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陸頌雄

立法會 ─ 2017 年 5 月 1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7 May 2017

 (即餘下表決鐘的 鳴響時間縮短至 1 分鐘) 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支持李慧琼議員提出的議案,即餘下表決鐘的 鳴響時間縮短至 1 分鐘。

 對於反對派的種種行為,我欣賞張超雄議員的坦白和老實,坦承 這是"拉布",不像某些議員般拖拖拉拉,"戾橫折曲",聲稱是幫助聽 障人士云云。他們連上廁所的問題也要討論這麼久。老實說,我認為 在議事堂討論"屎尿"的問題很羞家,香港人應該會為這些人感到羞 耻。

 議會固然不是橡皮圖章,議題都必須經過充分討論。事實上,議 會的制度是為英國傳統的紳士而設計的。可是,現時的流氓政治卻玩 盡《議事規則》,並把議會扭曲,而扭曲議會的正是這些經常站在道 德高地的反對派議員。

 按照議會的機制,大家在各個事務委員會均有充分時間討論財政 預算案("預算案"),而在議會內外亦可與政府保持溝通,甚至財務委 員會亦已就預算案召開多節特別會議進行討論。現在,主席也預留了 60 小時以供討論預算案,我想無論如何 60 小時也不是一段短時間。

當然,香港的問題多多,但亦不可能讓議員指出所有問題。我相信不 同議員各有本身的專長或分工,大家分工合作各自表達意見不行嗎? 主席,為何發言的內容一定要重重複複?作為一名議會新丁,我認為 無謂的"拉布"只是燃燒所有在席人士的時間和生命。

 至於議事的水平,其實言簡意賅是很重要的。不管是文字或說 話,都不是長便代表有水準,精簡才是有水準的表現,所以"拉布"在 某程度上是沒有選擇之下的辦法。有人說由於這個社會有太多不公義 的地方,所以他們才要抗爭,原因是議會制席和選舉制度並不公平。 不過,大家也記得兩年多前的政改方案是誰拉倒的,是反對派令香港 人失去向前進步和走向更民主化的機會。然而,他們竟以此為理由 將"拉布"合理化,這是否很荒謬呢?

 即使是"拉布",也要視乎所用策略是否成功。經過多年的"拉布", 除浪費了大家的時間外,究竟我們得到些甚麼?也許反對派議員真的 很空閒,議事堂內有攝影機,在 YouTube 和電視均有直播,於是大 家便把這裏當作是舞台,盡情發揮。然而,作為一個"貼地"的議員, 無論是來自地區直選或功能界別,都必須落區和接觸所屬業界以便進 行研究、聽取意見和處理個案,而不是花時間呆坐議事廳內聆聽某些 議員亂說一通。

 主席,我有時候也覺得對不起我的選民和街坊,因為"拉布"令我 沒有足夠時間接觸市民。議員的工作不是在議會詭辯,更重要的是實 事求是及聆聽意見,"拉布"只會令行政立法關係越來越緊張。老實 說,行政長官即將換人,大家不是說希望破冰及大和解嗎?為何到了 這一刻仍要在旁枝末節上"拉布"?這說明反對派根本沒有和解的誠 意,只是盡用所有機會以不同方法攻擊政府。他們就削減政府開支提 出的修正案,全部是攻擊政府的理由和藉口,而這些抗爭策略亦已證 明並不成功。即使曾經撞牆失敗但仍然繼續,而且一次比一次猛力, 但那道門其實就在旁邊。為甚麼他們堅持仍要撞牆,不斷以"拉布"方 式燃燒大家的時間和納稅人的金錢?

 議會仍有很多議程要處理,例如昨天便有一項法案,大家問為何 每次都是以這種方式處理,而不是修改法例,政府的回應是立法會的 議程項目現已大排長龍。議會必須有合理的效率,但當然也不代表要 盲目地按掣。我們應該花時間改善法例及優化政策,而不是花時間休 會或討論表決鐘的鳴響時間是 1 分鐘抑或 5 分鐘。

我已刻意不就今次的預算案發言,因為我覺得要說的早已說清 楚。我們也希望來屆政府可以做得更好,但卻絕對不會用這種無效 的"拉布"方法,我希望在席議員共勉之。

 謝謝主席。

週三, 12 四月 2017 00:00

《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7 年 4 月 12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2 April 2017

