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麥美娟

Subdivided flat tenants are being crushed by speculative water resale bills from landlords

Surging utility prices in subdivided flats are tearing tenants’ lives apart, even as rents keep rising. The latest statistics show that there are 92,700 subdivided units in Hong Kong. Not only did the median monthly rent for these rise by about 10 per cent from 2016, owner-imposed utility charges added to the hardship of tenants.

 

Striving to correct this situation,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 representatives i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introduced two private members’ bills against owners of subdivided flats profiteering from utility resale, on top of our call for the resumption of tenancy control.

 

The Waterworks Ordinance (Cap 102) prohibits the sale of water without the prior written approval of the “Water Authority”. However, a loophole allows internal water supply system users to recover the cost of usage from end users. The government indicated that such “cost of usage” may include other “relevant fees”.

 

This mechanism enables unscrupulous subdivided flat owners to draw up bills as they wish, subjecting grass-roots tenants to further hardship. Our bill aims to close the loophole by amending the Waterworks Ordinance. At FTU, we endeavour to abolish these exemptions, which are open to abuse, by banning the resale of water.

 

Excessive rent, water and electricity bills are hurting people. Last year, the Environment Bureau rejected our proposed bill aimed at halting overcharging for electricity. The bureau’s expansive seven-page report achieved little other than to intimidate us with exaggerated and weak arguments for a tariff hike.

 

Most regrettably, the government has failed to offer any counter-proposal to deal with excessive electricity tariffs imposed by subdivided flat owners. Apparently, we need a government that is ready to do more than just offer lip service.

 

Water resources are a natural right, something all of us should enjoy. It is the government’s responsibility to take charge of water treatment and provide affordable water supply. We call for the Development Bureau’s proper and prompt response, with due consideration to our proposed bill against speculative water resale. It is only when the government manages to properly address the problem of overcharging for utilities that the tenants of subdivided flats will see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Alice Mak, chair, Legislative Council Housing Panel

The article is published in SCMP (21.3.2018)

 http://www.scmp.com/comment/letters/article/2138225/subdivided-flat-tenants-are-being-crushed-speculative-water-resale?cx_tag=recommend_desktop#cxrecs_s

立法會二十二題:醫院管理局為少數族裔病人提供的傳譯服務

***************************

  以下是今日(三月二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麥美娟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的書面答覆:

問題:

  近月,有少數族裔人士向本人反映,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轄下公立醫院及診所提供的傳譯服務不足,以致不諳中英文的少數族裔人士在使用公營醫療服務時遇到很多困難。部分少數族裔人士表示,醫護人員在確定他們有使用傳譯服務的需要後沒有安排提供該服務,而只要求他們安排親友陪診以協助傳譯。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醫管局有否計劃要求公立醫院及診所為病人登記個人資料時,記錄他們的首選語言,以便醫護人員日後可在病人到診前按需要安排傳譯服務;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是否知悉醫管局有否計劃簡化預約公立醫院及診所傳譯服務的程序,並加強前線人員對安排傳譯服務流程的認識,以便他們適時為有需要的病人安排傳譯服務;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三)鑑於現時普通科門診的電話預約服務只提供三種語言選擇(分別為廣東話、英語及普通話),是否知悉醫管局會否引入有較多少數族裔人士使用的語言的選擇,以便利他們使用該服務;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四)鑑於有少數族裔人士表示在公立醫院留院期間,因言語不通而未能了解有關療程的資料和本身的病情,是否知悉醫管局會否改善現時用於與少數族裔人士溝通的回應提示卡的內容,並在該類人士留院期間更多使用該等提示卡;醫管局會否製作一套完整的藥物使用圖像指示,以幫助少數族裔人士正確服用藥物;如會,工作詳情及推行時間表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就麥美娟議員提問的各部分,我回應如下:

(一)為促進與病人的有效溝通,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正研究引入一項新措施,在病人電子紀錄中為病人記錄其首選語言,從而令日後為病人安排翻譯服務的工作流程更順暢。醫管局會與有關人員例如護士、登記處職員和資訊科技團隊,進一步研究這項措施的可行性和細節。

(二)醫管局已為醫院員工制定傳召傳譯服務的流程指引,方便員工透過24小時服務熱線聯絡服務承辦商,按病人個案需要或按病人要求安排現場或電話傳譯服務。

  為締造種族融和及關愛服務的環境,醫管局致力鼓勵員工增進有關少數族裔文化及信仰的認識,以及妥善安排傳譯服務的程序,從而加強與少數族裔病者的溝通。醫管局已分別推出「與少數族裔的良好溝通」和「少數族裔安排傳譯服務」網上學習課程。「與少數族裔的良好溝通」課程內容包括教導醫護人員照顧少數族裔時須注意的事項,例如在性別、飲食、服飾、迎接新生嬰兒、處理遺體方面的宗教和文化差異。「為少數族裔安排傳譯服務」課程內容則涵蓋醫管局傳譯服務守則和流程、選擇傳譯員要訣、與少數族裔病人溝通方法等。醫管局透過不同傳訊平台包括網上學習中心、內部刊物及醫院少數族裔工作小組等向員工發放培訓資訊,亦會舉辦培訓課程或講座,以增進員工與少數族裔的溝通技巧及提供關愛服務。

(三)醫管局普通科門診的服務使用者主要是長者、低收入人士和長期病患者。醫管局推出普通科門診電話預約系統,目的是讓患上偶發性疾病病人可透過電話進行預約。現時,普通科門診電話預約系統提供三種語言選擇,分別為廣東話、英語及普通話。普通科門診診所亦設有輔助處,為使用電話預約服務遇到困難的人士提供適當協助。

