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聯合辦事處

 

立法會急切質詢一題:盡快發出診治病毒性肺炎的指引

 

*************************

 

以下是今日(一月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麥美娟議員根據《議事規則》第244)條提出的急切質詢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的答覆:
 
問題:
 
近日,武漢發生數十宗病毒性肺炎個案。由於該病症的病因不明,有不少香港市民感到恐慌。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至今掌握到該病症的最新病理資料(包括病因、病徵、傳染性和治療方法),以及會否盡快向醫護人員發出診治該病症的工作指引及提供足夠保護措施?
 
答覆:
 
主席:
 
就近期內地湖北省武漢市出現肺炎病例群組個案,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分別於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本年一月三日及五日收到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通知,表示自去年十二月,武漢衞生當局透過疾病監測發現多宗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病徵主要為發燒,少數病人呼吸困難。
 
根據截至本年一月五日的資料,已發現59宗病例,沒有死亡個案。目前所有病人正接受隔離治療,並有163名密切接觸者正接受醫學觀察,目前沒有發現發熱等異常症狀,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工作仍在進行中。流行病學調查顯示,部分病人是武漢「華南海鮮城」經營戶。目前為止,內地的調查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亦未發現醫護人員感染。病原體的檢測和感染原因工作正在進行中,但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及中東呼吸綜合症等呼吸道病原體。
 
首先,我想重申本港至今並無出現同武漢相關的嚴重肺炎個案。由於香港與武漢有頻繁的旅客往來,香港特別高度重視和關注武漢市出現肺炎病例群組個案的情況。政府有三大原則應對疫情,包括迅速應變,嚴陣以待和公開透明。事實上,食物及衞生局在過去一星期,即由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起,已經與多個政策局、部門、醫院管理局(醫管局)以及專家舉行多次會議,檢視本港就湖北省武漢市出現的肺炎病例群組個案所採取的預防措施,並提示各有關部門提高警覺並做好準備,確保在有需要時能盡快實施相關的應變措施,以保障市民健康。食物及衞生局亦舉行多次記者會,向市民即時報告事情的最新發展及政府的最新工作。政府抗疫的工作,主要分為下列主要工作範疇──
 
(一)加強港口及政府的場地和設施的衞生措施;
 
(二)於本年一月四日公布「對公共衞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準備及應變計劃」,並同時啟動嚴重應變級別,即時生效;
 
(三)今日刊憲修定《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599章)(《條例》),透過《2020年預防及控制疾病(修訂)規例》及《2020年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修訂附表1)公告》,把「嚴重新型傳染性病原體呼吸系統病」納入《條例》附表1成為法定須呈報傳染病,賦予衞生署法定權力對傳染病接觸者進行檢疫及隔離受感染病人等;
 
(四)已於本年一月四日在公立醫院啟動「嚴重應變級別」,醫管局並已在公立醫院及診所實施一系列加強監察和感染控制的應變措施;及
 
(五)全方位加強風險溝通,包括全港所有持份者、內地當局及世界衞生組織。
 
我會於稍後其他急切口頭質詢的回覆詳細介紹有關措施內容。
 
就麥美娟議員的問題,鑑於目前並未完全掌握有關武漢肺炎個案的感染原因,醫管局前線醫護人員會先按照病人的臨床情況及化驗結果提供合適的治療,並待有進一步資訊後作應變部署。醫管局前線醫護人員會按醫管局既定的臨床準則,即發燒、外遊紀錄、職業、接觸史及是否涉及群組個案等,為求診病人作風險評估。醫管局已提醒前線醫護人員提高警覺,如病人出現發燒及急性呼吸道感染或肺炎徵狀,並在過去14日內曾到訪內地武漢市,會被即時安排在負氣壓病房接受隔離治療,並實施空氣、飛沫及接觸傳播防護措施,醫護人員會根據相關防護措施穿着合適的個人防護裝備。

 

 

 

20201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25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08 一月 2020 00:00

打擊起底的措施

 

立法會二題:打擊起底的措施

 

*************

 

以下是今日(一月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麥美娟議員的提問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的答覆:
 
問題:
 
自修例風波發生以來,有不少人對警務人員及持不同意見人士進行起底(即在網上搜尋和公開他們及其家人的個人資料),繼而有人利用該等資料對受害人及其家人進行滋擾和恐嚇。有持不同意見人士為免被起底而噤聲。此外,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公署)表示,調查及跟進起底行為困難重重,因此正積極研究修訂《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公署自修例風波發生以來接獲多少宗投訴,指個人資料在未獲資料當事人的同意下被人在網上公開,以及該等投訴涉及多少人的個人資料;該等投訴當中,涉及起底行為的投訴數目;公署採取的跟進行動的詳情為何;
 
(二)鑑於有社交平台多次拒絕向公署提供發出起底帖子人士的登記資料或互聯網規約地址,現行法例有否賦權公署對它們作出檢控;如有,自修例風波發生以來,公署作出檢控的宗數為何;如否,在有關法例獲修訂前,公署有何措施處理此情況;及
 
(三)是否知悉,公署研究修訂上述條例的最新進展為何;政府會否接納賦予公署搜查、檢取證據和檢控等權力的修例建議,以及有否就修訂法例制訂時間表;如有,詳情為何;如否,會否制訂該時間表;在完成修訂法例之前,當局會採取甚麼措施保障在修例風波中被起底人士的私隱?
 
答覆:
 
主席:
 

 

 

敬啟

 

就麥美娟議員的提問,經諮詢保安局及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公署)後,我就問題綜合回覆如下:
 
(一)及(二)政府非常關注過去一段時間社會上的「起底」事件。公署於二○一九年六月十四日接獲首宗與修例風波有關的「起底」個案。截至二○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公署共接獲及主動發現超過4 300宗相關個案,最新數字是4 700宗。當中被「起底」人士遍及不同意見取向的人士和各行各業的從業員,其中警務人員及其家屬仍是單一組別計受影響人數最多的。在公署接獲及發現的個案當中,涉及警務人員及其家屬的超過1 500宗(佔整體個案約36%)。對政府官員及公職人員進行「起底」的共180宗(佔整體個案約4%)。除了公職人員外,亦有曾表態支持政府或警方的公眾人士被「起底」(佔整體個案約30%)。另一方面,有市民在網上發表反對政府或警察的言論後被「起底」(佔整體個案約10%)。亦有市民不滿示威者的行為,在網上披露他們的個人資料(佔整體個案約20%)。
 
現時《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私隱條例》)賦予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專員)進行調查和視察的權力,以及執行這些調查職能的相關權力(包括進入處所、傳召證人和規定有關人士向專員提交資料)。然而,專員不能進行刑事調查和自行提出檢控。目前,刑事調查由警方執行;如有需要檢控,則由律政司負責提出。截至二○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公署已依法將超過1 400宗相關「起底」個案交予警方作進一步刑事調查。現時《私隱條例》第642)條規定,任何人士披露在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自該資料使用者的某資料當事人的個人資料,而該項披露導致該資料當事人蒙受心理傷害,該人即屬犯罪,一經定罪,最高刑罰是罰款港幣一百萬元及監禁五年。截至二○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一共有八名人士因涉嫌違反該條文被警方拘捕。警方亦已於二○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就一名男子涉嫌於網上不當地公開他人的個人資料,以與《私隱條例》第64條相關的罪名對該名男子控以一項「串謀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個人資料」罪,案件將於二○二○年一月十五日再訊。
 
除轉介相關個案予警方跟進外,公署亦向有關網站、網上社交平台或討論區營運商指出,他們應避免讓其平台被濫用作為侵犯個人資料私隱的工具,公署並要求涉事平台刊登警告字句,說明「起底」行為有機會觸犯《私隱條例》。就「起底」個案,公署曾主動聯絡及超過140次去信涉及「起底」內容的網站、網上社交平台或討論區的營運商要求移除超過2 500條相關連結,其中接近七成已被移除。公署會對有關平台持續進行檢視並繼續有關的跟進工作,以盡力遏止「起底」的行為。
 
