領展的問題。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23 十一月 2016 00:00

打擊"假難民"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30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30 November 2016

打擊"假難民"

 何啟明議員:主席,我今天發言的主旨只有一個,就是打擊濫用。香 港是一個很穩定的城市,以致世界各地很多政局不穩、內戰頻繁、烽 煙四起的地方的人民,都希望在此找到一片安穩土地,讓一家人生活 下去。香港位處東南亞,與東南亞其他地方,以及一些東非等地相對 較近,因此很多來自這些地方的人考慮來香港尋求庇護。

香港是一個多元包容的社會,對於遇上困難真正困難的 人,香港人都樂意施以援手。況且,在法律上,中國是《禁止酷刑和 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締約國,香港作 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這公約都適用於香港,因此如果有 人向入境處提出免遣返聲請,當局是一定要處理。

 但是,我們看到近年的趨勢,這公約明顯被濫用。有不少報道都 指出,大部分提出免遣返聲請的人士,都不是因為家鄉有戰亂,或者 政治動盪而來香港尋求庇護。很多人都是被某些集團的一條龍服務吸 引來香港工作,包括在當地刊登廣告吸引來香港,然後包機票、包崗 位,以及被拘捕後的法律援助。其實他們不是尋求政治庇護,他們只 不過是來香港謀生的偷渡客。由於這些免遣返聲請人士沒有真正庇護 需要,所以我們認為一定要盡快核實他們的身份,請他們返回自己的 家鄉。

 這公約被濫用,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實。所以,對於毛孟靜議員 和張超雄議員兩位的修正案,他們將原議案的措辭完全刪去,我們是 極之不同意的尤其是毛孟靜議員的修正案的措施。她作為九龍西 選區的議員,包括油麻地及深水埗,我不知道她究竟有多少個晚上曾 在這兩個相對貧困的社區出入。這些地區深夜時分有很多非本地人士 留連,令到當區的治安嚴重惡化。所以,我們認為對於真正需要申請 聲請的人士,我們一定要協助。但是,濫用的人士,我們一定要予以 打擊,這樣做才對申請人公道,對香港市民公道。

 政府處理這些酷刑聲請的花費,其實不少。根據政府數據,在 2015-2016 年度已經花了 6 億 4,000 萬港元處理這些酷刑聲請,包括 當值律師服務、入境處費用,以及上訴委員會的資源。相比前一個年 度的 4 億 3,000 萬元,足足增加五成,這些錢全部出於納稅人的口袋, 我們應該謹慎處理和使用,並且用在一些合適的地方。

 我是勞工界議員,在爭取大家支持的時候,接觸過一些入境處同 事。這些同事不斷反映,他們很多時候沒有辦法接觸到這類聲請人, 因為他們會借故拖延審訊,而這些情況是屢見不鮮。尤其因為人手不 足,致令其他申請人關於入境處的服務被拖延,所以,對於其他市民 亦是不公道。

 另一個令我們非常關注的,就是他們從事非法勞工的問題。特別 是提出了聲請的人士,很多都是為了來香港謀生,一些中介公司亦安排了一些工作崗位給他們。去年入境處拘捕了 1 117 名這類從事黑工 的聲請人,而在今年首 10 個月,入境處拘捕了 421 名非華裔非法勞 工,以及 254 名本地僱主,反映非法勞工問題非常猖獗。工聯會希望 入境處加強打擊力度,以收阻嚇之用。但是,在上一次保安事務委員 會,我們曾向副局長查詢僱主聘用聲請人未成功檢控的人數資料,我 們希望盡快提供這方面的數字,提升檢控率,對這些有意聘用聲請人 的僱主予以嚴厲打擊,減少黑工來香港的誘因。

 此外,工聯會認為要設立一個收容中心,從而減少他們從事黑工 的情況。因為不少聲請人來香港,都是為了謀生然後寄錢回家鄉,如 果設立了收容中心,便可以令他們無法外出打黑工,削弱他們來香港 謀生的意欲。同時也可以縮短處理他們聲請的時間,因為現在他們不 斷以種種理由,例如生病、body check 發現問題等作為借口,而缺席 聆訊或推遲提交文件,令整個審訊拖延很長時間。如果設立收容中 心,便可以避免上述情況。

