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聯合辦事處
週四, 30 十一月 2017 00:00

中止待續議案辯論

立法會 2017 11 30 LEGISLATIVE COUNCIL ― 30 November 2017

中止待續議案辯論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代理主席,有時間的話,請開辦一些《議事 規則》補習班。

代理主席:許智峯議員,現在並非《議事規則》補習班。我重申,主 席已作出裁決,裁定有關議案合乎規程,我不會另行作出裁決,請坐 下。麥美娟議員,請繼續發言。 

立法會 ─ 2017 年 11 月 30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30 November 2017

麥美娟議員:是的。代理主席,真的很可笑,真的應舉辦《議事規則》 補習班,並非人人站起來說要提出規程問題,便可以發言的......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請你教導一下他們吧,他們經常在會議上詢 問規程問題,然後討論《議事規則》,其實真的很"核突"......

麥美娟議員:"羞家"是指他的家,所以,我不會說"羞家",我只是說 很"核突"。即是說,我們這裏正舉行立法會會議,不是用作為《議事 規則》補習班。我也沒有要求代理主席裁決,剛才他那句"其心可誅"究 竟是否屬於冒犯。黃國健議員真的可算是大量,但他們竟要求代理主 席裁決黃國健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有否違犯規程,所以說他們應先 去上課。

 代理主席,我站起來發言,並非為了"拉布",也不像涂謹申議員 剛才立即站起來,狀似很緊張般,其實我在剛才那 10 多分鐘......幸好

我們期間稍作休息了,若然我們中間沒有稍停,像他這樣發言 15 分 鐘,我真的擔心他,"老兄",他還"仔細老婆嫩"呢,所以希望他們不 要這麼生氣。我今次站起來在以下的數分鐘時間發言,是為了想告 訴......我不是向他們說,而是向在收看電視直播的觀眾說,為甚麼黃 國健議員要引用《議事規則》第 40(1)條動議中止待續議案,而我是 會予以支持的。

 我相信其他的建制派同事也會予以支持,我們提出與他們提出有 何分別?如果大家記得我們的辯論過程,莫說其他,今天早上我們已 討論一項中止待續議案並進行表決,而上次我們討論"一地兩檢"時也 提出兩三次中止待續議案。為甚麼黃國健議員會提出中止待續議案? 各位市民,因為我們和他們的分別在於,今次我們是希望制止"拉 布",與他們不同,他們過去可能為了某些目的而"拉布"。

 在過去每次有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後,每位議員便可以站起來 發言 15 分鐘,如果反對派有 20 多位議員,每位發言 15 分鐘,那麼 每項中止待續議案便可以討論六七小時、七八小時,令議事的程序不 斷被拖延,每項議案均提出中止待續議案,即我們就議案辯論了一段 時間後......即每位議員正常地就原議案發言 15 分鐘後,再提出中止待 續議案。所以,各位市民,原本每位立法會議員可以就議案發言 15 分鐘,只要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每位議員便可獲雙倍時間,每位 議員總共的發言時間變為 30 分鐘。因此,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成為"拉 布"或拖延立法會議事、阻礙立法會議事的手段。

 大家翻查紀錄便可見,即使正如今天早上,有反對派議員引用《議 事規則》第 40(1)條動議的中止待續議案,以中止辯論增加法援律師 費的決議案,但其實並非所有反對派均支持中止待續議案。有些贊 成,有些反對,有些議員當"黑臉",有些議員則是當"白臉",因為他 們每次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其實根本並非真的為了中止議案,他們 有時是為了"真中止",有時是為"假中止"而"真拖延"。

 所以,我們的目的,在於我們是真的希望中止這項辯論,稍後我 們會投票支持這項中止待續議案,因為我們不想一項議案......正常的 議會程序被迫拖延下去。因此,市民會發現,為甚麼以往反對派所做 的事,建制派又突然做了。這是由於我們正面對立法會會議被人搗 亂、擾亂、拖延,所以在這個被人形容為正在打仗的時期,在打仗時, 別人有策略,我們也要對應方式,因此,黃國健議員根據《議事規則》 第 40(1)條提出中止待續議案。但是,我們只是想中止這部分的辯論,

我們其實並不希望因為這部分的辯論而影響了大會日後其他餘下的 議程,包括我上次提及的,便是何啟明議員今年 7 月已提出的一項有 關勞工權益的議案,至今仍未有機會討論。我們很希望中止了這些辯 論後,可以正經議事。

 有人死也不承認是在"拉布"。大家有否發現,原來反對派經常叫 我們翻看錄影帶,一旦有問題便要求主席翻看錄影帶,我現在真的很 想大家翻看錄影帶,重看昨晚 7 時 20 分後的辯論環節中,李國麟議 員說過甚麼話。他告訴我們......他沒有用盡 15 分鐘,因為"拉布"也頗 困難的,如果大家記得,李國麟議員說:"你也知道我在說甚麼的, 也要'拉布'發言一下,不過我不會用盡 15 分鐘,就照稿讀吧。"所以, 我也經常說我非常佩服李國麟議員,因為他夠膽做之餘也夠膽說,總 比有些人敢做卻不敢說好。如果他們這麼忌諱被人指摘"拉布",那便 不要"拉",因為敢做便不怕承認,如果不敢承認便不要做。

 昨天李國麟議員的發言已清楚告訴大家,對,他們只是想"拉布"拖 延一下而已。既然話說得如此清楚,難道我們聽到了也不作出應對策 略,任由他們"拉布",任由他們拖延立法會議事程序,任由他們令立 法會不能正經及正常地議事嗎?所以,我們要使出這個對策。老實 說,黃國健議員只是向你們學習而已,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 身",我們坐在這裏終於從你們身上學了很多東西,今次就做一次給 你們看,為何你們做就可以,人家做便......大家看看涂謹申議員剛才 多麼氣憤,我相信稍後還會有其他反對派議員......我剛才在 10 多分鐘 的休息時間中看到他們多麼的緊張。其實,他們無需緊張,你們做的 時候也不見得我們會緊張,因為大家也知道大家正在做甚麼。

