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陸頌雄

週三, 13 十一月 2019 00:00

泊車位供應

 

法會二十二題:泊車位供應

 

*************

 

以下是今日(十一月十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陸頌雄議員的提問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的書面答覆︰

問題:

據悉,本港泊車位長期供應不足,並以商用車輛泊位短缺情況尤其嚴重。運輸署正推展涉及六個地點的智能泊車系統先導計劃(先導計劃),以期提供更多泊車位。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三年,每年每個區議會分區的泊車位短缺數目,並按所涉泊位是供(i)私家車或(ii)商用車輛使用表列分項數字;如無該等數字,會否盡快作出統計;

(二)有否訂定各個先導計劃的技術及財務可行性評估的目標完成日期;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三)除引入智能泊車系統外,運輸署在未來三年有何應用創新科技的新措施,以提供更多泊車位;

(四)鑑於今年四月發表的《審計署署長第七十二號報告書》指出,截至去年底,五個政府停車場出現多個泊車位遭棄置車輛長期佔用的情況,過去三年,有關政府部門有否定期派員巡查各政府停車場以防止棄置車輛長期佔用泊車位;如有,詳情(包括巡查次數及檢控宗數)為何;

(五)鑑於政府會按「一地多用」的原則,探討在約20個工程項目新增公眾停車場,該等工程項目涉及哪些公共設施及可提供的泊車位數目分別為何;及

(六)未來三年,每年每個區議會分區(i)新設及(ii)取消的泊車位數目分別為何?

答覆:

主席:

香港的土地資源有限是不爭的事實,加上要兼顧不同的土地使用需要,配合社會和經濟發展,客觀而言,政府不可能持續增加泊車位供應以追趕汽車增長的步伐。

政府目前提供泊車位的政策,是優先考慮及配合商用車輛的泊車需求,並在整體發展容許的情況下同時提供適量的私家車泊車位,但不希望誘使慣常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市民轉用私家車,以免加劇路面交通的負荷。運輸署正就商用車輛泊車位進行顧問研究,詳細檢視短缺的情況,並提出短、中及長期措施以應付預見的需求。

就陸頌雄議員提問的各部分,現答覆如下。

(一)、(五)及(六)截至二○一九年八月,全港各區按車輛種類劃分的泊車位數目見附件。由於各區的泊車位需求不時變化而非固定,運輸署無法提供每個區議會分區泊車位短缺數目的資料。

政府會繼續密切留意各區的泊車需要,並繼續推展各項增加泊車位供應的措施,包括推展自動泊車系統先導計劃。

按照「一地多用」的原則,運輸署正積極探討在約20個合適的「政府、機構或社區」設施及公共休憩用地等發展項目新增公眾停車場。視乎技術可行性,有關項目可望分批提供合共約5 100個泊車位。

由於各項措施可提供的新泊車位數目和進度均受多方面的因素影響,所以運輸署未能對未來三年每年泊車位供應作出確切的估算。

(二)運輸署現正進行有關自動泊車系統的顧問研究,以確立在香港應用自動泊車系統的可行性及適用性。相關顧問研究預計在二○二○年年初完成。

同時,運輸署正進行六個自動泊車系統先導計劃的先導項目,以期在興建、營運和管理不同種類的自動泊車系統以及相關財務安排等方面汲取和積累經驗,以備日後可在政府和私人公眾停車場推廣應用。

運輸署因應泊車需求、地理環境、規劃上的限制,以及對區內的交通影響等準則,至今已物色四個先導項目的選址,包括在荃灣區短期租約用地、深水埗欽州街及通州街交界休憩用地、上環中港道擬建的政府大樓及柴灣常茂街擬建的政府大樓的選址。就荃灣區短期租約用地,運輸署已取得荃灣區議會的支持,預期可於二○二○年年初進行有關招標工作。至於深水埗的先導項目,運輸署在取得深水埗區議會的支持後,正評估其技術可行性。就上環及柴灣的擬建政府大樓,運輸署會適時諮詢相關區議會。

(三)為推動智慧出行、方便駕駛者尋找泊車位,運輸署自二○一六年起透過「香港行車易」流動應用程式向公眾發放公眾停車場的空置泊車位資訊,並於二○一八年七月推出「香港出行易」綜合流動應用程式,整合「香港行車易」和另外兩個有關公共交通及駕駛資訊的流動應用程式,一站式向市民發放交通信息。截至二○一九年九月底,「香港出行易」提供合共330個公眾停車場的空置泊車位資訊。

另一方面,運輸署計劃於二○二○年上半年開始分階段安裝新一代停車收費錶,該等收費錶將配備感應器以探測相關的路旁停車位是否已被使用,而有關的實時資訊及數據亦會經「香港出行易」及政府公共資訊網站「資料一線通」發放。我們預計新一代停車收費錶的安裝工程會於二○二二年上半年全面完成。

隨着「香港出行易」發放更多公眾停車場及設有新一代收費錶的路旁停車位的實時空置泊車位資訊,駕駛者可更便捷地尋找空置泊車位,亦可減少車輛在道路上徘徊尋找泊車位所產生的交通流量。

(四)現時運輸署轄下政府停車場的日常管理及營運,包括處理棄置車輛,均由外判營辦商負責。運輸署一直有定期派員巡查轄下停車場,每個停車場平均每月巡查一至兩次,監察營辦商的工作,包括人手安排、檢查停車場的重要設施、跟進維修項目、收取泊車費、處理棄置車輛及停車場的整體運作等。因應審計署報告的建議,運輸署已要求營辦商由二○一九年二月起須每月提交處理棄置車輛的報告,以加強監察營辦商在處理棄置車輛的安排。此外,為加快處理棄置車輛,運輸署亦已優化處理棄置車輛的程序,營辦商可依據於停車場展示的「泊車及使用條款」處理棄置車輛。當發現懷疑被棄置車輛,營辦商會以掛號郵遞方式寄信到車主的登記地址,要求繳付應付的泊車費及將該車輛移離停車場,以期盡快把被佔用的泊車位騰出供公眾使用。截至二○一九年十月底,運輸署轄下多層停車場已沒有尚待處理的棄置車輛個案。

 

附件: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911/13/P2019111300319_328378_1_1573617644896.pdf

 

 

2019111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30

 

 