 免遣返聲請被濫用,對於正規居港的非洲裔或南亞裔人士十分不 公平,一般市民,尤其是華裔市民,對他們的印象也可能會有一些影 響。這些濫用聲請人令他們受到一些不必要承受的歧視目光。對於真 正受到政治迫害的人,長時間審訊因為太多人申請令他們的 審訊時間拖延很久,也間接令他們得到不公平對待。因此,我們希望 政府想辦法盡量縮短這方面的時間,打擊這些濫用公約的聲請人。

 事實上,也有少數聲請人被核實,故此我們不同意所有個案都是 被濫用,這是我們所不認同的。就這些被核實的個案,我們認為當局 應該按有關公約,為他們提供適切的協助。但是,如果我們不處理濫 用的情況,只會影響這些真正需要庇護,需要幫助的人受到迫害,亦 同時影響本地居民的生活。我們希望社會各界可以理性正視公約被濫 用的情況。

 主席,我謹此陳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23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3 November 2016

力促市場健康競爭,制衡領展獨大局面

 

麥美娟議員:我本來想借一枝 cream 給周浩鼎議員塗一塗,他無端端 被人抽了一抽。要談論領展,便不要談論從前吧。大家一起槍口對外, 就是要對付領展,又或者責成房屋署,而不是在此互相指責,這樣做 是最終無法幫助街坊的,而且還有人無端端被抽一抽。

 主席,記得我在 2012 年進入立法會時,我首次提出的口頭質詢 便是有關公眾街市的問題。在過去 4 年,我不斷跟進,但可惜當局仍 然置若罔聞,而領展這隻大怪獸卻變本加厲,對市民和小商戶步步進 迫。

 領展自 2005 年上市後,一直也進行其口中的"資產提升"。工程美 其名是營造良好的零售環境,但實質客觀的效果便是趕絕小商戶,要 市民承受價錢昂貴的貨品。根據領展的年報,它旗下零售物業在 2006 年的平均每月租金是每平方呎 23 元。可是,到了 2016 年已經倍 增,達每平方呎 50 元。小商戶除飽受租金狂升外,更隨時甚至無法 經營,被迫結業。

 正如我們自數月前便已開始跟進的天水圍頌富商場個案,領展自 4 月開始進行翻新工程以來,問題多多,影響居民,出入口、冷氣和 燈光均完全不足,空氣又污濁。商場和街市的多個主要出入口被封 閉,影響生意,亦影響市民的生活。我們約領展開會,它卻告訴我們 在完成這些工程後便對居民會有幫助,不過卻未見其利,先見其害。 後來商戶和街市檔戶又擔心它在這樣裝修商場後會否收回街市,令檔 戶結業,但領展又不回答他們。最終檔販在 9 月突然接到通知,原來 真的殺到他們身上,領展不單搞他們的商場,還要搞他們的街市,要 收回檔位。

 領展近年不斷翻新旗下的商場和外判街市管理,然後便以巨額拆 售圖利,他們眼中只有金錢,完全是金錢,完全漠視小商戶和市民的 利益。為何領展可以如此橫行無忌呢?這便要看這隻怪獸的產地,即 房委會。其實從容海恩議員的發言中我已經留意到,她問當日為何政 府在與領匯簽定這些契約時,可以容許領匯拆售停車場和再出售商 場?根據那些條款,要拆售停車場,房委會必須擁有不多......即只要 它不擁有該屋苑或屋邨的其中一個單位,停車場便可以拆售。如果商 場要拆售,房委會便必須並不擁有所有屋苑或屋邨的全部單位,才能 夠拆售。為何必須有這些安排呢?為何停車場如此容易便可以拆售, 造就現時我們看到領展經常出售其資產,而在出售後,新的發展商在 入場後便把停車場分拆、分拆、分拆,然後出售的情況?為何當日會

發生這種事情?我覺得所有關注這件事的有心人也得看看當日是由 誰訂定這些契約?訂定契約的人最終往哪裏去了?是否去了領展?

