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七月 2019

立法會 ─ 2018 年 10 月 25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5 October 2018

《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修正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開宗明義,我不會反對議員提出的修正案,但同 時亦不能支持。不能支持或不會反對的原因,相信大家也很明白,便 是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一直爭取 7 天侍產假,將來可能還會有 進一步的改善。

 任何的勞工權益,我們都覺得是"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香港人 所享有的勞工權益真的大大落後於其他地方,大家提及了很多民間智 慧、數據及學者提供的資料,說增加侍產假對家庭關係等方面帶來好 處。這幾乎是不辯自明的道理,是社會共識甚至是常識,但為何我不 支持 7 天侍產假?原因有兩點,第一,我們需要尊重勞工顧問委員會 ("勞顧會")的決定,我稍後會再談及。第二,修正案並不是提供一些 真正的選擇,而實在是"此路不通"的一條黑路。

我想作出一些技術上的回應。黃碧雲議員提出了修正案,何啟明 議員在法案委員會亦曾提出修正案,後來"象哥"本來也想以法案委員 會主席的身份提出修正案,但主席閣下不批准,我們也感到十分遺 憾。黃碧雲議員的修正案與何啟明議員的修正案最大的分別是甚麼? 何議員的修正案是在法例下訂立一個檢討期,檢討期啟動 1 年後便將 方案就交由勞顧會再諮詢和討論,其後才增加侍產假的日數,而按照 黃碧雲議員的修正案,侍產假則自動在修訂法例實施 1 年後增加至 7 天。黃議員的修正案理念上是好的,但問題是同樣跳過了勞顧會的 程序,變相置勞顧會於不顧及破壞勞資雙方談判的互信。我們覺得這 做法對將來不論是進行工運或按實際情況爭取勞工權益,都是"此路 不通",沒有好處。

 我們經常說,而我相信很多市民也有同樣的感受,就是政府偏袒 商界。商界獲贈大禮,但勞工界卻只得一粒糖。我萬分同意這種看法, 但是否要弄至一拍兩散,甚麼都不要、甚麼都沒有才滿意呢?局長說 萬一任何修正案獲得通過,他就會撤回《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條例草案》"),反對派議員說局長在恐嚇。我覺得這不是恐嚇, 因為恐嚇的含義是可能做對人不利的事,也可能不做。黑社會送你一 盆桔,要求你派發利是,那是恐嚇,因為你可以猜他不一定會做對你 不利的事。局長不是恐嚇而是很坦白的說明。他一定會撤回《條例草 案》,這是現實。所以,現實就是今次只有 3 天與 5 天侍產假的選擇, 並沒有其他選擇。

 要爭取權益的話,我不明白為何有些議員不早一點,其實他們有 很多機會,但他們每次都在審議法案時才提出修正案。究竟他們是好 心做壞事,十分天真的期望政府突然會回心轉意,接納他們的修正 案,還是心知肚明卻裝糊塗、擺姿態、"抽政治水"呢?市民真的可以 思考一下。

 說實話,我反而有點欣賞鄭松泰議員的坦白和坦蕩。他說因為政 府增加侍產假的日數太少,所以他會反對,他由始至終都反對。可是, 大部分議員既要"袋住先",又要站在政治高地,因為他們知道,就政 府把侍產假由 3 天增至 5 天的《條例草案》進行表決時,如果反對派 投反對票,在會議紀錄上會十分難看,會令市民對反對派蓋"黑豬 印",或覺得他們這次爭取權益無功而返,所以他們"又食又拎"。反 對派這種做法是無需成本的"政治抽水",成本只是浪費議會時間。他 們知道有建制派支持,修正案一定會遭否決,政府亦無須撤回《條例草案》,最後《條例草案》一定獲得表決通過,把侍產假增至 5 天。 所以,反對派"抽水"而建制派"找數",他們覺得很爽。

 朱凱廸議員提出工運策略的問題,指工聯會十分矛盾,一方面覺 得現時有很多社會問題、勞工權益不足,但另一方面又要接受現時的 制度。一種制度的存在有其客觀需要,我們覺得在客觀條件之下,制 度需要繼續就會繼續,否則便會推動改變。客觀的環境是,現時"打 工仔"的聲音的確比較弱,我們因而更需要一個勞資協商的平台。正 如何啟明議員所說,要一次性邀請所有具代表性的僱主、商會代表談 判,否則就連談判的機會也沒有。朱凱廸議員說勞顧會做事"龜速", 但如果破壞了勞顧會的談判互信,可能連"龜速"也沒有。

 我剛才開始發言時指政府偏袒商界,其實背後涉及更大的制度問 題。許智峯議員提到現時行政長官受制於選舉管理委員會的制度,因 而受制於工商界的壓力,我認為他說得對。然而,是誰和哪個陣營否 決了 2015 年的政改方案,令我們不能在 2017 年普選行政長官?是反 對派。所以,我們工聯會當時強調,當年否決政改方案,令 700 萬名 香港市民不能普選行政長官,最大的受益人是工商界,而最大的受害 者是廣大的"打工仔",現在大家看到情況了。我希望下次再有普選機 會時,大家真的不要失之交臂。

 關於工聯會有否自由意志,工聯會講求民主、講求諮詢,是一個 由涵蓋範圍廣泛的工會及眾多工友組成的團體,工聯會的議員絕不會 為了一己的政治高地或政治利益而作出決定。呼喊口號及佔領道德高 地很容易,但這從來也不是我們工聯會議員的選擇。工聯會成立了 70 年,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工會團體,我們會進行諮詢。當然,我們 有諮詢工聯會屬會,正如何啟明議員剛才提到,有 85%的工會認為勞 工界應該接納政府把侍產假由 3 天增至 5 天的建議,並繼續爭取 7 天 侍產假。這項調查不單訪問了工聯會的屬會,亦諮詢了香港所有註冊 工會。我們也透過"3+6"平台即 3 位立法會勞工界別議員加上 6 位 勞顧會成員邀請全港所有工會,包括職工盟屬會及與泛民有關係 的工會發表意見。所以,我相信這項調查十分具代表性,而我們根據 該調查結果而作出投票決定。

 事實上,投票贊成所有修正案是最安全,亦是最容易獲取掌聲的 做法,但我們不會這樣做。我們會認真審時度勢,不能隨便用工人的 實際權益來"做 show",或甚至如朱凱廸議員所說,要迫政府賭一局。 這裏不是港珠澳大橋,方便大家"過大海"。我們正在這會議廳商議重大的公眾及工友利益,怎能抱着賭一局的心態?我們不是賭徒,主 席。我們不能用工友的權益作賭注,明知不可而為之,以頭撼牆,弄 至整個勞工界頭破血流,那是不智的做法。以踢足球作比喻我很 喜歡踢足球大家看球賽當然喜歡球員快上快落,多入球才好看, 對嗎?有時候入球少也會被人批評球賽乏味無趣。

 其實,這次反對派採用了越位的戰略,不過政府也"打開口牌"。 大家也知道何謂越位,對嗎?即前鋒超越了對方所有後衞的防線,如 果你再把球傳給那前鋒,即使他入球也不算。今次的情況便是這樣, 即使通過了修正案,由於已僭越勞顧會的共識,就像越了位般,球證 也會判入球不算,即政府會撤回《條例草案》,因為已越位,結果侍 產假不獲延長。此外,又可以說反對派只有攻沒有守,急攻冒進,把 勞資雙方的談判機制及僅有的談判互信拿來賭一局,如果不成功,日 後的勞資談判豈不更艱難,勞工界的損失是否更大?最後,勞資談判 機制被破壞後,誰會感到最高興?當然是那些提出 1 天侍產假也嫌多 的黑心僱主。

 我謹此陳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25 十月 2018 00:00

《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8 年 10 月 25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5 October 2018

