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聯合辦事處

政府在本星期向立法會提交《旅遊業條例草案》的主要立法建議。工會普遍擔心立法建議會令行內導遊及領隊「假自僱」的情況合理化,令從業員繼續無法享有僱員合理權益,甚至可能獨自承擔刑責。工聯會勞工界立法會議員陸頌雄、何啟明聯同香港旅遊業僱員總會理事長梁芳遠、總幹事林志挺及香港專業導遊總工會主席余莉華於今日下午約晤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反映關注。

 

從業員「假自僱」,有實無名

 

日後,《條例》會設立導遊及領隊法定規管制度,但梁芳遠表示從業員雖然要完全依循僱主指示和行程安排履行職責,但卻被視為自僱人士。梁芳遠指出不少從業員連勞工保險都無法投保,有外遊領隊在工作期間受傷亦無法索償,但政府建議仍然沒有明確旅行社和導遊及領隊之間的僱傭關係,恐怕令「假自僱」情況持續下去。

 

林志挺亦指出在《條例》的規管制度下,導遊及領隊既要參與考核和培訓,若果行為不當,亦要承擔法律責任。他擔憂《條例》没有堵塞現有漏洞,僅視從業員為服務提供者,日後無良旅行社遇上責任問題,就可能因逃避刑責而完全推卸責任予從業員。林志挺又擔心無良旅行社亦可能施加「交數」等壓力,迫使從業員以身試法。他建議《條例》應以僱傭合約形式規管旅行社在導遊及領隊帶團期間的關係。

 

要求改變旅遊業議會偏袒旅行社的狀況

 

日後旅遊業監管局委員的組合亦是工會關注的重點,余莉華指出現時旅遊業議會偏袒旅行社,「自己人管自己人」;近日更改變以往做法,拒批工會申請將勞工法例講座列為導遊進修課程的部份,有歧視工會,忽視從業員權益之嫌。

 

立法會議員何啟明要求旅遊業議會在過渡至旅監局期間改變現有做法,不應忽視前線導遊及領隊的權益。他指出:「日後旅監局不應傾斜旅行社利益,導遊及領隊的代表一定要佔合理的比例,以平衡業界的聲音。」

 

冀政府接納工會意見

 

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將於明日(12月13日)討論《旅遊業條例》的主要立法建議。立法會議員陸頌雄表示工聯會歡迎政府成立旅遊業監管局,但會在會上向政府重申新規管制度無法回應導遊及領隊有責無權,有實無名的憂慮,以爭取當局接納工會意見,作出適當修訂。

 

2016年12月12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下午5時正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立法會 ─ 2016 年 1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December 2016

更新《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及增加社區設施以優化生活環境

 何啟明議員:主席,我們今天討論的是《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規 劃標準》"),但我關心的是這些是否"堅"標準、"堅"準則,我們可否 做到"堅"落實。今天 7 項修正案及陳恒鑌議員的原議案大部分都不約 而同提及,希望有關部門真正落實興建相關設施。這正好反映我們議 員都看到,《規劃標準》有一個很大的局限,即沒有法律效力和權力 硬性規定有關部門必須根據《規劃標準》行事,有關部門達不到要求 也不用承擔後果。

 《規劃標準》第一章寫道:"這本手冊所載的標準與準則不具備 法定效力,也不具約束力。能否發揮成效,則因應政府內部對各項標 準與準則是否確切了解、靈活應用,以及各部門是否通力合作。"我 們在前線看到,對於政府是否落實有關標準與準則,根本沒有人問 責,沒有誘因要求有關部門在規劃過程中,主動履行《規劃標準》內 的要求。

 我們在前線接獲的很多個案都反映了這種情況。很貼身的例子是 在我的區議會選區藍田和油塘區內,我們要求興建一間診所。根據《規 劃標準》,每 10 萬人應該要有一間公營診所。油塘現時已有 8 萬人, 我們因而建議衞生署和房屋署在"插針式"住宅的底層興建診所,提早 規劃和興建區內設施。政府回答沒有辦法做到,原因是房屋署雖然會 在兩年內興建兩座居屋,但衞生署評估可能要五六年後,才有足夠人 口支持在區內興建診所。我很懷疑五六年後還有沒有地方興建這樣的 公營診所。

 如果我們不透過現時的發展,順便解決社區問題,政府未來恐怕 無法變出地方來解決問題。前期工夫不做好,事後才不斷提出要求, 這便是我們社區目前遇到的情況。因此,《規劃標準》是雙面刃。我 們的前線同事要求政府根據《規劃標準》在社區落實興建一些設施,

但政府卻以《規劃標準》的一些量化指標拒絕興建,令大家空歡喜一 場。

 另一宗個案涉及停車位的問題,各區或許都會遇到類似的問題。 以資助房屋為例,根據《規劃標準》,每 200 至 600 個單位,即大約 一至兩幢公屋需設有一個輕型貨車的停車位。至於 5.5 噸中型貨車的 停車位,《規劃標準》沒有提出標準,只建議利用屋邨附連的商業中 心解決泊車需要。但是,很無奈,公屋商場賣給領展後,相關地契清 楚表明,中型貨車車位只限租給某個屋邨的居民,附近屋邨的車主在 區內沒有其他停車位的情況下,根本無法租用到車位。這令區內違例 泊車的情況十分嚴重,特別是中型車輛及大型巴士。雖然領展商場租 不到車位的情況不是經常發生,但在《規劃標準》沒有提出標準,地 契條款又不夠完善的情況下,社區問題不斷湧現。