此外,法庭在二○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頒下禁制令,禁制任何人在沒有相關人士的同意下及同時有意圖或相當可能會恐嚇、騷擾、威脅或煩擾相關人士的情況下使用、發布、傳達或披露屬於警務人員或其家屬的個人資料;恐嚇、騷擾、威脅或煩擾警務人員或其家屬;或協助、煽動、教唆或授權他人從事上述等行為。截至二○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公署共將40宗接獲及發現涉嫌違反法庭禁制令的個案轉介予律政司跟進。
 
(三)因應去年發生的一系列重大個人資料外洩事故,我們現正聯同公署檢討並研究修訂《私隱條例》,以加強對個人資料的保障。公署同時亦因應過去一段時間處理相關「起底」個案的經驗,向我們反映《私隱條例》在針對處理「起底」情況方面有可以加強的地方,包括考慮修訂條文以更針對性地處理與「起底」有關的行為、賦予專員法定權力要求社交平台或網站移除涉及「起底」的內容,以及賦予專員刑事調查及提出檢控的權力等,我們正聯同公署認真研究如何修訂《私隱條例》。當中涉及的因素包括規管「起底」行為所涉及的法律考慮,例如罪行的定義以及如何確保在保障個人資料私隱、言論自由和資訊流通之間取得平衡等。我們注意到在其他司法管轄區近期也開始就「起底」行為作出規管,例如新加坡於去年通過《防止騷擾(修正)法令2019》。我們會與公署參考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相關條例,研究它們就「起底」方面的規管方式,並考慮香港的實際情況,以研究修例方向和細節,我們並會諮詢相關持份者的意見。
 
在完成法例修訂前,警方會繼續透過《私隱條例》第64條處理「起底」行為。公署亦會積極進行相關工作,包括轉介相關個案予警方跟進、主動聯絡及去信涉及「起底」內容的平台營運商要求移除相關連結,和要求涉事平台刊登警告字句說明「起底」行為有機會觸犯《私隱條例》等,以盡力保障個人資料私隱。
 
多謝主席。

 

 

 

20201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55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08 一月 2020 00:00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立法會202018

 

何啟明議員:主席,現時內務委員會已經停擺了,開了10多次會議也未能選出主席,根本不能夠由內務委員會成立法案委員會。主席,為了盡快實施這項增加婦女產假的建議,我根據《議事規則》第54(4)條,動議《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不交付內務委員會處理。

 

主席:何啟明議員要求根據《議事規則》第54(4)......

 

主席:何啟明議員要求根據《議事規則》第54(4)條,動議一項可無經預告的議案,不將有關《條例草案》交付內務委員會處理,其效果是有關 《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不會中止待續,而是在是次立法會會議處理該《條例草案》的餘下程序。根據該條,何啟明議員必須獲得立法會主席同意後,才可動議此議案。因此,何議員,現在你只可精簡說出你為何要動議此議案,而不可直接動議議案。何議員,請發言。

 