《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如果香港市民今天只聽反對派議員的胡言亂語, 便會很糟糕。剛才郭家麒議員舉了一個例子,而許智峯議員也舉了一 個例子,說他的太太可能令他受惠於兩次侍產假。我不知道他如何能 夠受惠於兩次侍產假,有可能是他的太太在 6 個月內生兩個孩子,亦 有可能是他有兩個太太。因此,他們的胡言亂語實在對我們的討論造 成很大的障礙。

 讓我們回到有關《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 修正案的討論。剛才局長發言時黃碧雲議員也在席,局長已表明如果 任何一項修正案獲得通過,他便會撤回《條例草案》,並交回勞工顧 問委員會("勞顧會")重新討論。這產生了一個問題,便是究竟我們想 要政府的原議案所建議的 5 天侍產假,還是原地踏步繼續享有 3 天侍 產假。黃碧雲議員說必須爭取 7 天侍產假,這是她的目標,即使到頭 來只有 3 天侍產假也不要緊。對不起,黃議員,工聯會是很"貼地"、 很踏實的團體,所以我們希望能夠盡快"落袋",這點我們在昨天已經 說過。

 剛才很多議員挑釁工聯會,問我們為何不肯接受 7 天侍產假。我 想告訴他們,原因是我們希望"打工仔"能夠盡快有好處"落袋",這是 永續的爭取。只要一天仍有老闆和工人,就會有勞工的議題,需要繼 續爭取更佳的權益。只要一天有勞資階級,這情況便永遠存在。工聯 會的永續爭取可能跟黃碧雲議員爭取的民主並不相同,我們的永續爭 取是希望爭取不斷有好處"落袋"。所以,繼數年前成功爭取 3 天侍產 假後,我們希望今天能夠爭取增加至 5 天,進而希望政府盡快承諾可 以增加至 7 天甚至更多,這是工聯會一直以來的要求。然而,黃議員 問問自己所謂的爭取民主,除了當年為討論政改而答應走進中聯辦那 一次外,多年來爭取到甚麼?即使大家都是永續爭取,但意義卻不相 同。我們希望有好處"落袋",不想永遠只是呼叫口號,口惠而實不至, 道貌岸然地說為市民爭取。這是我想說的第一點。工聯會不會做出如 此"離地"及宗教化的事情。

 第二點,爭取勞工權益的工作不是工聯會獨家的,並沒有獨家這 回事。只要是有市民、有人的地方,就可以爭取勞工權益,這正是香 港有不同政黨的原因。我們剛才提過勞顧會,其實勞顧會並非唯一的 談判團體,但它能夠集合不同的僱主及商會代表坐下來討論問題。工 聯會也會不時召集僱主為員工爭取福利,但我想問民主黨的黃碧雲議 員,她說要爭取侍產假,那麼她曾否約見任何僱主,並建議他們將侍 產假增至 7 天呢?她笑而不答,我相信應該沒有。我看過一些報道,知道她不是沒機會接觸大型機構的僱主,例如民主黨今年的黨慶,九 巴公司、港鐵公司、馬會、煤氣公司、太古、新地、恒地、進智公交、 人人汽車等均有代表出席。她有沒有要求這些大、中、小企業落實或 簽訂書面協議提供 7 天侍產假?是沒有的。

 工聯會在不同場合爭取增加侍產假,但她卻說我們爭取的日數不 足夠。她可以去爭取,但卻沒有這樣做,反而批評別人的做法,這是 甚麼意思呢?她批評議員沒有在議會內按鈕表決支持,但問題並不在 於有否按鈕,而是"打工仔"是否有好處"落袋"。按照她的邏輯,她按 鈕支持政改又有甚麼問題?她就是不願意,因為這是永續的議題,所 以她永遠也不會贊成。至於我們這個永續議題,我想清楚告訴市民, 是有好處"落袋"的。只要有"打工仔",就會有勞工問題,所以工聯會 一定會繼續為"打工仔"爭取權益。因此,我們希望 5 天侍產假能夠盡 快"落袋",這是最基本的原則。

 如果黃碧雲議員認為勞顧會有欠公開,便儘管去找任何機制、任 何辦法,集合全港僱主一起商討,工聯會一定支持。如果她能夠做得 到,我們一定全力協助。只要是替"打工仔"爭取權益,我們一定會做; 只要做得到,便一定去做。

 此外,剛才有人說這是密室談判,這樣的機制不應該存在。我相 信在這議會內,除工聯會外,只有梁耀忠議員擁有參與勞資談判的經 驗。說實話,如果全部工友一齊參與討論,有些事情很難談得攏。因 此,到了關鍵時刻,肯定要由僱主與"打工仔"代表一起討論,這是實 際操作的問題。

 有人指勞顧會的機制不民主,但其實勞顧會的選舉我不是要 替任何人宣傳很多民主派的同事也有參選,而其中一位便是毛孟 靜議員的助理,另一位是民主黨前黨員麥潤培區議員的助理,還有民 主派黎梓恩區議員的助理和陸平才區議員的助理。如果他們認為勞顧 會的機制黑暗不公,為甚麼要參選呢?他們說要揭露這機制的不公 平,於是參選,但我卻看不見他們怎樣揭露。這顯然是很虛偽的做法, 說想加入這機制,想參與有關的會談,亦想與僱主代表見面,以便爭 取勞工權益。黃議員,你是否想這樣說?那些人既要加入勞顧會,又 要批評,這是否"姣婆守唔到寡"?我真的不懂回答。我不是說你,因 為你完全不是姣婆。 第三點,剛才有議員指工聯會不夠自由,一直被捆綁着,這是對 的。我們是被 43 萬名工會會員捆綁着,因為我們要代表他們為"打工 仔"服務。我們在不同行業擁有 200 多個工會,希望透過議會在不同 層次爭取勞工權益,並希望透過這些不同層次能夠盡快爭取得到。因 此,我們在《條例草案》二讀的時候已經說過,有 85%工會希望今天 能先通過 5 天侍產假這項建議,然後繼續爭取增至 7 天。如果市民聽 到黃碧雲議員或其他泛民議員說希望侍產假可以增至 7 天後予以支 持,但最終卻只維持 3 天侍產假,我相信這不是他們所想的。我們希 望能夠盡快增加"打工仔"的侍產假,這是工聯會多年來工運的談判策 略,是希望有好處"落袋",然後逐步改善。

 我們希望泛民,尤其是黃碧雲議員不要再胡言亂語。大家不如盡 快完成有關侍產假的討論,並盡快通過《條例草案》。謝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三題:在惡劣天氣期間及緊接其後執勤的僱員的勞工權益

*****************************

以下是今日(十月二十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何啟明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博士的答覆:
 
問題:
   由於上月襲港的超強颱風山竹對社區造成廣泛破壞,當局需動用大量人手善後。在該颱風逐漸遠離香港期間,大部分僱員需在交通局部癱瘓下上班,十分狼狽。關於保障在惡劣天氣期間及緊接其後執勤的僱員的勞工權益,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受聘於外判服務承辦商的工人參與是次風災期間及之後的清理工作的人數及按工種劃分的人數;政府會否考慮向該等工人發放特別辛勞津貼,並把這項津貼恆常化;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二)政府接獲僱員在山竹襲港期間,於上下班途中受傷的報告宗數;及

(三)政府會如何加強保障在惡劣天氣期間及緊接其後執勤的僱員的職安健及其他勞工權益;會否立法保障因天災而未能上班的僱員免被扣薪、停發勤工獎,或解僱;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就議員的提問,經諮詢相關決策局及部門後,我現綜合答覆如下:

(一)個別政府部門根據他們的各自運作需要,會招標及與選定的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簽訂種類廣泛的服務合約。這些服務合約的工作範疇和要求各異,例如物業管理服務、街道清理及公共衞生、樓宇保安及清潔、公園或路旁的園藝護養服務、各項系統修復等。由於不同部門的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的工作範疇和服務要求各有不同,而政府亦沒有備存所有規定須參與風災期間及之後的清理工作的外判服務合約的標準清單,因此我們並無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因是次風災的清理工作而需要僱用額外人手的確切數字。此外,據我們理解,不少現行的外判服務合約中,已包含須在颱風及之後負責清理工作的條款,因而這些外判服務合約亦無所涉及的額外人手的數字。
 
  由於政府部門與其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的員工並無僱傭關係,政府部門並無向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的員工發放特別辛勞津貼的做法。另一方面,據我們理解,部分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會按個別情況,向他們的員工發放特別辛勞津貼。
 
  雖然如此,政府十分關注受僱於其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的非技術員工的待遇和勞工權益。行政長官剛於她的《施政報告》公布了加強保障這些非技術員工的措施,其中包括需要在八號或以上颱風警告信號懸掛時工作的非技術員工,可獲發不少於一倍半工資。改善措施將適用於自二○一九年四月一日起招標,以僱用非技術員工為主的政府服務合約。其他改善措施包括提供合約酬金,受僱滿一個月即享有法定假日薪酬等。我們亦會增加評審標書的評分制度下技術比重至不少於百分之五十,增加「工資水平」作為技術評分準則所佔的比重至不少於25/100分,以鼓勵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提高他們的員工的薪金。

(二)勞工處沒有就涉及僱員在往返工作期間發生意外的個案備存僱員補償聲請數字。

(三) 勞工處十分重視保障僱員的工作安全,職業安全主任在日常巡查工作地點時,尤其是涉及戶外工作的建造業及貨櫃處理行業等高危行業,會了解這些工作地點就惡劣天氣下的工作安排及應變措施。勞工處一直敦促僱主應盡量避免指派僱員在颱風及暴雨等惡劣天氣下工作。如僱員無可避免須要在惡劣天氣下工作,僱主必須預先評估相關風險,確保工作危險因素受到適當的控制,並在合理及切實可行範圍內採取所需措施把工作危險減至最低。
 
  就僱員補償方面,《僱員補償條例》訂有條文,在八號或以上颱風信號或紅色/黑色暴雨警告信號生效期間,僱員在他當日的工作時間開始前四小時內,以直接路綫由其居所前往其工作地點途中,或在他該日的工作時間終止後四小時內,由其工作地點前往其居所途中,如遭遇意外受傷或死亡,僱主必須負起有關的補償責任。
 
  由於各行各業職位的工作性質和要求各有不同,一些基本服務在惡劣天氣下仍需維持不同程度的運作,而颱風對公共交通和道路系統所帶來的影響程度亦經常有異,一刀切地立法規管僱員在特定情況下的工作安排,忽略了不同行業以至社會整體的運作需要,並不切實可行,亦影響勞資雙方在工作安排上的靈活性。
 
  在顧及到僱主、僱員和社會普遍利益的前提下,勞工處編製了「颱風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則」,就有關情況下的工作安排、復工安排、工資計算及假期安排提供實際指引。勞工處會繼續透過不同渠道,提醒僱主因應實際的情況為僱員提供合理而切實可行的措施,並採取具彈性的處理方法,以確保僱員安全、維持良好的勞資關係,及機構運作暢順。

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15分

Published in 質詢

立法會四題:防止海旁及低窪地點受風暴潮和水浸影響

*************************

以下是今日(十月二十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郭偉强議員的提問和發展局局長黃偉綸的答覆:
 
問題:
 
  去年八月及本年九月,超強颱風天鴿和山竹分別襲港,伴隨而來的風暴潮和暴雨導致多個位處海旁及低窪的地點嚴重水浸,並造成嚴重破壞。受影響的地點包括杏花邨、將軍澳南及鯉魚門。有科學家指出,全球暖化導致海平面持續上升和極端天氣越來越常見,海旁及低窪地點受風暴潮和水浸影響的情況因而會日益頻繁。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在天鴿和山竹襲港期間,分別有哪些地點曾受風暴潮和水浸影響,以及按地點列出受影響的公營房屋、私人屋苑及鄉村的名稱;
 
(二)渠務署會否研究把第(一)項提及的地點納入其水浸黑點名單,並進行改善工程;及
 
(三)有否計劃在上述易受風暴潮和水浸影響的地點進行防洪工程,例如興建防波堤、蓄洪池和海牆、鋪砌弱波石,以及進行疏浚工程;如有,計劃的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代主席女士:

  香港的地理位置容易受熱帶氣旋、暴雨和風暴潮等天氣相關的威脅,尤其是一些沿海較低窪或當風的地點,均容易受到極端風暴潮和強力海浪沖擊的影響而發生海水淹浸情況。
   在二○○八年強颱風「黑格比」吹襲後,政府已識別了一些容易受嚴重海水淹浸地點,設立預警系統,以減低海水淹浸對居民的影響。渠務署亦已制訂應急計劃,主要包括調派應變小隊處理水浸、提供臨時抽水設施,以及採取臨時水浸防禦措施。此外,政府於一些低窪位置進行石築海堤、混凝土牆、石籠護土牆及擋水板的工程。在去年超強颱風「天鴿」之後,渠務署亦檢討及按需要加強各應急計劃。就「山竹」襲港所引致的風暴潮,渠務署聯同民政事務總署已積極與受影響的居民聯絡,了解水浸情況,以檢視及按需要加強現行的預防水浸措施。
  隨着氣候變化,極端天氣引起的威脅將越趨頻繁和嚴重。政府十分關注氣候變化這個議題,於二○一六年四月成立了由政務司司長主持的「氣候變化督導委員會」。土木工程拓展署亦成立了「氣候變化基建工作小組」,協調有關部門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的工作,並積極進行研究,劃一設計標準和提升重要公共基建設施的防禦能力。
 
  就郭議員提問的三個部分,經諮詢相關部門的意見,現回覆如下:
 
(一)在去年颱風「天鴿」吹襲期間,一些沿海較低窪或當風的地點,受到極端風暴潮或強力海浪沖擊的影響而受到水浸威脅。於颱風「山竹」吹襲期間,很多地方都錄得最高水位(例如在鰂魚涌和大埔滘分別是海圖基準面以上3.88米及4.69米),較去年「天鴿」襲港期間錄得的最高水位紀錄(在鰂魚涌和大埔滘分別是海圖基準面以上3.57米及4.09米)更高。此外,在颱風吹襲期間,海浪沖擊岸邊時可能會越過海堤(尤其是垂直式海堤),形成「越堤浪」。因為「山竹」的風速比「天鴿」高(註),所引致的「越堤浪」也相對嚴重,所以受風暴潮影響的地區也較「天鴿」多。渠務署在上述兩個颱風吹襲期間收到水浸報告的地點,詳列於附件。
 
(二)渠務署的水浸黑點名單是用以監察暴雨期間較大機會出現水浸的地點,以便制定排水系統的改善方案及加強排水系統的日常巡查及保養維修工作。在雨季來臨前,渠務署會在相關地點完成排水系統的清理工作,確保河道或渠道暢通。於暴雨來臨時,渠務署會遣派人員進行巡查並駐守水浸黑點,以便迅速清理堵塞,減低水浸風險。而每次大雨後,渠務署會確保水浸黑點的排水系統暢通,以應付下一次大雨發生。至於容易有海水湧入的地區,大部分都是沿海的低窪地帶,當潮水位上升時,可能會出現海水倒灌和海水淹浸等情況。由於引發水浸的原因不同,所以容易受海水淹浸的低窪地點,不宜跟沿用因受暴雨影響而介定的水浸黑點混為一談。
 
