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陸頌雄

自九十年代起,政府服務合約外判常態化,主要集中是非技術工種,包括保安、清潔、以及物業管理等方面。但是,外判制對勞動階層卻是剝削,除了政府招標計分傾向以「價低者得」,令工人的工資及工時難以得到合理的保障,加上標準僱傭合約、扣分制、服務人手數目要求等機制,未能對僱主起有效監察作用,令工人權益雪上加霜,易被僱主進一步剝削。 

 

約三成轉換房署外判合約時護衞員工遭減薪

 

據政府回覆資料顯示,房屋署在服務合約轉換時,發現不少外判員工在過去3年轉換合約時,被新承辦商「減薪」,當中個別最多減幅,竟達8.96%

而房屋署外判保安工種,更加是減薪的「重災區」;當中在服務外判合約所涉及共189個屋邨屋苑等樓宇,有54個,即是28.6%,其保安崗位是被新承辦商「減薪」,情況令人不滿!

 

房署新合約員工遭減薪概況

 

服務範疇

過去3年轉換合約的屋邨/屋苑的數目

涉及減薪的屋邨屋苑的數目

涉及減薪的屋邨屋苑的數目佔整體轉換合約的屋邨/屋苑的百份比

潔淨服務

158

11

7%

保安服務

189

54

28.6%

 

工人權益並無實際改善

 

雖然政府在2016年中旬宣佈在招標計分上,將工資及工時因素由「鼓勵考慮」,改為「必須考慮」因素,但實際上對工人權益改善是並無寸進。

實際上,綜觀政府提供資料,工時及工資因素對於實際改善工人的薪酬待遇並沒有起太大作用。四大主要採購部門所聘用的潔淨及保安服務承辦商,以最低工資聘用的非技術員工的數目,竟然有顯著上升的情況(參考表一);而以每日工時高於行業平均數(保安:10小時,清潔:9小時)聘用的非技術工人數目,則沒有顯著改善。(參考表二)

 

表一新合約有更多員工只領最低工資

潔淨服務

 

薪酬高於最低工資的外判員工數目

只領取最低工資的外判員工數目

只領取最低工資的外判員工數目佔整體員工數目的百份比

2016

20635

5324

25.8%

2017

20951

11468

54.74%

 

保安服務

 

薪酬高於最低工資的外判員工數目

只領取最低工資的外判員工數目

只領取最低工資的外判員工數目佔整體員工數目的百份比

2016

13029

661

5.07%

2017

13262

2994

22.58%

註:2016年最低工資為$32.52017年則為$34.5

 

表二新合約有更多員工的每日工時高於行業平均每日工時

潔淨服務

 

四個主要採購部門的員工數目

每日工時高於行業平均數的員工數目

每日工時高於行業平均數的員工數目佔整體員工數目的百份比

2016

20670

15203

73.6%

2017

20895

15422

73.8%

保安服務

 

四個主要採購部門的員工數目

每日工時高於行業平均數的員工數目

每日工時高於行業平均數的員工數目佔整體員工數目的百份比

2016

13029

3389

26%

2017

13260

3362

25.4%

 

政策倡議

 

就此,立法會議員陸頌雄、勞顧會勞方代表鄧家彪、香港護衛及物業管理從業員總會主席鍾汶斌,以及香港環保物流及清潔從業員協會理事長林有貴於今日(124)下午召開記者會,要求政府必須盡快檢討並改善外判制,並提出政策倡議,以保障工人有合理薪酬福利待遇。

 

外判制改善建議一覧表

 

範疇

改善建議

評審計分

建議政府當局必須檢討現時評審機制,譬如參考新加坡政府的採購政策,調高「技術」分數佔比至七三比(即技術佔七成,價格佔三成),尤其與僱員相關權益因素,以加強保障工人權益。

工資

要求制定工資時遵從不低於最新行業工資中位數,以保障工人薪酬水平貼近市場水平

工時

要求盡快訂立標準工時,超時要1.5倍補水。

扣分制

建議政府當局考慮是否擴大扣分失責通知書的適用範圍至「勞資糾紛」及涉違反職安健個案,以加強阻嚇性。

禁止投標機制

建議政府當局盡快檢討禁止投標機制的成效。

標準僱傭合約相關事宜

雙合約問題

規定承辦商不可在標準僱傭合約以外,與僱員另簽合約;