  自普通科門診電話預約服務推出以來,醫管局一直聽取市民意見,持續檢討及推出改善措施。醫管局重視服務使用者的意見。普通科門診會按醫管局機構方針,持續探討及策劃合適的改善方案,確保為服務使用者提供適切的基層醫療服務。

(四)醫管局提供統一的十八種少數族裔語言版本回應提示卡、疾病資料單張及病人同意書等,以協助醫院員工與少數族裔人士的溝通,讓他們為少數族裔人士登記和提供服務。這些文件所載資料包括常見疾病資料(例如頭痛、胸部疼痛和發燒)、治療程序(例如輸血和輻射治療的安全事宜),以及醫管局服務的詳細資料(例如收費和急症室分流制度)。

  公立醫院也印製和張貼了多種語文的宣傳海報,並透過電視屏幕宣傳,方便少數族裔人士了解如何使用傳譯服務。醫管局會繼續鼓勵少數族裔住院病人和醫護人員使用現場、電話傳譯服務或使用少數族裔語言回應提示卡以協助溝通。

  目前,醫管局會在藥物的包裝袋或容器上貼有藥物標籤,以中文或英文印上病人姓名、用藥指示和須知事項,並印上藥物的英文名稱。一般而言,少數族裔病人到公立醫院/診所求診時,可要求醫管局的醫護人員安排傳譯服務,以協助溝通。為確保用藥安全,藥劑部職員也會透過傳譯員向少數族裔病人講解用藥指示和須知事項。

  醫管局會因應服務和運作需要,繼續探討並推行更多方便少數族裔人士使用公共醫療服務的可行措施。

2018年3月2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時00分

物業空置稅 防發展商「吊高嚟賣」

 

香港樓價愈賣愈貴,但單位面積愈建愈細,居住境况愈來愈差,很難望見得以改善的一天。但在樓價屢創新高的情况下,我們還見到一手樓空置率愈來愈高,令人懷疑發展商是否想囤積居奇,把樓價再推高一些。

 

去年底一手樓空置單位已達9500 個,比2016 年底6000 個多了超過50%。財政司長表示為了釋放空置單位,空置稅將會是他考慮之列。工聯會多年來一直倡議開徵空置稅,當然歡迎司長開始研究空置稅。不過我們建議的空置稅是要配合租金津貼和租務管制一同推行,今年財政預算案我們再次提出此三管齊下的倡議,務求全面為基層市民紓解住屋困難。

 

空置稅的建議

 

開徵物業空置稅可減少單位囤積,尤其是現時一手樓供應有增加,但發展商「惜售」甚至「吊高嚟賣」,造成樓價只升不跌的現象,一手樓空置稅可令發展商加快供應。

 

早在2014 年工聯會已提出開徵物業空置稅的建議,一手樓方面,在私人發展商取得一手住宅單位入伙紙後,若單位空置超過一年,便須繳納空置稅;空置時間愈長,稅款則愈高。同時建議當局在向私人發展商批出預售樓花申請的許可書內加入條款,規定發展商在獲批售樓花後若干個月內,需推售不少於某一比例的樓花單位。

 

政府應就上述兩項建議進行相關研究,以訂定有關稅率、限期及罰則。特別是現時樓價高企,如果空置稅率過低,發展商可能寧願交空置稅也不推售手上新樓,所以一手樓空置稅率必須具阻嚇力,給予市場一個「不可囤積居奇」的清楚信息。此外,為防範發展商將單位售予空殼公司或「友好人士」,又或將一手樓宇放租,以此避過徵稅,當局必須研究執法指引及準則,避免發展商走「法律罅」。

 

政府下一步也應研究二手物業空置稅。雖然本港物業空置率不高,但租金不斷上升,空置稅有助鼓勵業主將多出的單位出租,長遠對租務市場的調節有好處。我的初步建議是,若非自住單位空置超過若干年份(如兩年),須繳交額外稅項或附加差餉,鼓勵業主放租空置物業,增加租盤流通量。

 

租津、租管和空置稅須三管齊下

 

我們認為政府即使研究一手樓空置稅,也只能針對新樓盤,對於基層市民現時面對租金太貴的情况未有幫助。可惜司長同時表示不會考慮設立租金管制。工聯會建議設立租金津貼,以減輕基層市民的沉重租金負擔;同時要求修改租務管制,包括規範租金加幅、延長遷出通知的期限至3 個月,也要求業主與租客簽訂正式租約,並於租約內訂明水電等收費,避免濫收水電費。我們期望政府研究物業空置稅之餘,同時也考慮實施租津和修改租管條例。唯有三管齊下,才有望徹底改善市民「住得貴、住得細、往得差」的惡劣居住狀况。

 

作者是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主席
文章刊登於2018年3月30日的《明報》觀點版

麥美娟及死者家屬冀審訊還死者公道

 

2014年6月26日,當時32歲的拉丁舞女導師李嘉瑩接受抽脂療程後死亡,警方介入調查。事隔3年多,警方昨指控告一名35歲女子一項誤殺罪,她涉嫌與上述案件有關,案件將於本月19日在九龍裁判法院提堂。一直協助死者家屬跟進事件的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死者母親黃女士歡迎檢控進度有新進展,冀有關刑事檢控工作能盡快完成,透過審訊可還死者公道,彰顯公義。麥美娟指有關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便評論案情,但認為有關檢控工作能起阻嚇作用,繼DR案件,再次警惕消費者任何入侵性療程都涉及高風險,促請政府盡快加強規管。