 此外,張華峰議員剛才提到觀塘由工業區轉型為商貿區,但為何 寫字樓空置率高達 7.5%。我作為觀塘區議會議員,感到很羞愧。我 們經常邀請官員到訪區內,如果局長來訪,希望他不要在中午到來, 因為一定會堵車,而區內 3 時至 7 時也會無端堵車。如果下雨,我建 議局長不要駕車前來,最好乘搭港鐵,因為下雨天九成九會堵車。為 甚麼?張華峰議員剛才說,轉型中的觀塘商貿區由以前的貨車特別 多,轉為現時商業車特別多。車輛總數大增,但道路面積卻沒有增加。

  即使發展局轄下有起動九龍東辦事處專責改善該區的營運,但受 限於很多私人物業,根本無法改變。一個簡單的例子是停車位。對於 我們想在私人物業屋苑內加設感應器,以便得知哪些停車場有空位, 大型私人物業屋苑會給予方便,但小型屋苑根本不會理會。此外,很 多車位雖然寫明是時租,但實際卻是月租,令起動九龍東辦事處的前 線員工無法分辨究竟哪些停車位可供出租。

 另一例子是政府現在提到的低碳排放的課題,希望減少路邊污 染。以推廣電動車為例,現時香港的商業區有否足夠充電設施供電動 車使用?住宅區有否充電設施讓居民使用?《規劃標準》沒有提出標 準,又沒有人跟進,加上部門又沒有通力推行有關準則的落實,試問 香港的社區規劃怎會做得好?因此,我們贊成陳恒鑌議員的議案,希 望改善和優化《規劃標準》,令我們的社區規劃( 計時器響起 )......得 以改善。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6 年 1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December 2016

更新《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及增加社區設施以優化生活環境

 

郭偉强議員:主席,今天這項議案是"更新《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 及增加社區設施以優化生活環境"。聖誕節快到了,很多同事將這項 議案看作是聖誕樹,將想要的東西全部掛上去,希望透過修訂《香港 規劃標準與準則》("《規劃標準》"),可全面解決地區問題。不過, 很明顯,這棵聖誕樹其實只是一棵願望樹。

 其實,是否修改《規劃標準》便可解決所有問題?答案必然不是, 因為最根本的問題是政府如何看待《規劃標準》。究竟《規劃標準》 是必須執行及必須完全符合的最低標準?還是好像現時的情況,只是 訂定指引,可以遵從便遵從,不能遵從也沒有問題?現在似乎更多的 情況是,最低標準變成最高標準,即不但不能達到最低標準,還變成 了一個願景。換言之,做到便應該"偷笑",但事實上只是笑話。在一

些新區或新的大型發展區,還可以勉強要求有關機構按《規劃標準》 辦事,但在一些已發展的地區,例如香港島或九龍舊區,如果要依循 《規劃標準》,似乎難上加難。

 我同意很多同事所說,如果市區仍有閒置或空置土地未被善用, 政府需要問責。為何這些土地會閒置十多二十年?是否沒有任何用途 或沒有需要使用這些土地?我相信不會。不過,如何使用?何時考慮 土地用途?政府似乎一直都很被動。就如小西灣會堂旁邊那片空地, 我們爭拗了很久,我和上屆議員王國興向不同部門反映,爭取興建一 座綜合服務大樓,其中包括基層醫療服務。最近得悉已落實會興建綜 合服務大樓,但細則仍在計劃中。不過,在落實前已商討了差不多 10 年。

 我們現在又爭取使用筲箕灣愛秩序灣附近的綠化地。有區議員提 出可否考慮在那裏興建大型體育館或多用途大樓,區議會稍後會繼續 討論,但問題是,為何政府經常說沒有土地,原來仍有這麼多閒置土 地供我們討論?真是匪夷所思。與此同時,如果純粹修訂《規劃標 準》,似乎有少許瞎子摸象的情況,因為剛才有很多同事提到,有很 多本身住在邨內的中型或大型貨車車主,原來難以在邨內找到泊車 位。私家車有大量車位可供租用,但供大型或中型貨車停泊的車位卻 沒有,北角也沒有這類車位。

 很多業界從業員表示,他們晚上收工也不知道該在哪裏停泊大型 或中型貨車。我也認識一些從事搬運家具行業的朋友,雖然他們在北 角居住,卻要在晚上把貨車停泊在筲箕灣,因為北角沒有這類泊車 位。是否必須透過修訂《規劃標準》來解決這問題?我覺得不是,因 為即使作出修訂,只要政府表示沒有土地,我們也沒有辦法,反而各 個部門應該從人性化、以人為本的角度出發,在不同的情況下,應該 因時制宜,協助或解決當區問題。事實上,是否每區都住了很多前線 的業者呢?未必如此。但如果他們提出這些需求,我覺得部門應該積 極考慮和處理,而且要平衡社區的需要,才可以真正達到政府以民為 本及急市民所急,以市民的需求為先這種大方向來行事。否則,由於 社會不斷更新,政府須修訂《規劃標準》,但每次修訂都要花很長時 間,我擔心這些問題永遠都是老大難。

 因此,我在此懇請局方或政府,除了檢視《規劃標準》外,可否 想出更多辦法,在實際操作上解決問題?