  政府部門根據過往強或超強颱風吹襲期間的情況,已識別一些容易受海水淹浸的低窪地點(包括聯安新村、嘉和里、深井新村、鯉魚門海傍道、西貢南圍、大澳及最近加入的元朗西部沿后海灣海邊的低窪地區等)以及易受海浪沖擊影響的地點(如杏花邨、海怡半島及將軍澳南)。政府正因應「山竹」吹襲期間的情況,檢視有關數據,以進一步識別其他容易受海水淹浸的低窪地點。
 
(三)處理低窪或沿海地區因海水倒灌、海水淹浸或海浪沖擊而引起的水浸問題,一般可透過興建擋水牆、安裝可拆卸式擋水板或在排水口安裝閥門來阻止海水湧入,或透過興建防波堤、弱波石等海事設施來減少波浪強度,從而減低水浸風險。除以上減緩和適應措施外,政府部門會考慮其他非結構性措施,包括設置洪水警告響號系統、安排應急及撤離計劃或加強宣傳及教育等,以提升公眾的防洪避災意識。此外,政府部門已為多個容易受海水淹浸的低窪地區設立風暴潮預警系統,當天文台發出風暴潮預警後,渠務署會在有關位置放置水泵、或安裝擋水板、或提供沙包給有需要的居民及商戶使用,以減低風暴潮帶來的水浸風險。

  土木工程拓展署將開展一項為期約18至24個月的顧問研究,全面檢視沿海較低窪或當風地點的情況,以及進行相關的風暴潮和風浪研究,以評估極端天氣的影響。政府會根據研究結果制訂合適的防禦措施,當中包括改善工程和管理措施等選項,以加強沿海地區抵抗巨浪的能力。政府會就不同防洪策略建議作多方面評估,以長遠解決由巨浪引致的水浸問題。

註:當天文台在九月十六日凌晨發出八號風球時,「山竹」中心風力保持每小時195公里。風速強度較一九六二年的「溫黛」、一九七一年的「露絲」和去年的「天鴿」(均為185公里)為高。

附件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810/24/P2018102400637_295872_1_1540375551608.pdft

立法會四題附件

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8時10分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24 十月 2018 00:00

舞獅許可證的申請

立法會十八題:舞獅許可證的申請

****************

以下是今日(十月二十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麥美娟議員的提問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的書面答覆︰
 
問題:
 
  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28章)第4C條,任何人在公眾地方組織或參與舞獅、舞龍、舞麒麟或任何附隨的武術表演(龍獅運動),除非已獲警務處處長發出許可證,否則即屬犯罪。有市民向本人反映,目前許可證的申請手續十分繁複(例如申請須附有主辦人及每名參加者的香港身份證副本和其他有關文件,並須於活動最少14天前提出),對申請人造成不便,以及產生龍獅運動屬不良活動的負面標籤效應,因而窒礙該運動的普及和發展。關於龍獅運動的規管,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三年,警方接獲及批准了多少宗許可證申請,以及平均每宗獲批申請的處理時間為何;
 
(二)會否考慮在每個分區警署設立許可證申請的專用櫃位;
 
(三)會否放寬申請須附有每名參加者的香港身份證副本的規定;
 
(四)會否考慮簡化許可證的申請手續、接受以電子方式遞交申請,以及在收到申請後一日內完成審批;及
 
(五)會否放寬對龍獅運動的規管,以消除對該運動造成的負面標籤效應;如會,詳情及時間表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28章)第4C條規定,除獲警務處處長豁免的人士,任何人士在公眾地方組織或參與舞獅、舞龍、舞麒麟(以下簡稱「舞獅」)或任何附隨的武術表演,均要按照警務處處長所發出的許可證的條件進行。有關政策的目的是為防止不法分子牽涉這類活動,並確保這些活動不會影響公共秩序,包括導致交通擠塞、噪音滋擾,或為公眾帶來其他不便或影響公共安全。警方會要求所有申請及參與這類活動的人士授權警方查核其刑事定罪紀錄資料,以便警方審核有關申請。
 
  警方會就每宗申請作全面考慮。視乎每項活動的參與者和安排,合適的活動可獲警方豁免申請許可證。若某活動的申請人及參加者有刑事定罪紀錄,警方會按其性質及嚴重性,考慮該活動的目的是否用來從事非法活動。有刑事定罪紀錄的人士不會自動被禁止參與這類活動。如果警方經審核後認為活動會嚴重影響公共秩序或公共安全,或懷疑與非法活動有關,便會拒絕該項申請。
 
就麥議員的提問,局方的回覆如下﹕
 
(一)截止二○一八年八月,警方接獲舞獅許可證申請的有關數字如下:
 

年份

申請許可證數字

發出許可證數字

獲豁免許可證數字

二○一五年

2 473

2 461

12

二○一六年(註一)

2 340

2 332

7

二○一七年(註二)

2 355

2 349

5

二○一八年
(一月至八月)

2 124

2 119

5

註一:有一宗申請由於活動位置和表演安排影響交通安全而被拒絕
註二:有一宗申請的申請者其後取消申請
 
  現時警方的服務承諾列明處理舞獅許可證的申請需時14天。如申請人有合理理由在少於14天前遞交申請,警方亦會盡量處理相關申請,以便利申請人舉行活動。警務處沒有備存許可證申請的處理時間。
 
(二)至(五)現時舞獅許可證申請,視乎活動舉行的地點,主要由各警區的牌照小隊或雜項調查小隊專責處理。如果涉及跨警區或跨總區的申請,則分別由總區單位或警察牌照課負責處理。
 
  除非獲警方豁免申請許可證,舞獅許可證的申請者及參與這類活動的人士須向警方提交活動相關資料及授權警方查核其刑事定罪紀錄,以便警方評估活動會否涉及不法分子,以及對公共秩序或公共安全構成影響。
 
  警方定期審視現行機制及繼續與業界保持緊密聯絡,以優化舞獅許可證的申請程序。為加快批核豁免申請的程序,警方已經自今年九月起將批核豁免的權力由警察牌照課擴展至各總區及警區的指揮官,並建議前線警區和總區考慮向合適的活動批出豁免以簡化申請程序。此外,警方正積極研究透過以電子方式遞交舞獅許可證申請及上載所需文件的可行性,以期減省申請人親身到警署遞交申請所需的時間。視乎系統開發的進度,網上申請系統預期可於二○二○年投入服務。
 
  警方有必要確保舞獅活動在公眾地方進行時,不會影響公共秩序或公共安全。透過審視活動及參與活動人士的資料,有助確保相關活動不會被不法分子利用作非法活動。政府無意阻礙舞獅活動的正當發展,而這類活動的主辦者只需在公眾地方作出表演時才需要向警方提出申請。警方會在信納有關舞獅活動不牽涉不法分子及不危害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的情況下,考慮批出豁免以便利申請者。

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23分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24 十月 2018 00:00

《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8 年 10 月 2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4 October 2018

《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侍產假在 2014 年通過,香港男士包括我在內自 始都可以享有 3 日侍產假。到了今天,如果《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 草案》("《條例草案》")獲得通過,侍產假就可以增加至 5 日,雖然 日數不多,但總算再踏前了一步。《2014 年僱傭(修訂)條例》通過時, 政府答應勞工界和全港"打工仔"在條例實施 1 年後檢討。雖然整項檢 討是在 3 年後的今天才完成,但因為承諾了限期,大家可以據此追問 政府究竟進行了檢討沒有。