何啟明議員:主席,我們提出這項議案是基於數個原因。為何我們要在今天提出根據《議事規則》第54(4)條進行這項討論?這是因為我們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希望這項《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可於今天盡早進行二讀。由於內務委員會已處於癱瘓狀態,我提出這項把《條例草案》直接提交立法會的建議是迫不得已的做法,而如果議案不獲通過,我們估計須等待至2023年才能真正延長法定產假。為甚麼呢?原因有數個:第一是重要性的問題。就延長法定產假來說,我們工聯會已多次爭取,這亦是市民渴望已久的政策。有關法例自1995年經修訂後......主席:何議員,請你盡量精簡,無須詳細論述。何啟明議員:主席,現時內務委員會"拉布"的情況已嚴重至開了10多次會議仍然未能選出主席,如果這一刻我們無法完成二讀《條例草案》,整項《條例草案》便須待2023年才能實施,屆時才能讓市民享有14周產假,令差不多10萬名婦女及其家庭無法及早享受這項優惠。所以, 我希望今天各位同事能夠支持我們,令《條例草案》可以無須交付內務委員會成立法案委員會,而是直接在此進行討論,從而令《條例草案》可以盡快審議。這項涉及民生的《條例草案》已經勞工顧問委員會、勞工界、商界和資方三方討論並已達成共識,希望各位同事支持,以及希望主席批准這項議案。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2019 12 19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反對派議員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 議議案,要求調查警隊處理 "六一二 "事件的情況。我必須強調, "六 一 二 "事件本質是一宗暴徒包圍立法會的事件,這一點市民非常清 楚。回顧香港目前的處境,剛公布的失業率進一步上升,其中飲食業、 旅遊業和酒店業的失業率更是急升。飲食業失業率高達 6.2%。我相 信聖誕節和農曆新年過後,全港會出現倒閉潮和失業潮,香港市民,特別是"打工仔",將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反對派和所謂示威人士 所說的"攬炒"策略很快便會成功。他們的理想不會成功,但"攬炒"就 即將實現。 遊客亦被嚇退,剛公布的數據顯示,11 月份的訪港旅客人數較去 年同期急跌 56%,香港好客之都的國際形象蕩然無存。過去半年無日 無之的違法暴力衝擊,令市民受到影響,價值觀更被嚴重扭曲。智經 研究中心的調查指出,40%受訪者竟然認同違法達義,即犯法無須負 上任何責任。法治精神的滑坡,導致過去半年打砸燒事件無日無之。 他們肆意攻擊不同政見的人士及商戶,令市民的生命和財產受到嚴重 威脅。我們特別痛心時下的青年人,他們很多人受到煽動而做出傷害 別人及更加傷害自己的事。至今合共 6 000 多人在多次違法暴力事件 中被捕,當中 40%是學生,他們可能前途盡毀。當然,主席,我們知 道反對派領袖及議員獲得豐厚的政治紅利,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贏得 議席,甚至乎蜚聲國際。612 人道支援基金籌集了近 1 億元。這筆款 項將有何用途?其實有不少人亦提出多項質疑。 說回"六一二"暴徒包圍立法會事件。香港可謂一夜變天。其實在 不久之前,本會絕大多數議員對 2016 年農曆年初一旺角發生的暴亂 都會予以譴責,包括反對派和泛民議員,現在情況卻好像恍如隔世。 為何今次反對派不跟他們割席?原因是他們採納了一個所謂不割席 的策略,只要政治立場相同的人士,作出的暴力和違法行為反對派都 會無限包容。反之,反對派對執法者卻無限批判,使其動輒得咎,哪 怕是一些技術性或逼於無奈的做法,也片段式地追究到底,並惡人先 告狀,倒果為 因。在過去半年的修例風波中,他們多次以謊言及語 言"偽術"達到打擊政府和奪取政權的政治目的。總結整場修例風波, 反對派只有 3 招:一:暴力;二:謊言;三:以謊言包裝暴力;再加 上不割席的手法,令他們的政治利益最大化。 主席,以下我集中論述我不贊成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 調查"六一二"警方執法的原因。回想 6 12 日當日,我和何啟明議 員在早上 7 時多已準備前往立法會綜合大樓("綜合大樓"),參加一個 委員會會議。我們 8 時前已到達綜合大樓附近,但當時已有多名黑衣 人和激進示威者聚集,我們根本無法走近綜合大樓,而當日大部分議 員根本未能進入綜合大樓參加會議。示威者以暴力脅迫議員,使議員 不能參加會議,亦剝奪議員行使議會表達意見的權力,這些行為本身 已屬違法。到了下午,透過電視直播,我們看到大批暴徒以致命的武器,包 括磚頭、已削尖的鐵枝、腐蝕性液體和雨傘等,在俗稱"煲底"的綜合 大樓示威區持續攻擊警方的防線,歷時差不多半小時。警方當時可謂 非常克制,將防線節節後退。有執勤的警員當時向我表示,示威者瘋 狂、刻意肆意的暴力旨在奪人性命。大家都知道,磚頭真的可以致命。 主席,清潔工羅伯在 11 13 日死於磚頭之下,絕對是致命暴力所致, 我們對此深感痛心。 其後,暴徒將警方的防線迫至"煲底",距離綜合大樓公眾入口的 玻璃門不足 10 米距離。警方逼於無奈向外推展防線,施放催淚煙和 以防暴槍發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其實,在技術和客觀層面,公道而 言,警方真的沒有過分使用暴力。這次事件後,有相當中立的傳媒機 構,邀請美國和法國的警證專家評論這事件,他們均認為香港警方當 日執法整體而言非常克制。反對派卻片段式妖魔化警方使用武力,其 中一個例子是中信大廈入口施放催淚彈的行動。各位議員對中信大廈 應該很熟悉,經常會在該處用膳。當時民陣大台忽然叫示威者湧入中 信。為何民陣大台不叫示威者退至添美道?添美道路面寬闊,設有兩 條行車線及寬闊的行人路。偏偏他們不叫示威者前往寬闊的道路,反 而湧進中信大廈,究竟有何目的?是否想製造恐慌的衝突場面,營造 出一個人群靠着玻璃門慌忙湧進大廈的畫面?他們是否有這個目 的?我們不得而知,但這個問題值得思考。 如果警方當日未有採取驅散行動及施放催淚煙,情 況 會變成怎 樣?其實這個假設情況後來真的出現,7 1 日綜合大樓被破壞的情 況便是一例。當日警方並沒有在綜合大樓外布防,我認為有失策之 處,即使局長在席我也會這樣說。警方沒有布防,任由暴徒攻進綜合 大樓,大家看得一清二楚。如警方在綜合大樓外布防,會有助保護立 法會,使莊嚴的立法會會議廳免受摧殘和蹂躪,亦有助保護法治和民 主機制。7 1 日,綜合大樓內所有設施均遭受毀壞,雖然現在會議 廳已回復華美的外觀,先前被破壞的畫面仍歷歷在目。 警方當日如不施放催淚彈或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驅散人群,難 道要警員與示威者埋身肉搏,甚至使用實彈嗎?當然不是,這只會造 成更大傷亡。難道好像法國黃背心運動般造成 10 多人死亡,才算得 上符合國際標準嗎?抑或要仿效美國般?美國每年近 1 000 人死於警 員槍下。我說回原則性的問題。正如我剛才所說,其實今次針對警方的調 查本質上是"惡人先告狀",屬政治仇恨操作。過去數年,反對派在民 生和各樣實事上乏善足陳,本來市民對其支持度已大減,因此他們要 豎立一個比自己更差劣的對象。香港人非常有愛心和同情心,亦不習 慣暴力,所以他們利用香港人這種心理,一次又一次促使、鼓勵、美 化或包庇所謂的"三不"政策,即不割席、不"篤灰"、不譴責,鼓勵暴 力衝擊,從而製造衝突場面,並剪輯因警員應對示威者而產生的衝突 場面,從而製造新矛盾、新仇恨,周而復始,以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 他們從來未有考慮緩和局勢。 政府在第一次大遊行後,已嘗試用最快的速度回應暫緩修例的訴 求。當然,向暴力和謊言屈服是否好策略,往後歷史將會有公論。但 政府總算嘗試回應,然而反對派繼續添柴添火,後期更將香港事件推 向國際,令香港問題成為美國攻擊我們國家的棋子,甘願成為他人的 人質,甚至有人提出解散警隊,以達致部分最極端人士的"港獨"訴求。 今天討論的議案,正正是選擇性針對警隊,調查的真正目的是否 為了尋求真相?反對派從來不在乎真相,只在乎立場。他們所謂的真 相,必須符合其政治利益,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八一一"中一名女子 在尖沙咀"爆眼"的事件,我們亦十分關心該名傷者的情況。然而,反 對派和該名傷者一直拒絕配合警方調查,究竟是誰令她的眼睛受傷? 反對派一口咬定是警方造成,但亦有可能是被其他示威者弄傷,或者 純屬意外。他們卻拒絕透露,只是一口咬定由警方造成。警方要進行 調查,他們又不容許。警方向他們索取醫療報告,他們卻申請司法覆 核,幸好法院最終判他們敗訴。我希望警方盡快取得有關醫療報告, 以還原事實的真相。我們並非只求立場,而是要找出真相。 反對派聲稱"八三一"事件死傷無數,而就陳彥霖同學自殺一事, 連其母親也公開澄清,女兒因情緒病問題而自殺,學校亦已播出閉路 電視片段。然而,暴徒並沒有放過學校,繼續毀壞校內所有設施。就 近期發生的多宗事件,總之反對派聲稱有發生過的,支持者便完全信 以為真。只要有任何蛛絲馬跡,反對派也會危言聳聽,上綱上線,即 使沒有證據,也會硬說到真有其事一樣,新屋嶺事件便是一例。他們 根本未審先判,預設答案,旨在鼓動反政府的民粹。 綜觀整場修例風波,反對派未曾展現出絲毫實事求是的精神。如 果他們真的旨在尋求真相,便應在目前既定的法律機制下,要求警方 全力配合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的調查,而非在立法會這個處理政治問題的平台浪費時間。在過去兩天的辯論中,反對派議員只問 立場,不問事實,根本不可能找到所謂的真相,只是提供一個平台讓 這班立場先行的政客繼續無耻地抹黑警隊。即使獨立調查委員會真的 成立,亦會因有欠專業而無法找到真相。有人表示,進一步調查有助 化解警民怨恨,但反對派根本不願意妥協,到目前為止仍高呼"五大 訴求,缺一不可",誓要釋放所有暴徒才肯罷休。在這種情況下,他 們非要"鬥垮""鬥臭"警察及"鬥臭"政府不可。 各位香港市民,本港目前正面對最困難的時刻,不單貿易戰和條 例風波導致經濟衰退,"攬炒"大勢亦已經形成。我們更要看清楚,不 要被近期的事件蒙蔽香港真正的社會矛盾,即財團壟斷、地產霸權造 成的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公等問題;不要被別有用心的人,豎立政府稻 草人來轉移社會的視線。他們令一貫忠毅、勇誠服務市民 (計時器響 起)......的優秀警隊,成為......

 

主席:陸議員,請立即停止發言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19 十二月 2019 00:00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

 

立法會20191219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

 