我再多舉一宗個案為例,就是在香港仔漁光邨的漁光道街市,其 實仍有很多賣菜或賣魚的商販,他們說街市內的上落貨位不足,早上 要排隊落貨,他們也很無奈,但政府卻將車位租給私家車車主。他們 向我們投訴,希望我們向部門反映。我們會和食環署跟進。這些例子 太多了,主席,我要說也說不完,但最低限度政府必須掌握以民為本 的精神,實事求是做好社區工作。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08 十二月 2016 00:00

《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

立法會 ─ 2016 年 1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December 2016

《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

 

頌雄議員:代理主席,多謝陳恒鑌議員提出這項議案,讓我們討論 《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規劃標準》")如何優化我們的社區設施 和生活環境。其實,議會其中一項很重要的工作是改善市民的生活和 社區設施,這項工作涉及 3 方面,包括政策、土地及財政來源。如何 令這些設施用得其所?需要訂立標準及界定在甚麼情況下應該設立 甚麼設施。所以,《規劃標準》的理念相當好,提供一個清晰的指標, 說明甚麼應該做及何謂城市規劃。

 其實,制訂《規劃標準》備受質疑,很多時候,已經訂立的標準 並沒有具體落實。我們經常"追數",但有關部門表示,負責《規劃標 準》的是發展局及規劃署,他們只是記帳員(bookkeeper)。由於所有 設施都有相關政策支持,他們也沒有辦法。當我們接觸其他部門的時 候,它們又說應該要求發展局提供土地。

 由於部門之間經常互相"三角短傳"、互相推諉,令改善社區設施 的工作變得相當困難,街市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由於多位同事已發表 意見,我不想重複。很多人覺得《規劃標準》已變成一紙空文,究竟 有多大約束力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將來政府要拿出更大誠意來對 待《規劃標準》。

我想舉出兩三個例子。第一個例子有關公共診所。我自己很熟悉 和 10 多年來服務的天水圍有 30 萬人口,根據《規劃標準》,每 10 萬 人便應有 1 間公立普通科診所,雖然經過多年爭取,天水圍現在只有 兩間公立普通科診所,另外 1 間仍然遙遙無期。街坊要看病的話便要 預約,連街坊也打趣說,他們要預知明天生病,今天才會預約醫生, 真是相當可笑。如果他們未能預約公立醫生,便唯有看私家醫生,但 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管理的商場越來越貴,令天水圍的私家醫生 越來越少。現時每 1 000 人只有 0.1 位私家醫生,相對於全港各區每 1 000 人有 0.4 位少,可見公營診所非常重要。更令人擔心的是,鄰 近天水圍的洪水橋新發展區的規劃工作已經開始,但 20 萬人口只會 有 1 間診所。我們恐怕情況會越來越差,醫療是一大問題。

 第二個例子有關社區設施。我多年來擔任區議員,知道無論任何 年齡的居民都需要搞活動。社區中心及社區會堂是很重要的公共空 間,是凝聚居民、聯絡感情或議員舉辦居民大會或會議的重要場所。 但是,《規劃標準》沒有包含社區會堂的標準。例如,屯門區 50 萬 人口有 10 間社區會堂;黃大仙 46 萬人口有 7 間;但九龍城 40 萬人 口卻只有兩間;油尖旺 30 萬人口也是只有兩間。我不知道民政事務 總署按照甚麼標準,各區居民使用這些設施的情況相當不平衡,這些 設施包括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球場、圖書館等。

 在兒童圖書方面,可能因為灣仔附近有中央圖書館,該區每名兒 童平均可以享用 32 本兒童圖書,但西貢區每名兒童卻平均可以享用 的圖書不足 3 本。這些例子反映出相關問題。此外,現時《規劃標準》 沒有訂明郵政局的標準,最近當局因成本問題而關閉 3 間郵政局。在 沒有指標的情況下,《規劃標準》很多時候形同虛設,這些社區設施 或公共服務完全沒有標準,即使有標準,當局有時也無法遵照標準。

 所以,我們有時會問,《規劃標準》是否政府用來推卸責任或拒 絕市民訴求的其中一種工具?當人口達標時,當局就表示問題涉及多 種因素,例如要覓地,要有配套政策等,如果有需要的地區未能合乎 《規劃標準》的規定,當局便以《規劃標準》作擋箭牌,推說人口不 足,暫時不能興建相關設施。所以,俗語說:"官字兩個口"。

 如果城市規劃做得好,社會問題便會減少。所以,我們十分支持 陳恒鑌議員提出的議案及麥美娟議員的修正案。希望當局能夠更新 《規劃標準》,從而改善社區設施及市民的生活。

 多謝代理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工聯會勞工界立法會議員陸頌雄和何啟明今日下午回應政府公布《旅遊業條例草案》的主要立法建議。陸頌雄表示工聯會一直以來爭取成立旅遊業監管局,希望一改旅遊業的陋習,直接規管旅行社、導遊及領隊;故歡迎政府為進一步監管旅遊業邁出重要一步。

 

從業員有責無權,有實無名

 

不過,陸頌雄指出:「我們仍然對政府的建議存有憂慮,擔心導遊領隊的權益未有得到充分保障,他們只有作為僱員的責任,又要接受規管,承擔責任,但權利就欠奉,有實無名。」

 

他表示《條例》會設立導遊及領隊法定規管制度,但是立法建議沒有明確旅行社與導遊領隊的僱傭關係,視導遊及領隊為服務提供者,將外判合理化;日後遇上責任問題,旅行社可能完全推卸責任予從業員。陸頌雄又不滿現時很多導遊及領隊都無法投保勞工保險,就業機會又不受保障,例如没有規定外遊團必須提供本地領隊。

 

冀改變以往旅遊業議會偏袒旅行社的狀況

 