 可能政府汲取了這個教訓,不想再被"打工仔""追數",所以在 2017 年施政報告宣布會把侍產假增加至 5 日之後,便不肯訂立下一 個的檢討期。我在法案委員會討論此《條例草案》的時候提交了一項 修正案,希望法例訂明每 12 個月檢討侍產假一次。法案委員會當時 通過了以法案委員會名義提出的修正案,可惜政府說認真的檢討需要 用錢,因為涉及公帑,所以按照《議事規則》是不能提出的。而主席 竟然也否決提出此項修正案,我是十分失望的。這證明了政府一向不 太認真,認真的檢討要用錢,原來不用錢的就是不認真的檢討,這是 一種極不合邏輯的說法。

其實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及勞工界在2017年向全港工會進 行了有關 5 日侍產假的問卷調查,收到工會對於修改侍產假日數的意 見,從中總結了數點。第一,九成半工會認為侍產假日數不足;第二, 七成半工會支持政府把侍產假由 3 日增加至 5 日;第三,八成半工會支持侍產假由 3 日增加至 5 日,並且繼續增加至 7 日;以及第四,侍 產假需要是全薪的。至於是否爭取不到 7 日就不接受 5 日?我想大部 分工會的看法都不是如此,超過一半工會認為勞工界不應該反對侍產 假增加至 5 日的建議。

 從以上結果可以看到工會的意見是很清楚的。所以,侍產假是一 定要增加的。主流意見認為"打工仔"和勞工界要支持政府把侍產假由 3 日增加至 5 日,但同時要繼續爭取增加至 7 日。我們看到有一半工 會不同意勞工界反對此項建議。

 因此,我在法案委員會提出"一年一檢"的修訂,正正反映了工會 希望支持先接受 5 日侍產假,然後繼續爭取增至 7 日。局長,5 日侍 產假確實真的不足夠。我知道你在很久以前無法享受侍產假,但坦白 說,5 日侍產假的最初 3 日只是在醫院陪伴妻子,之後兩天才在家中 陪伴,日數確實不足夠。我們擔心政府之後不再有心進行檢討,擔心 他們沒有氣魄與商界爭拗,不知何時才作檢討,所以我們才擬訂此項 《條例草案》的修正案。

 事實上,從很多往例可見,《僱傭條例》需作出很多勞工權益的 修訂,但政府並沒有好好地做,也有很多勞工法例沒有跟隨社會的轉 變、世界潮流的趨勢而進行檢討。所以,本港很多勞工權益也落後於 全世界。商界朋友有時候說我們貪得無厭,要求陸續有來。這是真確 的,因為勞工法例長久以來也沒有作出修訂,很多內容真的與全世界 脫節。好像本港的產假在 1970 年訂立,10 星期的假期以八折支薪; 但韓國的產假是 90 天、日本是 98 天、新加坡是 112 天,他們整個產 假更是支付全薪的。局長,香港是在 48 年後才作出檢討,檢討後落 實需要 50 年的時間。代理主席,50 年才完成一次檢討,如果局長說 要適時檢討,我真的不知怎樣相信他。因此,我們希望局長真的要向 全港"打工仔"作出一個交代,究竟何時是進行檢討的適當時候呢?

 尤其全港"打工仔"的侍產假只有 5 日,本港真的很需要檢討日 數。例如加拿大的父母可以合共放取 75 星期育兒假,而這個數字亦 再增加了 5 星期。而本港鄰近的南韓及日本均有 1 年育兒假,方便父 母照顧子女。香港相差這麼遠,只有 5 天,我們想爭取更多日數,政 府也不肯承諾何時落實。所以,我們一定要急起直追,希望局長的發 言可以告訴我們究竟下一次的檢討及修訂會在何時,全港"打工仔"都 希望聽到他說出好消息。

  工聯會在 2006 年開始爭取侍產假,由沒有假期至 3 日,再由 3 日 至今天要求增加至 5 日,整個歷程努力了 10 多年,是完全不容易的。 一向商談勞工保障的有勞、資、官三方,如果大家近來有留意的話, 僱主真的是抱持"何不食肉糜"的態度,覺得 1 日侍產假也不應該享 有。然而,政府面對這種態度採取作為評判、球證的角色,覺得自己 只是扮演中間人協調雙方就可以了,在人口政策、生育政策中並無任 何立場、角色。為何香港的育兒保障、勞工保障會如此落後?這就是 其中一個十分主要的原因。因此,就要靠自己、靠"打工仔"透過機制 爭取,如果政府不參與,其實 1 日也難以爭取。既然我們爭取到 5 日 侍產假,便一定會先接受,希望日後可以盡快再爭取更多。

 有人會問為何我們會不爭取7 日?其實沒有人比我們更希望爭取 有 7 日侍產假,但現實歸現實,勞工顧問委員會爭取到 5 日侍產假, 我們一定會先接受。有一群人經常不批評政府、僱主,反而批評我們 協助勞工、為"打工仔"爭取的人。我覺得很不公道,這是甚麼道理呢?

 有些人又會問,為何工聯會不贊成 7 日侍產假的修正案?坦白 說,我們要支持是十分容易的,只要按下按鈕就已經做到,但這是否 代表我們為"打工仔"爭取到實際的利益呢?工聯會的角度十分簡 單,我們希望實際的利益可以放到"打工仔"的口袋內,如果 5 日侍產 假是難以爭取的,而我們支持 7 日侍產假卻也不一定能成功爭取的 話,我們很希望真的先將 5 日放進了口袋,令到"打工仔"可以實際獲 利。所以,工聯會很清楚增加兩日侍產假是勞工界十分艱難爭取得到 的成果,一定要保障,我們不會做任何破壞這個成果的事。我們今天 希望盡快在農曆年前爭取到 5 日侍產假,但我希望局長可以向"打工 仔"作出交代,何時才會有 7 日侍產假?如果一天未能爭取到,我們 都會繼續向他追問。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24 十月 2018 00:00

《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8 年 10 月 2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4 October 2018

 《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們今天討論的議題,關乎人生中的最大樂事, 但也會帶來最大壓力,那是甚麼事呢?便是生兒育女的事。

   生兒育女涉及多方面的考慮,但社會已有共識,須讓父親享有侍 產假,因為他們需要分擔母親的請區諾軒議員稍留步,大家交流 一下吧,為何急着離開呢工作(例如餵奶)及母親的壓力,這是一 家人愛的分享,共同度過既開心,又忐忑的時光。因此,侍產假是必 須的,但 5 天足夠嗎?其實並不足夠,但應否接受呢?當然要接受, 為甚麼呢?關於支持侍產假的理由,其實所有曾發言的同事(不論他 們有否提出修訂),均已作出論述,即使是商界,至今亦未曾聽聞有 人公開反對設立侍產假,雖然張宇人議員曾十分無良地提出反對意 見,可是他現時不在席。因此,我不太想在此重複支持的理由,不過, 我想指出香港的兩個"世界之最"的紀錄。

 第一,主席,香港的出生率是全世界最低的,如果繼續這樣下去, 香港人大概再不會有下一代了。主席,我並非危言聳聽。香港的出生 率是 7.7%,相比於 1986 年(即差不多 30 年前)的 13%,差不多減少了 一半,逼近 2003 年最低位的 7%。大家也知道,2003 年 SARS 爆發, 經濟低迷,大家也不敢生小孩。

 去年 12 月,美國中情局(CIA)就世界各地的出生率進行分析,據 其估算,香港的出生率在全世界 224 個國家和地區中,排行尾四,僅 高於新加坡、澳門和台灣,而且這項調查已一併計算"單非"和外傭所 生的嬰孩,並從婦女人口中剔除"單非"母親及外傭,所以香港的實際 出生率要較現時提出的 1.126 更低。香港的出生率或許真是全世界最 低的,故此大家也十分擔心香港的將來。

 那麼,為何人們不願意生兒育女呢?原因有許多,有說是因為我 們的教育制度不可靠,有人認為是房屋問題,亦有人認為是因為香港 的家庭友善政策非常不足,沒有訂定標準工時、假期少兼且法定假期 與公眾假期之間的差異造成不公平,而且託兒服務差勁,所以大家也 不敢生小孩。