《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有一種煩惱叫幸福的煩惱。一般人最大的煩惱是 甚麼呢?是沒有錢。就沒有錢的問題,我引用互聯網上的潮語,互聯 網是如何形容沒有錢?便是"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沒有錢"。但是,特 區政府有一個幸福的煩惱,特區政府面對的問題是甚麼呢?是"錢不 是問題,問題是有錢不懂怎樣花"。

 今年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政府提出穩中求進的公共財務政 策,但我們認為其實只不過是一些將錢左搬右搬的財技,將高額的盈 餘扣起,成立這樣、那樣的基金,未能夠採取快速見效的措施,真正 推動經濟,造福社會。主席,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對於今年預 算案的整體看法是穩健有餘,但進取和氣魄不足,令香港社會上長期 的問題仍然未能得到解決或得到解決的曙光。我集中談談數點問題。

 第一,是政府的外判問題。作為勞工界的議員,我上任後便關注 政府外判制度的問題。前美國總統列根曾經說過一句名言:"政府不 能解決問題,政府本身就是問題"。這句說話很貼切地形容現時的外 判制度問題。為甚麼?因為外判制度是政府帶頭一手所造成的。政府 絕對可以解決這問題,只要不聘用外判公司,直接聘用員工便可。我 們十分認同,而納稅人也十分明白,政府理財需要審慎,花錢要花得 其所,但我們不單要說效率,政府花錢更要講求社會公義、社會責任。

 關於外判問題,如果政府每年財赤,當然是要節省金錢,但現時 庫房"水浸",政府坐擁 928 億元的盈餘,儲備更多達 9,357 億元,還 仍然透過外判制度剝削員工,錙銖必較,主席。外判員工工資低、沒 有保障、沒有前途、沒有出路。這些外判員工與其他從事相同工種的 職系的人員,可能是同工不同酬。他們眼中的政府,便好像是每年賺

大錢但繼續剝削員工的無良老闆。然而,這名老闆不應是求財,而是 要服務全香港市民的,這樣是否真的很奇怪?主席,為甚麼會這樣?

 雖然政府經常表示,現行的外判制度已經不是我們傳統所理解的 價低者得形式,而是採用"雙信封制",但實際上價格因素仍然佔該評 分的六成至七成,其他服務水平、職業安全、工資水平等永遠只佔三 四成,而且通常評分是差不多的。這樣到頭來,九成的投標書都是價 低者得,九成的合約都是由提出工資較低的投標書所得。這遊戲規則 便是由政府所制訂的,坦白說,我認為有部分外判商是無良,但有部 分是被迫依循政府這無良的遊戲規則而行。

 所以,我們說政府的外判制度犧牲了工人的權益,政府是這個問 題本身的癥結。政府的外判遍及各個部門,有 5 萬多人,特別是房屋 署、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食物環境衞生署和政府產業署更是重災區, 就連一些資訊科技服務,即一些技術型的工種也實行"T-contract",層 層剝削,實際上又未能節省多少錢,反而是一個製造多多少少、大大 小小的勞資糾紛的計時炸彈。

 以政府目前庫房"水浸"的情況,其實絕對有能力解決這問題,而 涉及的金錢可能也不多。我希望政府將來回應我們的問題時,能告知 我們有關的帳目。舉例來說,那些外判的清潔工人和保安人員如由政 府直接聘用為二級工人(現時每月薪金大約是 1 萬多元),他們 1 年的 工資在調整前後會相差多少?在庫房中,將佔政府每年多少開支?政 府要向公眾交代,看看公眾是否接受。

 但是,政府現時繼續迴避問題,做鴕鳥。我曾提出口頭質詢和議 員議案辯論,亦很高興,在今年 2 月初,立法會跨黨派通過一項由我 提出的議案,要求政府檢討外判制度的種種流弊,縮減外判制度的規 模,增加直接聘用,摒棄價低者得這種不良而漠視工人權益的做法。 我希望政府不要迴避問題,認真地跟進相關議案的內容,樹立良心僱 主的榜樣,這是很重要的。政府做的所有事情,對社會均會有示範作 用。如果政府也做無良僱主,其他私人企業怎會有社會責任要做好僱 主?如果政府也這麼涼薄,僱主也會跟隨政府的做法。但是,如果政 府是好老闆,其他僱主也會受到感染,會跟隨政府好的做法,因為他 們都要在同一個勞動力市場爭奪人手。這樣便可以形成一種效果,不 單那 5 萬多名外判員工受惠,而是整體的香港"打工仔"也受惠,扭轉 現時整體勞動力市場的不健康現象。