何啟明就表示,期望日後旅監局委員的組合能夠改變以往旅遊業議會偏袒旅行社,忽視前線導遊領隊權益的狀況。他指出:「日後旅監局不應傾斜旅行社利益,導遊領隊的代表一定要佔合理的比例,以平衡業界的聲音。」此外,何啟明表示工聯會歡迎日後旅監局設立「旅遊業發展基金」,但就認為在旅監局成立前,應該先設立「本地特色旅遊發展基金」,而非只投放大量資源予迪士尼。

 

 

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下午4時15分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週三, 07 十二月 2016 00:00

分間樓宇單位電費

立法會十九題:分間樓宇單位電費

****************

  以下為今日(十二月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陸頌雄議員的提問和環境局局長黃錦星的書面答覆:

問題:

  有一項於今年六月發表的調查結果顯示,有不少受訪租戶居於分間樓宇單位(俗稱「劏房」),而受訪租戶當中有一半被業主濫收電費,他們所繳電費較電力公司所收電費高出六成至八成。有不少關注團體要求政府杜絕業主濫收「劏房」租戶電費的做法,以減輕租戶的經濟負擔。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政府統計處定期進行的「香港分間樓宇單位的住屋狀況」統計調查有否收集「劏房」租戶被濫收電費的數據,包括租戶數目和平均每戶每月被多收的款額;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以及會否在下次進行有關調查時加入該等統計項目;

(二)有否考慮修訂《電力條例》(第406章),規定電力用戶不得把電力轉售給第三者圖利,並制定相關罰則,以杜絕業主濫收「劏房」租戶電費的情況;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三)由二○一五年一月至今,兩間電力公司協助了多少個「劏房」租戶安裝獨立電錶;及

(四)會否於明年推出短期措施(例如向「劏房」租戶提供電費補貼),以紓解他們的經濟壓力;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在獲取其他相關政策局及兩間電力公司所提供的資料下,我綜合回覆如下:
 
(一)根據《長遠房屋策略》,政府會每年更新長遠房屋需求推算,訂定逐年延展的十年房屋供應目標。就此,運輸及房屋局曾經邀請政府統計處進行有關分間樓宇單位(俗稱「劏房」)住屋狀況的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調查的主要目的是估算全港樓齡達25年及以上的私人住用/綜合用途樓宇(不包括村屋)內的「劏房」數目,以及居於這些「劏房」的住戶及人口數目。調查並不包括有關住戶電力開支方面的資料。
 
(二)《電力條例》(第406章)(《條例》)旨在確保電力裝置及電氣產品的安全,以及電力供應的安全及可靠性。該《條例》規管電業工程人員和電業承辦商的註冊,訂立電力供應、線路裝設及電氣產品的安全規格,並授權供電商及政府處理電力意外及執行該《條例》。用電收費涉及兩間電力公司及其客戶之間的安排,並不屬《條例》的規管範圍。
 
  根據兩間電力公司與客戶簽署的《供電則例》,除非事先獲得電力公司的書面同意,否則客戶不得把取自電力公司的電力轉售予第三者。兩間電力公司會跟進懷疑涉及轉售電力的個案,並會進行調查。若有確實證據證明客戶涉及轉售電力予第三者,電力公司會要求有關客戶停止違反《供電則例》的行為,並會根據《供電則例》採取適切的行動,包括可能向該客戶停止供電。
       
(三)任何用戶皆可向兩間電力公司,即中華電力有限公司(中電)和香港電燈有限公司(港燈)提出供電申請。分間樓宇單位住戶只要得到業主及大廈管理人同意,而單位符合有關的先決條件及安全標準,例如分間單位設有獨立門戶,和獨立電力裝置符合《電力條例》規定的安全標準及電力公司《供電則例》的要求,電力公司會為申請人安裝獨立電錶供電。中電自二○一四年開始與社福機構、環保團體和電器業職工會合作和研究,探討如何為獲得業主同意而又符合標準的分間樓宇單位的住戶,免費安裝獨立電錶。港燈亦有研究如何為分間樓宇單位住戶安裝獨立電錶。根據兩間電力公司提供的資料,中電至今為「劏房」租戶安裝了九個獨立電錶,而港燈並未收到任何分間樓宇單位住戶的申請。
 
(四)當局明白基層家庭在日常生活中委實面對不少財政壓力。政府現時有不同的政策支援有需要的人士,包括「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及「鼓勵就業交通津貼」等,有助持續地紓解基層在職住戶所面對的財政壓力。此外,中電在二○一五及二○一六年推出「全城過電」計劃,將參與用戶所節省的用電,捐贈予有需要的家庭,包括「劏房」租戶等,減輕他們的電費開支。

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時35分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07 十二月 2016 00:00

公營房屋發展項目

立法會二十二題:公營房屋發展項目

*****************

  以下為今日(十二月七日)立法會會議上麥美娟議員的提問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的書面答覆﹕

問題﹕

  政府為落實《長遠房屋策略》所載公營房屋建造目標,近年積極在各區覓地建屋。有市民注意到,政府不單在面積細小的用地見縫插針式興建單幢公屋樓宇,更計劃把不少休憩用地(例如一幅位於青衣青鴻路的休憩用地)改劃作公營房屋發展用途。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當局現正進行或將會於二○二○至二○二一財政年度或之前進行地區諮詢,並位於葵青、荃灣、屯門及元朗4區內的公營房屋項目的詳情,包括每個項目的(i)項目名稱、(ii)位置、(iii)各類公營房屋單位擬建數目、(iv)項目範圍內現時屬休憩用途的土地面積、(v)規劃人口、(vi)首批住宅單位入伙年份,以及(vii)有關用地目前的土地用途(以表列出);
 