陸頌雄議員:主席,反對派議員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 動議議案,要求調查警隊處理"六一二"事件的情況。我必須強調,"六一二"事件本質是一宗暴徒包圍立法會的事件,這一點市民非常清楚。回顧香港目前的處境,剛公布的失業率進一步上升,其中飲食業、旅遊業和酒店業的失業率更是急升。飲食業失業率高達6.2%。我相信聖誕節和農曆新年過後,全港會出現倒閉潮和失業潮,香港市民,特別是"打工仔",將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反對派和所謂示威人士所說的"攬炒"策略很快便會成功。他們的理想不會成功,但"攬炒"就即將實現。遊客亦被嚇退,剛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份的訪港旅客人數較去年同期急跌56%,香港好客之都的國際形象蕩然無存。過去半年無日無之的違法暴力衝擊,令市民受到影響,價值觀更被嚴重扭曲。智經研究中心的調查指出,40%受訪者竟然認同違法達義,即犯法無須負上任何責任。法治精神的滑坡,導致過去半年打砸燒事件無日無之。他們肆意攻擊不同政見的人士及商戶,令市民的生命和財產受到嚴重威脅。我們特別痛心時下的青年人,他們很多人受到煽動而做出傷害別人及更加傷害自己的事。至今合共6 000多人在多次違法暴力事件中被捕,當中40%是學生,他們可能前途盡毀。當然,主席,我們知道反對派領袖及議員獲得豐厚的政治紅利,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贏得議席,甚至乎蜚聲國際。612人道支援基金籌集了近1億元。這筆款項將有何用途?其實有不少人亦提出多項質疑。說回"六一二"暴徒包圍立法會事件。香港可謂一夜變天。其實在不久之前,本會絕大多數議員對2016年農曆年初一旺角發生的暴亂都會予以譴責,包括反對派和泛民議員,現在情況卻好像恍如隔世。為何今次反對派不跟他們割席?原因是他們採納了一個所謂不割席的策略 ,只要政治立場相同的人士,作出的暴力和違法行為反對派都會無限包容。反之,反對派對執法者卻無限批判,使其動輒得咎,哪怕是一些技術性或逼於無奈的做法,也片段式地追究到底,並惡人先告狀,倒果為因。在過去半年的修例風波中,他們多次以謊言及語言"偽術"達到打擊政府和奪取政權的政治目的。總結整場修例風波,反對派只有3招:一:暴力;二:謊言;三:以謊言包裝暴力;再加上不割席的手法,令他們的政治利益最大化。主席,以下我集中論述我不贊成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六一二"警方執法的原因。回想612日當日,我和何啟明議員在早上7時多已準備前往立法會綜合大樓("綜合大樓"),參加一個委員會會議。我們8時前已到達綜合大樓附近,但當時已有多名黑衣人和激進示威者聚集,我們根本無法走近綜合大樓,而當日大部分議員根本未能進入綜合大樓參加會議。示威者以暴力脅迫議員,使議員不能參加會議,亦剝奪議員行使議會表達意見的權力,這些行為本身已屬違法。

 

到了下午,透過電視直播,我們看到大批暴徒以致命的武器,包括磚頭、已削尖的鐵枝、腐蝕性液體和雨傘等,在俗稱"煲底"的綜合大樓示威區持續攻擊警方的防線,歷時差不多半小時。警方當時可謂非常克制,將防線節節後退。有執勤的警員當時向我表示,示威者瘋狂、刻意肆意的暴力旨在奪人性命。大家都知道,磚頭真的可以致命。主席,清潔工羅伯在1113日死於磚頭之下,絕對是致命暴力所致,我們對此深感痛心。其後,暴徒將警方的防線迫至"煲底",距離 綜合大樓公眾入口的玻璃門不足10米距離。警方逼於無奈向外推展防線,施放催淚煙和以防暴槍發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其實,在技術和客觀層面,公道而言,警方真的沒有過分使用暴力。這次事件後,有相當中立的傳媒機構,邀請美國和法國的警證專家評論這事件,他們均認為香港警方當日執法整體而言非常克制。反對派卻片段式妖魔化警方使用武力,其中一個例子是中信大廈入口施放催淚彈的行動。各位議員對中信大廈應該很熟悉,經常會在該處用膳。當時民陣大台忽然叫示威者湧入中信。為何民陣大台不叫示威者退至添美道?添美道路面寬闊,設有兩條行車線及寬闊的行人路。偏偏他們不叫示威者前往寬闊的道路,反而湧進中信大廈,究竟有何目的?是否想製造恐慌的衝突場面,營造出一個人群靠着玻璃門慌忙湧進大廈的畫面?他們是否有這個目的?我們不得而知,但這個問題值得思考。如果警方當日未有採取驅散行動及施放催淚煙,情況會變成怎樣?其實這個假設情況後來真的出現,71日綜合大樓被破壞的情況便是一例。當日警方並沒有在綜合大樓外布防,我認為有失策之處,即使局長在席我也會這樣說。警方沒有布防,任由暴徒攻進綜合大樓,大家看得一清二楚。如警方在綜合大樓外布防,會有助保護立法會,使莊嚴的立法會會議廳免受摧殘和蹂躪,亦有助保護法治和民主機制。71日,綜合大樓內所有設施均遭受毀壞,雖然現在會議廳已回復華美的外觀,先前被破壞的畫面仍歷歷在目。警方當日如不施放催淚彈或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驅散人群,難道要警員與示威者埋身肉搏,甚至使用實彈嗎?當然不是,這只會造成更大傷亡。難道好像法國黃背心運動般造成10多人死亡,才算得上符合國際標準嗎?抑或要仿效美國般?美國每年近1 000人死於警員槍下。

 

立法會我說回原則性的問題。正如我剛才所說,其實今次針對警方的調查本質上是"惡人先告狀",屬政治仇恨操作。過去數年,反對派在民生和各樣實事上乏善足陳,本來市民對其支持度已大減,因此他們要豎立一個比自己更差劣的對象。香港人非常有愛心和同情心,亦不習慣暴力,所以他們利用香港人這種心理,一次又一次促使、鼓勵、美化或包庇所謂的"三不"政策,即不割席、不"篤灰"、不譴責,鼓勵暴力衝擊,從而製造衝突場面,並剪輯因警員應對示威者而產生的衝突場面,從而製造新矛盾、新仇恨,周而復始,以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他們從來未有考慮緩和局勢。政府在第一次大遊行後,已嘗試用最快的速度回應暫緩修例的訴求。當然,向暴力和謊言屈服是否好策略,往後歷史將會有公論。但政府總算嘗試回應,然而反對派繼續添柴添火,後期更將香港事件推向國際,令香港問題成為美國攻擊我們國家的棋子,甘願成為他人的人質,甚至有人提出解散警隊,以達致部分最極端人士的"港獨"訴求。今天討論的議案,正正是選擇性針對警隊,調查的真正目的是否為了尋求真相?反對派從來不在乎真相,只在乎立場。他們所謂的真相,必須符合其政治利益,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八一一"中一名女子在尖沙咀"爆眼"的事件,我們亦十分關心該名傷者的情況。然而,反對派和該名傷者一直拒絕配合警方調查,究竟是誰令她的眼睛受傷?反對派一口咬定是警方造成,但亦有可能是被其他示威者弄傷,或者純屬意外。他們卻拒絕透露,只是一口咬定由警方造成。警方要進行調查,他們又不容許。警方向他們索取醫療報告,他們卻申請司法覆核,幸好法院最終判他們敗訴。我希望警方盡快取得有關醫療報告,以還原事實的真相。我們並非只求立場,而是要找出真相。反對派聲稱"八三一"事件死傷無數,而就陳彥霖同學自殺一事,連其母親也公開澄清,女兒因情緒病問題而自殺,學校亦已播出閉路電視片段。然而,暴徒並沒有放過學校,繼續毀壞校內所有設施。就近期發生的多宗事件,總之反對派聲稱有發生過的,支持者便完全信以為真。只要有任何蛛絲馬跡,反對派也會危言聳聽,上綱上線,即使沒有證據,也會硬說到真有其事一樣,新屋嶺事件便是一例。他們根本未審先判,預設答案,旨在鼓動反政府的民粹。綜觀整場修例風波,反對派未曾展現出絲毫實事求是的精神。如果他們真的旨在尋求真相,便應在目前既定的法律機制下,要求警方全力配合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的調查,而非在立法會這個處

 