立法會 ─ 2019 10 24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 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想藉着是次在《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 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的發言,詳細說明我為何支持當局的 修正案,以及闡述我對公共理財的看法。回想有關修正案的產生原 因,其實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因為庫房"水浸",本財政年 度錄得過千億元的巨額財政盈餘,所以政府有概念要把較預期為多的 收入回饋納稅人。 第二階段的建議則在 8 月提出。政府原先提出寬免納稅人 75% 薪俸稅、個人入息課稅及利得稅,上限為 2 萬元,但後來卻有紓困的 需要,因為自 6 月起,修例風波對各行各業造成影響,特別是在暴力 衝擊下,不論僱員或僱主的收入都出現斷崖式的下跌,甚至面臨失業 和公司倒閉的狀況。基於這項紓困的因素,政府提出再增加多 25 百分點的退稅,對此我表示支持。 可是,我一直懷疑從公共理財的角度而言,究竟有沒有更好的方 法呢?政府是否每年因應收入增多而向市民提供退稅,便已足夠呢? 政府過去數年均抱持這種觀念,當財政盈餘較豐厚時便向市民退稅, 某年的退稅上限甚至高達 3 萬元。至於領取綜援或其他福利的基層市 民則可獲發"雙糧",有各種補貼。然而,一些繳稅不多或一人供養家 中數口的市民卻因此被忽略了。其實他們的收入亦是捉襟見肘,也屬 於基層或勉強可稱作夾心階層,大多居住在屋邨、居屋或租金昂貴的 私人住宅,但過去卻正是政府公共理財概念下,在財政預算案中受惠 較少的一群。政府也曾派發現金,在上一財政年度派發了 4,000 元,但卻弄得 滿城風雨及"一鑊粥",我至今仍會收到零星的市民投訴,指出尚未收 到這 4,000 元。所以,政府只向繳稅較多的納稅人退稅,向最弱勢及 最需要幫助的人發放"雙糧",但對於介乎上述兩者之間的市民卻沒有 給予太多照顧。 正因如此,儘管特區政府有很多盈餘,仍然深感煩惱,因為財政 資源的分配方式欠妥當或不平均,開罪了很多人。我雖然支持今次提 出的修正案,但卻認為政府要認真考慮如何在不同的經濟周期下,在 公共理財方面做到雨露均霑。特別是在經濟好景時,須讓每一階層均 能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不會讓人感到政府忽略了一大群人或分配不 均,因而引起社會不滿。 政府一直沒有嘗試建立一個分紅機制,而在公共理財併入這種機 制的一個例子是新加坡。當地政府會計算每年有多少盈餘可分派給市 民,並早已掌握人民的個人銀行戶口資料,方便入帳。故此,根本沒 有需要每年填寫一大堆資料,再交由政府部門輸入,過程中又可能出 錯,表格或會遺失,甚或會因為入錯資料而招致投訴,總之弄致" 鑊粥",令"派錢"工作延至翌年也未能完成,徒惹市民不滿。 另一個例子是內地某些村鎮的集體經濟活動,當中也有分紅的概 念。一個政府收到的稅款,可說是經營收入,因政府的工作有如經營 一間公司,為市民提供公共服務,當有盈餘或投資獲利時,便等於賺 得收入或投資股票獲利,應有分紅派息的機制。為何政府不能好好建 立一個派息機制,令每一市民可公平地成為政府、社會運作的持份 者?分紅機制可確保事事一清二楚,大公無私,人人感到合理和平 均,並令派發金錢的行政成本減至最低。我們很希望政府能好好思考 這個問題,否則每次出現豐厚財政盈餘時,便會面對幸福的煩惱,這 煩惱甚至會形成一個政治危機。 在今次修例風波中,市民對政府的信心逐漸消減,究其原因,派 4,000 元不力其實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有些市民感到當 局連派發 4,000 元這麼簡單的事也做不好,還說甚麼其他大道理呢? 當處理這麼簡單的工作也弄成這個樣子,政府的威信和信譽真的會受 到很大打擊。 第二階段的建議是由退稅 75%增至 100%,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 項紓困措施,而和退稅一樣,我們原則上一定贊成。所以剛才除一位議員之外,其他議員均投下贊成票。在紓困方面,我的看法是退稅無 疑是一種紓困手段,但是否有更精準或可以刺激內需的紓困措施呢? 我希望政府就此思考一下。 甚麼是精準的紓困措施?主席,政府最近一項舉措值得讚賞,那 就是向運輸業界提供燃料費用補貼,這便是精準的支援。運輸行業在 過去數個月的政治暴力或修例風波中深受其苦,因為整個社會變得很 蕭條,的士行業可說首當其衝。工聯會的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早就 提出,的士、小巴業界因此大受影響,特別是的士業,業內人士在這 數個月的收入大減三四成,在我們曾接獲的一些最嚴重個案中,他們 的收入更減少了一半。 按我們平常看到的情況,過往是乘客等候的士,現在則是的士在 等候乘客。如果單純減免牌費,將只會對車主有利,但為了對前線司 機作出支援,於是便調低氣價,每公升石油氣減免 1 元。雖然有些司 機仍然 ,認為是 杯水車薪,但 的確可以直接支援業界 士。根據他們的反映,每月可節省差不多 1,000 元,半年下來便可省 6,000 元。當然,對其他車輛也有提供燃料費用減免,有些車輛可 減免三分之一費用,車用石油氣則每公升減免 1 元,這都是為了很精 準地支援某一行業的從業員。 如要精準地作出支援,最需要的是甚麼?在這次修例風波的暴力 衝擊影響之下,各行各業尤其是旅遊、百貨、飲食、酒店等行業,均 有很多從業員失業。主席,你可知道他們一旦失業,手停口停,在上 有高堂、下有妻房的情況下能夠怎麼辦? 難道要這群"打工仔女"向社會福利署申領失業援助嗎?他們在心 理上必然難以接受,因為他們工作多年,一向以身為香港人自豪,敬 業樂業,自力更生,現在驟然要領取失業援助及參加自力更生支援計 劃,被迫應徵一些不合適的工作,試問如何能夠適應? 在這特殊情況下,為甚麼政府不能考慮設立緊急失業援助金,撥 款項以供 在一段 時間內使用 常說在 的失業保險計劃下,"打工仔"需要供款,所設立的更是一個長期的制 度。我也明白財政來源各有不同,但用意都是在工人失業的情況下, 在一段時間內提供支援。工聯會的方案是設立緊急失業援助金,但有 需要人士只可領取半年,而且獲發金額是其原來工資的最多八成,這樣便能直接補償他在受到風波影響而失業期間所損失的收入,從而減 輕對其家庭開支造成的影響。我認為政府既然有盈餘,便應考慮訂立 這項措施。 第二方面,除了派發金錢之外,亦要研究如何在市場播種,刺激 內需。就政府昨天公布的措施,我們曾諮詢旅遊業工會,他們大致上 認為措施過於零碎,流於隔靴搔癢,未能吸引更多旅客。現時旅遊業 面對的最大困境是本地導遊無團可帶......

全委會主席:陸頌雄議員,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只是就公共理財作出舉例說明,解釋應如何投 入金錢實際協助市民、工友以至整個社會及市場。我只是舉例而已。 我們提出"香港人遊香港"的構思,希望政府資助市民參加本地旅 遊團,即使是一天或兩日一夜也好。到長洲一遊也可入住酒店,港島 或九龍的居民亦可到屯門黃金海岸的酒店住宿一晚,參觀某些景點, 輕輕鬆鬆地玩樂一天,既可旅遊又能刺激飲食業,並帶動一種開心玩 樂的感覺。 主席,開心的感覺很重要,人在感到快樂時會產生很多正能量, 所以刺激內需實在非常重要。至於如何加快進行政府一些惠民的公共 工程,讓政府工程更快上馬,亦是公共理財中有助政府在艱難時刻燃 點市民希望的舉措。當然,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止暴制亂,重建香港的 法治權威,因法治有其權威性,市民必須遵守法律,不能以違反法例 為榮,以為"跳閘"是很正義的行為,蒙面破壞則完全無需負上刑責。 只有恢復法治權威,才能保障我們的自由,從而......

全委會主席:陸頌雄議員,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陸頌雄議員:好的。只有我們的自由獲得保障,香港作為一個自由經 濟體的收入及政府的收入才能獲得保障,這話何解?舉例來說,我們最重要的是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和做生意的自 由,不會有公司因其背景、其股東或負責人的政見而受到攻擊或抵 制。我們也要有出行的自由,不會因為擔心某地區可能有大型遊行、 暴力或騷亂事件而不敢外出。在恢復這些自由後,經濟便能恢復正常 狀態,而在這狀態下,政府才會有穩定的收入。只有確保有穩定的收 入,才能實行我在二讀辯論發言時提及的稅制改革,令我們擁有持續 和穩定的收入,不需要單靠賣地收入支撐,因這種畸形的收入並不理 想。 雖然我支持當局的修正案,但我希望透過主席促請局長聽取我們 就公共理財提出的建議。政府必須有改革和創新的思維,才能為香港 帶來轉機和希望。 多謝主席。

 

 

立法會 ─ 2019 10 23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今天審議的《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條例 草案》("《條例草案》")本應在暑假前 6 月底完成,但眾所周知,因 為《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引發 的爭議,社會出現很多暴力示威,更甚的是立法會在 7 1 日被大群 暴徒入侵、破壞、蹂躪,導致整個議會運作停頓,直至今天才能審議 《條例草案》。 香港已經受創,撫平創傷,盡快止暴制亂,確實是現時社會的當 務之急。當然,稅務寬免特別是 8 月份政府公布"加碼",把薪俸 稅、個人入息課稅、公司利得稅等寬免由 75%提升至 100%,上限是 2 萬元確實為現時的社會氣氛帶來少許"甜頭"也不能說是" ",可說是一點安慰。對有經濟壓力的家庭而言,少繳 2 萬元稅當 然是種安慰;對中小型企業來說,或許也能救命一下子,因為現時各 行各業確實受到極大打擊,特別是旅遊、百貨、飲食、零售、運輸等 行業,均是重災區,很多人面對失業、裁員、減薪。收入以佣金為主 的人士,收入也大減。所以,這些紓困措施其實旨在減輕社會所受的 衝擊。

 