 

麥美娟今日陪同死者母親黃女士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麥美娟代表死者家屬感謝警方及相關執法部門一直鍥而不捨調查,她明白這宗案件有一定複雜性,惟長達3年多的調查時間始終對死者家屬來說仍是很漫長,死者母親一直承受着喪女之痛的精神折磨,幸而今日終有新進展。麥美娟及死者家屬均歡迎律政司的決定,希望法庭能還死者公道。

 

死者母親黃女士對於事故終於有涉案人士被控,她非常感觸,好希望可還女兒公道:「每日都在苦等,足足等咗幾年,孫女無咗媽媽好慘,都4歲了,孫女成日都會問媽媽去咗邊度!我只希望盡快水落石出,應負責任的嘅人要為自己嘅行為負責!」黃女士認為,3年多以來漫長的調查,令她精神上飽受折磨,每想起女兒就不禁流淚,冀刑事程序能盡快完成,查出真相。至於下一步跟進事宜,她已交由律師處理。

 

麥美娟補充表示,與DR事件一樣,希望透過有關刑事檢控程序能有助公眾更了解事件真相,既可令消費者加強警惕,更清楚任何入侵性療程都涉及高風險,而為圖利罔顧別人生命安全的人則應為其行為負上責任。

 

麥美娟指出,據資料顯示,這宗案件當事人懷疑是在一間植髮中心進行有風險的療程,她希望《私營醫療機構條例草案》能盡快通過,並呼籲各界人士基於公眾利益及安全角度下,支持有關草案,以進一步加強規管在日間醫療中心進行高風險醫療程序,尤其要求相關處所必須有急救設備、領有牌照,此舉將有助執法及巡查,避免同類不幸事故發生,加強保障消費者。至於規管美容儀器方面,麥美娟希望政府能在諮詢過程中廣納業界及社會意見,使政府有效推出政策。麥美娟續稱,涉案的人士為執業醫生,她已協助死者家屬向醫委會投訴,待相關刑事程序完成並取得更多資料,會進一步要求醫委會跟進。

立法會 ─ 2018 年 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February 2018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五) 項及第(十)項動議的議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你和代理主席真的很可憐,處境十分艱難,容許 議員發言會被罵,不讓議員發言亦會被罵。我記得,你曾多次快速詢 問是否有其他議員想要發言,如果沒有便讓政府官員答辯,但那邊廂 的反對派議員每次都會起來罵你。如果我沒有記錯,有一次好像更須 暫停會議翻看錄影片段,才可決定是否繼續讓他們發言。主席,你快 速地詢問是否有人想要發言,他們說你不對;緩慢地詢問,他們也說 你有錯。現在,他們更指代理主席無權發言。作為代理主席,竟然連 發言也不可以,這是否笑話?

 此外,我們建制派議員如若發言,他們指我們"拉布";我們若不 發言,他們剛才又說沒有議員聽他們發言,說我們在幫政府、不知道 有何目的等。發言不對,不發言也不對。其實,反對派的邏輯很簡單, 就是我們做甚麼都不對,只有他們才是正確的。擲毫擲出頭像就是他 們贏,擲出文字就是我們輸,甚麼都得由他們操控。

 他們早前提交了多項譴責或傳召議案,但議案最後會被撤回還是 在議會討論,全部隨他們喜歡。他們有何目的?不為甚麼,只是想操 控議會的時間,令議會唯他們獨尊。如此霸道的行為,我相信正在收 看直播的市民必須了解一下現正的情況。除了這項傳召議案,議程上 本來還有多項譴責及傳召議案,但反對派議員卻是想撤回便撤回,不 管當初多麼着緊想要討論。有一項本應今天討論的議案已被撤回。他 們是否真的希望討論該議案?是否真的想要認真處理該議案?不,他 們只想透過提出傳召或譴責議案為所欲為,控制他們在議會的發言時 間,讓他們可以隨時喜歡說甚麼就說甚麼,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如 此霸道的行為,正在收看直播的市民必須認清楚、看清楚。

 主席,說回這項議案。事實上,政府宣布任命鄭若驊出任司長後, 隨即發生僭建風波,確實令人遺憾;其後她處理問題的手法,同樣令 人失望。我經常笑問,究竟特區政府有沒有公關?好像沒有,"關公"則 有很多。政府處理問題的手法的確令人失望。事發後,問題被揭露, 政府應如何向公眾清楚交代?應如何令市民明白事情的真相?之後 又應怎樣處理問題?在出現問題後,最重要的是解決及處理問題。可

是,政府整個應對過程令我及很多同事質疑是否可以做得更好和更專 業。

  司長在任期之初便已發生這種事情,她往後的工作想必十分困 難。司長必須付出更大的努力克服困難,並且透過日後的工作成績贏 取市民信任。在未來一段日子,立法會將會有很多需要司長協助處理 的法例,例如"一地兩檢"和《國歌法》的立法。這些工作需要一位富 有魄力的司長集中精神處理。我期望司長日後在工作上付出更大努 力,讓香港市民看到她的工作成績及能力。

 針對司長家中的僭建問題,我認為有關部門必須秉公處理,一視 同仁,不應因為其司長身份而給予特別待遇。正如某專業界別的立法 會候選人,他不理會部門發出的清拆令,結果被"釘契"。如果司長與 該候選人一樣,同樣漠視政府部門發出的清拆令,不肯清拆僭建部 分,我認為部門應該一視同仁。該候選人被"釘契",司長同樣要被"釘 契"。部門要以相同方式處理,不應放過司長。當然,司長也可以像 該候選人般不理會清拆令,被"釘契"也不怕。