  (二)鑒於有居民認為青衣青鴻路休憩用地改劃作公屋發展用途,會減少區內休憩用地面積,以及會令住宅區與九號貨櫃碼頭之間的緩衝區消失,以致有關居民會受到貨櫃碼頭運作時產生的光線和噪音污染影響,政府落實該項目時,會如何對該區的休憩用地面積作出補償,以及紓緩居民受光線和噪音污染影響;政府會否就該項目再進行地區諮詢;如會,時間表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三)有否計劃重建長青邨;如有,詳情為何,包括地區諮詢時間表,以及原區重置的選址;青鴻路公營房屋項目的用地是否選址之一;如是,詳情及理據為何?

答覆:

主席:

  在整合規劃署提供的資料後,我現就麥美娟議員提問的各部分答覆如下:
 
  (一)預計在二○一六至一七年度至二○二○至二一年度期間落成,位於葵青、荃灣、屯門及元朗區的公營房屋項目的資料列於附表一。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已就這些項目諮詢相關區議會。

  我們亦已就一些預計在二○二一至二二年度及以後落成的公營房屋項目開展了諮詢相關區議會的工作,項目資料列於附表二。

  至於預計於二○二一至二二年度及以後落成的公營房屋項目,大部分仍處於初期規劃及設計階段,並受多項因素(例如改變土地用途、基礎建設,地盤平整工程等)影響。這些項目的用地亦大多需要進行可行性研究或勘測;部分房屋用地亦涉及徵收土地、清拆或重置現有設施。因此,發展時間表可能有所變動,目前難以提供這些項目的詳細資料和諮詢區議會的時間表。

  (二)前拓展署於一九九一年完成的「青衣東南港口發展規劃及第九號貨櫃碼頭工程可行性研究」(研究)建議利用包括現時藍澄灣所在位置原規劃作「工業」發展的用地作為緩衝區,以減低九號貨櫃碼頭的噪音及光污染影響。及後發展及落成的藍澄灣及旁邊的酒店已落實這項建議。

  至於原本青鴻路公營房屋發展計劃的用地,根據該研究的建議,在前述的「工業」用地和附近住宅用地之間需要設有緩衝間距,以便緩解工業活動對附近住宅所帶來的環境影響,因此建議將青鴻路公營房屋發展計劃的用地劃作「休憩用地」。此「休憩用地」可為附近人口提供園景種植及康樂文娛設施,而非用作阻隔九號貨櫃碼頭產生的噪音和眩光影響。

  政府自二○一三年起積極透過多管齊下的方式建立土地儲備,以滿足房屋及其他發展需要。由於上述土地未有任何落實的發展計劃,因此當局建議把這幅「休憩用地」識別為「具潛力改劃作住宅用途的土地」。

  政府作出相關決定時,已考慮了多種因素,包括青衣區內現有和已規劃的休憩用地供應,已符合《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的要求等。當局亦曾於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就青鴻路公營房屋發展計劃及其他12幅位於葵青區內的潛在房屋發展用地諮詢葵青區議會。政府認為在該用地適合發展公營房屋,而涉及的噪音、空氣流通、光污染及交通等問題均可以透過各種技術解決。

  城市規劃委員會(城規會)於二○一五年八月七日根據《城市規劃條例》就原本青鴻路公營房屋發展計劃的用地由「休憩用地」改劃為「住宅(甲類)4」的修訂項目刊憲。其後,城規會於二○一六年五月二十日及六月十七日經考慮申述人及提意見人的意見、附近的土地用途、在原本青鴻路公營房屋發展計劃的用地劃作「休憩用地」的規劃意向、以及發展公營房屋的技術可行性後,認為在原本的用地發展公營房屋是合適的,並認為噪音、空氣流通、光污染及交通問題均可透過各種技術解決。不過,部分城規會委員認為應順應部分反對申述,修訂青鴻路用地的公營房屋發展範圍,把原本用地的「住宅(甲類)4」地帶約兩公頃的北面部分還原為「休憩用地」地帶,使之與現有的青鴻路遊樂場組合成一塊綜合休憩用地,從而提供一個更為可接受的公營房屋發展項目,達至平衡住屋需求和提供休憩地給現有及將來居民使用的目的。

  城規會亦於二○一六年十月至十一月期間進行了共八天的聆聽會,並將考慮聆聽會上收集到的意見,決定是否接受有關建議修訂,或按城規會認為適當的方式,對有關建議修訂再作更改後,才確定青鴻路用地的用途地帶。

  青衣區現有及已規劃地區休憩用地和鄰舍休憩用地供應分別超出了《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的要求約兩公頃和28公頃,當中包括上述建議把青鴻路北面部分「住宅(甲類)4」地帶還原為「休憩用地」地帶的兩公頃及在餘下的「住宅(甲類)4」地帶內提供的0.65公頃鄰舍休憩用地。現時青衣南除了在各自的私人及公營房屋屋邨內設有休憩用地設施外,還有青鴻路遊樂場、美景遊樂場、青康路遊樂場等鄰舍休憩用地可供附近居民享用。考慮到毗鄰青鴻路公營房屋發展地點北面部分約兩公頃的土地若還原為「休憩用地」,以及在公營房屋發展內會有30%的擬議綠化率,因此未來青鴻路這片土地大致上可維持當初提供景觀美化和康樂設施的規劃意向。