 我想藉這數分鐘告訴市民,我們這個做法跟他們的做法有分別。 例如涂謹申議員發言毫無邏輯,他說黃國健議員代表工聯會令香港立 法會變成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會")。他也是知識 分子,我經常說自己讀書不多,他身為專業人士也想象得到,立法會 有甚麼可能會變成人大常委會呢?他即使要冤枉人也要有一點邏 輯。少讀書的我真的不明白他的是甚麼邏輯,我不說了。

 不過,代理主席,我不會用盡 15 分鐘,因為我沒打算跟他們糾 纏下去。有同事剛才說我為何這麼早便按"發言按鈕",應遲些才發言 反駁他們,但我們並無打算反駁他們,這樣只會淪為口舌之爭,輸的 是香港,損失的是立法會的時間,所以我不打算跟他們作口舌之爭, 或稍後聽完他們的發言後用我的 15 分鐘發言反駁,我不會浪費時

間。我只想用這數分鐘告訴香港市民,我們現在做的事就是要反"拉 布",我們不想立法會的議事程序被人拖延,我們希望立法會能正正 經經地議事。

 所以,我們會支持黃國健議員提出的辯論中止待續議案。多謝代 理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7 年 11 月 30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30 November 2017

根據《議事規則》第 40(1)條動議現即將辯論中止待續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規程問題,我覺得你容許這個先例,這個比喻便能無限 說下去,便會把《議事規則》中,議會的用詞和對冒犯的定義完全扭 曲了。那麼以後是否只要是作出比喻,我用任何多冒犯性的比喻也可 以呢?希特拉是發動二戰,導致數以千萬計的人死亡,生靈塗炭,是 釘在歷史耻辱柱上的超級戰犯,如果你認為這個比喻也沒有冒犯性, 我真的想不到有其他較希特拉更有冒犯性的比喻。希望代理主席有比 較準確的裁決。謝謝。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29 十一月 2017 00:00

安老服務業的人手短缺情況

立法會七題:安老服務業的人手短缺情況

*******************

  以下是今日(十一月二十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郭偉强議員的提問和署理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徐英偉的書面答覆:

問題: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於上月藉引述一項剛完成的資助安老院舍及家居服務隊人力情況調查的初步數據指出,現時家務助理及個人護理員的空缺率不斷上升,並已超過18%。局長又表示,輸入外勞只是遲早的問題。就安老服務業的人手短缺情況,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上述調查的詳情,包括當中各類安老服務職位的(i)空缺率及(ii)現時的薪酬待遇為何;

(二)是否知悉現時安老服務職位的空缺總數;當中分別有多少個院舍主管、福利工作員、職業治療師、物理治療師、護士、護理員、個人照顧工作員、保健員及家務助理的空缺;擔任該等職位的人員於過去五年每年的流失率分別為何;哪些職位的人員流失率較高,以及有否研究有關原因為何;及

(三)會否參考二○一三年成立的零售業人力發展專責小組的做法,成立安老業人力發展專責小組,檢視該行業的人力情況,並就其整體的人力發展提出改善建議;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政府十分關注社福界的人手情況,並推出多項措施加強前線護理人員的供應,以及改善他們的工作前景,包括於安老服務業推行資歷架構、舉辦社福界登記護士課程、推行「青年護理服務啓航計劃」等。

  就議員的提問,我現答覆如下:

(一)為了解受資助福利服務前線照顧員的人手情況,社會福利署(社署)在二○一七年八月以問卷向69間受資助非政府機構進行資料搜集。有關機構正提供安老及/或康復服務,而在其資助服務單位的估計人手編制中有個人照顧工作員、家務助理員及/或院舍服務員的職位。

  在收回的64份問卷中,有62間機構表示其轄下受資助的安老及/或康復服務單位有聘用個人照顧工作員、家務助理員及/或院舍服務員。根據機構提供的資料,在二○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有關職位的人手編制、實際人手及空缺率如下:
 

職位
(適用於資助安老及康復服務單位)

人手編制

實際人手

空缺率

個人照顧工作員

7 403.5

6 073.9

18.0%

家務助理員

1 318.0

1 070.5

18.8%

院舍服務員

1 643.5

1 384.4

15.8%


  根據該問卷調查所得,有關職位在二○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的薪金及津貼資料如下:
 

職位
(適用於資助安老及康復服務單位)

平均起薪點

平均頂薪點
 

平均每月
津貼額

個人照顧工作員

13,157元

16,449元

789元

家務助理員

10,800元

15,864元

254元

院舍服務員

12,349元

14,703元

889元


(二)除了上述資料外,社署沒有備存安老服務業界的其他職位空缺或流失率的數字。

  根據上述的問卷調查,超過九成受訪機構表示難以聘請個人照顧工作員、家務助理員及/或院舍服務員,並認為增加該些員工的薪酬有助改善人手短缺問題。

(三)二○一七年《施政綱領》提出,社署將為資助安老服務單位提供額外資源,以增加個人照顧工作員和家務助理員的薪酬(即在現行計算薪酬資助部分的基準上為個人照顧工作員及家務助理員的薪酬增加兩個薪級點(註)),讓資助服務單位更有效招聘和挽留人手。有關措施亦會涵蓋資助康復服務以及家庭和兒童福利服務單位的類近職位。此外,二○一七年《施政綱領》提出,社署會推出一個為期五年的計劃,全數資助全港所有安老院舍和殘疾人士院舍的主管、保健員和護理員修讀在資歷架構下認可的訓練課程,以改善他們的工作前景及吸引更多人加入安老服務業。