我所關注的第二點是,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對沖機制的 問題。這問題是工聯會和勞工界一直很關注的,我們多年來爭取取消 這不公平、不公義的制度,因為它扭曲了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原意,多 年來對沖了超過 300 億元,這些都是工人的金錢。我歡迎現屆政府在 其任期比較後段時,終於提出具體的方向,以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 這方面是值得讚許的。

 但是,工聯會和經諮詢的多個工會我們開始陸續諮詢不同工 會亦很關注下調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的計算方法,擔憂由現時的 三分之二的方程式變為月薪的二分之一乘以年資的這項方程式,會令 部分僱員所得的款額減少,特別在強積金出現虧蝕或多年沒有盈餘的 情況下,強積金累計收益無法彌補長期服務金在先後兩種計算方法的 差額時,某些年資長的員工所取得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連同強積 金累計收益計算在內,可能會較現時舊制度所得的款額更少。這些都 是勞工界很擔心的,所以我們再次呼籲政府,要認真聆聽勞工界的意 見。工聯會和其他勞工團體會詳細研究強積金對沖的具體方案,並且 就這方面諮詢全港勞工界的意向。

 再談談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這是現屆政府其中一項很重要的福 利政策,也是值得稱讚的。今次的預算案提出"出雙糧",包括綜援, 亦包括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說明司長都知道社 會上有人需要幫助,他亦認同這一點。但是,是否可以同時檢討現時 的申請門檻及申請安排呢?

 主席,為何我這樣說呢?因為根據資料顯示,截至今年 2 月底, 一共收到 59 000 多宗申請,成功獲批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的,有 47 000 多宗。但是,距離政府原有 20 萬戶可受惠的目標,其實少了 很多,距離 70 多萬人可受惠的目標,也少了很多,遠遠不及。為何 會這樣呢?

 第一,既然政府預算了一筆款項作為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為何 不放寬一些呢?因為現時的門檻實在令太多人無法受惠。我們覺得這 項計劃,最需要的是檢討和放寬空間,我們問過很多申請人的意見, 其中一項是希望放寬現時申領高額津貼的每月工作時數的標準,由 192 小時放寬到工聯會建議的 176 小時,即每星期工作 44 小時(如以 一天工作 8 小時來計算,是 5 天半)。其實這是很合理的工時,我們 討論標準工時,都是建議 44 小時,這都是國際公認的合理工時標準。

同時,我們亦建議准許申請人合併家庭成員的工時計算,以達致鼓勵 就業的政策方向。

 此外,我們亦建議將全額津貼的家庭入息限額,調整至家庭住戶 每月入息中位數的 60%(現時是一半);而半額津貼,希望放寬至家庭 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的 60%至 75%,令它與其他社會福利,例如房屋 等入息申請,差不多是同一個標準。此外,亦要簡化現時的手續,加 強各個機構協助申請人的支援。長遠來說,需要提供更便利的申報方 法,包括可於網上申報。這點可否考慮呢?

 主席,除了福利的問題外,多元產業,特別是旅遊業,也是我長 期關心的議題之一。我非常歡迎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和旅遊事務署考慮 了我們要求設立"本地特色旅遊發展基金"的建議,在今次的預算案 中,宣布設立兩項先導計劃,撥款 1,700 多萬元,資助本港舉辦具有 特色及旅遊價值的活動,加強這方面的旅遊特色的推廣。雖然金額不 多,但提出先導計劃,作為一個開始,是值得肯定的。同時,我亦歡 迎政府撥款 500 萬元資助,向旅行社員工、導遊和領隊提供培訓。

 但是,我們同時看到,不少前線從業員亦向我反映,指預算案屢 次豁免旅行社的牌照費用,以及豁免酒店和旅館的牌照費用,但從來 沒有措施豁免前線領導和導遊的牌照費用,令這群前線工作者十分不 滿,覺得政府厚此薄彼,只優惠老闆,而不優惠員工。因此,我促請 當局在積極考慮豁免旅遊業界費用的同時,亦應該豁免前線工作者的 牌照費用。

 其實,政府很多時也有推出良好的政策,亦接納了民間的意見, 美食車便是一個好例子。但是,有時世事很有趣,主席,政府推出了 一項好政策,但卻有很多規條自我捆綁,美食車是一個例子,放置的 地點不但少,在範圍內放一張桌子也不行,很多規限,現時推出了一 段時間,其實效果都比較參差。