事實上,《條例草案》也讓我們看到,香港的公共財政其實有很 強烈的反思空間。每年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也面對一個幸福的煩 惱,便是我們有巨額財政盈餘。俗語說"淡淡定,有錢剩",但特區政 府一旦"有錢剩",如何"派錢"回饋市民也是令人頭痛的問題。為何每 年也有這麼多盈餘呢?我並不是說有盈餘不好,或要求政府把錢花光 以致出現赤字,但每年有盈餘已成為常態,盈餘並非數十億元,而是 數百億元,甚至上千億元,年年也計錯數,為甚麼呢?因為我們非常 倚賴土地財政,即很多收入與賣地、地產交易有關,如印花稅等,而 這些收入是非經營收入,可以大上大落,市道好時確實會有上千億元 盈餘,但市道不佳時可能出現赤字。所以,政府永遠不敢視這筆款項 為穩定收入,不敢把它用作長期的社會財政承擔,通常會撥入基本工 程儲備基金內,越積越多,市民又不知道剩下來的錢有何用途,形成 社會矛盾。 我們認為土地財政是一種不健康的現象, 公共理財 的角度 說,我認為形容為飲鴆止渴也不過分。為甚麼?表面上,土地收益、 高地價政策,印花稅等確實可帶來豐厚的收入。舉例而言,土地收益 佔政府收入的比重已由 2000 年至 2005 ( 10 多年前)的約 8%,飆 升至 2015 年至 2020 年的 21%。以 2017-2018 年度為例,加上補地價、 印花稅等與地產相關的收入,更佔政府收入接近四成。然而,這麼大 的比重會導致:第一,政府覺得地產收入是一頭"聖牛",是不能觸碰 的利益,一旦地價下跌,政府恐怕會沒有收入,政府也會出現問題; 第二, 我認為這是 飲鴆止渴 ,因為 土地得來的 "打工仔"或中小企帶來甚麼後果?便是住宅、商鋪及寫字樓的價格 和租金高昂,令小市民或中小企均百上加斤。有人形容這是"租金間 接稅",其實是不健康的,因為稅款應該由政府收取,為何會由地產 商代政府收取呢?這是非常不合理的現象,亦進一步造成資本壟斷、 地產壟斷和霸權的現象。此外,地價極受市場波幅影響,如果出現無 法賣地或地價下跌,政府收入便會減少,盈餘隨時變成赤字。 說回公共財政的問題。一直以來,政府強調香港的其中一項優勢 是低稅率及簡單稅制,但我經常也叫人反思,低稅率是否便是最好 呢?若然如此,避稅天堂開曼群島一定是最好了,主席。我們相信香 港的優勢其實是我們的法治、人才及自由開放的體系。當然,現時法 治正受到嚴重衝擊,我們確實要修補重建,但這些才是我們真正的優 勢,而不是只靠低稅率來吸引投資。我經常說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便 是從商者 包括主席在內 若能賺取豐厚利潤,不會介意加稅 1%2%,最重要是在這個地方營商有沒有錢賺,如果沒有錢賺,即使不用交稅也沒用。所以,最重要是維持香港良好的營商環境,包括 基建和人才,令在香港營商者獲取合理、穩定的利潤,他們自然便會 在香港投資,而不是靠低稅率吸引人來香港投資。所以,我認為特區 政府不應該再執着這點迷思兜轉。 其實,香港的利得稅稅制也有改革,為了照顧中小企,在 2018-2019 年度已調整為兩級制,首 200 萬元的利得稅稅率降至 8.25%200 萬元以上的利潤則維持按 16.5%徵稅。不計避稅天堂,相 比其他主要經濟體,16.5%利得稅稅率也是全世界最低的。所以,其 實我們有一定空間提高大企業、高利潤企業的稅率。2016-2017 年度, 106 700 間要繳稅的公司之中,應評稅利潤超過 1,000 萬元的公司 只佔 6.8%,但它們貢獻的稅款佔總利得稅收入的 88%,證明應評課 稅利潤超過 1,000 萬元的公司只佔很少部分,但它們繳交的稅項卻佔 總額接近九成,這顯示了甚麼呢?顯示只要稍為提高稅率,整體稅收 便可大幅增加。 我看看大公司的財務報表,有些著名的上市公司原來真的繳交很 高額的稅項。以下全部是 2017-2018 年度的數字,我讀給大家聽,分 享一下。新鴻基:46 億元;香港鐵路有限公司:19 億元;長江實業 集團有限公司:17 億元;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9 億元;恒基兆 業地產有限公司:6 7,000 萬元;太古集團:6 3,000 萬元;新世 界發展:5 4,000 萬元;國泰航空有限公司:3 5,000 萬元;中華 電力有限公司:18 7,000 萬元;恒生銀行:20 億元;香港中華煤 氣:7 1,000 萬元;中國銀行:57 億元;滙豐控股:120 億元。這 些均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上市大公司。其實這些超級企業、超"巨企" 數十間繳交的利得稅已達數百億元,只要把它們的稅率增加 1% 2%,形成梯級式的利得稅累進制,便可令我們的稅收有比較穩定的 增長,同時又不會打擊 力量不太強的中小企。我們建議,純利高於 5,000 萬元的企業,應該要加稅 1%,以達致垂直公平和能者多付的 原則。 何謂垂直公平呢?即企業有能力賺取豐厚利潤,取得這麼高的市 場佔有率,甚或多少有些壟斷市場的情況,就理應有能力、有責任繳 付多些稅款。良好的社會營商環境,讓這些大公司能賺取豐厚利潤, 或政策有意無意配合,例如香港鐵路有限公司便是政策保護下的產 物,那麼他們是否有責任多點回饋社會,從而體現垂直公平和分配正 義呢? 我們經常說,今次的修例風波很大程度是民怨大爆發。民怨大爆 發除了由於一些人煽風點火,甚至外國勢力不懷好意插上一刀之外, 我們亦要檢討內因,內因是甚麼呢?便是社會分配不公、貧富極度懸 殊。香港的堅尼系數是 0.539,根據外國的社會學研究,早已可能出 現暴動,現在很不幸真的出現暴動,怎麼辦呢?一定要解決社會的分 配不公,這便要靠稅制改革。實施稅制改革,透過社會的二次分配和 產業政策,做好教育、醫療、房屋等要花錢的領域,甚至乎提供現金 福利,令市民感受到社會朝着公平的方向發展,讓大家共享社會發展 的好處,才不會有人喊"攬炒",對嗎? 我們現在說要止暴制亂,當然我們要支持警察嚴正執法,也要呼 籲社會各界對任何暴力說不。但是,我們要治療內在矛盾,要真正解 決內部問題,解決社會分配不公平的現象,就真的要放棄港英時期遺 留下來的放任自由主義。官員切勿繼續迷信"小政府,大市場",甚至 抱着偏袒商界的思維,迷信商界賺到錢自然會產生滴漏效應,那滴不 到會怎樣呢?便會民怨沸騰。真的要讓市民看得到,政府有決心為社 會帶來公義的改變,令那些別有用心的政客、挑撥民粹的壞人沒有生 事的空間,社會才會長治久安。 所以,藉着《條例草案》,我希望社會能夠思考一下香港的公共 財政如何透過稅務制度,特別是利得稅累進制,以體現垂直分配的公 義,達到穩定社會的效果。多謝主席。

 

週三, 06 十一月 2019 00:00

零售業「職」學創前路先導計劃

 

 

立法會十五題:零售業「職」學創前路先導計劃

 

*********************

 

以下是今日(十一月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陸頌雄議員的提問和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陳百里博士的書面答覆:
 
問題:
 
政府、職業訓練局及香港零售管理協會於二○一四年攜手推出零售業「職」學創前路先導計劃(職學計劃),為學員提供「有學有賺」的學習機會及清晰進階路徑,以吸引人才加入零售業。根據職學計劃的安排,基礎文憑課程的學員在畢業後如成為培訓期間同一僱主的全職僱員,他們的每月收入將不少於一萬一千元。據悉,基礎文憑課程首四期已分別由二○一六年至今年完成。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是否知悉:
 
(一)基礎文憑課程第四期的(i)收生人數、(ii)退學人數及按退學原因分類的數字、(iii)畢業生人數、(iv)畢業日期,以及(v)現時仍然受僱於培訓期間的僱主的畢業生人數;
 
(二)參與職學計劃的僱主分別為基礎文憑課程第一至四期畢業生提供的職位總數;當中分別有多少個職位的每月基本工資為一萬一千元或以上及少於一萬一千元,以及在後者當中,分別有多少個職位的每月基本工資(i)少於五千元、(ii)為五千元至七千元、(iii)為七千零一元至九千元,以及(iv)為九千元以上;
 
(三)基礎文憑課程第一至四期畢業生當中,(i)現仍任職零售業的人數(並按他們從事的職位及月薪組別列出分項數字),以及(ii)現已離開零售業的人數(並按離開原因列出分項數字);及
 
(四)基礎文憑課程第五及其後各期的收生人數分別為何?