  政府會繼續密切留意業界的人手情況,並探討適當的改善措施。

註:舉例來說,就津助安老院舍工作的個人照顧工作員而言,社署給予機構的每月薪酬資助額會由現時約17,100元,增加約2,300元至約19,400元,另加強制性公積金資助額(僱主部分)。

2017年11月29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15分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22 十一月 2017 00:00

檢討《促進種族平等行政指引》

立法會十九題:檢討《促進種族平等行政指引》

**********************

  以下是今日(十一月二十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麥美娟議員的提問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的書面答覆:
 
問題:
 
  有不少關注團體向本人反映,《促進種族平等行政指引》(《指引》)未能有效確保各政府部門公平地向少數族裔人士提供公共服務。就檢討《指引》事宜,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計劃於何時就《指引》展開全面檢討,以及在進行檢討時,會否徵詢本會、關注團體及少數族裔人士的意見;如否,原因為何;
 
(二)會否考慮在《指引》訂明,關於各政府部門為接受公共服務的少數族裔人士安排傳譯服務的統一指引和標準程序;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三)會否考慮在《指引》訂明,各政府部門須定期收集少數族裔人士使用其服務的數據的規定,以準確評估(i)少數族裔人士對公共服務的需求及(ii)有關部門提供該等服務的表現;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四)會否考慮在《指引》訂明成效指標,以評估和監察各政府部門執行《指引》的情況;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政府致力消除種族歧視和促進少數族裔人士的平等機會。《種族歧視條例》(《條例》)(第602章)在二○○八年制定,旨在保障所有人不會基於種族而被歧視、騷擾及中傷。根據《條例》,在僱傭;教育;貨品、設施、服務及處所的提供;公共團體的選舉和委任等事宜;與大律師有關的安排;及會社成員等指定範疇的歧視均屬違法。在這些範疇種族騷擾其他人(即作出不受歡迎的行徑,而在有關情況下,一名合理的人應會預期另一人會因該行徑而感到受冒犯、侮辱或威嚇),同屬違法。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在二○一○年發出了《促進種族平等行政指引》(《指引》),為相關政策局、部門及公共主管當局提供指導,以在各有關主要範疇促進種族平等和確保公眾有平等機會獲得公共服務,並在制訂、推行和檢討有關政策及措施時,作出這方面的考慮。
 
  就麥美娟議員的提問,經諮詢相關負責部門後,現綜合回覆如下:
 
(一)各政策局、部門及公共主管當局負責在其政策及工作範疇按《指引》的要求,擬訂促進種族平等及平等機會使用主要公共服務的措施清單,並提高這方面工作的透明度。各部門會因應不同工作範疇的需要,擬訂、公布和更新措施清單,清單已於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網頁上載。
 
  自二○一○年發出《指引》至今,政府不時檢討《指引》的運作。例如:《指引》的涵蓋範圍由最初14個部門擴展至現時的23個(註一)。為促進部門之間的經驗交流,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亦協助相關政策局、部門及公共主管當局分享他們採取的措施。今年我們再向各政策局、部門及公共主管當局跟進《指引》的執行情況。當中不少單位表示已採取更多新措施協助少數族裔人士。例子包括:
 
(i)警務處於二○一六年十一月起,把與「融滙-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融滙中心」)合作的「裔意通」計劃推行至全港所有共67間報案室及報案中心,提供七種常用非華裔語言的即時電話傳譯服務,包括烏爾都語、尼泊爾語、旁遮普語、印度語、印尼語、泰國語及他加祿語;
 
(ii)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於二○一七年二月完成少數族裔專用網頁的更新。網頁提供醫管局的簡介、急症室資料,以及普通科門診的地址、聯絡電話及診症時間,在原有的五種少數族裔語言外(註二),加入泰語、印尼語及他加祿語,令更多不同族裔人士更容易了解醫管局的資訊;
 
(iii)勞工處於二○一七年五月開始,以試點形式在位於深水埗的西九龍就業中心及天水圍的就業一站,聘用兩名通曉少數族裔語言的就業助理,夥拍具經驗的就業主任,為少數族裔求職人士提供就業服務;
 
(iv)社會福利署(社署)為少數族裔人士於致電熱線服務(2343 2255)作福利服務查詢時,提供包含七種少數族裔語言的即時電話傳譯服務;以及
 
(v)建造業議會為少數族裔提供以英語教學的培訓課程及技能測試,並成立少數族裔服務小組以加強議會對少數族裔人士的支援,包括透過定期拜訪有關團體及舉辦活動以宣傳議會服務,和提供傳譯及翻譯服務予考生及學員等。
 
  各政策局、部門及公共主管當局會與關注團體及少數族裔人士保持聯繫,了解少數族裔人士的特別需要,研究如何改善其服務。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和相關政策局及部門亦樂意就《指引》的落實情況,聽取立法會的意見,以便進一步改善對少數族裔提供的公共服務。
 
(二)特區政府各政策局和部門按其政策範疇為少數族裔人士提供切合他們需要的服務,以協助他們融入社會。各政策局和部門會視乎實際需要為少數族裔服務使用者提供合適的協助,包括傳譯服務,使他們享有平等機會使用公共服務。
 
  由於少數族裔人士使用各種公共服務時所需要的傳譯服務各有不同,各政策局和部門會視乎實際情況,採用合適的程序為有需要的少數族裔人士提供傳譯服務。
 
  民政事務總署委託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營運「融匯中心」,除了提供各項基本服務外,該中心亦提供一般性的傳譯及翻譯服務,該服務以即時的電話傳譯及查詢服務為主,在資源許可的情況下,可安排即場傳譯或即時傳譯服務。現時,「融匯中心」有17名少數族裔員工負責中心的各項服務,包括傳譯及翻譯服務。
 