遣散費

  • 合約內訂明承辦商預留有關遣散費的資金撥備等;
  • 規定承辦商外判合約結束時,即等於自動結束僱傭關係(除非與員工另簽新約),並需支付員工遣散費,以避免勞資糾紛;

薪酬福利待遇

  • 在轉換合約時,規定薪酬福利部份不低於上一份合約的安排;
  • 訂明承辦商的外判服務只包括管理層面,而員工薪酬福利部份,可由承辦商向政府申領有關款項,以保障工人權益。

服務人手數目及時數

建議政府在標書列明,承辦商在提供不同外判服務範圍時,所需服務人手數目的最低標準的規定。

 

外判合約需訂明每個項目之最少工作人數及時數,減少外判商以減少人手去剝削員工及不合理地增加利潤。

減少外判,增聘長工

建議政府當局縮窄服務外判的範疇和規模,並改以公務員合約條款逐步聘用僱員擔任有長期服務需求的工作崗位。

最終責任

建議政府當局參考建造業界做法,修訂法例,訂明政府及公營機構須承擔保障外判服務承辦商僱員的權益的最終責任,以加強對外判員工的保障。

假期補償制度

要求政府設立假期補償制度,尤其年資長的員工轉換合約時失去所累積大假及頭三個月沒有法定勞工假期,政府要責任為該批員工作出補償。

週一, 06 十一月 2017 10:00

修例解決劏房炒水炒電問題

修例解決劏房炒水炒電問題


年,社會十分關注基層市民在住屋上所面對的困難。其中劏房或板間房的租戶不但需要承受比豪宅更貴的呎租,更要被業主濫收水、電費,不少住戶被業主收取每度電1.5元至2元不等的電費,遠較電力公司的收費為高。這種不公情況雙重剝削大量劏房戶,令基層家庭的生活負擔百上加斤。然而,炒水炒電問題雖然廣為社會認識,但政府一直以來都愛理不理,從來沒有提出一套整全的解決方法,令人相當失望。

 

因此,我在較早前的立法會經濟發展委員會會議上提到將提出私人條例草案阻止劏房業主賣電圖利,這一建議引起了社會的討論。我想特別指出現行的《供電則例》早已明文規定客戶不得轉售電力予第三者,但《則例》只屬電力公司及客戶的協議,電力公司實際上並無實質權力制止業主賣電圖利的行為。若果要認真落實相關規定,就需要就此正式立法。

 

我們構思的條例草案正正希望透過修訂《電力條例》,將現有《則例》的規定納入法例之中。條例草案的主要內容包括兩重規定,第一,禁止任何人未經電力公司同意將供電轉售他人。透過這個建議,我們希望藉此迫使電力公司及業主積極地為租戶安裝獨立電錶,使業主能合法地向租戶提供電力。第二,禁止任何人以超出供電商的收費轉售電力予他人。換言之,即使業主因種種理由而無法安裝獨立電錶,繼而尋求電力公司同意轉售電力,他們亦不得坐地起價,濫收電費。

 

我注意到政府回應這一建議時指出私人草案未必可以解決問題,故未來會研究能否透過基金方式協助劏房戶增設獨立電錶。事實上,政府的回應只是舊調重彈,口惠而實不至。其實,電力公司多年來已與社福機構和工會合作,免費為劏房戶安裝獨立電錶,但過去兩年僅成功安裝了12個獨立電錶,可見此一做法成效存疑。此外,安裝獨立電錶不單止是費用的問題,還需視乎業主是否願意配合,而修例就正正是迫使業主配合的最好方法。當然,政府還會以業主仍可增收管理費及租金的理由抗拒修例。若是如此,政府就更應重推租務管制。

 

我們現時正等待法律草擬專員就條例草案發出證明書,稍後議會便可就此加以討論。期盼當局從善如流,以解決劏房炒水炒電的問題,紓緩居民的生活負擔。

文章刊登於2017年11月6日的《明報》觀點版

 

201711063126886 mingpao A25 1

 

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將於12月中旬與兩間電力公司進行週年電費檢討。鑑於兩電過去五年皆錯估燃料開支,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工聯會新界東總幹事鄧家彪憂慮兩電會藉近期國際燃料價格的上升趨勢而高估燃料開支,令來年電費大幅加價。工聯會要求兩電善用燃料賬結餘,避免加價,並促請政府為燃料賬設立「封頂」及回扣機制。

 

 

錯估燃料開支常態化 來年恐估大數

 