答覆:
 
主席:
 

 

 

敬啟

 

「零售業『職』學創前路先導計劃」(先導計劃)由職業訓練局(職訓局)與香港零售管理協會在二○一四年合作推出,讓中六畢業生學員邊學邊做,並每月獲政府津貼二千元,以鼓勵有志青年投身零售業。先導計劃第一屆至第三屆基礎文憑合共有三百零三位學員完成課程,第四屆有十九位學員於二○一九年二月完成課程,第五屆及第六屆基礎文憑課程仍在進行中。
 
就提問的各部分,現分別答覆如下:
 
(一)先導計劃第四屆基礎文憑課程於二○一七年九月開課,三十位學員報讀,當中十九位已於二○一九年二月底完成課程,其餘十一位學員退學。根據職訓局向退學學員查詢所得,退學原因包括:提早全職投入零售工作或其他行業、轉讀全日制課程、未能同時應付工作和學習的要求,以及其他個人理由。
 
職訓局在學員畢業後會進行跟進調查。針對今年二月底剛畢業的第四屆基礎文憑學員首次跟進調查已於今年九月展開,職訓局仍在收集回應,暫時未能提供相關資料。
 
(二)政府就先導計劃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的文件指出,基礎文憑學員在畢業後如成為提供實習崗位公司的全職僱員,僱主應提供每月不少於一萬一千元的薪金,其中包括基本工資、佣金及津貼。
 
職訓局在每屆學員完成課程約六個月後會進行首次跟進調查。根據向第一屆至第三屆完成課程的學員進行的首次跟進調查,三百零三位學員當中共有一百五十位回覆,當中百分之四十三表示在零售業任職。這些在零售業任職的回覆學員中,分別有百分之二十二及百分之三十七表示受僱於提供實習崗位的公司擔任全職及兼職僱員,當中屬全職僱員的畢業學員每月薪金均不少於一萬一千元,包括基本工資、佣金及津貼。有關第四屆基礎文憑畢業學員情況,請參閱第一部分回覆。

(三)根據職訓局在二○一八年九月針對第一屆至第三屆完成基礎文憑課程的學員進行的跟進調查,三百零三位學員當中共八十三位回覆,當時畢業時間由半年至兩年半不等。這些回覆學員中,在零售業界工作(包括全職及兼職僱員)及在零售以外行業工作者各佔百分之三十一,也有百分之二十九仍在進修,餘下百分之八畢業學員仍在考慮確實路向。有關第四屆基礎文憑畢業學員情況,請參閱第一部分回覆。

(四)先導計劃第五屆及第六屆基礎文憑課程於二○一八年九月及二○一九年九月開課,分別有二十四位及九位學員報讀,數目較首三屆為低。我們相信,中六畢業生整體人數持續下跌(二○一九年中學文憑試考生人數較二○一四年下跌達百分之二十九)以及有其他升學和就業機會,是報讀人數下跌的部分原因。我們會繼續與職訓局及香港零售管理協會合作,加強宣傳有關課程,並提升課程內容和吸引力,為畢業學員建立清晰的學業和事業發展階梯,冀能有助零售業提升專業服務水平。

 

 

 

201911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00

 

立法會 ─ 2019 年 6 月 5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5 June 2019

"改善公務員待遇,提升施政效率及推動創意與創新"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就着今天這項"改善公務員待遇,提升施政效率 及推動創意與創新"議案,我認為首先應要為公務員下定義。我不知 道公務員事務局羅智光局長對此有何看法,我認為凡為市民服務的政 府部門職工,都應該被政府視作公務員。 我們現時對公務員的政策其實很狹義,正式由公務員事務局提供 合約的才算是公務員,其他 NCSC(非公務員合約制)、外判制、"T 合 約"或臨時合約的"五無人士",均不在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法眼之 下,並要面對沒有晉升、沒有福利、沒有加薪、沒有保障及沒有前途 的問題。其實,在討論公務員福利前,首先應該讓他們進入公務員機 制。所以,我今天其中一個發言重點,就是為何同樣在香港為市民服 務的人,要被分成數級制。  

我在今屆立法會也提出過一項"盡快全面檢討政府的服務外判制 度"議案,並得到部分政府部門響應,採納了我某些意見,對此我是 歡迎的,但我今天主要想針對的對象,是一群非技術外判工,包括清 潔員和保安員,我今天特別想就這群人發言。

 過往這群員工所得的待遇很不合理,亦與政府原本的外判政策背 道而馳,但政府卻經常說,由於這些服務有不確定性,因此需要增加 靈活度。可是,以屋邨保安員或食物環境衞生署管理人員為例,他們 又怎會是流動的需求呢?清潔服務和保安服務每天也是有需要的,所 以說到底,第一,就是政府想節省支出;第二,就是政府想推卸責任, 減輕管理責任。代理主席,我稍後亦會提到,這樣做其實是無法減輕 管理責任的,反而會架床疊屋,增加管理成本,而且"一職幾制",亦 會對整體士氣構成很大打擊,政府同時帶頭製造了不公平、不公義的 現象。

 同時,我想特別指出,除了一些非技術職位,其實不少技術職系 現時也被政府外判。我們在地區接觸到最多的,就是房屋署("房署") 職員,現時,房署的管理工作有接近六成交由管理公司負責,當中分 別有物業管理經理、物業管理主任和大廈主管等職位。這些職系以往 也是由公務員負責,即房屋事務經理、房屋事務主任和屋宇事務助 理。為何這些可以由公務員擔任的職務,現時卻要外判呢?這些人也 屬於前線管理階層,是經理和主任級,為何也要外判呢?

 我再舉一個例子,就是運輸署。我們很重視隧道服務的穩定性, 但政府卻把它交由管理公司負責,當中有交通主任、管理督導和技工 等,人數佔整個部門的比例竟然是 152%,即是外判員工竟較政府的 正規員工多,真的豈有此理。政府經常說重視交通問題,為何不願聘 請公務員把隧道管理好呢?我不是說外判員工一定做得不好,但這樣 會對與他們同樣做得好的人不公道,這就是我剛才提到的"五無"問 題。

 此外,政府產業署的情況便更誇張,外判員工及公務員人數比例 竟然是 864%,即是絕大多數員工也屬於外判,整體外判員工人數為 5 萬多人,但其實是不止 5 萬多人的,因為當中仍未計及 IT 方面的"T 合約",以及沒有計及在建築署內負責設計和工程監管的僱員,他們 也是以工程合約方式聘用,交由工程公司和顧問公司負責,香港最賺 錢的公司就是顧問公司了。其實,建築署本身擁有人手、負責設計和 工程監管工作,為何建築署不擴充人手編制呢?我想指出,以上做法根本毫無工作效率,以屋邨管理為例,如果 在一個由管理公司負責的屋邨,想找其管理公司的經理進行協作,他 有時候是要再請示房署的經理才能下決定,因為他不敢胡亂用錢,怕 用錢後會被房署責難。所以他根本沒有獲得授權用錢,要向上級請 示,因而要增加一個監管職位。

 其實計算過後,我並不認為政府此舉可以節省支出,甚至在架床 疊屋後,會影響服務質素、服務效率及對市民的回饋。很多時候,由 房署直接管理的屋邨的管理情況是不錯的,因為政府願意提供資源去 管理,但對於外判屋邨的管理,管理公司很多時候需要看着帳目辦 事,又怕房署指責它胡亂花錢,所以通常也會較吝嗇,這便是一個例 子。

 我亦想就着創意方面說一說,第一,我們認為公務員的績效評 估,特別是中層管理人員,例如 EO(行政主任)和 AO(政務主任),應 該加入他們應用創意管理方法作為一個評核機制,而不要單單要求公 務員不會做錯、滴水不漏,夠年資就升職,對於這類公務員,他們應 該已經不適合時代發展。