  至於涉及專業範疇的傳譯及翻譯服務並非「融匯中心」的服務範圍。各政策局和部門會按《物料供應及採購規例》採購切合其服務範圍的傳譯及翻譯服務。舉例來說,醫管局轄下的公立醫院及診所主要透過服務承辦商「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兼職法庭傳譯員及有關領事館為有需要的少數族裔人士提供十八種少數族裔語言的傳譯服務。現時,「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聘有超過100位傳譯員,他們皆接受了有關醫療知識及溝通技巧的培訓。
 
  醫管局亦為醫院員工制定傳召傳譯服務的流程指引,員工會按病人個案需要或按病人要求安排現場或電話傳譯服務。醫管局亦會密切留意使用者的意見和評價,確保傳譯服務質素。根據醫管局過往所進行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服務使用者普遍對醫院及診所的傳譯服務感到相當滿意。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會協調各政策局、部門及公共主管當局,檢討向少數族裔人士安排傳譯服務的改善空間,並探討設立傳譯服務的統一指引和標準程序的可行性。就此而言,我們於本年度向平機會少數族裔事務組增撥300萬元,支持該組推出一系列促進少數族裔人士的平等機會的措施,包括探討可否為少數族裔語言傳譯員引入認可安排等。
 
(三)及(四)《指引》是一份行政性質的文件,沒有法律約束力,但相關公共主管當局有責任遵守。按照《指引》,有關公共主管當局應考慮採取適當的步驟,以評估政策及措施會否影響種族平等,或推展種族平等機會的公共服務。這些步驟可包括蒐集有關資料及數據,徵詢相關持份者的意見以及採取其他的適當措施。此外,為方便公眾作出評估,指引亦鼓勵有關公共主管當局應考慮在適當時訂立指標及/或目標。
 
  各政策局、部門及公共主管當局會因應其個別政策考慮和需要而收集持份者所屬種族的數據和資料,並進行研究。今年我們向各相關單位跟進指引的運作情況時,一併要求各公共主管當局收集持份者對公共服務的意見,以期持續改善服務。現時,在《指引》所涵蓋的23個政策局、部門及公共主管當局中,已約有半數曾進行有關調查和收集數據,例如:醫院管理局每年均進行問卷調查,蒐集少數族裔病人及員工對承辦商提供的傳譯服務的意見。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會繼續要求指引下的有關單位,參考醫管局的模式,因應部門的運作實際情況,收集有關數據,訂立有關指標,以持續改善對少數族裔提供的服務。
 
註一:23個部門分別為教育局、社會福利署、勞工處、民政事務總署、僱員再培訓局、職業訓練局、食物及衞生局、衞生署、醫院管理局、建造業議會、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創新科技署、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房屋署、天文台、郵政署、法律援助署、警務處、懲教署、香港海關、入境事務處、消防處及選舉事務處。
 
註二:醫管局官方網站的主要內容已翻譯成五種少數族裔語言,包括印度語、尼泊爾語、旁遮普語(印度)、旁遮普語(巴基斯坦)及烏爾都語。

2017年11月2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20分

Published in 質詢
週日, 19 十一月 2017 13:07

支援少數族裔整體政策綱領 2017

不少少數族裔人士世代在香港定居,為社會發展作出重要貢獻。但少數族裔社群普遍面對語言隔閡、貧窮及使用公共服務的困難。工聯會的《支援少數族裔整體政策綱領》,提出了包涵多元文化、教育、就業、醫療及社會福利五大範疇,超過40項政策建議,以致力消除障礙,讓少數族裔人士融入社會。

 

Many Ethnic Minorities have been in Hong Kong for generations and have played important roles in developing Hong Kong. However, EMs are facing language barriers, poverty and difficulties while using public service. “The Policy Agenda for Ethnic Minorities” of the HKFTU proposed over 40 policy initiatives from five major areas. Our policy initiatives aim to unleash the potentials of EM citizens, helping them integrate into the community smoothly and make Hong Kong a truly inclusive society for all.

 

Published in 政策研究
週日, 19 十一月 2017 11:30

工聯會公佈少數族裔政策綱領

不少少數族裔人士世代在香港定居,為社會發展作出重要貢獻。但少數族裔社群普遍面對語言隔閡、貧窮及使用公共服務的困難。立法會少數族裔權益事宜小組委員會副主席、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今天上午聯同少數族裔代表公佈工聯會《支援少數族裔整體政策綱領》,提出了包涵多元文化、教育、就業、醫療及社會福利五大範疇,超過40項政策建議,以致力消除障礙,讓少數族裔人士融入社會。

 

少數族裔批評公院傳譯服務不足

 

麥美娟指出公營醫療系統對少數族裔病人支援不足就是一個明顯例子,她批評雖然政府聲稱醫管局轄下的公立醫院及診所可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傳譯服務,又表明前線員工會提供協助,但在缺乏統一標準流程以及公營醫院壓力極為沉重的情況下,前線員工消極對待病人的情況屢見不鮮,甚至拒絕安排傳譯服務,反映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一位長期患有腎病,不諳中、英文的巴基斯坦裔長者透過協助他的志願機構幹事Hussain先生表示,病者長期需要定時到醫院覆診,但從來不知道醫院可協助安排傳譯服務,個別前線醫護人員反而要求病者擕同親友陪同應診作翻譯,甚至在覆診紙上寫明有關要求,反映前線人員明知病人有需要,仍拒絕安排服務。至今,病者對自身的病情仍一知半解。

 

現時擔任前線傳譯員的Luqman先生就批評各間醫院標準和做法不一,往往視乎前線員工如何處理,個別醫院醫護人員甚至會催促傳譯員儘快完成傳譯,令服務質素受影響。他質疑個別醫院可能因為預算問題而希望縮短傳譯服務時間。

 