 早前播放的一齣電視劇"BB 來了"中的女主角認為,生小孩會令她 失去下半生的事業。當然,是否增加侍產假日數,市民便會立刻增加 生育呢?正如議員剛才所言,這是不可能的。不過,我認為侍產假作 為一種鼓勵生育的舉措,是社會或僱主對於願意生育下一代的人(特 別是父親)的一種肯定,亦是一種實際的支持。所以,侍產假日數由 零天增至 3 天,以至到政府今天提出 5 天的建議,甚至更多的日數, 我們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也是支持的。

正如我們經常說的,勞工權益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這個"更 好"是趨向社會的公平、公義,而絕非如某些僱主團體所說的,是我 們勞工界貪得無厭,貪得無厭的,永遠是資本家,因為他們賺錢永不 嫌多。反觀勞工們,只不過是期望能分享社會的經濟成果而已。社會 需有能讓人健康地全面發展的基本元素,但在我們的生活和政策內卻 看不到這些元素。

 因此多年來,工聯會自 2006 年開始提出爭取侍產假,前後經歷 4 屆立法會,在由無到有的過程中,一步一腳印,全力爭取、義無反 顧、義不容辭。如果真的能夠爭取更多侍產假,我們是絕對願意做的, 但所採取的方法能否奏效?抑或有人只是擺擺姿態、裝模作樣,甚至 旨在令工聯會難堪呢?大家可以想一想。

 現在回到剛才提到的兩個"世界之最"的話題上去。香港的另一個 問題是,勞工權益長期大落後。剛才區諾軒議員也曾提及,在 2018 年 度的全球競爭力報告的其中一個項目是人力市場,當中有一項關於勞 工權益的評分,香港的得分為何?零分,局長,是零分,你是否感到 十分羞愧呢?香港作為一個經濟如此發達的地區,竟然得零分?其他 同樣是經濟相當發達的地區所得分數又有多少呢?我們最相近的競 爭對手新加坡獲 88.7 分,日本獲 89 分,較遠的德國因為大家認 為它既有競爭力,亦十分重視勞工權益獲得 94 分,這說明了競 爭力和勞工權益兩者並無矛盾,所以有些僱主團體擔心增加勞工權益 會削弱本港的競爭力,這絕對是危言聳聽,只是他們將利潤無限化、 合理化的一種說法而已。

 我希望局長能確認勞工權益和社會競爭力沒有矛盾這一點,因為 勞工權益得到保障,員工便會工作愉快,人民健康、有動力,便有助 刺激內需,加速經濟增長,而人們更具創意,表現更佳,對嗎?各方 面自然會更進步,於是競爭力自會提升。目前的情況是如此惡劣,因 此當我們於較早前前往北京見韓正副總理時,也曾指出香港的勞工權 益真的是嚴重大落後。究其原因有二,第一,是一些如張宇人議員(人 稱"廿蚊張",他還滿臉笑容,感到十分光榮)之流的一毛不拔、以剝削 別人、榨取別人血汗為榮的無良僱主,阻礙社會改善勞工權益。

 第二,是政府這麼多年來,仍抱持一種不作為、不積極、放任自 流的態度。政府不着急,由得勞資雙方自行討論勞工事宜,倘若達成 共識的話,政府便實行,即使不能達成共識的話,政府也不想得失任 何一方。 

政府處理標準工時,也是抱持這種態度,我們不同意合約工時的 方案,但政府強行推出,於是標準工時委員會現時便處於膠着狀態。 至於侍產假,最終在半推半就下,由 3 天增加至 5 天,即使有進行檢 討,亦很緩慢。初時答應一年後進行,結果確是在一年後進行,但卻 是一年後的最後一個月,前前後後共因為花了 3 年時間。這種不作為 和沒有承擔的態度,令僱主有恃無恐,令無良商界認為,政府不會催 迫或強制他們。然而,政府其實可以採取一些政策催迫他們,例如告 訴他們,如不支持通過這些勞工法例以改善勞工權益,便不會向商界 提供減稅優惠,即需要跟他們談判。可惜政府並沒有做好在勞顧會的 角色,維護公義不是說要完全站在勞工一方,而是多站在僱員權 益的角度出發,可以嗎?

 我同意,社會上有些事情,的確需要有共識。因此,我們有勞顧 會,委員人數由勞資雙方各佔一半。可是,勞工處處長的角色至為重 要,他擔任勞顧會主席,手握最終決定權,負責領導整個討論及導引 過程。而勞工處處長的上司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所以,下次討論勞 顧會問題的時候,勞工處處長也應出席。他有否以積極態度發揮其職 能,抑或純粹像擔任球證翹起雙手,由得勞資雙方爭論,最後稍稍增 加侍產假的日數便算。勞工界十分無奈,一是有,一是沒有,因為我 們知道,政府一定會維護勞顧會這個制度,沒理由會親手破壞的。正 因為行政主導的緣故,政府所提交的條例草案,一定不會接受任何修 訂。

 所以,提出修正案的同事還是少欺騙電視旁的觀眾吧。許智峯議 員最懂得"詐傻扮懵",包括搶奪他人手提電話也是"詐傻扮懵"的行 為不好意思,這事正進行司法程序"詐傻扮懵"地令人以為按 一按掣便可以增加至 7 天。要是這麼容易便可以增加至 7 天的話,我 多按數次便不止 7 天了,隨時可以是七七四十九天,但爭取勞工權益 豈是這麼簡單的嗎?許智峯議員是欺騙市民,他沒有說後面的話,即 一旦有任何修正案獲得通過,政府也會撤回法案,結果連 5 天的選擇 也沒有了。這是個艱難的決定,當我們只有 3 天和 5 天的選擇時,即 使我們希望爭取 7 天或以上的日數,但仍須理智地作出抉擇。我要在 這裏清楚地告訴市民,在現階段,7 天或以上的日數並不是一個真正 的選擇。

 正因如此,我們難以支持這些修正案。首先,大家也明白,它們 難以在分組點票時獲得通過。即使通過了,政府也會撤回法案,故除 了是為做 show 以外,提出修正案根本毫無意義可言,反而會令市民

有所損失,連僅餘增加兩天的機會也會失去。之前政府曾呼籲本會不 要成立法案委員會,但有些同事卻認為要成立,這已令法案被拖延半 年,為何我們不好好汲取教訓呢?

 區諾軒議員剛才的發言定是針對勞顧會了,那解散勞顧會好嗎? 既然這麼不喜歡的話,就把它解散了吧。我相信若解散勞顧會的話, 最開心的會是張宇人議員,因為他和他背後的商界便再不需要面對勞 工界代表及與他們討價還價了,亦再沒有一個平台讓政府出手干預。 屆時,雙方透過傳媒隔空議價,可能連半點進度也不會有了。

 因此,我認為,在現行的政治制度下,勞顧會仍然很重要,不可 取代,勞工可透過勞顧會爭取勞工權益及提出改善勞工權益的建議。 另一方面,集體協商當然十分重要,但前提是,須經勞資雙方有份參 與的團體協商後,把有關建議提交議會,至少雙方均不會反口我 相信商界今天應該不會投反對票所以勞顧會有存在的必要。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為,如果現在廢除勞顧會,或者將 勞顧會的角色放到很低,甚至放棄集體談判的信任,等於自毀談判 桌,對誰最有利呢?我希望同事深思一下。