 關於今次的傳召議案,正如我剛才所說,是政治意義大於一切。 反對派的同事提出傳召或譴責議案後,既然可以隨時輕易撤回,證明 他們根本無意處理傳召或譴責議案的內容,而只是想讓自己操控議會 的時間,令一切在他們股掌之中。

 他們是否想藉傳召司長解決或處理她家中的僭建問題?顯然不 是。傳召司長到來,他們不就是大罵一頓,又或上演一場"政治 show"來 表演一番?我們又怎會希望用來正正經經議事做事的立法會議事廳 變成反對派上演"政治 show"的地方?

 因此,我們反對由莫乃光議員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五) 項及第(十)項動議的議案。多謝主席。

立法會 ─ 2018 年 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February 2018

《2017 年水務設施(修訂)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自揭發食水含鉛超標後,市民提高了對安全 食水的關注,政府亦因應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的報告而提交 《2017 年水務設施(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以協助加強 規管水務設施施工階段的流程,防患於未然,並確保負責施工的水喉 工人、工人的工藝及施工流程符合更嚴格的要求,保障市民能享用更 安全的食水。

 本人為負責審議是項《條例草案》的法案委員會成員之一,我們 在法案委員會討論的其中一個重點,是如何確保水喉註冊工人可合法 在地盤內施工(即在合乎法例規定下被督導施工),並且一旦不幸發生 如鉛水事件般的食水設備安全問題時,工人如何可獲得合理的辯解機 會,以保障他們的權益。 

286

 在法案委員會審議《條例草案》期間,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 會")、香港建造業總工會和香港喉管從業員總會等代表曾多次聯同商 會與政府會面,而有關工會代表亦再另行與政府進行數次會面,仔細 就《條例草案》的修訂內容進行討論。我們集中討論如何既可讓工人 享有合法施工地位,而一旦發生問題後,如何保障工人的權益,給予 他們作出合理辯解的機會。在與我們多次溝通後,政府作出了一些修 訂。對於政府在聽取工會和工友的意見後作出相關修訂,我們表示歡 迎,亦希望政府日後在制定任何關於《水務設施條例》的其他條文時, 也能聆聽前線工友的意見。

 《條例草案》的主體內容,是有關容許在《建造業工人註冊條例》 下註冊的指定工種的註冊技工及在持牌水喉匠或相關技工指導下的 一般工人,可以合法地進行喉管工程,從而肯定有關的建造業工人對 喉管行業的貢獻。事實上,如喉管系統的建造只可以如過去般,只容 許持牌水喉匠親自進行的話,大家也可以想象得到,必定會出現人手 不足的情況。因此,這項《條例草案》確立了註冊建造業工人合法施 工的地位,我們認為是可取的。但是,我們也關注到,現行的《水務 設施條例》仍未有就承建商及一些相關專業人士的責任作出界定。我 們一直擔心工人因而須承擔承建商、專業人士或其僱主的責任,因此 特別就工人在工程被發現違規時的刑責問題多次與政府進行磋商。

 這項《條例草案》建議加入法定免責辯護條文,以保障工人能作 出免責辯解的原意本是美好的,但我們認為這樣仍不足夠,因為根據 政府原先建議的修正案,舉證責任落在工人身上,令現時一般的水喉 工人難以引用免責條文作為辯解,故此我們擔心這會對工人造成壓力 和憂慮。經過我們向政府反應後,政府在修正案中加入"明知故犯"的 元素,於是舉證的責任在於局方,工人便無須主動援引免責條文作出 辯解。稍後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討論修正案時,我會進一步解釋為 何我們支持政府的修正案。

 此外,根據政府的另一項原建議,提出檢控的時限是由事件發生 起計的 6 個月,其後修訂為在水務監督發現違規事件起計的 6 個月 內,這涉及事件發生與被發現的分別,而稍後在審議修正案時,亦會 解釋我們支持政府的進一步修正案的原因,在於我們這項修訂,能促 使工人所須負責任與其參與工作的程度成正比。

 總括而言,就政府今次擬備的《條例草案》,雖然審議所需時間 較預期的長,但我們樂見政府願意多花時間與工人溝通,並且吸納工 會和工人的意見以完善《條例草案》,既讓工人安心,亦令修正案獲

得工會支持。如《條例草案》的修正案在我們的支持下獲立法會通過, 便能確立註冊工人合法施工的角色,並有助保障安全食水的供應。

 我也想藉此機會談談有關工人進修的事宜。剛才有同事提及,政 府應要求工人修讀與工作相關的課程及接受培訓,因為工人未持有任 何牌照,只得工人註冊證,他們可選擇每次續期 3 年或 5 年。然而, 根據專工專責的原則,工人所具備的各項工種技藝已於註冊證上列 明。有意見認為,政府應要求不同工種的工人每次為工人註冊證續期 時,應接受相關培訓及修讀有關食水安全的課程。其實,對於工友能 獲提供更多進修或培訓機會,以令他們能更專業地工作,工聯會是絕 對支持的。但是,我們也希望政府能夠為培訓工人的機構提供更多的 資源及為願意進修或接受培訓的工人提供資助,因為政府應明白現時 的情況,即建造業工人其實是"手停口停",如政府要求他們花數星期 進修或接受培訓,當然是可以的,但他們在該數星期便無法工作,因 而沒有工資,既然工人在進修或接受培訓期間沒有收入的保障,那麼 政府要如何鼓勵工人進修或接受培訓呢?因此,無論政府只要求工人 自願進修抑或強制他們進修課程也可以,但如政府強制工人進修的 話,便須解決工人的收入問題。舉例而言,如政府要求工人修讀為期 3 個月的課程,可否讓工人在該 3 個月的進修期內也如常可領取工 資?若然,便沒有任何問題了。因此,政府必須顧及工友的實際處境, 故我們建議政府在為工人提供足夠的培訓機會時,也應考慮投放資 源,以為他們提供相應的資助。