麥美娟強調少數族裔市民與其他市民同樣有接受公營醫療以及病人知情權等基本權利,不應因為語言隔閡就被視為「次等公民」。針對這些問題,麥美娟在《政策綱領》中提出全面檢討公立醫院及診所的傳譯服務流程及指引、並應增設常駐醫務翻譯及設立醫管局中央翻譯部門,解決少數族裔「睇病難」的問題。

 

應改善少數族裔基層醫療服務

 

研究少數族裔醫療問題的護理系博士生,Nimisha女士就觀察到少數族裔婦女,尤其精神病、婦科病患者往往因語言障礙及文化差異等因素而諱疾忌醫,即使他們前往就醫亦因此而未能得到合適的治療,最終令病情延誤,部份婦女更會一直等候至回鄕探親時才接受治療。Nimisha女士形容不少健康問題都隱藏在少數族裔社羣中。

 

麥美娟認為少數族裔「睇病難」以及基層醫療服務不足的問題令少數族裔社羣出現不少健康隱患,不少婦女更諱疾忌醫,而民間自發的服務已反映需求殷切。麥美娟建議政府在發展基層醫療的時候應顧及少數族裔社羣的需要,開設少數族裔人士社區健康中心及流動診療車,並聘請少數族裔人士作為醫務支援人員,以配合他們的需要。

 

麥美娟:需全面政策方可解決問題

 

麥美娟表示除了醫療方面,工聯會的《政策綱領》亦包涵了五大範疇,並提出超過40項政策建議(見附件),是本港的參政團體中首份關於少數族裔全面性政策建議。其他重點建議包括:

 

  • 成立高層次的「多元文化及種族和諧委員會」,設立少數族裔事務專員,主動協調跨部門的工作;
  • 修改政府《促進種族平等行政指引》,包括加入傳譯服務指引;
  • 為「中文作第二語言學習架構」制定具體課程
  • 加強對幼稚園的支援,增設基本資助
  • 設立「少數族裔就業科」,協助少數族裔人士求職、配對工作;
  • 加強安老照顧服務,成立少數族裔社區照顧服務隊
  • 在特定屋邨設立「少數族裔居民聯絡主任」,增進溝通;
  • 訂定「公平服務約章」,推動私營機構提供公平服務。

 

麥美娟表示將就《政策綱領》約見各政策局和部門,要求政府跟進各項建議。她指出,現時距離建構多元文化、共融的社會仍有很大距離,她呼籲政府要加大力度,致力消除障礙,讓少數族裔人士可以各展所長,融入社會。

※ 請參閱附件。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Many Ethnic Minorities have been in Hong Kong for generations and have played important roles in developing Hong Kong. However, EMs are facing language barriers, poverty and difficulties while using public service. Alice MAK, Vice Chairman of the Subcommittee on Rights of Ethnic Minorities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FTU Lawmaker today (9 November 2017) released the FTU “Policy Agenda for Ethnic Minorities”.

 

The Policy Agenda proposes over 40 policy initiatives from five major areas including multicultural policy, education, employment, medical service and social welfare. The Policy Agenda aims to help EMs integrate into the community smoothly.

 

Insufficient interpretation services

 

The problems that EMs facing in healthcare is a typical example. According to the Government, interpretation services are arranged for EM patients in public hospitals and clinics of the Hospital Authority. But Alice MAK noted: “under high pressure in public hospitals, frontline staff’s refusal to arrange interpretation is quite common, it reflects that the Government only pays lip service to the problem and there is no standardized procedure among hospitals”.

 

A Pakistani chronic disease patient (aged 72) with kidney problem told us his case through his caseworker, Shoaib Hussain. “The patient is a regular visitor to the public hospitals. However, he is not aware that interpretation service is available in the public hospitals. Even though the frontline staff recognize his needs, no interpretation service is arranged for him.”

 

“Instead, he was asked to bring along who knows Chinese his own friends to the appointments and this note was stated on his appointment slips. As a result, he is not aware of how serious his condition is and what kind of treatment he is going to receive,” Hussain said.

 

Frontline medical interpreter Yasir Luqman, said there is no standard guidelines among hospitals. Therefore, whether patient is able to receive interpretation services is always depend on the decision of the frontline staff.

 

“Staff attitude in some hospitals is uncooperative. Some staff will ask us to speed up during the interpretation process, that eventually affects the quality of our services. Some staff may also argue the service length with us, maybe they would like to keep it short so as to save budget”, he added.

 

“It is the basic rights for EMs to access public medical services. No EM citizens should be treated as second-class citizens because of language barriers, and a standardized procedure is needed in public hospital,” Alice MAK added.

 

In response to the problem, the FTU Policy Agenda proposed the Government to review the guideline of interpretation services and place medical interpreters in public health institutions, and set up a centralized Department for interpretation services in Hospital Authority.

 

Lack of Primary healthcare services for EM

 

Ph.D. student of Nursing Nimisha Vandan, said many ethnic minority women who suffered from Gynecological diseases and mental diseases are not willing to receive medical treatment because of language barriers and cultural differences.

 

“My research shows that a lack of cultural competence can result in misunderstanding between the medical staff and patients, affecting the quality of medical treatment. That’s why some of them prefer to receive medical treatment when they visit their relatives in their home country, which cause delays in treatments”, she added.  

 

The common health problem in EM communities is under the carpet because of insufficient primary health care service. “The Government has to consider the needs of EMs when developing primary health care services in the community,” Alice MAK said. She believes the Government should set up EM Community Healthcare Centers, Mobile Polyclinic and recruit EMs as medical support staff.