  光污染方面,目前《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並無訂明有關眩光的標準指引或評估的要求。在詳細設計階段,房委會會透過改變樓宇座向和設計,盡量減低擬議公營房屋受九號貨櫃碼頭的影響。政府亦為擬議公營房屋發展進行了一系列技術評估。

  噪音方面,房委會會透過優化設計,例如改變樓宇座向、加裝減音窗/露台和隔聲建築鰭片及與道路保持適當間距等方案,確保噪音水平符合《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的指引和相關的噪音管制條例的要求。因應現階段土地改劃用途的進展及決定,房委會需要重新研究規劃和改動青鴻路公屋發展計劃的設計,並會適時諮詢區議會和聽取意見。

  (三)房委會就重建高樓齡公共屋邨定下四個主要準則,即樓宇的結構狀況、修葺工程的成本效益、重建屋邨附近有沒有合適的遷置資源,以及原址重建的潛力,並一直按此考慮個別屋邨的情況。事實上,二○一四年四月公布的《審計署署長第六十二號報告書》已指出根據過往的經驗,雖然重建舊公共屋邨長遠而言或可增加公屋單位供應,但短期會令公屋單位數目減少,遷出的租戶會令安置需要增加,影響其他公屋申請人獲配公屋的時間。二○一四年十二月公布的《長遠房屋策略》亦重申這一點,指出重建高樓齡公共屋邨短期內會減少可供編配的公屋單位數量,使房委會在公屋編配方面承受更大壓力。由於藉重建去增加單位供應需時甚久,且往往要在重建項目的較後甚至最後階段才能提供額外單位,因此重建高樓齡屋邨在增加公屋供應方面,只能扮演輔助角色。

  在目前公屋需求殷切的情況下,大規模重建計劃會凍結大量本來可編配予輪候公屋人士,因而並不可取。房委會須非常審慎地去考慮個別高樓齡屋邨的重建問題,現時未有重建長青邨的計劃。房委會會根據現行的「全面結構勘察計劃」和「屋邨改善計劃」,繼續維持和改善高樓齡屋邨的狀況。 

附件1: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612/07/P2016120700357_249163_1_1481087072536.pdf

附件2: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612/07/P2016120700357_249164_1_1481087072541.pdf

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3時05分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07 十二月 2016 00:00

制訂房屋政策 紓緩殷切住屋需求

立法會 ─ 2016 年 12 月 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7 December 2016

制訂房屋政策 紓緩殷切住屋需求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我們感謝謝偉俊議員今天提出"制訂房屋政 策 紓緩殷切住屋需求"的議案,讓各位同事可以就香港市民都關心 的住屋問題發表意見,也讓工聯會可以再次提出我們在房屋政策方面 的主張。

 朱凱廸議員剛才表示,如果同事真的如此關心市民的住屋需求, 便應與他們合作。事實上,我也很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合作,大家不應 該有"你們一定會幫政府,我們才會幫市民"的心態。大家都有應該為 市民做事的心態,才能真正解決房屋問題。朱凱廸議員剛才亦表示, 建制派議員以前支持董建華,也支持曾蔭權,現在又支持梁振英。我 必須指出,當上屆政府停建居屋時,工聯會不但不贊成,更要求政府

復建居屋。2011 年,我們約見當時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並 提交一份工聯會就房屋政策的建議,要求復建居屋,而且要求居屋售 價不應純粹與市價掛鈎,還要考慮市民的承擔能力。所以,我們不像 他們所說一般,支持政府提出的任何建議。如果議員真的認為大家應 該團結一致為市民謀福利,大家便應該平心靜氣、心平氣和,說有建 設性的話,為市民做事。

郭偉强議員的修正案中提到工聯會的一些主張,包括實施租務管 制、引入住宅物業空置稅,以及租金管制,這是我們提出的"三管齊 下"的措施。多位同事和局長都認為這些建議不可行,甚至有同事說 這些建議會扭曲市場,並不可行。坦白說,如果這些建議不可行,甚 麼建議才可行?政府不要給我們"阿媽是女人"一類的答案,只是說會 建屋。我們都知道建屋一定可行,但對於住在"劏房",連水電都 被"炒"貴的居民來說......剛才多位同事提過"劏房"居民的苦況,我無 須重複,大家都知道他們的情況水深火熱,究竟有何短期措施?

 我們為何強調"三管齊下"?政府實施租金管制的時候,我們當然 擔心會否影響供應,有議員亦提到,有些業主可能因而不把單位出 租。如果會影響供應,政府便應該實施空置稅,然後提供租金津貼以 協助"劏房"居民。但是,政府不會考慮這些建議,只是說這些建議不 可行。如果政府認為實施這些措施會扭曲自由市場經濟,只會越做越 差,政府為何推出"辣招"?政府推出"辣招"是要控制需求,這也會扭 曲(distort)市場。難道政府增加稅項不會扭曲市場,我們建議的空置 稅便會扭曲市場?