理政治問題的平台浪費時間。在過去兩天的辯論中,反對派議員只問立場,不問事實,根本不可能找到所謂的真相,只是提供一個平台讓這班立場先行的政客繼續無耻地抹黑警隊。即使獨立調查委員會真的成立,亦會因有欠專業而無法找到真相。有人表示,進一步調查有助化解警民怨恨,但反對派根本不願意妥協,到目前為止仍高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誓要釋放所有暴徒才肯罷休。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非要"鬥垮""鬥臭"警察及"鬥臭"政府不可。各位香港市民,本港目前正面對最困難的時刻,不單貿易戰和條例風波導致經濟衰退,"攬炒"大勢亦已經形成。我們更要看清楚,不要被近期的事件蒙蔽香港真正的社會矛盾,即財團壟斷、地產霸權造成的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公等問題;不要被別有用心的人,豎立政府稻草人來轉移社會的視線。他們令一貫忠毅、勇誠服務市民(計時器響起)......的優秀警隊,成為......主席:陸議員, 請立即停止發言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18 十二月 2019 00:00

支援企業和就業的措施

 

立法會四題:支援企業和就業的措施

 

*****************

 

  以下是今日(十二月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何啟明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博士的答覆:

問題:

  在全球經濟不明朗與本地社會動盪的雙重夾擊下,香港的經濟動力持續轉弱。本年第三季本地生產總值按年下跌百分之二點九,是自二○○九年以來首次錄得季度按年跌幅。本年八月至十月的經季節性調整失業率和就業不足率分別上升至百分之三點一及百分之一點二,而總就業人數的按年跌幅亦擴大。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受衰退影響最深的五個行業及其僱員人數分別為何;政府會否推出針對性的新措施支援該等行業;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二)針對現時及預計的就業情況,政府有何保就業及協助失業人士的新措施;及

(三)是否知悉失業援助制度在其他地方的實施情況;有否計劃參考有關經驗,推出失業人士緊急援助金,以協助有經濟困難的失業人士解決燃眉之急;若有,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敬啟

 

就議員的提問,經諮詢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和政府經濟顧問辦公室後,現綜合回覆如下:

(一)及(二)本港經濟在第三季步入衰退,不少行業的業務收益均見收縮。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務尤其受到涉及暴力的本地社會事件嚴重打擊,這三個服務行業的業務收益在第三季按年分別急跌17.5%19.1%11.7%。反映訪港旅遊活動受到嚴重衝擊,橫跨不同服務行業的旅遊、會議及展覽服務界別的業務收益大幅下跌27.8%,是自二○○三年沙士期間以來的最大按年跌幅。隨着貿易活動在嚴竣的外圍環境下收縮及對進口的需求減弱,進出口貿易及批發這兩個服務行業的業務收益在第三季亦錄得顯著的按年跌幅,分別下跌8.0%12.2%

根據政府統計處「綜合住戶統計調查」的結果編製的二○一九年八月至十月的統計數字,上述五個行業的僱員人數載列如下:
 

 

行業

僱員人數

進出口貿易

315 500

零售

259 200

餐飲服務活動

222 800

住宿服務

46 000

批發

21 400

 

為應對極具挑戰的內外經濟環境,自二○一九年八月起,政府已公布了四輪撐企業、保就業、紓民困的支援措施,共涉及超過250億元。相關措施載列於附件。

部分於二○一九年八月至十月宣布而在本財政年度需要額外資源的支援措施,政府已徵詢立法會各相關事務委員會意見,並於十二月六日獲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撥款;而進一步稅務寬免的相關條例草案,亦已於今年十一月六日獲立法會通過,並於十一月十五日刊憲,稅務局會在評稅通知書中反映稅務減免。相關政策局和部門會全力跟進各項措施的實施,使企業和市民能盡快受惠。

此外,勞工處會繼續為求職人士提供全面及免費的就業服務,並推行多項就業計劃,鼓勵僱主聘請有特別就業困難的求職人士。除了已於二○一八年九月調高向聘用這些有特別就業困難求職人士的僱主發放的在職培訓津貼外,正如《行政長官2019年施政報告》公布,勞工處會以試點方式,向參加其就業計劃的60歲或以上的年長人士、青年人及殘疾人士發放留任津貼,鼓勵他們接受及完成在職培訓,從而穩定就業。

政府會繼續保持警覺,密切評估內外環境對經濟的影響,並善用多年累積的財政儲備,適時推出逆周期措施,刺激經濟、紓解民困、與市民一起抵禦今次經濟下行的風浪。

(三)就對有經濟困難人士的支援方面,政府設有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綜援計劃)為那些因年老、患病、殘疾、單親、失業和低收入等原因在經濟上無法自給自足的家庭,提供最後的安全網。綜援是一項毋須供款和不設現金支出限額的計劃,有需要人士如符合申請資格都可以獲得支援。

綜援計劃除了提供經濟援助外,亦為健全成人受助人提供一站式綜合就業援助服務,協助他們自力更生。為鼓勵健全綜援受助人就業及確保計劃繼續發揮最後安全網的效用,綜援計劃亦設有豁免計算入息安排,即受助人每月從工作賺取的入息,部分可獲豁免計算。另外,《行政長官2019年施政報告》宣布了一系列改善綜援計劃的措施,包括進一步加強綜援就業支援服務、將每月最高豁免計算入息限額由2,500元增加60%4,000元、將多項補助金及特別津貼擴展至合資格的非長者健全人士,以及增加租金津貼最高金額。

此外,根據《僱傭條例》,合資格僱員如為同一僱主服務滿一段時間後,因裁員或其他原因遭解僱,其僱主需支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這有助紓緩僱員短期內因失去工作而面臨的財政壓力。

 

附件: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912/18/P2019121800403_333061_1_1576655150902.pdf

 

 

2019121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48

 

Published in 質詢
週四, 12 十二月 2019 00:00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議案

 

立法會 ─ 2019 12 12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議案

 