 

Apart from Healthcare, the FTU Policy Agenda proposes over 40 policy initiatives from five major areas, perhaps the first comprehensive policy proposal from a political group in Hong Kong. Other policy suggestions include:

 

  • set up a high-level Committee on Multicultural and Racial Harmony; and appoint a Commissioner for EMs Affairs, so as to co-ordinate cross-bureau and cross-departmental EMs initiatives;
  • revise the “Administrative Guidelines on Promotion of Racial Equality” so as to implement cross-departmental guideline of interpretation services;
  • develop a curriculum along with the “Chinese Language Curriculum Second Language Learning Framework”;
  • bolster support for kindergartens, increase basic subsidy;
  • set up a “EM Employment Division” in Labour Department, so as to improve job referral services for EMs;
  • enhance elderly care services, and to set up community care service teams in EM community;
  • assign EM Residents Liaison Officer in particular public housing estates;
  • formulate “Treat Customers Fairly Charter”, so as to encourage equal services in private sector.

“We will arrange a series of bilateral meetings and urge the Government to follow up on the policy suggestions that laid in our policy agenda,” Alice MAK said. She also urges the Government to remove obstacles that faced by EMs, to help them to unleash their potentials and integrate into the community smoothly.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立法會 2017 11 16 LEGISLATIVE COUNCIL ― 16 November 2017

根據《議事規則》第 40(1)條動議現即將辯論中止待續的議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網絡上有句話:"媽,我很混亂啊!"接着還要加 個掩着臉的公仔符號。真的叫人很混亂,何解?我相信正在觀看這個 會議直播的市民,以至正在開會的同事也覺得很混亂。由昨天至今 天,我們的同事好像很有誠意地討論這項有關能源標籤的決議案,好 像很有誠意地討論香港的環保工作,連有些本來討論能源標籤的議員 主席也多次提醒他們,要集中討論能源標籤也論及汽車、燈 和光污染,又說架着太陽眼鏡來炒菜等,甚麼也說。議員既然這麼有 誠意談環保,大家自然滿心期待這項決議案得以盡快通過,他們卻提 出辯論中止待續的議案。這是甚麼意思?是否不用討論了?陳志全議 員解釋,他們提出辯護中止待續是要迫使政府做事,然後其他反對派 議員又不同意中止辯論。 

一片混亂之中,他們其實正在做甚麼?我只想告訴現正觀看會議 直播的市民,立法會正在"拉布"。很多市民其實不明白,以為響鐘點 算法定人數才算"拉布",但其實"拉布"手法層出不窮,不一定要響鐘 點算人數才算"拉布"。大家看看今天,陳志全議員現正在席,整個會 議廳內只有寥寥數人,他卻不要求點算人數他當然自有計算,我 不猜測其動機由此可見,不一定要響鐘點算人數才算"拉布"。

 剛才聽了多位反對派議員發言,我覺得說得最好的是李國麟議 員,真的要給他一個"like"。他說他們現在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即他們根本不是為了決議案而提出辯論中止待續,而是為了"拉布", 我真的很欣賞李議員說話坦白。所以,我現在要告訴香港市民,他們 現在的所作所為是要利用審議這項決議案的程序,除了早前每個人化 身環保大使或環境專員,現在變成一個做好、一個做醜,即一個提出 辯論中止待續,另一個則要求不要中止辯論。這種一個做好、一個做 醜正如周浩鼎議員說的"一個白臉、一個黑臉",其說法比較斯文, 我的說法是"一個做好、一個做醜"我一直以為這種伎倆只用於教 導我家中 3 歲多的姪女,即我為人嚴厲,故此由我做惡人或醜人,另 外找一個做好人。我以為這種伎倆是用來對待 3 歲多的小朋友而已, 不知道原來在立法會議議事廳也用得着。他們可能自以為這種伎倆不 單可用來對待 3 歲多的小朋友,對很多人也有效。

 所以,我們想告訴香港市民,我們故然要反對這項辯論中止待續 議案,因 為他們正在利用這項議案來拖延審議決議案的時間,從而"拉 布"。雖然現在沒有要求響鐘點算人數,但並不等於沒有"拉布","拉 布"其實正在進行。所以,我們要告訴市民,希望市民看清楚,他們 由高談闊論環保以至提出辯論中止待續,無非為了拖延審議決議案, 能拖延多久便多久,令議會隨後正常應該討論的事宜無法討論。正如 葛珮帆議員所言,說到底,他們可能不想討論修改《議事規則》才這 樣做。然而,我們工聯會其實最想討論一項關於新政府勞工政策取 態,由何啟明議員提出的"全面檢討勞工法例,改善勞工權益"的議員 議案。議案由 2016-2017 年度會期延擱至本年度,至今仍未能討論; 我的發言稿已擱下大半年,仍未有機會宣讀。我們很想跟新政府辯論 一番,我們很想聽聽局長交代新政府對於勞工政策的期望,打算如何 落實相關政策,假期如何處理等。但我們沒有機會辯論,皆因他們不 斷提出辯論中止待續議案。

 主席,我再次重申,我反對這項辯論中止待續議案,因為我們希 望議事程序不要再受拖延,不要再讓他們"拉布",能"拉"多久便多久。

正如李國麟議員所說,他們想延長議事程序,但明知我們這邊想縮短 這是他剛才說的我們不想他們再延長這些議事程序,好讓我 們得以盡快討論市民大眾關心的正經事情。

 最近數周,他們可謂無所不用其極,一時要求繼續討論,一次過 三讀一項條例草案;一時要求所有傳媒離場;現在又提出辯論中止待 續議案。他們動作多多無非為了"拉布",這亦正好告訴市民,原來"拉 布"伎倆如此之多。我們因此需要改善《議事規則》,避免這類企圖 拖延議事程序的"拉布"情況再現,影響議會正常運作。