 其實政府同樣提出扭曲市場的措施,但鑒於現時市場已經畸形和 失衡,大家不得不這樣做。因此,政府不能再在自由市場經濟下推行 措施,必須介入以協助基層市民,以及部分不能負擔市場上昂貴租金 的市民。我希望政府不應有雙重標準,認為政府提出的稅項不會扭曲 市場,但我們建議的稅項或租務管制措施和租金津貼便會扭曲市場。 請政府說服我,在短期內有何措施可以幫助"劏房"居民?他們連水電 都被"炒"貴,政府也不能幫助他們。政府甚麼都說不可行,只說會建 屋。這只是"阿媽是女人"一類的說話,沒有人會反對。  

增建公營房屋是現時房屋問題的根本解決方法,我們從近年來的 數字看到,政府"跑數"相當辛苦。究竟未來 5 年能否達到《長遠房屋 策略》的建屋目標,下一個 5 年又能否達到這個目標?至於政府能 否"跑"到足夠數目,我們也替政府擔心。工聯會一直支持政府各項新 發展區計劃,因為我們相信,增加公營房屋供應便可以幫助住在"劏 房"或板間房的基層市民。但是,如果這些長期方法不能一蹴而就, 政府應否推出短期措施幫助他們?

 此外,香港有一類房屋的供應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市區重建局 ("市建局")在市中心進行舊區重建,可以提供很多"熟地",以供進行 妥善規劃。為何市建局為人詬病?有人說舊區重建後便再沒有便宜的 租金或基層市民會被趕走?因為現時市建局在收地後與私人發展商 合作進行發展項目,單位價格自然昂貴。可否像政府前兩年建議的一 樣,把市建局的土地用作興建資助出售房屋或資助出租公屋,讓公營 房屋在市區內迅速發展,市建局不再在收地後與私人發展商合作建 屋,以免舊區樓價上升。政府可否考慮這個建議?我希望局長可以回 應,多謝。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07 十二月 2016 00:00

制訂房屋政策 紓緩殷切住屋需求

立法會 ─ 2016 年 12 月 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7 December 2016

制訂房屋政策 紓緩殷切住屋需求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首先感謝謝偉俊議員提出"制訂房屋政策 紓 緩殷切住屋需求"的議案,這項辯論非常有意思。為了是次發言,我 特意翻看一些經典著作,以下引述自其中一段:"房租大幅度提高, 每一所房屋的住戶越加擁擠,有些人簡直無法找到居所。"以下是另 一段:"工人從市中心被排擠到市郊;工人住宅以及一般小住宅都變 得稀少和昂貴,而且往往根本找不到"。

上述兩段引述自思想家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論住宅問題》, 書中講述 1872 年德國的情況。剛才有同事亦指出德國目前的情況。 該國租務制度非常完善,經濟動力強勁,居民生活環境相當理想。然 而,書中所述的情況正正在 100 多年之後現今的香港出現,青年人如 要"上車",能夠考慮的只有一些偏遠地區。"劏房"及私樓越來越貴, 價格屢創新高,要 16 年不吃不喝才買到一個私樓單位。發展商為應 對樓價昂貴的問題,竟厲害至推出如火柴盒、郵票般細小的"納米 式"單位。細小至 128 平方呎的私樓單位,年青人有能力購買吧?

 為了準備今次發言,我亦訪問了很多年青人。他們表示對"上車"已 差不多絕望。今次議案辯論,實在要探討青年人對"上車"感到絕望的 原因。

 香港有 80 多萬個公屋單位,公屋政策多年來是香港最主要的房 屋政策。但近年來,興建公屋遇到重重困難,以致完全未能達標。即 使政府已訂立《長遠房屋策略》,要在未來興建 28 萬多個公屋單位, 但從政府資料預計,未來 5 年提供的單位只有 95 000 個,遠遠落後 目標,各方面的配套亦跟不上。當局的"3 年上樓"承諾更淪為空談、 笑話,現時輪候時間已需 4.5 年,這還不包括單身人士,統計亦取巧 地剔除了未接受第一次配屋而繼續輪候的人士。基層家庭的居住環境 越來越差。

 再談談"劏房"問題。未能入住公屋的市民,唯有暫時租住"劏 房"。"劏房"的租金殊不便宜,以呎租計媲美超豪宅的租金。一項調 查指出,"劏房"的租金較一般單位的呎價貴兩倍以上,去年的租金更 進一步上升 13.6%。面對這樣的情況,市民無所適從。就公共房屋政 策,香港工 會 聯 合 會主張把公型房屋的建屋目標量增加至每年 33 000 個單位,盡快疏導輪候人士。

 我很認同剛才多位同事提到的租務管制("租管")。以往的租管形 式可能比較僵化,亦存在一些問題。然而,我們現時面對一個極度困 難的處境,需要研究一套新的租管制度,以嶄新的開放思維,不能因 為租管以往有很多問題就"一刀切"放棄不做。重新訂立租管,有助保 障租戶不受業主任意宰割。

 既然公屋輪候時間超出政府的 3 年承諾,政府理應為輪候者"包 底",提供租金津貼,令市民體現政府對房屋政策的承擔。

夾心階層同樣面對"上車"的大難題。他們不符合公屋申請資格, 但現時居屋售價相當昂貴,很多新建的居屋屋苑,以今年開售的嘉順 苑及屏欣苑為例,很多單位都超過 300 萬元;而香港房屋協會("房協") 的綠怡雅苑更有不少單位超過 500 萬元。超過 500 萬元的單位,即使 月薪達最高入息上限 49,000 元,借貸九成亦無法通過壓力測試,就 正正說明現時居屋或房協樓宇的定價已超出市民的負擔。政府應重新 考慮居屋定價的方程式及制訂標準,令更多夾心階層我的定義是 剛超出公屋申請資格、入息為 2 萬多元左右有能力購買居屋。如 果他們現時不斷租樓,租金只會令他們永遠無法儲到首期,這正正是 我開始發言時指出青年人感到絕望的原因。