麥美娟議員:所以,說話需要說清楚。 主席,我的發言很簡短,我今早聽罷同事的發言,發覺真的要看 回文件,然後跟他們弄清楚問題。我要引用《議事規則》,甚至《基 本法》來解釋。經過昨天數項辯論,社會上有很多人對辯論不了解。 剛才何君堯議員指,他們說我們不""何君堯,但他們會""陳淑莊 和邵家臻。為何人家""自己人的時候,我們又不""呢?然後,又 有很多"有心人"加以抹黑及分化。在這個時候,香港是否還要被人這 樣抹黑及分化嗎?我們建制派應該更加團結。事實上,正如何君堯議員剛才說,他們怎知道我們不""他呢? 我現在告訴他們,我們不知有多團結,我們說的是策略。所以,我稍 後要說,有些人既不熟書,又不看立法會事務,外面的市民或許不了 解《議事規則》,但連議員也不了解。我今早聽到有些議員,好像郭 家麒議員或區諾軒議員都說,還未定罪,如何譴責?為何要譴責鄭松 泰議員?"老兄",都做了數年議員,他們不是不知道吧?不是一定要 定罪的。 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我們提出譴責及交付委員會 調查,其實與刑事調查沒有關係 有人還高聲說容海恩議員不懂法 律,她身為律師,怎會不知道無罪推定。其實是他們不懂,立法會調 查與刑事調查有關係嗎?之前做過的許智峯議員涉嫌搶手機行為不 檢的行為,或鄭松泰議員上次倒插國旗的行為的譴責,都是在刑事調 法庭作出判決前已經成立調查委員會 即使他們不懂 應該記 得,這些事發生在他們任內的。這樣也不知道,就真的很不理想。 第二,郭家麒議員說得很好笑,區諾軒議員都好像有說過 果他沒有說,請他出來澄清。他們說:"如果你們覺得他有罪,便應 該好像對陳淑莊議員或邵家臻議員,好像昨天般譴責他、罷免他。" 們又不知道,其實,我說過社會未必理解,不要緊,但議員不能不知 道。他們桌上的講稿也分了兩份,講稿上寫得很清楚,對於解除陳淑莊 議員和邵家臻議員職務的譴責議案,是根據《議事規則》第 49B(1)條, 而今天討論的譴責議案是根據《議事規則》第 49B(1A)條,所以是兩 回事。為何他們可以混為一談?為何議員自己都不知道呢? 此外,朱凱廸議員說,要調查便調查周浩鼎議員,其實正在調查 中,難道他不知道?已經有一個調查委員會。上次關於周浩鼎議員的 譴責議案,是根據《議事規則》第 49B(1A)條提出,已經有一個委員 會去處理,所以正在調查。為何他們好像全都不知道?當時,就周浩 鼎議員提出譴責議案,然後說要調查的時候,我們都沒有站起來說反 對,不會做出陳志全議員所做的事。為甚麼?正如何君堯議員所說, 怕甚麼調查?他說他沒有做過,所以我稍後也要呼籲,稍後還有何君 堯議員對林卓廷議員提出的譴責議案,如果他沒有做錯事,為何怕我 們調查。所以,全部都不應該反對。 因此,我也想問陳志全議員昨天提出反對時,究竟有否與鄭松泰 議員配合過,其實是幫他,還是害他?本來沒有事,本來陳志全議員 不站起來,大家便不再討論,不會再提起他如何在立法會做直播,好像朱凱廸議員所說,他如何做直播,如何告訴人這裏有記者,他們全 部都有做。如果陳志全議員不是站起來,便不會將鄭松泰議員所做的 行為再多次重複告訴大家。所以,我不知道陳志全議員是刻意幫他, 還是害他?然後,他的隊友就說出鄭松泰議員做了甚麼,又說他也在 場,恐怕別人不知道。 主席,所以我想說,我是不會支持陳志全議員根據《議事規則》 49B(2A)條所提出,不得就容海恩議員動議的譴責議案再採取任何 行動。我是不會支持的,因為我覺得他們說得這麼厲害,便應被人調 查。其實,他們一提到要調查他人時,常說要還他人公道,現在情況 正是如此,他們也應該接受調查。根據他們的邏輯,如果鄭松泰議員 沒有犯事,怕甚麼調查,他們一向這樣說,那便調查吧。正如我們認 為何君堯議員都不會有事,正如他所說,那便查個水落石出,有甚麼 問題? 所以,大家要大方一點,我稍後不但不會支持陳志全議員今次提 出的議案,亦希望稍後其他的譴責議案的主角或他們的隊友,不要再 走出來說這些話。 我也要提提大家,除了要看《議事規則》,請大家也看看《基本法》 第七十九條第()()項,因為今天及昨天討論的兩項議案,包括 解除陳淑莊議員和邵家臻 議員職務的議案,其實是 《基本 第七十九條第()項而來。而今天這項譴責議案,就是由《基本法》 第七十九條第()項而來,並非好像他們所說,將它們全部等同,處 理方法是不一樣的。我也說過,社會不明白不要緊,做議員就請看看 文獻。 主席,我謹此陳辭,我反對陳志全議員提出的議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12 十二月 2019 00:00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議案

 

立法會 ─ 2019 12 12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謹就陳志全議員根據《議事規則》第 49B(2A)條 動議,不得就容海恩議員動議的議案作出跟進的議案發言。 容海恩議員就鄭松泰議員行為失當提出了一項譴責議案,因此, 本會應成立調查委員會跟進。我們常說要還原真相,相信這也是本會 應有的精神和基本共識,無論有甚麼政治立場和意見也沒關係,首先 要還原真相,包括香港過去半年的騷亂和暴動的背後原因,我們亦應 有勇氣面對,還原真相。我在整個早上聆聽了很多反對派議員的發言,完全不能理解他們 為何會忽然轉性。他們不是凡事也要知道,也要調查,事事也要求真 的嗎?那怕可能性細小如鴻毛,他們也多多要求,既要翻看錄影帶, 又要調查、檢驗。主席,如果這種求真精神有其一致性,那是沒有問 題的,大可在現有法律機制下調查清楚,還原真相。然而,這個社會 其中一 件 最可悲的事情就是 充 斥了謊言,因此很多時真的要調查清 楚,而警方的調查當然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 鄭松泰議員在 7 1 日做了些甚麼?我當時不在現場,因我真的 非常守法,認為在發出紅色警示後,議員便不應在立法會綜合大樓逗 留,一則是基於安全問題,二來是不應帶領其他人士進入大樓。然而, 從電視上可以很清楚看到,全港市民數百萬對眼睛均可看到鄭松泰議 員不但沒有阻 止和勸阻暴徒進入大樓,甚至 成 為 "暴徒導賞團 "的 導 遊,帶領暴徒遊走於大樓各層,並作出鉅細無遺的介紹,我認為必已 令一眾暴徒有賓至如歸之感。坦白說,立法會綜合大樓有如迷宮,我 最初加入議會時也花了數個星期才能熟習,沒有鄭松泰議員的帶領, 我真的擔心那些暴徒會迷路。 鄭松泰議員當時確實有此行為,這可從電視直播清楚看到。然 而,許智峯議員確實了不起,他的臉皮應比這塊被暴徒破壞的木板還 要厚,竟然還要指責警方濫捕、濫告。其指鹿為馬、顛倒是非黑白的 能力,真的令我深深拜服。在這方面,反對派議員的能耐,建制派委 實自愧不如。 其 實 只需要有一套 劃一標準 便可, 建制派的標準只得一個。例 如,坐在我前方的何君堯議員,被市民質疑他在"七二一"事件中的角 色,於是有反對派議員對他提出譴責議案。我認為真金不怕洪爐火, 無需害怕接受調查。究竟他與白衣人握手有甚麼意思?那些白衣人是 甚麼人?究竟何議員在事件中有何關涉?我認為不 用 害 怕作出調 查,當中可能有所發現,亦有可能甚麼也查不出。無論如何,一切必 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然而,我無論如何也不明白,何君堯議員只是在路上碰到一位街 坊,與之握手和寒喧一番,他們便高呼要調查到底,既說要成立獨立 調查委員會,又要在立法會進行調查,總之就是要調查。坦白說,我 若前往元朗也會與很多街坊握手,除了因為我是勞工界議員之外,元 朗也有不少市民認識我,難道我也要被調查?他們今次又如何採用雙重標準,包庇鄭松泰議員呢?答案是再次 發揮"三不政策"的精神,"不割席、不'篤灰'、不譴責",包庇到底。主 席,當時電視直播人們衝入立法會綜合大樓的情況,那是立法會史上 最黑暗的一天,也是民主法治最黑暗的一天。那些 被破壞的並非死 物,而是立法會的法治精神和尊嚴。難道社會和政治制度不公,便可 容許以暴力行為肆意破壞嗎? 坦白說,我對於財富分配不均也深痛惡絕,也不喜歡李嘉誠家族 這類超級財團的壟斷,賺盡香港人的錢,利用市場定價的優勢作出壟 斷,但我是否可因此打劫大財團呢?當然不可以,因香港有法治精 神,對嗎?如果他們真的要搞革命,便要有付出代價的準備,但他們 卻不願意,"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既要當義士又不肯付出代價。有些 人很喜歡以孫中山等革命家自況,但他們有那種承擔精神嗎?簡直是 廢話連篇,所以我很歡迎他們提出反對。 我首先要 多 謝 陳志全議員 提出這項反對 容海恩議員 所提建議的 議案,因為這可讓全港市民看到反對派如何以雙重標準行事,以及何 等醜陋,而我們建制派是多麼的光明正大。多謝陳志全議員,讓全港 市民領會何謂雙重標準。 (有議員在座位上高聲說話)

 

主席:請議員不要在座位上說話。

 