 此外,除喉管行業外,我們知道建造業的其他行業亦面對工人老 齡化的問題,現時建造業工人平均年齡已達 50 歲以上。因此,我們 支持政府投入更多資源為各個工種提供培訓,以提升在職工人的專業 工作技藝水平,並培訓新人入行,讓工人有更專業的發展,一改人們 過去視建造工人為一般地盤工人的觀感,即透過參加培訓及進修,工 人的工藝將更趨成熟,可作更專業發展。對此,我們表示支持。然而, 正如我剛才已指出,政府必須解決工人在進修或接受培訓期間的收入 問題。倘若一如同事剛才所建議,政府強制要求工人進修或接受培 訓,那麼當局可否視工人進修或接受培訓為工作的一部分而向他們發 放工資或等額資助呢?工人不工作便沒有薪酬,如要修讀 3 個月的課 程,難道他們在該 3 個月內不用生活的嗎?所以,政府必須解決這個 問題。

 政府今次的修正案仍未清晰界定發展商、專業人士和承建商在處 所內的水管系統設計、建造、流程管制方面的角色為何,亦未能清楚 訂明他們的參與程度與須負責任程度的比例,因此我們認為政府應盡

快就這部分進行檢討及作出相關修訂。我相信,如政府能在過程中吸 納業界和工人的意見,並盡早進行這部分的檢討及修訂工作的話,便 能得到本會和業界的普遍支持,正如今次的《條例草案》般,立法工 作便能順利進行。

我謹此陳辭,支持《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8 年 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February 2018

《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終於明白何謂一石激起千重浪。大家看看郭家 麒議員剛才發言之後,有多少位議員要求發言回應?

 很有趣,在這個會議廳裏,正如周浩鼎議員剛才所說,在泛民眼 中,我們做甚麼也是錯的。正如我們現在十分認真地辯論一項條例草 案,卻有人在外面說我們在"拉布"、阻礙議會進程,說我們不知道要 阻礙哪項議程了。但現在,在他發言之後,大家都不禁要發言。

 首先,我要就政府的兩組修正案發言。第一組修正案的相關安 排,我們工聯會是支持的。至於第二組修正案,我們也實在考慮了很 長時間,討論了很長時間。老實說,我們直至今早才結束討論,同意 不能支持第二組修正案。箇中原因,當然不是郭家麒議員剛才冤枉我 們,說甚麼我們為了業界利益而提出反對。我們在這條例草案裏,何 來有業界利益呢?其實我們也是考慮了法律觀點,正如我在這裏開玩 笑說:似乎周浩鼎議員這次的遊說工作,比政府做得更好。我昨晚還 跟周浩鼎議員爭論了一場,然後又聽他說了一遍,認為他這次的說 話,可能比政府說的更有道理。所以,我想政府真的要考慮,有關條 例草案的草擬過程和解釋工作,要向周浩鼎議員學習。

 為何我剛才說我們曾經爭拗呢?因為工聯會有部分議員同意周 浩鼎議員的說法,懷疑是否應該這麼輕易便讓警方入屋。不過,也有 部分同事好像我一樣,比較保守,認為入屋條件也不是太寬鬆,要先 向裁判官取得搜查令後才能入屋,大家也無須過分憂慮。我們於是爭 論了很長時間。我不知道這次的修正案能否獲得通過,但即使順利通 過,我也希望當局在條例生效之後能夠盡快進行檢討,特別是要看一 看酒類飲品的銷售情況如何,在住宅內有否出現它們擔心的情況,如 果有,便須加快考慮如何修訂和檢討。

 我剛才提及在郭家麒議員發言之後,很多議員紛紛站起來發言反 駁他。我記得張宇人議員剛才重提數年前有關醫生註冊的修訂條例草 案的審議過程。他問郭家麒議員有否曾經接獲香港醫務委員會的投

訴,問他為何如此擔心呢?這裏,我可以提供一些資料。他有否接獲 香港醫務委員會的投訴,我查證不到。不過,如果大家上網翻查紀錄, 便可以得知曾經有一名病人向他作出民事訴訟。最終結果為何,我無 法得知,因為我不是要針對他,不會跟進他的案件進展,沒有理會他 最終有否被成功檢控。我們對事不對人,不會像郭家麒議員那樣對人 不對事。

 所以,我希望今次大家透過辯論,能夠清楚地說出自己的理據, 讓政府汲取今次經驗。其實,政府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應該已經 充分聽到委員的意見。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希望,無論第二部分的修 正案能否在今天獲得通過,政府也應該在條例草案通過之後,盡快進 行檢討。

 正如剛才很多議員提出,郭家麒議員的發言不過是伺機上綱上 線。我想呼籲同事不要動氣。如果大家有留意郭議員的發言內容,基 本上是千篇一律,就是說建制派差勁、保皇等。我們支持政府的時候 便是盲目支持,今次不支持政府、不聽政府說話,就當然是因為有利 益衝突。他的想法就是這樣,其實大家又何須動氣呢?跟他認真便會 輸,所以請大家不要動氣傷身。