 房屋供應的關鍵是土地供應,相等於麪粉與麪包的關係。事實 上,房屋供應亦關乎政治問題,房屋及土地問題能好好解決,政治問 題便得以大大紓緩。然而,過去數年有反對派打着保育旗號,像朱凱 廸議員之流,將所有土地發展"妖魔化",千方百計加以阻撓。他們聲 稱綠化帶(green belt)不能用;亦不可以填海、開山;稍為有人居住的 地方都不遷不拆;並把市區發展說成"插針建屋"、"盲搶地"。我在此 呼籲各位議員,房屋是香港市民痛中之痛,是社會的最大問題。我們 應該凝聚最大的共識,迎難而上。要推行房屋政策,社會必須付出代 價。過去的房屋發展,亦有賴各方付出才有今天的成績。我希望大家 摒棄政治分歧( 計時器響起 )......因此,我支持謝偉俊議員的原議案及 郭偉强議員的修正案。

代理主席:陸議員,你的發言時限到了,請停止發言。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01 十二月 2016 00:00

打擊"假難民"

立法會 ─ 2016 年 12 月 1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 December 2016  

打擊"假難民"

 

黃國健議員:主席,我們今天討論這個問題,是一個現實問題,放在 眼前的問題,不是一個理論問題,任何狡辯,都是辯不清這個問題的 實質。

 每一次討論這個題目的時候,一定有一些義正詞嚴、大仁大義的 聲音表示,要人道對待難民。我想在這裏說清楚,我們從來沒有反對 人道對待難民,我們現在要討論的是"假難民"。所以,我希望泛民同 意這一點,不要混淆視聽,不要站在道德高地說空話,首先要弄清楚 實質的情況。

 政府在 2014 年推出免遣返聲請統一審核機制("統一審核機制"), 提出申請人數自此大增,而且出現濫用審核程序的情況。根據保安局 局長指出,統一審核機制實施後,提出聲請的人數大幅增加,增加了 3 倍多,每月平均有 440 人。截止 2015 年年底,累積 11 000 宗個案 等候審核。為甚麼呢?

 楊岳橋議員剛才說,審核時間過長。為甚麼會過長呢?根據我的 理解,他似乎是歸咎於入境事務處("入境處")人員工作緩慢。但是, 根據政府的表述,這卻是由於很多難民或酷刑聲請者不合作,不肯提 交文件,不肯提交證據,甚至乎裝病不去見審核官,不提交所有有用 資料,令審核程序無限期拖長。保安局同時指出,有 70%的聲請者, 是在被警方或入境處截獲或拘捕後才提出聲請,抗拒遣返。這種做法 不難令人聯想到,這些聲請者是為了逃避法律責任,濫用程序,務求 可以留在香港。他們留在香港等候審核,短則兩三年,長則十年八年,

在一些個案中,聲請者甚至乎在香港結婚生子,他們很多都是看中審 核程序複雜和長時間,來香港做"黑工",獲取經濟利益,打算賺到多 少便多少。

 根據法例,這些提出免遣返聲請人士在逗留香港期間,可以取 得"行街紙"。本來當局規定他們不可以工作,但基於人道理由,他們 會獲得特區政府提供的經濟援助。按現時援助計劃,每名聲請者每月 可以獲得 3,000 多元的生活津貼,其中包括超市食物券、租金津貼、 交通津貼等,這些都是用納稅人的錢來支付的。

 事實上,更為嚴重的是,我們經常看到報章揭發"假難民"做"黑 工"的報道,包括地盤工、洗碗工、搬運工、清潔工等,在這些行業 不難找到他們的蹤影。如果想找他們的話,實際上並不難,如果泛民 同事質疑這種說法的話,可到偏遠地區,看看從事物流工作的,例如 拆箱等,有多少是這類人士,或者晚上在果欄附近當搬運工人的,有 多少是這類人士。其實很容易找到,不要"離地"說一些維護他們的說 話。

 難民來香港做"黑工",不單影響本地基層工人的就業機會,還引 發很多治安問題,所以,我們強烈要求當局要加強執法。

 除了"黑工"問題,"假難民"引起的治安問題,日益令人憂慮。根 據保安局數字,獲擔保外釋的非華裔人士,因干犯刑事罪行而被捕的 人數有顯著增加的趨勢,由 2013 年的 608 人,增加至 2015 年的 1 113 人,當中絕大部分是免遣返聲請人士。這些"假難民"除了增加 香港財政負擔,亦跟香港基層市民爭"飯碗",甚至構成治安威脅,加 強執法只能夠治標,未能治本。

 歸根究底,審核手續繁複是原因之一。但是,由於香港很多維護 他們的人士,包括一些政客、一些社工,甚至乎法律界中一些涉及相 關利益的人士,令"假難民"認為香港有他們的庇護傘,想來香港獲取 經濟利益。有些"人蛇"集團看準這個漏洞,安排他們來香港當"假難 民"並提供律師服務,從中謀利,有些人來香港時已經有香港律師的 卡片,明顯是早有預謀。

 "假難民"問題對香港造成各方面的影響,包括財政承擔,工人"飯 碗"和治安等,這些濫用程序來香港獲取經濟利益的人,當然有責任,

但一些為了政治目的而守護他們的政客,亦應該為這事負上責任。我 們促請政府認真考慮設立禁閉營這項提議,至少要他們交出所有有用 的資料,讓政府可以先查核他們的身份,才讓他們離開禁閉營。

 主席,我謹此陳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April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