 談到時代發展,其實很多公務員也曾前往內地參加國情班,所以 我特別反對譚文豪議員提出要取消國情班,除了由於"逢中必反"外, 我想不到有甚麼其他原因。難道公務員到外國進行交流,就等於勾結 外國勢力嗎?其實,交流是相當正常的事情,而且到不同地方了解對 方的公共行政,亦可以增加自己的創造力,不同地方包括內地的政 府,也有很多便民的新措施適合( 計時器響起 )......公務員參考。多謝 代理主席。

立法會 ─ 2019 年 5 月 30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30 May 2019

"全方位支援 60 歲至 64 歲長者"議案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對於昨天就"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的 表決,我想作一項簡單聲明。我昨天的發言很清楚,我的意向是投反 對票,但因為在操作上按錯按鈕,所以出現了錯誤的投票結果,希望 代理主席將我的聲明記錄在案。 回到今天由郭偉强議員提出的"全方位支援 60 歲至 64 歲長者"議案,這項辯論來得很合時,因為在社會引爆的大辯論正是源於政府早 前將申 領 長者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的門檻由 60 歲提高至 65 歲,導致很多 "老友記"擔心將來年屆 60 歲以上而又沒有綜援保障, 社會可以為他們提供甚麼支持呢?當然,我們不贊成這項政策。

 然而,其實社會上有一種因發展而帶來的矛盾。第一,我們的科 技和生產力不斷提升,例如自動化和人工智能,人們理論上無須再過 於操勞。從社會發展的階段來看,人們甚至可以提早退休,輕鬆享受 人生。但從另一角度來看,人們的壽命越來越長,亦越來越健康,有 些人活到 60 歲仍很壯健,還有發揮餘熱的地方。如果叫他們不要工 作,只享清福,他們可能會感到太清閒,甚至變成一種人力資源的浪 費。大家經常指香港現時面對勞動人口逐步萎縮,似乎出現勞動人口 不足,而商界又不時以此作為輸入外勞的藉口,我們勞工界對此當然 不贊成。

 因此,我認為要走出矛盾,其實應訂定政策方向,令 60 歲至 65 歲 這群按世界衞生組織的標準為"初老者"的人士中,有意繼續就業的人 可以找到工作,而希望退休的人則可以得到保障。我們要做到這一 點,才能讓這群不算年青的人士我也說不上他們是否"老友 記"有自主的人生選擇。這是我們社會上應該形成的共識,而政 府亦應循此方向提供相關的政策配套。

 我剛才提出的第一點是這群 60 歲至 65 歲的人士如果有意繼續就 業,以目前的情況來說確實相當困難,因為不少公司在人事方面的退 休政策訂明員工年屆 60 歲便要退休。即使重新簽約,亦可能要每年續約、薪金大減或降職,俗稱"翻閹",其實對這群人士而言是一種歧 視和不公平,亦無視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及他們在相關行業的豐富經 驗。

 更不幸的是有些人連這些機會也沒有,要在市場上重新求職則難 上加難,即使是公務員職系也不會聘請 60 歲以上的人士為新入職員 工。因此,我們認為首要應研究立法禁止職場年齡歧視,情況包括強 制僱員在不合理的歲數退休或不聘請歲數不合意的人士,而非唯才是 用。有些僱主當知道求職者年屆五六十歲,便不給予面試機會或叫他 們等消息,更極端的個案是連求職表格也不提供,我們認為無法接 受。此外,政府應加強宣傳以改善社會風氣,讓大家明白到這群人士 如果身體健壯,基於他們的豐富經驗,其實是寶貴的人力資源,所以 我們認為政府應在這方面下工夫。

 早前,立法會公聽會上有位婆婆哭訴找不到工作,應徵 10 多份 工作全被拒絕。局長叫婆婆找勞工處協助,令全城狠批局長涼薄,我 想在此為局長稍作補救。我認為局長應該指出政府設有中高齡就業計 劃,計劃的理念不錯,但當天局長可能因時間緊迫而未有提及。然而, 即使它的理念不錯,但實踐效果卻不太理想。根據有關數字,如僱主 聘用60歲以上的失業人士,可獲得4,000元的在職培訓津貼,為期6 至 12 個月;如聘用 40 歲至 60 歲以下的失業人士,則可獲得 3,000 元的 在職培訓津貼,為期 3 至 6 個月。過去數年即 2016 年至 2018 年,其 實申請宗數不升反降,由 2016 年的 2 978 人減少至去年的 2 574 人, 而 60 歲至 64 歲人士所佔數目則維持於約 200 人。

 為何申請數字那麼低?政府為僱主提供高達 4,000 元的津貼,其 實很不錯,為何僱主不申請呢?我曾詢問一些本身為僱主的朋友,他 們提出兩點原因:第一,有人表示不知道政府設有這項計劃和申請方 法;第二,我發現勞工處對在職培訓的定義過於狹窄,要求培訓內容 必須具體、新穎及帶有一定技術性。我認為培訓的定義可以擴闊,例 如清潔工作可能是很簡單的工夫,但如要我做清潔工作,其實我也要 重新學習。又例如侍應工作可能亦很簡單,但如要提供殷勤的服務令 顧客感到稱心滿意,亦需要培訓,為何這些訓練不被納入相關培訓範 圍,透過提供培訓津貼吸引僱主聘用這群有經驗的人士呢?我們亦希 望將培訓津貼金額增至 4,500 元,與展翅青見計劃看齊,以吸引更多 僱主參加這項計劃。 最後,在退休方面,我們認為政府應盡快落實不設資產審查的綜 合退休保障,以及讓 60 歲以上的人士同樣享有 2 元乘車優惠、醫療 券和牙科津貼,以達致我剛才提到的目標,即有意繼續就業的人可以 找到工作,而希望退休的人則可以得到保障,( 計時器響起 )......多謝 代理主席。

代理主席:陸議員,你的發言時限到了。

週三, 29 五月 2019 00:00

"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5 月 29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9 May 2019

"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

 陸頌雄議員:今天尹兆堅議員提出"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對 於這項議案,我真的感到很欷歔,這是議會內很差劣的示範。其實在 過去 1 年多,特首給予民主黨最好的待遇,甚至令很多建制派議員也 相當羨慕,因為政府採納了民主黨很多意見,而且對他們態度很友 善。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息",反對派為反對而反對的本色從來不會 因為特首的友善姿態而改變。所以,香港的反對派其實並不是外國議 會即優質民主中所指的"忠誠的反對派"。 

忠誠的反對派對國家和人民忠誠,忠於建制內的權力來源。但香 港的反對派已正式淪為"盲反派"。甚麼是"盲反派"呢?但凡政府提出 的全都反對,因為政府做得越壞,民生越差,他們才有政治能量壯大。 當然,政府有時也會有閃失,那他們當然會抓緊機會把這些閃失無限 放大,特別是一切與內地和國家有關的事,進行最大程度的妖魔化。

 捍衞"一國兩制",並不意味完全不交流、不互動。但反對派希望 有一條永遠不能填補的鴻溝,興建一道越來越高的高牆,把我們與國 家和內地隔絕起來。由"一地兩檢",以至為了堵塞司法漏洞而提出對 《逃犯條例》的修訂大家知道其實不單針對內地他們也用把 一切妖魔化的方式來攻擊政府,這便是反對派的本質,亦是今天"對 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的本質。

 其實對一個政治人物投不信任票,應該是對他的徹底否定,而不 是因為反對他提出的個別政策。要麼是個人能力、誠信或政治操守上 的嚴重缺失,要麼是對人民和國家效忠有所偏差,這些才應該是對一 個政治人物或首長提出不信任票的理由。但是,我們聽到反對派今天 所說的,均是一些政治謀殺式的否定,抹煞特首過去 1 年多在教育、 醫療、民生等方面的工作我特別認同她在覓地方面的努力。當 然,"明日大嶼願景"計劃是被反對派攻擊和妖魔化的另一例子。政府 明明說得很清楚,進行多元化覓地,多管齊下,當中包括"棕地",他 們仍然冤枉政府不肯使用"棕地"。他們便是"老屈",為反對而反對。 當反對派用 1 隻手指指着他人的時候,其實有 3 隻手指指着自己。我 想告訴他們,很多市民同樣不信任反對派、"盲反派"。