 我在此真的要跟副局長,以及坐在副局長旁邊、我的書友說一 聲,我對你們深表同情。很不幸,你們的決議案恰巧被他們選中進 行"拉布"。在正常情況下,你們身處這個議事廳內,應該聆聽到議員 就這項決議案提出的政策建議,或如何完善法例,現在卻要聆聽為 求"拉布"而作出的發言,浪費大家的時間真是"何必偏偏選中 你",對嗎?我們希望他們今次的行為可以告訴市民,《議事規則》 確有需要完善之處。否則,繼這項有關能源標籤的決議案後,不知下 次又有哪一項被選中,弄至我們永遠無法討論其他事項。

 主席,我發言固然旨在反對這項辯論中止待續議案,但我其實有 很多話想說卻不敢說,因為一旦說了,他們便會說,不單他們,我們 也有份發言和"拉布"。因此,我不能長篇大論,只想清楚告訴市民大 眾,立法會又被人"拉布"了,即使沒有要求響鐘點算人數,也是正在 被人"拉布",而且"拉布"手法層出不窮,市民要提高警覺,讓我們一 起守護我們的議會。

 主席,我謹此陳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16 十一月 2017 00:00

中止待續議案辯論

立法會 ─ 2017 年 11 月 16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6 November 2017

中止待續議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我發言反對陳志全議員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我 想所有街坊或收看電視直播的觀眾,真的很希望所有電器產品上也貼 附能源標籤,讓我們能夠分辨哪款電器較省電,哪款較不省電,只不 過現時因為技術問題或業界的意見,才未能做到。市民大眾期望盡快 有更多電器產品貼上能源標籤。 

但是,今天的狀況根本是反對派同事在"拉布"。可能他們會說自 己沒有"拉布",只是不斷討論環保問題,由昨晚到今早到現在也在討 論環保問題。陳志全議員一定會說,他提出中止待續議案只不過是希 望政府收回議案,有較多時間日後再審議,令更多電器產品能貼上能 源標籤,對市民有更大益處。我們只可以說這是一種偽善的做法。

 我以前讀書時,老師教導我們如何判斷一件事能否達到效果,便 要看其手段,衡量透過某些手段來達成目的究竟是否值得。當然,反 對派同事會說議員的工作、手段和目的便是要發言,但我並不這樣認 為,因為我們身為議員或官員不應為發言而發言,而是應該為了香港 市民大眾的福祉做事。當然,我們跟官員有不同的角色,議員肯定站 在某個立場上,為街坊或支持者爭取他們想要的事,而官員則可能是 以 mediator(調停者)的綜合角色來制訂政策。我們的身份各有不同。

 但是,無論是議員或官員,最主要的角色也是為市民服務,為整 個社會的 common good(公眾利益)服務。但是,反對派議員肯定會說 他們現在便是為市民的 common good 服務,甚至說成為整個地球發言 是他們的應有之義。不過,我想說,如果他們想發言,也不應在這個 場合,因為議會按既定的工作架構來運作。我想電視機前的市民未必 清楚了解,對於政策事宜的討論,應該在事務委員會會議上進行。例 如,這項條例或《巴黎協定》等的事宜,應該在環境事務委員會會議 上討論。在訂明大政策方向後,制定和落實法例的討論,便應該在法 案委員會會議上進行,並非在立法會會議上進行。

 負責審議此項附屬法例的小組委員會只舉行了 1 次會議,需時 1 個多小時,很明顯,委員均認為政府的建議正確,應盡快通過並實 行,所以才沒有提出甚麼大的爭議。因此,在即將要就這項擬議決議 案表決的時刻,反對派才迫使政府做更多事情,不是應有的做法。我 想電視機前的觀眾應該要了解,現時議會的"拉布"已不再是上屆立法 會黃毓民或"大嚿"那種惡形惡相的"拉布",已經不是那回事。我們要 清楚了解,《議事規則》原意給予議員的彈性,現時卻變成漏洞遭反 對派同事利用,方便他們"拉布",拖延議會的運作,拖延香港社會的 運作。

 我在思考有何更準確的形容詞來形容反對派,用"偽善"未必正 確。我思考了很長時間,終於在網上找到一個新的網絡詞語來形容他 們。我相信很多市民聽過"綠茶婊"一詞。現在有一個新的"婊"很適合 形容他們,便是"聖母婊"。其實這個形容詞侮辱了聖母,聖母是一個

我很尊重的人物,但這個形容詞用來形容他們卻非常合適。我嘗試讀 出網上的解釋:"'聖母婊',網絡新詞,'聖母'明顯是褒義詞,而'婊'是 貶義詞,這兩個詞湊在一起作為貶義詞使用,指表面善良內心陰暗的 人,也就是偽善的人。簡單的說,'聖母婊'就是那種裝成聖母的女婊 子。'聖母婊'為了表現自己的聖母形象,對犯罪甚至參與暴恐的弱勢 人群也表示關愛和支持,表面上是做好事,實際上是害了別人。"

 議會有大量工作要處理,很多工作應該分別交由不同的委員會負 責,但正正是這種"聖母婊",對於甚麼事情、法例等的討論也偏偏要 在立法會會議上進行。如果是這樣子,整個議會也無須運作了。例如, 在上個立法會會期結束前,我終於獲編配辯論時段提出關於勞工法例 的議員議案,本來應在 7 月初提出,正正在"林鄭"特首剛上任的時候。 我心想這時間十分好,因為可以藉議案提醒特首勞工界的300萬個"打 工仔"歷年的訴求。作為最自由的資本主義社會,香港的勞工福利真 的不足,相對其他歐洲國家或西方國家......