 領展能夠肆無忌憚地加租,更改租約條款,便是因為它有壟斷的 優勢。它並非為公屋居民提供服務,而是只為其股東謀求利益。本來 這是無可厚非的,但它卻犧牲了居住於公共屋邨的基層市民的最基本 生活需要。

 政府面對這種情況,又怎樣做呢?政府一直也說沒有辦法,因為 它是商業機構。我記得我們的常任秘書長來立法會討論過很多次,但 仍是一籌莫展,說這是商業機構的運作,領展甚至無須到立法會來見 我們和向我們解釋。但是,房屋署是否確實甚麼辦法也沒有?其實並 不是這樣的,只是它不願意做而已。我們多次建議在屋邨內舉辦臨時 假日墟市或臨時市場,又或增加多一些商業設施給房屋署自行管理, 這樣行不行呢?但是,我們說過那麼多次,結果又看到在哪一條屋邨 這樣做過?答案是沒有。

 另外一點是既然高局長在席,我們也說說吧今天大家花 長時間討論的問題,便是我們既希望房屋署能在公共屋邨內增加競 爭,也希望可在新市鎮或新發展區內恢復經營食物環境衞生署的公眾 街市。我知道局方已承諾會在新發展區,例如東涌或洪水橋預留土地 興建公眾街市。我們多謝局方接納工聯會這項建議。但是,我們更希 望的是在現有社區,例如天水圍、將軍澳等,政府也繼續覓地。我們 知道覓地並不容易,但希望局長不要放棄任何一個機會。

 更重要的是,剛才有一些同事也提及在規劃標準與準則內有關街 市與人口比例的標準。現時,在 2009 年修訂這項標準後,便變成須 考慮一籃子因素,才可以決定是否興建街市,但最終卻是一個也沒有 興建。事實上,如果我們談論規劃標準與準則,這並非發展局的範疇。 因為發展局或規劃署在制訂規劃標準與準則時,也必須諮詢有關的負 責部門。因此,高醫生,你們的政策局必須要求發展局和規劃署盡快 更改規劃標準與準則。

 此外,其實剛才陳沛然醫生他不在席提及屋邨醫生的問 題,這其實是非常重要的,不單影響醫生,也影響公屋居民。為甚麼 天水圍區私家醫生與人口的比例是如此低呢?便是因為在天水圍區 內,領展的商場令私家醫生負擔不起租金,私家醫生不能入場,最終

是市民根本不能依賴私營醫療,必須到公營醫療機構求診,結果公營 醫療機構又"迫爆"。

  所以,就這個問題,我希望政府能夠拿出決心和魄力,希望張局 長快一點告訴我們,房屋署可在公共屋邨內增加甚麼設施,以幫助基 層( 計時器響起 )......市民解決生活上的問題。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23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3 November 2016

力促市場健康競爭,制衡領展獨大局面  

 

郭偉强議員:主席,俗語有云:"發財立品",而傳統智慧也說:"君 子愛財,取之有道"。現代的工商管理概念亦標榜企業要有社會責任, 才能夠做到共融。可是,回首過去 11 年,現在的領展房地產投資信 託基金("領展"),即以前的領匯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匯"),在香港 人心目中其實只是"無良"、"加租"、"迫遷"、"消滅"等的代名詞。領 展成為香港民怨的其中一個載體,它活生生地說明了過去 10 多年, 地產和租金如何摧毀了社會經濟和平民化的生活。俗語有云:"殘民 以自肥",領展可以說是佼佼者。