根據工聯會多年來收集的數字(詳見附件),由2012年的五年間,中電錯估燃料開支的金額達81.4億,而港燈錯估金額亦達50.1億。中電錯估的最高紀錄為2015年,原預計燃料開支會增加53.6億,但最終只增加約23億。而港燈在去年亦曾預計燃料開支會增加11.7億,但最終開支反而減少5.84億。

 

鄧家彪指出,年年錯估燃料開支已成常態,直接效果是令兩電得以「多收」、「早收」市民的燃料費,並使兩電燃料賬結餘時常錄得高額結餘。鄧家彪批評現行機制令兩電可以任意決定如何動用燃料賬,估計錯誤造成的開支又轉嫁至市民身上,實在不公。

 

近期,國際燃料價格有所上升,今年的平均原油價格至目前為止比去年上升近一成七,而石油輸出國組織近日宣佈石油減產協議將由2018年1月持續至12月,相信會進一步刺激油價上升。另外,平均燃煤價格亦比去年上升近三成。陸頌雄表示,兩電年年錯估燃料開支的往績令人擔心兩電會藉國際燃料價格的上升趨勢,大幅高估來年的燃料開支,並大幅調升燃料調整費,加重市民負擔。

 

陸頌雄指出兩電去年預計各自的燃料賬在今年年終分別會有19.9億和22.8億結餘,他要求兩電善用燃料賬結餘,避免加價;政府亦應做好把關工作,避免市民來年「捱貴電」。

 

此外,工聯會要求政府在新《管制計劃協議》中規定兩電增加調整燃料價格收費次數的同時,亦應並訂下封頂機制,當累積的燃料帳盈餘達某一金額時,兩電就須向市民「回水」。鄧家彪補充時指出,政府目標是於2020年增加天然氣發電的百分比,由於天然氣成本較燃煤高,長遠電費會上升,所以政府更加應該設立燃料帳盈餘的封頂機制,從而保障市民。

 

兩電盈利可觀 應與僱員分享成果

 

另一方面,兩電在近年都錄得可觀的盈利。中電的盈利在2014年已經突破112億,在2016年亦進一步上升至127億。至於港燈去年亦錄得近36億的盈利。陸頌雄要求兩電履行社會責任,自願提早實施新《管制計劃協議》中百分之八的新准許利潤回報率,以在坐擁可觀盈利的情況下儘量減輕市民負擔。

 

此外,工聯會屬下的香港公共事業工會聯合會早前的調查發現逾九成公共事業樓機構僱員不滿意今年的加薪幅度,遠較去年同類調查的五成八為高。

 

陸頌雄表示,「兩電年年賺大錢,但今年的加薪幅度僅在3.9%以下,僅僅貼近通脹,因此我們促請兩電來年加薪不少於6%,與僱員分享成果」。

 

為紓解基層市民的生活困苦,解決分間樓宇單位(包括劏房及板間房)業主濫收水、電費圖利的不公狀況,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及陸頌雄在上月向立法會相關事務委員會提交兩條私人條例草案,以透過修改相關條例,禁止任何人轉售用水及用電圖利。

 

律政司法律草擬專員日前已就兩條私人條例草案,包括《2017年電力(修訂)條例草案》及《2017年水務設施(修訂)(第2號)條例草案》發出證明書,以證明兩條條例草案皆符合《議事規則》第50條的規定和香港法例的一般格式。

 

麥美娟及陸頌雄就律政司法律草擬專員的決定表示歡迎,並已在今天(11月15日)將上述證明書以及兩條條例的藍紙草案提交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及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以諮詢議員意見。麥美娟及陸頌雄相信兩條條例草案不涉及政治體制、公共開支、政府運作等事宜,故期望在其後提交立法會主席時可獲得批准,以便啟動下一步的立法程序。

 

麥美娟及陸頌雄強調劏房及板間房業主濫收水、電費問題長期存在,令不少基層市民的生活百上加斤,但政府一直沒有重視。因此,提出私人條例草案是最有效的處理方法。

 

工聯會期望兩條關乎民生問題的條例草案可以得到跨黨派議員的支持和立法會主席的批准,並在審議後獲得通過。

 

 

2017年11月1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上午11時45分

 


請參閱:
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panels/edev/papers/edevcb4-222-1-c.pdf 
《2017 年電力(修訂)條例草案》

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panels/dev/papers/devcb1-221-2-c.pdf 
《2017年水務設施(修訂)(第2號)條例草案》

第 9 頁,共 9 頁

搜尋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