 何啟明議員:主席,我想這個問題就交由處理立法會會議過程正式紀 錄的同事回答他。如果朱凱廸議員不明白,可以自行在網上搜尋這個 詞語的意思。我想這個詞語已在網上廣泛流傳。

 我們討論勞工議題,希望在 7 月初讓新特首有所警醒,很多市民 其實有一個訴求,就是希望改善工作環境,不希望她偏聽商界的聲 音,又或將想法偏重於商界。這是我們當時提出議案的原意。但是,

原本可以在 7 月初提出的議案一再拖延,拖至上個會期完結也未能提 出。現在新的會期已開始 1 個多月,在可見的將來,也未知何時才能 提出議案讓議員討論。看來應該要到 2018 年才可能提出這項議案。 為何我有這樣的估計?正正是因反對派"拉布"。現時,他們更透過提 出各種似是而非的論點,或在錯誤時間討論正規事宜來"拉布"。我們 希望各位正在觀看電視直播的市民注意,現時的《議事規則》只能防 君子,不能防小人,亦不能防"爛仔"。我們真的希望能夠盡快修改《議 事規則》。

 故此,主席,我反對中止待續議案,希望盡快審議此項擬議決議 案。我發言完畢。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7 年 11 月 16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6 November 2017

根據《議事規則》第 40(1)條動議現即將辯論中止待續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網絡上有一句廣東話潮語:"早唔講,遲唔講, 頒獎嗰日先至嚟講",這便是反對派在過去兩天就修訂《能源效益(產 品標籤)條例》的表現,其實也是一種"拉布"的表現。事實上,為何他 們要"拉布"?很多議員和同事也提過,電器產品的能源標籤其實曾在 環境事務委員會討論,在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也曾作討論。當然,相 關的修訂其實一點爭議也沒有,亦只屬一些細節和技術性的修訂,大 家其實沒有甚麼可以爭拗,也不會覺得是很重大的政策轉變,沒有理 由花太多時間和精力來討論。議會有很多事情正等待我們討論,包括 政府議案、議員議案,而勞工界在上一個立法會度本來也提出了一項 有關勞工權益和保障的議案,但至今仍在輪候中,原因是立法會"大 塞車"。

 聽過多位反對派議員的發言,似乎沒有人敢坦白承認今次是"拉 布"。我覺得敢做便要敢認,讓全港市民看看他們"拉布"的理由是否 合理。對於他們之前的"拉布"行動,很多人也用"瘋狂"、"無所不用其 極"、"亂晒籠"、"離晒譜"等來形容。他們利用《議事規則》第 88(1)條、 第 54(4)條等,透過濫用《議事規則》"玩轉"議會,市民已經批評得 很厲害。所以,今次他們不想承認"拉布",變得"閃閃縮縮",極不光 明磊落,實在非常可悲。

關於能源效益,我想說的是,其實做人和做事均講求效益,因為 上帝是很公平的,祂賦予所有人和社會相同的時間。社會和人們在相 同的時間內做到越多正確的事情,社會便會越進步,便可促進市民的 幸福。說到效益,電器有能源標籤,耗用較少電力便會有較高的能源 效益,這便非常好,可獲得"1 級",令大家環保一點,減少用電。

 我想說一點,就是在整個政府架構內,可能有一天也要設立效益 標籤制度,主席。但是,很無奈,一些政府部門的效益標籤可能相當 高,例如消防處,因為市民對其評價很高,有事撥 999,消防員便立 即趕到現場救人救火,無與倫比。可是,主席,如果真的在政府各部 門,包括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設立效益標籤,立法會可能是"5 級", 主席,或更可能是"5++",因為效率真的極低。

 我首先要說清楚,效率低與慢是兩回事。有些事情真的要慢慢 做,詳細討論,有不對的地方要批評,督促政府作出改善,做好監察 的工作,對某些事情要討論得細緻一點,不能隨便閉上眼睛便舉手通 過,這是正常的。但主席,現在卻不是這樣,這是完全沒有爭議的事 情,前此的討論也沒有人提出任何爭議,為何本會仍要花那麼多時間 來討論?這便是慢、沒有效率、完全沒有效率,如果有"議會效益標 籤",我們一定獲得"5++",慢到"爆燈"。所以,討論這議題真的很諷 刺。在一番討論後,說到再沒有其他東西可說時,便必然出現"中止 待續"、"休會辯論"等,市民看在眼裏,怎會不為我們議會着急,不 為香港的前途着急呢?

 主席,我說話很直接,我們建制派努力推動修改《議事規則》, 是希望救回立法會這部機器,這部機器真的癱瘓到效率低得不能再 低,我們要修理當中的 bugs(蟲)、瑕疵。這好像電器的程序有毛病, 我們要把它修正。因此,我們建制派提出修改《議事規則》。反對派 當然是盡力抗衡,因為他們以"拉布"為本質、以"拉布"為職責、以"拉 布"為他們的政治目的和政治工具。他們不想我們修改《議事規則》, 從而令議會更有效率,更能為市民做多些事情。他們不希望這樣,他 們很想拖垮這議會,以期弄到這議會繼續"打困籠",令《議事規則》 的修訂無法提交討論。

 其實,我說話真的很坦白,我們覺得必須把事實清楚告訴市民, 我們不能偽善,我們是坦蕩蕩的,從來沒有隱瞞我們的意願,我們是 要修改《議事規則》,要把《議事規則》中不合理的地方,例如根據 第 88(1)條,議員隨時可以無須預告提出把新聞界或公眾人士趕離會

議廳的議案,我們建議加入要得到主席的同意才可提出,這便可以減 少濫用,令效率提高。主席,我並沒有離題。

 所以,我十分反對今天這項中止待續議案,這完全是"拉布"的手 段,亦很諷刺地令我們的議會完全失去效益。因此,我稍後會對中止 待續議案投反對票。我亦希望能盡快就這項有關《能源效益(產品標 籤)條例》的決議案進行表決及通過相關修訂,令電器產品貼上能源 標籤,鼓勵市民多使用高能源效益的電器。同時,我們的議會亦要恢 復應有的效率,這樣才是正確。

 謝謝主席,我的發言到此為止。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March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