 先說"拉布",財務委員會("財委會")和工務小組委員會的"拉布"較 過去更嚴重。今年財委會就工務工程項目只撥出 88 億元,在總數 1,700 億元的工程項目中只佔 5%,而討論時間較過去是去年,不 是太久遠之前則增加 33%。工務小組委員會的討論時間更大幅增 加 54%。我們注意到,一些具爭議性的議題固然需要多些時間討論, 即使一些簡單直接的項目,例如興建一間小學,也可以討論兩小時以 上。反對派隨時隨地提出問題,問一些與政策有關的事宜,而根本與 討論中的項目沒有直接關係。他們只是希望阻礙之後的議程項目,令 政府施政不通,很多工作延遲了。然後,市民便指責政府為何處事那 麼緩慢,那他們到頭來又可以說政府施政的效率低。

 再說《逃犯條例》的修訂,反對派對修訂的背景和理據心知肚明。 他們很多人也是大律師或具備法律背景,卻無視公義,利用歷史因素,以及部分香港人對內地政府的不認識和不信任,瘋狂地危言聳 聽,欺騙香港人。特別是他們把香港見稱於國際並具公信力的司法制 度說成如橡皮圖章一樣。他們這些行為不就影響投資者的信心嗎?他 們更引來外國特別是美國及歐洲(包括英國)的高調介入。現 時香港正處於中美貿易戰之中,他們如此行徑實在是居心叵測。

 談及中美貿易戰,大家不能夠不理會國際環境,他們有否站在國 家和香港的立場考慮和發聲呢?舉例而言,美國總統去年提到中國人 過好日子過了很長時間,所以要用一些手段來傷害中國的經濟。公民 黨的楊岳橋議員竟然在美國對這種說法表示認同,更說中國才是貿易 戰的罪魁禍首,附和特朗普的說法,指美國是受害者。

 去年的孟晚舟事件相當轟動,美國用莫須有的理由拘捕孟晚舟。 對此事件,新民主同盟的范國威議員便"執到寶",瘋狂"抽水",更說 入境事務處("入境處")濫發護照給孟晚舟,企圖醜化入境處。另外, 又有一位美國高官說,美國政府與人合作只看經濟利益,不看人權, 他亦口口聲聲說美國最擅長說謊、騙人、偷東西,而且這些是美國進 步的榮耀等。誰說這樣的話呢?便是現任國務卿蓬佩奧。蓬佩奧最近 很給民主黨臉子,高調接待他們。說到底,這便是美國人無所不用其 極,借他們做棋子來打擊我們國家,藉政治化《逃犯條例》的修訂來 打擊國家和香港。

 其實外國包括美國制定了很多法例來限制政治人物與外 國進行勾結。美國有《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管制政客會否收取"黑 金"或做出損害國家利益的事( 計時器響起 )......我覺得香港也應該要 制定類似的法例,代理主席。

代理主席:陸頌雄議員,你的發言時限到了,請停止發言。

週三, 29 五月 2019 00:00

疾病津貼

立法會十九題:疾病津貼

***********

以下是今日(五月二十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陸頌雄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博士的書面答覆:
 
問題:
 
  根據《僱傭條例》(第57章),按連續性合約受僱的僱員放取連續四天或以上的病假,在符合其他法定要求的情況下,可以享有疾病津貼。有僱員向本人反映,如他們放取少於連續四天病假便不會獲發疾病津貼,因此他們生病時仍勉強上班。此外,某些傳染病的初期症狀輕微,患上該等疾病的僱員如常上班會增加傳染病擴散的風險。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三年,有否鼓勵私人企業及機構(i)於麻疹及流感高峰期,以體恤態度處理僱員放取病假的要求,以及(ii)向放取少於連續四天病假的僱員發放疾病津貼;若有,詳情為何;若否,日後會否這樣做;
 
(二)政府作為全港最大僱主,會否(i)帶頭向所有放取少於連續四天病假並符合其他法定要求的合約僱員發放疾病津貼,以及(ii)要求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效法;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及
 
(三)長遠而言,會否修訂法例,(i)規定放取少於連續四天病假的僱員亦可享有疾病津貼,以及(ii)把疾病津貼的每日金額由僱員在病假前12個月內賺取的每日平均工資的80%提高至100%;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就議員的提問,經諮詢公務員事務局與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後,現綜合答覆如下:

(一)勞工處一直透過多元化的推廣活動,向僱主及僱員宣傳他們在《僱傭條例》(第57章)下的責任和權益。勞工處亦積極推廣良好人事管理措施,鼓勵僱主向其僱員提供優於條例要求的福利,以協助勞資雙方建立和諧的勞資關係。有關的宣傳活動包括派發單張和宣傳品、張貼海報、於報章及網上媒體刊登專題特稿,以及在主要僱主商會及職工會聯會期刊刊登廣告等。據勞工處了解,不少企業及機構都會因應其人事管理政策及個別員工的情況等,向放取少於連續四天病假的僱員發放疾病津貼。
 
(二)就問題第(i)項,公務員事務局表示,在「非公務員合約僱員計劃」下,各局/部門可自行訂定其合約僱員享有的病假及疾病津貼,但有關安排不得遜於《僱傭條例》的規定,否則應按《僱傭條例》處理。在過去三年,大約九成的全職(註)非公務員合約僱員所享的病假待遇較《僱傭條例》規定優厚,他們除享有《僱傭條例》規定的病假外,亦可放取少於四天並領有工資的病假。鑑於計劃的性質,政府的政策是對於各部門聘用合約僱員給予適度的靈活性。各部門可因應其運作及服務需求和個別工作性質的特別需要,自行決定僱員的聘用及相關事宜,包括可否放取少於連續四天的有薪病假。部門會因應其獨特情況作個別考慮,一刀切的安排並不合適。然而,公務員事務局已不時提醒各部門在可行的情況下,酌情優化合約僱員的服務條件及薪酬,以及定期檢討和調整薪酬,以確保聘用條款與就業市場現況相比仍具競爭力。至於問題第(ii)項,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指出,政府服務承辦商聘用的員工與政府並無僱傭關係,他們與其他受僱人士一樣受《僱傭條例》(包括疾病津貼方面)的保障。
 
(三)根據《僱傭條例》,僱員如能出示適當的醫生證明書,其病假不少於連續四天,並在符合其他法定條件下(例如已累積足夠的有薪病假日數),便可享有相等於僱員每日平均工資的五分之四的疾病津貼。《僱傭條例》只就僱主必須給予僱員最低限度的權益和福利作出規範。政府一向鼓勵個別僱主因應本身的業務狀況和承擔能力,給予僱員優於法例規定的僱傭福利,包括疾病津貼。
 
  自疾病津貼被納入《僱傭條例》以來,政府不時檢討有關條文。除了將疾病津貼額由初時的每日平均工資的一半逐步增加至現時的五分之四外,可累積的有薪病假日數亦由最初的24天逐步增至現時的120天。此外,在《僱傭條例》下獲承認就僱員因疾病或損傷而無能力工作簽發證明書的醫療專業人員,亦由註冊醫生擴展至包括註冊牙醫及註冊中醫,增加了僱員的求診選擇。
 
  僱員因病缺勤不一定與工作有關,在分攤僱員患病所引致的經濟損失時,必須顧及僱主與僱員雙方的利益。在現行法例下,合資格的僱員放取病假連續四天或以上,可獲僱主支付疾病津貼,對需放取較長病假的僱員已提供一定的保障。政府在現階段沒有計劃就有關條文作出修訂。
 
註:「全職」是指有關聘用符合《僱傭條例》所載「連續性合約」的定義。根據該條例,僱員為同一僱主連續服務四周或以上,每周工作不少於18小時,即視為按「連續性合約」受僱。

2019年5月29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7時05分

週四, 18 四月 2019 00:00

《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1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8 April 2019

《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當我們落區就財政預算案("預算案")舉行居民大 會時,市民最關注甚麼措施?是紓困措施,即直接讓市民受惠的"派 糖"措施。

 今年的預算案,我們形容為"派糖減甜"的預算案,只有領取福利 的基層家庭可以"出雙糧",以及有需要的學童可領取 2,500 元津貼。 當初,財政司司長不斷向我們進行期望管理,說今年政府盈餘不多。 在宣布預算案時,財政司司長預計盈餘為 587 億元,現在政府收入較 預期為多,盈餘最少有 998 億元,如無意外,盈餘甚至過千億元。在 此情況下,政府如何能夠利民紓困?市民對此抱有合理期望,政府不 能迴避。

 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有兩個很基本的訴求。第一,為學生 提供開學津貼。政府能否全面發放此津貼?能否無差別發放津貼,免 除 標籤效應?其實,政府今次只向本已領取書簿津貼的學生派發 2,500 元,反映出"斬腳指避沙蟲"、怕麻煩、怕做事、怕出錯的官僚 態度,局方至今仍然不敢正面回應我這個問題。據我了解,負責的部 門(即是學生資助辦事處)派發 4,000 元派到"一鑊粥"、"倒瀉籮蟹",所 以很害怕再有新工作和新申請。如要向全港學生派發 2,500 元,他們 豈非又要另設申請機制?