 其實,特區政府坐擁大筆盈餘,有這麼多人才,議員亦提出很多 好的意見,民間亦有這麼多智慧,其實集合起來,善用現有的財政資 源,很多政策可以做得更好。

 這是本屆政府最後一份預算案,多多少少予人有點蕭規曹隨的感 覺。老實說,整份預算案算是平平穩穩,我們對不少措施都表示歡迎, 例如推出一項高額的長者生活津貼,這點是值得稱讚的。當然,我們

會繼續爭取一套綜合和全民的退休保障制度。但是,儘管盈餘和儲備 如此豐富,我覺得政府有時做事仍是有點"綁手綁腳"。我不談大刀闊 斧的事,但是,連電費津貼、"N 無津貼"亦沒有回應,這樣多多少少 會令市民有點失望,這方面實在需要政府作出積極的回應。

 我今天的發言,除了是向現屆政府表達意見,亦是向下屆政府作 出呼籲,希望它們能研究如何突破原有的政策及思維的框框,大膽去 開拓,真真正正能夠做到司長所說的"花錢是一種藝術"的層次或程 度。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立法會 ─ 2017 年 3 月 29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9 March 2017

根據《議事規則》第 49E(2)條動議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長久以來,香港一直存在着在職貧窮的問題, 不少"打工仔女"無論多麼努力,每天工作多少個小時,生活仍然捉襟 見肘,難以養家。這種情況以前有,即使現在法定最低工資增至 34.5 元,情況仍然沒有多大改變。舉例來說,如果一個人工作要承擔 三人或四人家庭的開支,領取最低工資月薪只有 8,000 多元,即使把 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算在內,仍處於貧窮線之下,試問最低工資怎 能完全保障基層員工的生活開支?

 回顧歷史,爭取最低工資的過程一點也不容易,工聯會多年來均 關注在職貧窮的問題,多年前已向政府提出訴求。遠的暫且不說,在 2004 年,工聯會的立法會議員已在本會提出"最低工資、最高工時"議 案,促請政府立法訂定最低工資,可惜當時政府並無採納。其後,有 議員在 2005 年至 2006 年也提出過類似議案。工聯會在 2004 年的施 政報告中建議提出 10 項扶貧措施,包括訂定最低工資。經過五六年 的爭取,在 2010 年,數千名各行各業的工人發起遊行,要求行政長 官正視解決在職貧窮的問題。其後,在 2010 年 7 月,政府在"工資保 障運動"失敗後,立法會三讀通過《最低工資條例》,並在 2011 年 5 月 1 日開始實施最低工資,當時是 28 元,弱勢社群的工友終於獲 得一定程度的工資保障,亦是爭取勞工權益的重要里程碑。

 但是,我們看到最低工資存在不少漏洞。轉眼間,最低工資已實 施 6 年,我們看到勞動業市場非常平穩,並未出現商界危言聳聽的說

法,說會引發漣漪效應,會有大規模裁員和結束營業,反而我們看到 就業人數屢創新高,而香港的經濟亦持續穩步發展。不過,因為相關 政策的漏洞多年來未獲堵塞,令工資滯後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大大影 響了政策的成效。

 按照《最低工資條例》的規定,最低工資委員會須最少每兩年一 次就最低工資作出檢討,但實施多年以來,每次都只是兩年檢討一 次,而其實法例容許在較短時間就進行檢討。事實上大家看到,兩年 才檢討一次所參考的數據、所得出的結論,必然會滯後,過去幾次調 整的金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以今次為例,最低工資由 32.5 元增至 34.5 元,兩年的加幅只有 6%,與生活開支的增長相比,市民和工友均感到仍然處於低水平, 與實際經濟狀況脫軌,根本不能解決物價不斷攀升對基層"打工仔"造 成的壓力,亦不能體現"打工仔"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

 工聯會早前曾按照多項因素,包括不低於綜援水平、基本工作及 生活開支等,並參考 2015 年時薪中位數 62.9 元,以及過去 4 年時薪 中位數的升幅 4.7%,建議 2017 年法定最低工資應調整至每小時 41 元,才能應付"打工仔"實際生活需要。

 另一方面,我們看到 34.5 元這個標準令最低工資的受惠人數不斷 減少。在 2011 年法例實施初期,最低工資訂為每小時 28 元,根據政 府統計處的資料,受惠人數大約有 18 萬人,佔整體僱員的 6%;在 2013 年,當最低工資調升至 30 元時,受惠人數卻跌至 10 萬人,佔 僱員人數的 3%;到了 2015 年增至 32.5 元時,受惠人數進一步減少, 只有 42 000 人受最低工資的保障,佔所有僱員人數的 1%。