 大家可以留意,他言詞貧乏,罵人的詞彙相當有限,來來去去也 是無耻、保皇等三數個字眼。我不知道大家為何對他的發言那麼上 心,我一向時運高,對他的發言內容聽得不太明白,也不太入耳。不 過,我看到大家如此認真,爭相予以駁斥,便想藉着我這 1 分鐘的發 言,勸一勸建制派的同事,無須跟他如此認真。認真會傷身,那實在 無謂,請大家不要那麼動氣。大家以事論事,繼續討論這項法例,希 望條例草案在今天通過之後,不論第二部分的修正案是否獲得通過, 政府也會盡快進行檢討。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立法會 ─ 2018 年 2 月 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7 February 2018

《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草 案》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我發言支持《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草 案》("《條例草案》")第 1 至 6 條納入《條例草案》,主要是賦權行 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規管、禁止售賣及供應酒類給未成年人士。

 今次《條例草案》的修訂其實是要禁止營商者向未成年人士售賣 或供應令人醺醉的酒類。事實上,現行酒牌制度自 2000 年起實施, 根據該制度,持牌人不能准許 18 歲以下人士在領有牌照處所內飲用 任何令人醺醉的酒類,但香港尚未有規例禁止在領有牌照處所內向未 成年人售賣令人醺醉的酒類,即不可以飲用,但售賣則沒有禁止;亦 未有禁止在未領有牌照處所,包括在零售商店如酒類商店、便利店及 超級市場內,向未成年人士售賣令人醺醉的酒類。

 事實上,與其他發達經濟體系相比,香港的人均飲酒量相對較 低,但未成年人士飲酒的情況卻令人憂慮。衞生署在 2013 年曾委託 香港大學進行一項有關兒童及青少年飲酒情況的調查,結果顯示本港 的中、小學生飲酒的情況普遍。調查指出,本港小四至小六學生有 43.5%曾經飲酒;而中學生則更多,超過六成,有 62.4%。當中我們 要特別注意的是,有 4.7%小四至小六學生每月最少飲酒 1 次。

 在正常情況下,小四至小六,即 9 歲至 11 歲兒童應該不知道自 己想飲甚麼的年紀,正常情況一般都是上學、放學及參加課外活動, 為何他們會想到飲酒,有些更每月最少飲 1 次呢?難道他們參加得太 多補習班或興趣班,要用飲酒來減壓?我猜實情並非如此,這情況並 不理想。這是為何我們會支持把第 1 至 6 條納入《條例草案》,希望

可以禁止售賣及供應令人醺醉的酒類給未成年人士。事實上,我認為 建議把最低年齡定為 18 歲的規定與其他的法定年齡一致,亦值得支 持。

 根據《2014 年全球酒精與健康狀況報告》,在 166 個向世界衞生 組織("世衞")提交報告的經濟體系中,有近 145 個經濟體已就在飲酒 場所以外的地點購買酒精飲品訂定了年齡限制。當中 最 低年齡由 10 歲至 25 歲不等,以 18 歲最為普遍,而本港現時尚未制訂有關條 文,可見我們的政策在國際上相對落後。

 事實上,酒精飲品已被世衞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列為第一類致癌 物質,即已有足夠證據證明酒精對人類致癌,相關致癌級別與煙草、 石棉及電離輻射屬同一類別,反映飲酒特別是長期及過量飲酒會對身體產生的負面影響不下於吸煙。所以,我們同意今次修 訂,並支持把第 1 至 6 條納入《條例草案》,這樣不單令我們可以循 法例進行規管,更重要的是,可以向社會發出信息,讓人知道酒精對 人體健康的禍害。

 我們知道現時業界也有自願守則,要求商戶避免向未成年人士出 售酒精類飲品,反映業界和社會均清楚理解,希望保護未成年人士免 受酒精傷害身體的政策方向。所以,我們認為今次這項建議的方向正 確,今次修訂是一個契機,令整個市場可以更名正言順地拒絕賣酒予 未成年人士。

 由於過往沒有明文規定,有時也難為了前線員工,在便利店或超 市當售貨員或收銀員的工友也會對我們說,有小朋友來到店鋪表示想 買酒,樣子看來未成年,但現時卻沒有明文規定不能售賣予他,如果 他說想替父親購買啤酒或紅酒,那他們可否售賣予他呢?所以,如果 能夠完善《條例草案》的規定,確實可以令前線員工不用如此為難, 亦可向社會發出清楚信息。所以,我們支持把第 1 至 6 條納入《條例 草案》。

 事實上,世衞指飲酒已對發展國家造成不良健康的第三大風險因 素,僅次於吸煙和高血壓。飲酒與超過 60 種疾病息息相關,包括肝 硬化、肝炎、胰臟炎、癌症、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及免疫功能失調等。 既然飲酒這麼危險,那我們是否要實行禁酒令呢?當然不是,但我們 希望市民明白酒精的禍害,我們不是說它一定是毒藥,但長期過量飲 酒對健康一定有不良影響。 