 可是,如果因為怕做事而不向有需要的學童派發補助金或開學 金,是否對某些家長不公平?我先申報利益,我也是一名小學生的家 長,同輩很多朋友亦非大富之家。由於現時申請書簿津貼的要求非常 嚴苛,所以只有大約不足三分之一的學生可獲發書簿津貼(包括全津 或半津);車船津貼更只有兩成學童成功申請。餘下的三分之二學童 是否全都大富大貴?是否夾心階層或中產家庭便沒有經濟壓力?我 認為政府不應如此官僚,應該向所有學生派發開學津貼。家長養兒育 女,眠乾睡濕,相當操心,政府如向學生派發開學津貼,其實等於派 給家長,是一項相當貼心又能夠幫忙家長的德政,為何政府不肯去做?因為怕麻煩。這是最令我失望的地方,不僅是因為無法領取津 貼,更因為政府無視家長訴求。

 第二個訴求更加卑微。政府早前把長者綜援的申領年齡調高至 65 歲,整個立法會和全城"鬧爆",認為政府孤寒涼薄。政府於是推 出"補鑊"的就業支援補助金 1,060 元,填補差額。可是,政府今年就 綜援"出雙糧",就業支援補助金卻沒有補發"雙糧"。政府做事,可真 有趣,做一半、不做一半,"出雙糧"也是半吊子。相關的"雙糧"受助 人自會認為政府計較小數目。主席,其實涉及的銀碼很小。在席的局 長也知道,在改制後,由本來領取長者綜援變成領取健全成人綜援的 初老者不足 1 萬人,即使向他們派發就業支援補助金的"雙糧",總金 額也不足 1,000 萬元。為何政府坐擁萬億元儲備竟如此吝嗇?長者領 取這筆"縮水雙糧"後,也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覺得可笑。長者又怎能沒 有怨言?

 說到這裏,不得不提銀髮就業的問題。政府半推半拉地鼓勵長者 就業說得好聽就是"鼓勵"但鼓勵措施卻不到位。除本會同事 作出批評外,日前連審計署也看不過眼,批評勞工處各種就業支援服 務欠缺成效。怎樣欠缺成效?舉例來說,50 歲以上人士使用勞工處 就業服務的成功率只有 17%,去年經勞工處轉介並成功獲聘的 60 歲 以上人士更只有 444 人,數字低得可憐。究竟出了甚麼問題?是勞工 處人手不足,還是方法不對?我認為勞工處和勞工及福利局真的要好 好檢討。

 此外,局長上次回應長者求職困難的問題時表示,勞工處已為此 推出中高齡就業計劃。乍聽起來,這個計劃似乎不錯,僱主每月可獲 4,000 元補貼,為期 6 至 12 個月。然而,此計劃的參與程度相當低, 據當局估計,合資格個案每年約有 2 600 多宗,但提出申請的個案只 有 565 宗,實際獲批的個案當然更少。只有兩成多合資格個案的僱主 提出申請,究竟是推廣不足,還是申請門檻過多,抑或行政手續繁複, 導致僱主即使可獲津貼也不願意申請?究竟是甚麼原因?中高齡就 業計劃又如何協助年長的求職者獲聘?求職者到了這個年紀,當局除 了以津貼形式提供就業支援,可能亦須為他們提供個人化或個案式的 服務,因為相對於其他年齡層的求職者,中高齡人士需要更貼心的服 務,亦要顧及他們的工作能力或身體狀況等。政府應該訂立良好的銀 髮就業政策,而不是以半推半拉的方式強迫長者就業。我希望局長和 司長可以反映這項意見。在長者問題上,政府其實也有作出承擔,包括在預算案中提出撥 款 200 億元,購置 60 個私人物業,以供設立 130 多項社福設施,例 如幼兒中心和長者鄰舍中心。但是,我們十分關注的長者日間護理中 心、長者中心、長者院舍及獨立幼兒中心似乎未有納入這項涉及 200 億元的計劃。我們認為這些設施更為重要,因為現時長者輪候政 府院舍要等候 38 個月以上,即使是輪候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名額,也 要等候 12 個月,就連最基本的上門綜合家居照顧服務也要輪候數 月。可想而知,長者的院舍服務及社區照顧服務均嚴重不足。

 工聯會早前曾經進行調查,發現 83%長者希望居家安老,在社區 接受長者服務。長者這個意願幫了局長一大把。事實上,並非人人都 喜歡入住院舍,長者只不過因為未能在社區得到妥善照顧,才輪候院 舍。香港的社區照顧比例極低,相比同樣面對社會老齡化的日本,該 國也是東方人社會,但他們有 5.5%長者接受社區照顧,澳洲亦有 2.5%,但香港只有 1%,所以我們很希望當局加強社區照顧服務。

 談到居家安老及社區照顧,現在有一個新趨勢,就是善用樂齡科 技,以資訊科技產品(例如警報裝置、扶抱裝置和洗澡裝置)協助長者 安全方便地居家生活,這些產品亦可協助照顧者照顧長者。但是,樂 齡及康復創科應用基金現時只供機構申請,就連獎券基金今年撥作提 供無線上網服務的兩億元款項,同樣只供機構申請,未能惠及居家安 老的長者。局長能否把這些款項用於長者在家安裝樂齡科技設施,好 讓他們居家安老?我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

 此外,政府計劃撥款 6 億元改善公廁衞生,令公廁不再骯髒不堪 和臭氣熏天。市民作為用家,自然歡迎這項建議,但更重要的是,我 們必須明白前線清潔工人的辛酸。早前有一張"熱爆"網上的照片,相 中有一名清潔工人在公廁內吃飯,見者怎能不心酸?可是,這個畫面 其實只反映外判工人被剝削的冰山一角。至於當中的深層次矛盾,我 知道局長在今年已完成討論和檢討,自 4 月 1 日起將推出外判制度改 革。然而,我們必須明言,這項改革只是一個中途站,屬階段性進展, 外判工人的年資計算方法、可否享有 17 天公眾假期及"飯鐘錢"等問 題尚未解決。我們甚至認為,在招標過程中,價格因素不應佔五成之 多,而應是三七之比,即三成是價格,七成是服務指標(包括薪酬待 遇和技術因素等)。當然,這個轉變牽涉額外的財政承擔,但政府應 該做良心僱主,最好是把全部外判工人改聘為政府工人,但萬不得已 需要把服務外判時,政府應繼續進行有效的制度檢討。 政府談及理財新哲學,表示有錢時"應使則使",但政府現在有幸 福的煩惱:年年有盈餘。問題出於政府有錢卻不敢花,因為其財政收 入非常不穩定,賣地和印花稅收入佔政府財政收入逾 35%,以致政府 不敢大幅增加經常性開支改善教育和醫療福利。

 要解決收入不穩的問題,我們認為政府應認真研究引入利得稅累 進制,令賺取暴利的大企業多繳稅款。此外,在投資策略上,政府可 能要更為進取,令投資收益由目前僅佔其收入 7%,增至較高的比重。 新加坡的淡馬錫基金就是一個好例子。我們認為政府值得加以考慮, 使其整體收入分布較為平衡。