 到了今年又如何?按前年及去年的數據顯示,賺取少於每小時 34.5 元的僱員人數分別為 154 500 人和 90 400 人。大家要留意,短短 1 年已經減少 6 萬人,而且現在又過了 1 年,到今年 5 月 1 日,受惠 於最低工資的僱員,究竟還剩下多少呢?政府當局提交立法會的文 件,十分保守地估計今年上半年賺取每小時工資低於 34.5 元的僱員 人數約為 74 000 多人,佔全港僱員的 2.5%。我對此不太樂觀,估計 受惠人數可能不足 2%。

 一項工資保障政策的受惠人數竟然長期少於 5%,甚至是 3%,怎 能夠說是成功呢?參考外國的例子,符合最低工資保障的工作人數大

約是 5%至 10%。我們十分擔心受惠人數的比率越跌越低,令有關政 策出現名存實亡的危機。我們要展望未來,探討如何優化機制。

 代理主席,其實工資是工人心中的一把尺,也是他們付出勞動力 而獲取的報酬和社會的肯定。今年是 2017 年,150 年前,馬克思的 著名經濟著作《資本論》首次出版,當中描述的歷史情況,是資本家 只會向工人支付僅可糊口、僅可維持生命的最低工資,令他們到工廠 打工,繼續為資本家賺錢。一百五十年過去,仍然有一群工人的待遇 跟 150 年前一樣,也是僅可糊口、苟延殘喘,但完全無法分享經濟發 展的成果。

 香港作為亞洲甚至是全世界經濟最發達的地區,擁有國際金融中 心的地位,這是否一個合理的水平呢?每小時 34.5 元的最低工資, 絕對不是勞工界的希望,這個水平僅僅聊勝於無。我們贊同今次的修 訂,但不代表我們認同 34.5 元是一個合理的水平。我們只是不希望 看到最基層、最沒有議價能力的"打工仔"連少許工資增長也欠奉,被 迫原地踏步,才會贊同今次的修訂。

 因此,工聯會必須嚴正重申,要求特區政府正視最低工資制度的 漏洞,並盡快優化有關機制,包括對最低工資進行一年一檢,確切考 慮"打工仔"的實際生活開支,必須包括撫養家庭人口的基本生活需 要,也加入經濟增長的因素,以確立一個科學、合理而操作性高的參 考基準,包括以時薪中位數的 60%,或覆蓋勞動人口的 10%至 15% 等,作為每次調整討論的參考基礎,以減少勞資雙方不必要的爭拗。

 我謹此陳辭,多謝代理主席。

週四, 23 三月 2017 00:00

確保行政長官選舉公正進行

立法會 ─ 2017 年 3 月 23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3 March 2017

確保行政長官選舉公正進行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原議案要求特首選舉公平、公正,本來問題 不大,但議案措辭卻特別針對中央政府有否干預;我覺得公平、公正 的選舉不應有非自願投票的情況出現,這是很正常的,但為何只針對 中央可能作出干預呢?

 我沒有聽畢所有議員的發言,但剛才有些議員,例如朱凱廸議 員、尹兆堅議員發言時說到好像真有其事當然他們的邏輯仍然 是:我說的就是證據我希望剛才發言的議員,如果提出覺得中央 有干預,甚或如朱凱廸議員提到有恐嚇式、黑社會式的粗暴干預,他 們應為當時人申冤、報案或向 ICAC 舉報,我相信假如真有其事的話, 這樣做才是對受威迫的人最大的保護。再不然,香港是法治社會,他 們大可申請人身保護令,這才是對他們最大的保障,我呼籲收到這些 消息的議員真的要替苦主發聲。雖然議員在議會發言受到《立法會(權 力及特權)條例》保障,但必須有真憑實據,不應信口雌黃;我這樣 說並非特別針對哪位議員。

 第二,代理主席,我要為"長毛"申冤。"長毛"多年來在議事堂為 民主派、反對派抗爭,一直走在最前線;他有經驗、有能力,無功亦 有勞,對嗎?有議員剛才提及前主席曾鈺成議員及葉劉淑儀議員,說 好像有人不讓他們參選,但究竟是誰不讓"長毛"參選呢?"長毛"對反 對派的民主運動作了這麼大貢獻,無論怎樣也要"撐"他,更何況他們 全是政治盟友。當然,"長毛"都有下台階,他說因為未能取到足夠的 公民提名,但若然真的要做,他們到街上替他籌集提名,一定能夠做 到。坦白說,若有心做,又怎會不夠提名呢?