所以,希望市民明白其重要性,更重要的是,避免我們的下一代 甚至在兒童階段已沾染飲酒的習慣。我們中國人有時候很有趣,總是 希望小朋友有多一點抗疫力,包括對任何事物的抗疫力。我不知道代 理主席在小時候是否與我一樣,家人會對你說,女子要學懂飲一點 酒,否則長大後會很危險,即從小已開始訓練你飲酒。我們希望透過 今次把第 1 至 6 條納入《條例草案》,可以向社會發放信息,明白酒 精對身體健康的禍害。所以,我支持把第 1 至 6 條納入《條例草案》。

 我謹此陳辭。

 立法會 ─ 2018 年 2 月 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7 February 2018

《2017 年行車隧道(政 府)(修訂)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發言支持由政府提交的《2017 年行車隧道(政 府)(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條例草案》的目的,是為 大老山隧道於今年 7 月 11 日專營權屆滿成為政府隧道後繼續營運和 管理提供法律基礎。不過,我們認為在接收大老山隧道後的相關事宜 上,政府應要做得更好。

 首先,我們關注專營公司現時所有前線員工在薪酬和福利待遇上 的過渡安排。大老山隧道由於將被政府接收,香港工會聯合會相當關 注兩項勞工權益的過渡安排。在政府接收隧道後,新公司所聘用的僱 員的薪酬待遇會否改變呢?他們可否繼續享有同等待遇甚或獲得改 善呢?第二,現有的前線員工可否全數獲繼續聘用呢?中標承辦商會 否優先聘用現時的員工呢?特別是,一些資深員工在隧道運作及維修 等方面經驗豐富,他們對於隧道交接工作相當重要。所以,我們十分

希望中標公司日後可以優先聘用現有員工,並且承認他們在舊公司的 工作年資,讓他們享有同等待遇。

 大家或許記得,青嶼幹線在數個月前由單向收費改為雙向收費, 因而引致大塞車。由此可見,一間管理公司是否有經驗,會影響交通 流量。如果一間公司缺乏相關經驗或經驗不足,當出現事故時便不知 道如何處理。我們聽聞,當青嶼幹線由單向收費改為雙向收費時,有 關管理公司連找續的零錢也欠缺,其後更由於天文台發出 3 號強風信 號而須把車輛疏導至下層行車線,但由於缺乏經驗,因而做得不好, 以致汀九橋及青嶼幹線一帶交通擠塞。由此可見,一間管理公司是否 擁有足夠經驗,以及員工是否長期在公司工作、對隧道管理及道路管 理有否足夠經驗等,對市民而言相當重要。這不單關乎勞工權益,更 關乎其他道路使用者、乘客和駕駛人士在地區上面對的交通狀況,因 為如果員工缺乏經驗,工作便會做得不好,因而影響區內交通。

 此外,當前線員工重新獲聘後,他們原有的年資和待遇等可否保 證會被承認呢?我們希望政府除要求中標承辦商優先聘用現有員工 外,亦要設立機制,要求承辦商在制訂工資水平時須遵從最新的行業 工資中位數,以保障員工的薪酬貼近市場水平。此外,正如我剛才所 說般,對於資深員工,我們亦希望中標公司承認他們的舊有年資。同 時,我們亦希望政府日後為這群員工研究應否設立假期補償制度。原 因是,他們以往在舊公司工作時可能累積了一些福利和假期。政府如 何保障這群員工的福利和權益呢?我認為這是政府的責任。

 此外,是隧道收費的問題。很多人皆問道,當大老山隧道重歸政 府管理後,收費會否改變呢?政府營運的隧道的收費其實低於由私人 公司管理或專營公司經營的隧道。例如,大老山隧道的收費比獅子山 隧道收費昂貴,因此我們相當關注收費的問題。此外,大家皆指出, 由於大老山隧道將被政府接收,收費有機會下調。

  我亦想在此帶出青嶼幹線的收費問題。青嶼幹線由政府管理,其 他公司不擁有專營權。然而,為何我們多次要求政府取消青嶼幹線收 費,但政府卻不願意呢?青嶼幹線的收益相對政府的財政收入其實只 是九牛一毛,但為何政府堅持青嶼幹線必須收費呢?

 青嶼幹線的收費安排不單一如我剛才所說般,在數個月前由單向 收費改為雙向收費,以致整個區域(包括大嶼山、青衣,遠至汀九)大 塞車。最重要的是,大嶼山居民只能依靠這條收費道路進出該區。其 他地區(包括天水圍)的居民可以選擇經由大欖隧道,亦可選擇經由屯

門公路。反觀大嶼山的居民,他們只有一個選擇,便是依靠該條收費 道路。政府接收大老山隧道帶來一個契機,便是大老山隧道的收費或 許可以因此調低,但我們更希望政府可以研究其他幹道和隧道的收費 水平。

 政府的說法是收費水平須視乎流量,如果隧道不收費流量便會增 加。政府是否應該從整體運輸政策的角度予以考慮呢?剛才有同事說 道,不論興建多少條隧道,也不足夠,因為車輛實在太多。不過,車 多已是現實,那麼政府是否應透過例如增建幹道和隧道,以解決車流 問題,而非單靠收費來限制車流,以致加重市民負擔呢?