 主席,領匯於 2005 年上市,業務是香港約 1 000 萬平方呎的零售 物業和 72 000 個泊車位。領匯的資產來源主要是香港房屋委員會("房 委會")在 2005 年出售的 180 個項目,而這些項目全部是在公共屋邨 和屋苑內的商場、街市和停車場。顯而易見,這些零售設施也是以基 層民生為對象,上至家庭主婦買餸的地方,下至小朋友買零食或文具 的士多,都是由領展管理。正所謂"羊毛出自羊身上",當領展盈利飆 升,便反映這些基層零售設施的租金和物價越來越貴。如果我們翻看 領展過去的業績,便可以看到,在過去 5 年,領展每年的稅後盈利分 別是 96 億元至 272 億元不等,而資產價值由上市時的 200 多億元增 至現在超過 1,000 億元。在不斷提升資產價值的另一方面所附帶的意 義便是不停加租。領展的續租租金調整率在過去 5 年也每年平均維持 在兩成,有兩年更達兩成半。換言之,小商戶每次跟領展續租,最少 也要加租兩成。很簡單:我們基層的消費、小本經營者的盈利,有沒

有可能每兩三年便增加兩成呢?"打工仔"的薪金可以每年增加一成 嗎?因此,市民批評領展、厭惡領展,不是因為它加租,而是因為它 加了又加、加到盡,而開刀的對象便是生活水平不高的基層市民和小 商戶。

 主席,最能夠反映領展"殘民以自肥"的本質,就是它不惜一切, 將商場和車位"拆骨"出售。當年領匯上市時,已經有人憂慮領匯會將 商場"拆骨"。不過,當時政府拍心口說,有地契和《房屋條例》等去 制衡領匯。但是,在近數年,大家看到領展終於開始將他們認為利潤 不高的資產或"死場"拆售,而新入主的買家全部也是投資者,他們旨 在炒賣圖利,對於居民的需要和社會責任比領展更不關心。舉例而 言,運頭塘商場小商戶被迫遷,以及廣田商場的社會福利機構被收取 額外管理費,也是這些新買家的做法。至於停車場,新業主把它們一 個一個"拆骨",例如筲箕灣東熹苑停車場的 129 個車位最先被出售, 而在出售後,車位是否還按照地契規定只租給鄰近一帶的居民使用, 以及當中涉及的管理問題又如何?新業主沒有責任,領展看不到它自 己的責任,而房委會亦無從追究,最後這個管理權問題便要交由最忙 碌,須管理全港土地的地政總署跟進。至於錢,便是由領展和新業主 袋袋平安。

 另一個領展出售資產後出現的問題可以華貴邨作為例子。領展在 2014 年以 5 億多元的代價將華貴商場連停車場轉售。新業主在上場 後,馬上將商場的小商戶趕走,然後以翻新為名封閉商場,令區內街 坊被迫辛苦地去華富邨或香港仔買東西。我們曾經提議在華貴邨去華 富邨途中增建升降機,但竟然也不成功,因為出售了的地方或可增建 升降機的地方涉及領展的業權範圍。然而,這些新業主又自行更換商 場管理人,霸道地要求房屋署撤出。雖然最終法院判房屋署勝訴,但 這個缺口我相信終有一天會失守。事實上,現時在名為華貴坊的華貴 商場內的車位已經被"拆骨",日後商場的商鋪是否還適合街坊和長者 使用呢?居民是完全 no say 的。這樣的一個社區環境,在各方面也榨 乾榨淨,試問基層市民又怎會不氣憤。現時柴灣的興民邨又開始出現 同樣的情況,可能未來甚至大商場也會放售。領展其實不是獨大這麼 簡單,而是它的所作所為根本就是擾亂基層社區,為社會帶來問題。 所以,我們要做的不單是制衡,而是須徹底地找方法解決和應對。

 "世間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領匯成立 11 年就被人唾罵,神憎鬼厭,是咎由自取,同時亦拖累政府的施政

和民望。主席,如果我們不找一些實質方法來解決,例如在屋邨設立 市集、墟市等來抗衡領展,我相信基層市民的生活將會繼續苦不堪 言,因此我們須盡快終止這個連銷式財團的壟斷。( 計時器 響起 )