 區諾軒議員剛才跟我說,到英國的時候很想到馬克思的墓前,瞻 仰一代偉人。我希望大家有共同的理想下,工人大團結是重要。馬克 思提出"自在與自為",工人意識要提升,要醒覺,要靠支持勞工權益 的人、搞工會的人,一步一腳印去組織起我們的工友,我們有強大的 工會力量,不論任何陣營也好,無論在議會裏面、在街頭,在各個範 疇去迫政府,迫僱主改善我們的勞工權益。而不是單純在議會裏按一 個掣,好像很美麗的圖畫,贏了姿勢,是否會輸掉實際呢?我希望議 會的同事能夠深思一下,多謝各位。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11 十月 2018 00:00

行政長官答問會

立法會 ─ 2018 年 10 月 11

行政長官答問會

郭偉强議員

主席, 香港工會聯合會對於這份施政報告的整體評價

是 "

願景美好 "

,尤其是在房屋和土地方面,無論是 "

明日大嶼願景 "

的 填海計劃、棕地發展,以至土地共享先導計劃下的開發農地,長、中、 短期的措施均有。但是,特首,我們認為即使是短期措施也要十年八 載才能實現,太遙遠了。現時 21 萬居住在 " 貴租、貴水、貴電 " 的 " 劏房 "戶,以至26萬名輪候公屋平均時間多於5年的申請者,確有燃眉之急,你會如何燃點他們的希望?

 行政長官:多謝郭議員。我在去年施政報告提出的房屋政策有 4 個元 素,其中一方面當然是按照《長遠房屋策略》增加供應,但也知道增 加供應難以一步到位,所以要盡量善用現有的房屋資源。今次的施政 報告也提出了數項由香港房屋協會和香港房屋委員會推出的措施,但 這"近水"的短期措施有多大成效,現時很難說,不知道究竟有多大的 吸引力。

 另外一個重點是,政府破例容許整幢工廈改建為過渡性房屋。我 也不知道各界對這項措施的反應,但如果能夠成事,所提供的房屋單 位數量是會比較多的。大家可以想象,整幢多層工廈改建為房屋,可 以提供較多的房屋單位。

 第三,我亦按 6 月公布的新房屋措施,把 9 幅私營房屋用地改撥 作發展公營房屋,可以提供多 10 600 個單位。在未來的日子,我承 諾會在任內多調撥土地興建公營房屋,希望能夠盡快幫助有需要的市 民。

 土地共享計劃是快是慢,屬於短期、中期還是長期,現在很難說, 因為要待土地持有人提出申請。如果有關申請相對簡單,不涉及大型 的道路基建或其他事情,較短期就能夠提高公營房屋的供應。

 總之,我可以告訴各位,在房屋的問題上,我們真的是絞盡腦汁, 希望能夠在短、中、長期均可以增加供應。

郭偉强議員: 主席,特首,雖然我明白你已 絞盡腦汁,但會否看漏眼? 其實過去曾討論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可否用作短期興建房屋呢?你將 來可以覓地重置球場,但現在可解決迫在眉睫的房屋需要。究竟可否 考慮呢?

行政長官:這個選項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專責小組")提出的選項之 一,亦相對具爭議性,所以,我期待專責小組約在年底提交報告時再 審視有關的情況。不過,據我理解或了解,這幅土地也不會很快便能

供應房屋,因為我已聽到新界北區的人士表示,要在那裏興建房屋, 便要先解決交通問題,這樣便不能很快供應房屋。此外,我也聽到一 些鄉事人士表示那裏有很多祖墳,要遷移他們的祖墳,並不會快。 第三,那裏有很多古樹會議廳中也有些愛樹的人要遷移這些 古樹,亦不會快。所以,有時候,一些選項看似很快可提供房屋,其 實不然。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上車」置業是不少青年人安居樂業的夢想,但近年樓價不斷飊升,令港人置業困難重重。儘管政府已推出房屋新措施、按揭利息近日也有上調趨勢,但並不代表市民,尤其是年青人,在此狀況下就可容易「上車」。

因此,立法會議員郭偉强及社區幹事陳榮恩繼2016年後,再以2018年6-9月的30個住宅樓盤最細單位售價/成交價作分析,當中包括10個一手樓盤、全港「十大屋苑」及10個港島區私人樓盤,推算青年家庭「上車」的置業負擔。是次分析我們以打工仔月入約18000元[1](2018年第2季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為假設,並以兩人共同儲蓄作計算結果。

分析結果

  1. 樓價持續與收入脫節,上車比以前更困難

郭偉强指出,現時上車置業除了需4成樓價作首期外,還需要繳交稅項、經紀費及律師費等支出。根據是次調查,大部份樓盤的上車費用已上升至介乎200-400萬,其中本次調查最低「上車費」的是尚璽,以4成首期計算,上車總費用為170多萬,而最多為太古城,4成首期加其他支出,總費用為484萬。

儘管樓價似有下調跡象,但如果單靠儲蓄累積上車資本,至今仍是極度困難。就算打工仔二人不吃不喝、零開支情況下儲蓄(即每月儲34200元)計算,要負擔只有158呎的尚璽單位,仍然需要儲蓄50個月(4.2年)的時間。如果目標是「上車費」最高的太古城,就算零支出都要儲蓄142個月(11.8年)才夠首期。

 

雖然本港就業市場穩定,打工仔的收入中位數也由2016年的1.5萬升至2018年的1.8萬,但薪金上漲幅度明顯追不上樓價,上車儲蓄時間更是有增無

減。就以有「上車樂園」之稱的嘉湖山莊為例,最細的441呎單位在2016年調

查時售價約為290多萬,到2018年已升至570萬。如果以兩人儲蓄一半收入並參加按揭保險借足8成「上車」計算,2016年有關「上車費」需要76萬,儲蓄期為54個月(4.5年),但到2018年「上車費」已增加至156萬,儲蓄期上升至92個月(7.6年)。另一個上車熱點的沙田第一城,最細的284呎單位在2016年調查時約為310萬,但本次調查卻為590萬元,升幅55%,而上車費用亦由83萬增加至161萬,連帶令儲蓄上車的時間也由58個月(4.8年)增加至95個月(7.9年),反映現時上車的難求比2年前更為困難。

  1. 樓盤超出按揭保險上限 上車選擇更少

儘管政府有按揭保險計劃為上車人士提供最高八成按揭貸款,但由於參加計劃的樓價上限為600萬,而近兩年樓價升幅驚人,都令合乎計劃資格的私人樓盤買少見少。在2016年的調查中,30個樓盤中有23個可以申請按揭保險,但到2018年調查卻只有11個樓盤合資格,當中十大屋苑由原來7個合資格申請按揭保險跌至只有2個(嘉湖山莊、沙田第一城)、而港島區的10個屋苑更由原來的9個減至3個(嘉輝花園、筲箕灣廣場、南豐新邨),可見原本用作減輕首期負擔的按揭保險,功效愈來愈細。

  1. 印花稅金額不少,為上車客增加負擔

儘管現時政府提供從價印花稅的第二標準稅率(舊稅率)予沒有物業的人士置業,以免他們受「辣招」所影響,然而有關稅率其實11年來均沒有修訂(對上一次已是07/08財政預算案),因此在樓價不斷飊升下其實變相也加重了上車人士的負擔。在本次的30個樣本樓盤內,只有一手新盤尚璽的印花稅是低於10萬元,其餘屋苑單是印花稅就需要10多萬至40多萬元不等,當中逾半(18個)樓盤的印花稅是超過20萬。可見印花稅款無疑也是現時上車人士的其中一個重大負擔。

  1. 高樓價,新盤納米

陳榮恩表示,在本次調查中發現,九成新盤實用面積呎價已超過兩萬。而為了遷就市場的購買力,發展商於是就將單位面積由「劏房化」變為「納米化」。就以調查的10個新盤最細單位為例,該些單位平均面積只有250呎,當中大於300呎的新盤有3個、200-300呎的有5個、另外有2個項目是200呎以下。對比起2016年我們的調查,當時的10新盤最細單位平均約有310呎來比較,「納米化」的趨勢更為明顯。