 我希望政府理財時確能"急市民所急",不要再因為官僚而錙銖計 較,因為這會令市民非常憤怒。派發 4,000 元一事,就是十分慘痛的 教訓。主席,我並非想要翻舊帳,但政府當日為何要派發 4,000 元? 就是因為政府在公共理財上欠缺"共享"的概念。何謂"共享"概念?舉 例來說,內地的鄉村企業如有盈餘,村內所有村民均可分享。我們回 鄉時,常常看到村民因此而十分高興,因為這個機制很公平,人人有 份。政府能否在這方面深思一下?在社會上,並非只有繳稅和繳交差 餉的人才有貢獻。繳稅不多甚或無力買樓的人,平日在社會承受最多 不公、承受最多剝削,但他們的勞動卻是撐起社會至為重要的力量。 政府能否為這群胼手胝足、富有獅子山精神的市民建立恆常回饋機 制,令他們感受到經濟發展的成果?能否令他們看見庫房有萬億元儲 備、千億元盈餘時會感到開心,而非只得憤怒?政府和司長每年看到 盈餘便頭痛,我覺得他們需要深思。例如市民這次為申領 4,000 元而 填寫的資料,是否這次用完便沒用?"派錢"措施是否一定沒有下次? 如果還有機會"派錢",是否每次都要花數億元收集申請人的資料?這 樣的話,便每次都會製造社會矛盾和撕裂。"派錢"派成這樣,真的很 失敗。

 既然有"應使則使"的理財新哲學,我很希望政府會全面思考其理 財政策。多謝主席。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4 April 2019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在談論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這座"大 山"前,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個最近在"打工仔"界廣泛流傳的黑色笑 話、黑色幽默。從前,如果員工跟老闆說:"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因為今天港鐵塞車",老闆一定不會相信,說港鐵哪有理由會塞車和"甩轆",叫員工不要瞎說。時至今日,如果有員工上班遲到,然後 跟公司老闆說:"不好意思,我今天乘搭港鐵時遇到'甩轆'事故、塞 車",老闆就會回答:"你知道會'甩轆',就不要乘搭港鐵啦!"當然, 這個笑話可能不是太理性,但的確說明了市民對港鐵的金漆招牌失去 了部分信心。

 再說說有關港鐵的問題,它真的與市民的期望有很大落差。一間 年賺百億元的巨企(去年是賺了 161 億元),雖然事故頻繁,但卻仍然 可以"自動波"地加價,你說這是否不能接受?

 除了剛才說的笑話外,最近亦很流行港鐵式的荒謬邏輯循環 線。首先,由於港鐵經常出現事故,因此港鐵主席或負責人便會對外 發言,表示不好意思。當然,政府會就有關事故罰款,一宗事故最多 可罰款 2,500 萬元。這其實對港鐵來說只是小意思而已,不過可能也 會有一點影響。不過,最近的罰款事件卻很奇怪又很諷刺,因為在被 罰款的翌日,港鐵便宣布加價,你說市民看在眼裏是怎樣的感受?遭 受罰款後便要加價,藉此補回罰款,所以每年到了加價的時候,便 會"自動波"地加價,政府又不理會,也沒有人可以阻止它,世界上是 沒有人可以阻止港鐵加價的。

 即使加價有一個封頂機制,但港鐵仍嫌可以賺到的利潤不足夠, 因為港鐵賺得越多,高層的花紅便越多,因此,管理層希望取得多一點 花紅,那怎麼辦呢?就裁員好了,這樣便可節省金錢,包括聘請維修 人員的金錢。我們工會經常提及維修人員不足夠,車站的服務員也人 手不足。最近,在香港西九龍高鐵站有一群車務助理慘遭裁員,一支 300 人的隊伍有 200 人被裁掉,這樣裁員便可以省錢了,不過,在省 錢後,卻可能會發生事故,因為工作人手不夠。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一條很難忍受的循環線,而乘客則被迫乘搭這條循環線。

 其實,在談論港鐵的問題前,一定要知道港鐵的本質為何。港鐵 的本質其實是一間"國企"。香港並沒有國企的說法,但起碼可以說它 是一間公營企業。港鐵的前身是九廣鐵路("九鐵"),而九鐵的前身, 即在 1983 年以前,是一個政府部門,稱為"鐵路局"。在這種歷史沿 革之中,政府其實是不能撇清對港鐵的責任的,甚至港鐵在與九鐵合 併前,"MTR"亦是由政府全資擁有的。所以,政府有一個很重大的角 色,便是須看看怎樣在港鐵的董事局運用其影響力,特別是即使港鐵 發展至今,政府仍然佔有港鐵 75%以上的股權,因此須看看怎樣運用 其影響力。現時,政府只有 4 名官員擔任港鐵董事局的成員,包括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運輸署署長,以及發展局 的常任秘書長,他們在董事局內只佔少數,與股權並不成合理比例。 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委任多一些獨立非執行董事,以及加強官方和有 相關背景的代表,以加強政府在港鐵內的角色和發揮監察作用。

 另一事項是罰款機制。港鐵服務的表現的確須加以改善,因為大 家現時可以見到,每次港鐵發生重大事故,最高的罰款額也只是 2,500 萬元,對一間年賺百多億元的公司來說,影響根本不大。其次, 目前的釐定方法是非常取巧的,例如第一,就延誤而言,只是計算延 誤時間最長的班次,以及相對於原定時間的延誤時間;第二,延誤須 超過 30 分鐘才"起錶",大家有時乘搭港鐵也試過被延誤 10 多分鐘, 港鐵又不當作是一回事,但這些情況卻足以令"打工仔"上班遲到,正 如我最初提及的笑話一樣;第三,最大的問題是管理層完全無須負 責,花紅同樣"袋袋平安"。港鐵 CEO(行政總裁)的花紅及年薪高達 1,500 萬元,較特首的薪金還要高幾倍,但這些事故對他們的花紅是 絲毫無損的,那又怎樣可以體現問責制?因此,這必須作出重大變 更,以體現問責精神。

 另一方面是票價機制的問題。我剛才提到現在的"可加可減"機制 變為"只加不減",而且是 "自動波"地加價,間接加劇通脹,令市民和"打 工仔"百上加斤。因此,我們要求港鐵重新檢討票價檢討機制,在方 程式內加入營利增長這一項因素,而最重要的是由政府把關我又 談論政府的角色了為何要提及政府把關?舉例來說,巴士公司也 有類似的票價檢討機制,其方程式跟港鐵的其實也相當相似,但當中 有政府把關。例如最近新世界第一巴士服務有限公司("新巴")和城巴 有限公司("城巴")按機制申請加價 12%,但政府在考慮各方面的因素 後,行會最後只批准分別為 7%和 5.6%的加幅,大幅減輕了加價壓力。 政府為何不就港鐵把關?如果說因為港鐵是上市公司,所以政府不方 便改動有關方程式,難道新巴和城巴背後的不是上市公司嗎?這是怎 樣也說不過去的。

 至於其他重要的改革,我們必須向負責維修的同事致敬。其實港 鐵現時的維修團隊面對的情況就像"10 個煲,只有 7 個蓋"般肯定 9 個蓋也沒有維修人員經常須跨區、跨部門"撲火",在發生事故 時須動員全部人員,根本沒有足夠人手處理突發事故,而且年資長的 同事即中間年紀不算太大,但有一定經驗的那一層流失量很 大,現時要不便是依靠一群已工作十多二十年、很資深的員工,要不便是靠新入職的同事,為何欠缺了中層的員工?因為他們沒有士氣, 做三數年便離開鐵路團隊。

 其實維修是十分強調經驗的。第一,有經驗可以做得快。第二, 由於他們有經驗,因此預知將會發生的問題的能力和判斷力是很高 的。所以,我認為目前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再加上鐵路線擴展,我 們工會亦收到很多意見,指未有同步增加相關的人手。況且,鐵路系 統已漸漸步入"機械老,容易壞"的情況,以致意外頻生,也增加了維 修人手的壓力。故此,我們十分反對港鐵減少維修人手,以節省金錢, 以及搞外判,這是不可取的。如此核心的業務,怎可以假手於人、搞 外判呢?這樣會直接影響對市民的服務,亦侵害員工的權益。

 長遠來說,港鐵不能再做獨市生意,在未來,香港仍會有鐵路發 展,有重鐵的項目和地區上的環保運輸等。對於這些項目,政府不要 再閉上眼便判給港鐵,應在全球層面招標,看看有否更好的鐵路公司 或交通服務提供者,能夠提供新的服務給市民。

 最後,我們認為在融資方面,亦須檢討現時的服務經營權模式, 讓港鐵自行負上全部責任。使用傳統的擁有權模式是否最好呢?綜合 地回應"三座大山"的問題,我認為過去政府太過迷信"小政府,大市 場",導致公共服務過度市場化,政府未有承擔起應負的責任。如果 要撥亂反正,真的須視乎政府的決心及魄力,是否足以負起這些應有 的責任,處理好這些為市民提供服務的機構。多謝主席。

第 1 頁,共 9 頁

搜尋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