主席:請你停止發言。

郭偉强議員: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23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3 November 2016

力促市場健康競爭,制衡領展獨大局面

 

陸頌雄議員:主席,小商戶變佃農,居民沒有選擇,同為砧板上的肉。 這便是在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的霸權下,不論是居民、 消費者或小商戶的慘況。

  我今天發言,是希望政府正視領展獨大和"無皇管"的問題,我們 不滿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立法會上表示無法購回領展,指出這樣 並不符合公共理財原則,因為回購價會較當年的賣出價高很多,所以 政府不會考慮。

 其實,政府這種說法,正正顯示它沒有正視公共利益,也是一種 過分簡單、粗疏和懶惰的思維。政府可以購回領展,或以不同方法取 回一些場地,例如領展近日把一些它認為營利不佳的偏遠地區的商場 出售,為何政府不趁機回購,以協助當區,特別是偏遠和弱勢地區的 居民呢?我們必須想方設法對抗領展的霸權和暴政,包括採取回購的 方式。當然,我們亦需要仔細考慮購回領展的財政效益,而並非"盲 回購",我希望政府不要混淆視聽。

 因此,工聯會認為領展罔顧基層市民的消費負擔能力,嚴重影響 民生,政府必須作出跟進。正如我剛才所說,在回應市民的訴求方面, 領展現正把一些場地出售,這正是一個好機會,讓政府購回這些偏遠 場地。

 主席,此外,我亦曾於元朗區議會多次提出需要在天水圍興建公 眾街市,為區內提供多元化及相宜的購物和飲食選擇。可是,食物及 衞生局("食衞局")卻多次以審計報告作擋箭牌,認為興建新街市會導 致虧蝕,政府認為不建、不做,就不會錯,這其實是相當不負責任及 值得批評的思維。 

反觀發展局,我認為也有一些值得讚許的地方,局方在新界西的 新發展上,例如在洪水橋,積極回應了工聯會的建議,包括在東涌和 洪水橋預留土地作街市發展,現時只待食衞局首肯,希望食衞局可以 作出積極回應,提出勇氣來承擔。

 對於新發展區何時有機會重新興建公眾街市,現時是"十劃仍未 有一撇",而營運管理方式會否像以往般十年如一日呢?當然不是。 我們需要集思廣益,以新方法經營新街市,開拓新的市場和新的商 機,使不論經營者或消費者也有新的選擇。

 可是,復建街市需要一段時間,而在此之前,市民亦需要有更多 選擇,政府亦有責任提供相關配套。我們在處理新發展區的事宜中, 不難發現新界區其實已有些地方條件不錯,可以舉辦農墟或墟市,讓 當區或附近的居民有更多選擇。

 我們工聯會早前於洪水橋新發展區第二階段諮詢中,建議於區內 建立農墟市集,並進一步向發展局提出建立城鄉共生帶,目的是要滿 足區內農民繼續農業耕作的意願,亦可以預留土地,在城鄉共生帶設 立墟市或農墟販賣貨物,讓附近居民有更多可以選擇的購物點,創造 有生氣的地區特色。

 我們相信,這些建議已經運用了現時當區的不同特色和條件,從 而增加消費者的消費選擇。此外,亦有其他建議,例如可以參考美食 車,設立流動蔬菜車,於屋邨或政府土地上擺放,方便市民在下班經 過時買菜。流動蔬菜車在中國內地和台灣也已有推行,而且相當成功 及受歡迎。此外,亦可以考慮在公共屋邨內的其他公共空間設立更多 作商業用途不論是販賣貨物或提供服務的地點,以引進更多 選擇及促進市場競爭,對抗領展霸權。

 主席,智慧在民間。面對領展霸權,為了令居民可以脫離領展的 魔掌,減輕領展對市民的煎熬,政府實在責無旁貸,需要保障市民的 基本生活,應該開放思維,採納民間意見,大膽嘗試有承擔地扭轉市 場的失衡狀況,這樣才可以令民心歸向政府。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April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