在30個樣本的樓盤中,大角咀尚璽售價雖然是最平(401萬)項目,但同時亦是最細的項目,只有158平方呎。這比起2016年本港家庭住戶的居所樓面面積中位數430平方呎,以及人均居所樓面面積中位數約為161平方呎都少[2],反映近年「納米樓」的問題嚴重。

政策倡議

差餉物業估價署日前公布樓價指數連續上升28個月後終於下調,而政府也指低息環境已改變,但以本次調查來看,現時「上車」置業的負擔仍然是超出一般打工仔的能力,甚至比兩年前的水平更為吃力。因此,工聯會郭偉强建議政府採取措施,協助市民置業安居及減輕首次置業人士的上車負擔,及改善居所「住得細又住得貴」的問題:

  1. 建議將興建公、私營住宅單位比例,由60:40提升到70:30,增加公營房屋供應;

 

  1. 提供多元化資助房屋模式,包括增加興建港人首置上車盤、居屋及綠置居的供應,考慮興建夾心階層住屋,並繼續優化「白居二」的名額及安排;

 

  1. 修訂按證保險公司的按揭保險計劃,包括放寬按揭保險的物業價值上限、提高合資格人士作九成按揭的物業價格等,以減輕市民的首期負擔;

 

  1. 對發展商興建納米樓研究作規管,制訂本港人均居住面積標準及目標;

 

  1. 為首次置業人士提供優惠,例如豁免印花稅及按揭保險費用。

附件:青年家庭置業負擔調查概要

青年家庭置業負擔調查概要

調查目的:

  • 以30個私人樓盤,包括10個一手樓盤、全港十大屋苑及港島區大型屋苑,推算上車負擔費用及打工仔儲蓄置業的負擔能力

調查時間:

  • 以2018年6月-9月的一手住宅樓宇價單及二手成交記錄作參考

負擔能力假設:

  • 以《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2018年第二季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18,000為指標,並以2人建立家庭共同儲蓄假設,即每月36,000,並扣減強積金供款

調查的上車盤:

  • 以調查樓盤內最細實用面積的單位為目標,以切合二人家庭居住的考慮

調查中的「上車費」:

  • 包括單位的40%首期、以第二標準稅率計算的從價印花稅額、1%地產代理佣金及劃一$8,000的律師費及雜費。當中一手樓的上車費並不包括發展商提供的不同折扣、以及不包括地產代理的佣金,因有關佣金現時多由發展商繳付

調查的30個目標樓盤:

一手樓盤

  • 雲匯II、珀玥御半山、嘉熙、利奧坊.凱岸、尚璽、LP6、Park Yoho Napoli、PARK YOHO Milano、一號九龍道

全港十大屋苑

  • 嘉湖山莊、沙田第一城、美孚新村、黃埔花園、麗港城、杏花村、康怡花園、匯景花園、海怡半島、太古城

港島區樓盤

  • 堅尼地城嘉輝花園、筲箕灣廣場、鰂魚涌南豐新邨、筲箕灣峻峰花園、北角富雅花園、柴灣藍灣半島、香港仔置富花園、北角健威花園、上環帝后華庭、北角城市花園

一手樓盤

樓盤

單位實用面積()

樓價($)

上車所需支出(4成首期)($)

零支出儲蓄時間()

50%支出儲蓄時間()

淨繳付印花稅金額($)

可否申請按揭保險計劃

雲匯II

284

6,455,400

2,815,700

83

165

225,540

û

珀玥

201

5,182,000

2,236,260

66

131

155,460

ü

御半山

304

7,273,000

3,189,938

94

187

272,738

û

嘉熙

248

6,019,000

2,597,500

76

152

181,900

û

利奧坊.凱岸

197

5,043,000

2,176,490

64

127

151,290

ü

尚璽

158

4,017,000

1,706,500

50

100

91,700

ü

LP6

309

5,563,000

2,400,090

71

141

166,890

ü

Park Yoho Napoli

251

5,373,000

2,318,390

68

136

161,190

ü

PARK YOHO Milano

254

5,094,000

2,239,262

66

131

193,662

ü

一號九龍道

301

6,538,000

2,857,000

84

167

233,800

û

 

十大屋苑

樓盤

單位實用面積()

樓價($)

上車所需支出(4成首期)($)

零支出儲蓄時間()

50%支出儲蓄時間()

淨繳付印花稅金額($)

可否申請按揭保險計劃

嘉湖山莊

441

5,700,000

2,516,000

74

148

171,000

ü

沙田第一城

284

5,900,000

2,604,000

77

153

177,000

ü

美孚新村

412

6,960,000

3,122,600

92

183

261,000

û

黃埔花園

389

7,720,000

3,462,700

101

202

289,500

û

麗港城

517

7,680,000

3,444,800

101

202

288,000

û

杏花村

453

8,380,000

3,758,050

110

220

314,250

û

康怡花園

461

8,740,000

3,919,150

115

230

327,750

û

匯景花園

537

8,200,000

3,677,500

108

216

307,500

û

海怡半島

521

8,150,000

3,655,125

107

214

305,625

û

太古城

489

10,800,000

4,841,000

142

284

405,000

û

 

港島屋苑

樓盤

單位實用面積()

樓價($)

上車所需支出(4成首期)($)

零支出儲蓄時間()

50%支出儲蓄時間()

淨繳付印花稅金額($)

可否申請按揭保險計劃

嘉輝花園

221

5,200,000

2,296,000

68

135

156,000

ü

筲箕灣廣場

344

6,000,000

2,648,000

78

155

180,000

ü

南豐新邨

391

6,000,000

2,648,000

78

155

180,000

ü

峻峰花園

439

7,330,000

3,288,175

96

192

274,875

û

富雅花園

421

7,270,000

3,261,325

95

190

272,625

û

藍灣半島

436

7,500,000

3,364,250

99

197

281,250

û

置富花園

439

7,220,000

3,238,950

95

190

270,750

û

健威花園

446

7,540,000

3,382,150

99

198

282,750

û

帝后華庭

322

8,380,000

3,758,050

110

220

314,250

û

城市花園

568

10,000,000

4,483,000

131

262

375,000

û

 

[1] 《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2018年第二季。香港統計處。

[2] 見統計處《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上月颱風「山竹」吹襲香港,市面受到嚴重破壞,道路不通、公共運輸系統和整個運輸網絡尚未全面恢復,但現時法例沒有有關天然災害及災後停工的安排,僱員在此惡劣的況下仍冒險上班,對僱員構成危險,有見及此,工聯會擬訂《天然災害及災後停工安排條例草案》,以提交立法會,為再遇惡劣天氣時做好停工的立法保障。

條例草案主要內容:

  1. 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按照天然災害應變委員會釐訂的準則公佈停工安排;
  2. 除了須應對天然災害、參與救災及相關職務人員外,政府部門及公營機構停工;
  3. 私人機構及非政府組織是否上班,由僱主、僱員事前協商;
  4. 公佈停工的期間,僱員如未能出勤,不可扣薪、扣勤工,不可要求僱員無償補償工時,不得因而解僱僱員、或作出任何不利僱員的行為,違例者可處罰款$350,000及監禁3年;
  5. 設立天然災害應變委員會,停工準則由該委員會釐定;
  6. 委員會由應對天然災害的政府部門組成,勞工顧問委員會成員為當然委員。

現時《颱風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則》沒有法律效力,僱員權益完全不受保障,本條例草案則確保僱員不會因為天然災害或災後未能上班而被扣糧、扣勤工獎或被解僱等,僱員如遇困難未能上班,本條例可保障他們應有的法定僱員權益。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