陸頌雄議員:選舉是一時,但修養是一生的,希望各位同事銘記在心。 (有議員擊桌讚好) 我再說一遍,選舉是一時,修養是一生的。很多市民指責反對派 雙重標準,但從另一角度看,我很想告訴香港市民,他們其實不是雙 重標準,而是只有一個標準,那是甚麼呢?就是政治利益先行、選舉 先行。我剛才說選舉是一時,修養是一生,而公義也是一生的。 他們其實只有一個標準,便是選舉利益先行,只要對選舉有利, 便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和幫忙,否則便顛倒是非黑白。主席,老實說, 在選舉中有些事情我們也不敢做,例如抹黑、說謊等這麼過分的行為,我們實在做不出來。所以,反對派的標準只有"三不政策",他們 死守這政策半年,令香港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令人人以為不管做出 甚麼壞事也沒有問題,令香港的法治制度和年青人的道德標準下滑, 道德滑坡便是如此形成。 立法會必須發揮榜樣作用,重建恪守原則和真理的道德標準。我 在昨天發言時也有提及,市民對議員有很大期望,怎能容許一名議員 在眾目睽睽之下,帶領暴徒闖入大樓破壞,砸爛物品,然後當作甚麼 事情也沒有發生?我知道即使進行調查,最終也不會獲得三分之二在 席議員通過,因為他們必會護短,但立法會一定要表態,表明不會容 許這種事情發生,我們建設派和建設力量必須捍衞立法會的尊嚴。 說甚麼要光復議會,我們現在正是要光復議會。 這會議廳在 7 1 日淪陷,備受蹂躪,被破壞的不單是死物,還有議會的精神, 民主制度是否就是如此?他們在立法會主席台上擺設"港獨"旗幟,噴 黑區徽,甚至作出"港獨"宣言,這些全是踐踏"一國兩制"和國家尊嚴 的行為。沒有國家,何來香港特別行政區?沒有香港特別行政區,立 法會又何在,香港人民如何能夠得享民主?難道我們要重回殖民地時 代,當殖民地的三等公民?主席,這是不可能的。 所謂光復,是要光復 6 月之前那個和平而理性的香港,而非其他。 最後,我再次感謝有議員提出這項議案,讓市民看清楚反對派的卑鄙 本質。有些市民不明白我們昨天為何不反對調查何君堯議員,以為建 制派不夠團結,不保護何君堯議員,事實並非如此。我們行事以實事 求是為原則,不存在保護誰的問題,因對與錯是很清楚的,我們應把 事情弄清楚、調查清楚,對嗎? 所以,我反對陳志全議員的議案,希望能把事情調查清楚。多謝 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11 十二月 2019 00:00

律政司的檢控工作

 

立法會一題︰律政司的檢控工作

 

***************

 

以下是今日(十二月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陸頌雄議員的提問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資深大律師的答覆:
 
問題:
 
與修例風波有關的被捕人士自本年六月起累計高達數千人,當中部分人陸續被控相關罪行。上月四日一宗涉及五名被告人的案件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時,律政司檢控同意書被發現把其中一名被告人的姓名弄錯,以及控罪的中英文版不一致,因此控方需撤回全部被告人的控罪。律政司其後對他們重新作出檢控。關於律政司的檢控工作,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五年,每年檢控人員的出錯影響到審訊程序的案件宗數,以及有關錯誤的詳情;該等錯誤分別導致多少宗案件中止審訊、多少名被告人獲當庭釋放,以及多少名被定罪人士被判較輕刑罰;
 
(二)律政司有否對導致檢控人員出錯的原因進行檢討,以免再次出錯;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涉事人員有否遭紀律處分;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三)為應付因處理修例風波相關案件而日趨繁重的檢控工作,律政司有否研究增聘人手和加快檢控工作的措施;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刑事司法過程包括調查、檢控、辯護、審裁及懲處。檢控人員的職責,屬於刑事司法過程的主要一環。在執行檢控工作時,檢控人員務必遵守和維護法治,公正客觀地協助法庭找出真相,依法秉行公義。專業、無私和獨立地進行檢控工作,是維護香港法治的關鍵。
 
《基本法》第六十三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的檢控人員一直肩負起該條訂下的憲制責任。
 
由律政司編訂的《檢控守則》為檢控人員執行檢控工作提供參考基準和指引,當中指出檢控人員的責任,是以最高的專業標準處理刑事案件。根據《檢控守則》第1.2段,檢控人員不得受任何涉及調查、政治、傳媒、社群或個人的利益或陳述的因素影響。作出檢控與否的決定時,律政司必須就所得證據和適用法律進行客觀和專業的分析,並按《檢控守則》行事,不會因涉案者的政治理念或背景而有所不同。
 
律政司司長、刑事檢控專員及刑事檢控科團隊在進行檢控工作時,一貫秉持上述原則行事,不偏不倚、一視同仁,以維持司法公義。
 
就陸頌雄議員的具體提問,律政司現詳細回覆如下。
 
(一)律政司沒有備存問題要求提供的數字。一般而言,律政司的檢控人員進行所有檢控工作時,包括處理檢控文件,均須嚴格按照法律和《檢控守則》下的相關指引專業地處理所有刑事案件。
 
就本年十一月四日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的一宗案件的處理情況,律政司在庭上已作出陳述,法庭亦已接納律政司的解釋。由於該案五名被告已隨即被捕和被控,而司法程序仍在進行中,律政司不適宜作進一步評論。
 
(二)公務員事務局制訂公務員工作表現管理制度,為監察和評估公務員的工作表現,提供正式機制。公務員的工作表現會如實、客觀和全面地反映於其評核報告中。
 
公務員的行為、操守和表現如違反《公務員守則》或政府規例,其所屬部門會按既定程序採取適當的跟進行動。如在調查後當局認為有證據顯示有關公務員有不當行為或有公務員被法院裁定干犯刑事罪行,便會採取適當的紀律行動,包括口頭警告、書面警告、譴責、嚴厲譴責、降級、迫令退休或革職等紀律處分。律政司的所有公務員,包括檢控人員,亦受上述同一機制規限。
 
《檢控守則》亦闡述了檢控人員的角色及職務。律政司的檢控人員一直按照相關原則履行檢控職責,在任何時間皆秉持公正廉潔,謹慎從事,以最高標準來維持司法公義。
 
律政司非常注重檢控人員的專業質素,並為檢控人員提供持續進修培訓。另外,律政司刑事檢控科有既定程序,定時提醒所有檢控人員需注意的事項。刑事檢控科亦一直就刑事案件處理的方式或程序不時作出檢討和更新,務求完善檢控工作。
 
(三)所有刑事案件的調查工作由執法機關負責,執法機關有需要時才會交予律政司獨立決定是否提出檢控。無論任何時候,律政司都會竭盡所能,盡快為包括警方在內的執法機關提供法律意見。就每宗案件由展開調查至提出檢控所需要的處理時間,須視乎多項因素而定,例如執法機關進行調查所需的時間、證據的數量、案件性質及複雜程度等。
 
律政司刑事檢控科現時有超過200名檢控人員。刑事檢控科一直設有一隊檢控人員專責處理有關「公眾秩序活動」的案件,目的是保持處理的方法一致。鑑於最近有關「公眾秩序活動」的案件增加,律政司亦安排了曾於該專責隊伍工作過的同事協助參與檢控決定的相關工作。在顧及刑事檢控科整體運作需要的情況下,我們不排除在未來有需要時採取適當措施,例如調動更多的人手處理相關案件。
 
律政司會繼續與警方保持溝通,繼續以公正不阿、有效快捷的方式執行檢控工作。
 
多謝主席。

 

 

 

2019121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55

 

 

Published in 質詢


立法 會 ─ 2019 12 11

動議解除邵家臻議員立法會議員職務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我發言支持黃國健議員根據《議事規則》第49B(1)條,動議解除邵家臻議員立法會議員職務的議案。

我懷着滿懷悲傷發言,為甚麼呢?因為有一位代議士、社工而我也是一名社工以他口中所說的所謂追求公義的理由,作出很多違法行為。作為一位立法者,雖然他作出有關行為的時候尚未成為立法會議員,但他作為一名資深社工,卻竟知法犯法,妄圖以一種虛假的公民抗命方式表達訴求,導致香港後來出現種種亂象,禍延至今。


香港司法獨立,市民普遍信任法治制度,而邵家臻議員在法庭經公開審訊被判罪成,所觸犯的罪行是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簡單來說,他曾煽惑他人作出一些違法行為。香港到了今時今日,回想當年我們所說的違法佔中,亦即他們口中的佔領運動,距今已有5年。歷史若真有"如果",我想請問在座所有泛民議員,他們無需回答,只管心裏有數便可,但他們心中可有一點後悔,半分愧疚?