 讓我言歸青嶼幹道。最糟糕的是大嶼山居民別無他選。在過海方 面,如果市民不想支付西區海底隧道("西隧")昂貴的隧道費,他們還 可以選擇海底隧道,最多只是輪候。不過,大嶼山的居民卻沒有機會 輪候或其他選擇,只可依賴一條收費幹道。因此,除接收大老山隧道 後的收費水平外,我們亦希望政府認真研究青嶼幹線和其他隧道的收 費水平。我們希望這會成為政府研究整個集體運輸系統的重要課題。

 剛才有同事(例如容海恩議員)討論收費設施。雖然主席指此事屬 於交通問題,但我認為此事其實亦關乎政府接收大老山隧道後的安 排。以往,管理公司在獲發專營權管理隧道時可能沒有意欲提升有關 設施。我期望隨着政府接收大老山隧道後,政府在增加收費設施之 餘,也可以在其他隧道或幹道引進有關收費設施,讓收費系統更智能 化,應用不同科技。

 大家皆問道,政府在接收大老山隧道後,其他隧道又如何呢?例 如,政府何時才考慮處理西隧的專營權問題呢?一直有人批評西隧收 費高得離譜,過海收費達 60 多元。不過,駕駛者有時候使用西隧也 不是很快,例如早上使用西隧也會塞車。情況是否一如局長或政府所 想般,收費是與流量掛鈎的呢?西隧收費如此昂貴,但早上仍會塞 車,反映出問題其實與道路設計有關。我們希望,隨着政府接收大老 山隧道後,政府可認真考慮回購並非由政府擁有的道路設施(例如西 隧),就不同隧道的收費及設計等各方面給予通盤考慮,方便市民出 入。

 主席,我的發言到此為止。我希望政府認真考慮大老山隧道的員 工過渡安排。

 主席,我謹此陳辭。 

Many Ethnic Minorities have been in Hong Kong for generations and have played important rol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Hong Kong. However, EMs are facing language barriers, poverty and various difficulties in using public services. Alice MAK, Vice Chairman of the Subcommittee on Rights of Ethnic Minorities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FTU Lawmaker today (22 February 2018) urged the government to provide more grants to the Kindergartens admitting non-Chinese speaking (NCS) students and to formulate “EMs Work Placement Scheme”.


Grant should be provided to KGs admitting handful NCS students

The FTU’s policy proposal submitted to the FS in December 2017 proposed a series of measures to step up the support for EMs. Suggested measures include enhancement in financial support to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admitting NCS students.

“Apart from Prim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kindergarten education is also important for NCS students, as this is the first and the best place for them to learn Chinese and to integrate into the community. However, the government support to KGs is insufficient”, Alice MAK added.

Lam Chui-ling, Principal of a KG, said her school is admitting eight NCS students this year. To support the special needs of NCS students, the school is using the government’s grants to hire one more teacher. “KGs are hesitated to admin NCS students, as lots of EM children don’t have much exposure to the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need to pay extra attention to them. We also have problems in communicating with EM parents because of language barriers”, Ms. Lam added.

“We need a lot more support to manage NCS students but the government’s grant provides only to KGs admitting eight or more NCS students. No grant is available for KGs admitting less than eight NCS students (54% of Hong Kong’s KGs), so this discourages KGs to take NCS students due to insufficient support”, Ms. Lam said.


In response to the problem, Alice MAK urges the government to provide a basic allowance to encourage KGs admitting NCS students even just a handful. The government should also implement the “Chinese Language Curriculum Second Language Learning Framework” in KGs and increase the current grant to KGs.


“More financial resources would encourage KGs to strengthen manpower support, provide the needed learning experience to NCS students and enhance communication with the EM parents”, Alice MAK added.


Insufficient job referral services

According to the recent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Poverty, the unemployment rates of the poor population of many ethnic groups such as Pakistanis and Nepalese were higher than the overall poor population. “The report reflects the relatively high incidence of these EM groups falling below the poverty line due to unemployment”, Alice MAK noted.

“Inadequate employment support service is always a problem for EMs. The statistics of 2016 shows that only 1,043 EM job seekers registered with Labour Department for employment services annually and only 82 placements were secured through LD’s employment referral services”, Alice MAK added.

EM Programme Officer Mr. Hussain said there is plenty of room for Labour Department to improve their services. “One of my clients wished to change his job from construction worker to security guard because of his lung diseases, but the employment ambassador in LB only provided a list of construction companies for him and no other support was provided”.

“There are lots of difficulties for EM to seek a better job. One of my clients got an MBA degree. When he applied for a manager post in a company, the interviewer asked him to consider to take a janitor job instead of the position of manager”, Mr. Hussain added.

“Supporting the EM citizens to join the workforce is good for them to unleash their potentials and to contribute to the community”, Alice MAK said.

Alice MAK hopes that the government can formulate an “EM Work Placement Scheme” in the upcoming Budget. To encourage employers to employ EM jobseekers failing to find a proper job over a period of time, employers who join the scheme may apply for a training allowance of $4,500 for 6 months.

The FTU also urges the government to set up an “EM Employment Division” in Labour Department, so as to improve employment support and job referral services for EM citizens.

Improve Interpretation services

According to Government figures, the percentage of EM citizens using public services is relatively low when compare with other Chinese speaking citizens. This could be due to the lack of insufficient interpretation services available in the government departments. Alice MAK urges the government to allocate more resources for the departments to enhance their services and implement cross-departmental guideline of interpretation services for EMs. Such services should also be made much more accessible.

Ends/ Thursday, February 21, 2018
Issued at HKT 14:30

Press coverage (Chinese only)

東網:少數族裔唔識中英 政黨促增幼園資助鼓勵收生

頭條日報/星島日報:工聯會倡預算案增撥款 助少數族裔教育就業

香港01:【財政預算案】工聯會籲增加少數族裔支援 倡設少數族裔就業計劃

明報相關報道(工聯會促增少數族裔教育支援)

都市日報相關報道

香港商報:工聯關注少數族裔 呼籲協助就學就業

搜尋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