我們從事社會工作的人,正如邵家臻議員一般,進入議會的目的是為了服務市民,初心是追求公義,希望香港更好。可能我們各有不同方法、政見以至意識形態,但無論如何也不希望得出的結果是讓香港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不單經濟步入寒冬,法治意識備受摧殘,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更在這數年間因政見不同而出現撕裂,以致朋友和親戚相聚時相對無言。凡此種種,已令社會付出沉重的代價。


這情況當然並非由邵家臻議員一人造成,要求他獨力承擔所有責任亦於理不合,我當然認為戴耀廷是最重要的魔頭。但是,在他們煽惑之下,我們今天已走上一條不歸路。基於團體極化效應,這一場他們口中所謂的社會運動,我眼中的政治奪權運動必然會越趨激進,正是寧左勿右、誓不低頭、誓不妥協。


違法佔中運動導致反對派跟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在政改問題上完全失去妥協和溝通的空間,最終政改推倒,令香港人不能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於是,原本對現行政治制度缺乏信任的人信心更加脆弱,整個社會制度更加搖搖欲墜。部分人士因政治制度問題而對香港和國家更加缺乏歸屬感,後來更衍生"港獨"思潮,不斷挑戰《基本法》甚至是國家的底線。


當政府採取反制措施時,泛民議員便作出挑釁,更反過來指責政府不是,往往挑起很多矛盾,也累積了很多不滿。很多民生問題因此而積重難返,因為議會在過去數年近乎癱瘓,無論是政治議題、民生議題、房屋發展問題、經濟發展議題,全都面對重重阻撓。因仇恨而累積的不信任過去也有,但為何現在會激化至不可收拾的局面呢?根源正在於違法佔中這個所謂違法達義的運動。


我想引用羅爾斯1971年在《正義論》中的說法,闡釋我為何稱之為"所謂"的公民抗命和違法達義行動。根據名門正宗的說法,公民抗命或公民不服從行動是只針對不公義的法律或政策行為進行抗命,例如在認為徵收某種稅項是不公義時拒絕繳交該種稅項,而非採取不相關的違法行動作出抗議。舉例而言,若認為政治制度欠理想,大可在選舉時作出抗議,採取相關的行動,而不應癱瘓社會。當然,現在回想起來,當年的違法佔中行動相對今天的情況只屬小事,當時只是堵塞道路,沒有擲汽油彈和燒人,但佔中在當時也是極之嚴重的行為,即使到了現在也是嚴重違法之舉,以及對社會造成很大滋擾。


此外,羅爾斯還強調一點,公民抗命應屬道德上的非暴力行為,但違法佔中卻相當暴力,雖然現在看來亦屬小事,可是當年已開始有造成破壞、攻擊警務人員及持不同政見人士的趨勢,也有破壞公物的情況。發展至今,反對派議員是否仍要一如以往,繼續堅持三不政策呢?根據該政策,在面對違法暴力行為時,他們的應對方法是"不割席、不譴責、不'篤灰'"。郭偉强議員就此作了一個預言,我稍後也會談談,在這方面是否有可能改變呢?我個人希望能有改變。


其實,在過去一段長時間,香港已出現很嚴重的破窗效應,意即當一間屋的窗戶被打破時,若不好好修復被打破的玻璃窗,便會有更多人打破其他窗戶。當玻璃窗全被打破時,便會有人攻入屋內佔領那間屋,香港現在的情況正是如此。


當年在違法佔中平息後,那些甚麼佔中三子、"十死士"當中只有部分人士被帶上法庭,但除了邵議員承擔刑責之外,絕大部分人士都可全身而退,逃之夭夭。換言之,我們的窗戶被打破後,當局並沒有做好事後的審判和執法工作,政府放虎歸山,我要就此批評律政司。然後,2016年發生了旺角暴亂事件,以至釀成今天這樣的局面。


至於立法會,本會已訂有本身的規則。今次這項議案是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第()項提出,當中訂明議員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內或區外被判犯有刑事罪行,判處監禁一個月以上,並經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即可解除其職務。換言之,判刑一個月是一個門檻,當中的道理是立法會議員必須身先士卒,作法治的榜樣,否則其身不正,何以正人?


如果代議士自己也干犯法例,視法治如無物,立法會通過的法律還能否得到市民的尊重及嚴格遵守呢?所以,社會對立法會議員及代議士,無論在道德或法治上均有很高的要求。議員應該不分政治立場,守護立法會和議會的尊嚴,維護市民對代議士的尊重。違法的議員應離開議事廳,因他們已不再適合擔任立法者的工作,應讓更適合的人士擔任這職位。這才是為了維護立法會權威及法治而應做的事情。


事情發展至今,一如我剛才所說,民主停滯不前,政改被推倒後原地踏步,又因社會矛盾越來越大而重啟無期。此外,香港法治淪落,有人不斷鼓吹及作出違法的事情,彷彿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年青人被教導採取種種違法行動,因而付出沉重代價,讓某些人士獲得巨大的政治紅利,這可說是有目共睹,甚至還配合外國的"劇本"行事。


香港的人權確實是倒退了,由違法佔中至今年這場為時半年的政治騷亂,人權如何倒退呢?香港的民主制度雖有待完善,但最低限度在人權方面,我們的自由指數位居全球前列......


主席:陸頌雄議員,請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陸頌雄議員:我想指出我們已付出很大代價,這或許是一個轉機,可讓我們撥亂反正。人權倒退是一個很沉重的代價,而在過去半年,市民沒有上學的自由,因為大學校園遭到暴徒破壞。我們連周末出外購物和吃飯的自由也沒有,因為很多地區也受到騷亂的影響。"打工仔"沒有上班的自由,連乘搭巴士、鐵路也會被暴徒襲擊。甚至是言論自由,也有可能在一言不合之下被人毆打、火燒。即使是選舉制度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我們的議員辦事處在選舉時遭到破壞,這些主席你也可看到。


在付上這麼沉重的代價後,我們如何能夠撥亂反正呢?我在此懇求反對派議員,哪怕主席你可能會認為我太天真、太傻,但我相信人是萬物之靈。雖然有時就很多事情,客觀環境我們無法控制,國際大氣候也控制不了,但人類生而可貴,因為人人也有自由意志,可投票決定"YES" or "NO"(支持還是反對),這一點非常重要。


如果反對派議員也希望能夠撥亂反正,我希望他們即使不是大義滅親,也應回頭是岸,回歸法治和維護議會尊嚴的根本,支持黃國健議員提出的這一項解除邵家臻議員的立法會議員職務的議案,令社會真正與違法行為劃清界線。請他們不要再包庇違法行為,不要再採取三不政策,因這種"不割席、不譴責、不'篤灰'"的態度確實害慘香港,特別是害慘年青人。


讓我稱呼反對派議員一聲泛民朋友,他們當中可有具有民主理念的人士,哪怕是一位或稍多於一位,能運用其自由意志,回頭是岸,作出有勇氣的決定,支持黃國健議員這項議案呢?此舉既可讓社會重回法治的軌道,也可讓議會重新獲得市民的尊重。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