 如果我用反對派危言聳聽或陰謀論的模式嘗試解讀這情況,我覺 得"長毛"不能參選或沒有報名參選,背後是否有一位 big boss 操控或 影響他呢?不過,代理主席,坦白說,我沒有任何證據,所以我會收 回這些陰謀論,因為我不是一位陰謀論者,我希望議會的工作是實事 求是。 

反對派說到,如果選"薯片"可以對抗中央,表達反抗中央的意向, 所以會策略性地投票給"薯片"代理主席,我沒有提任何人姓名 其實,這就是"盲反"。讓我舉個例子,教育界;一位候選人強調 會大幅增加教育資源,1 年達 50 億元。代理主席,我除了是代表勞 工界的議員外,亦是一位 8 歲小朋友的父親,我聽到這承諾也不禁眼 睛發亮。然而,教育界的選委說會捆綁(all in)投票給那位沒有教育政 綱的候選人,我真的摸不着頭腦。

 他們其實很坦白,說到底就是對抗中央。中央多年來苦口婆心的 說,香港要謀求發展就要團結、溝通、和諧,但反對派多年來都是火 上加油,撕裂加對抗、搞政治,為的就是要對抗中央。我有時候會想, 中央會否像對付反叛的小朋友一般,把話倒過來說,說要以政治鬥爭 為綱之類,反對派才會乖乖地搞民生經濟、做實事呢?當然,中央是 一定不會說出如此不實際的話。

 說到民意,反對派說因為舉行了公投是所謂的"公投"所 以要按照民意 all in "薯片"。然而,當年梁振英的民望"爆燈",另外 兩位候選人的民望加起來都不及 CY。在座曾參加選舉的人都會明 白,在選舉中以 1 勝 2 是很厲害的;他們當年為何不支持 CY?他們 經常這樣搬龍門,大家怎跟得上?

 反對派又說,這是策略性投票,是 lesser evil。我近來經常聽到 這個詞語,我也認為有時候確實需要 lesser evil。然而,說到 lesser evil,為何他們不支持人大八三一決定下的普選方案?當時各大民調 都顯示,該方案得到民意支持,最差那一次都有過半數人支持,為何 他們卻不支持該方案? 在該方案下,香港人最低限度可以"一人一 票",怎樣看都是 lesser evil,即使他們覺得有提名委員會門檻的選舉 機制並不完美,但起碼可以有"一人一票",怎樣都是 lesser evil。我 作為勞工界的議員,如果真的有普選,"林鄭"及......不好意思,其他 的候選人就會用勞工政綱來遊說我們支持,但反對派卻否決了政改方 案,我真的覺得很痛心。

 香港市民真的要看清楚今天的政治形勢,不要被一些美麗的口 號、謊言蒙騙。我們作為選委,會憑良心為香港人投下負責任的一票。

 多謝代理主席。

週三, 22 三月 2017 00:00

充分發揮本地旅遊資源的優勢

 立法會 ─ 2017 年 3 月 22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2 March 2017

充分發揮本地旅遊資源的優勢

 

陸頌雄議員:主席,多謝姚思榮議員提出今天這項議案,讓我們有機 會討論一下香港旅遊業未來的發展路向。

 在我研究這議題時,我嘗試從一個旅客的角度去思考香港有甚麼 吸引我、感動我的地方?尤其是我作為一位攝影愛好者,很喜歡到世 界各地旅行。香港究竟有甚麼特色可以吸引我,令我願意拿起相機留 住美麗的一刻?

 我想如果我是一位旅客,首先,我會選擇漫步中環的荷李活道, 在蓮香樓喝一杯"靚茶",然後穿過充滿特色的橫街窄巷,再進入具有 歷史特色的中區警署看一看,可惜中區警署遲遲未能完成活化程序, 未能開放。唯有走到附近的 PMQ 元創方,感受一下本地藝術家的作 品和潮流趨勢,亦可以參加一些工作坊,親身造一些小作品留念,之 後學習烹調一下本地著名大牌檔"勝香園"的名菜。

 看完市區,去郊外好嗎?我們不要只去海洋公園、迪士尼樂園那 麼沉悶,不如去香港的後花園西貢,那裏有西灣一望無際的海 景,有萬宜水庫,亦有可看到很有特色六角形岩柱的國家地質公園, 再享受鹹田灣一望無際的沙灘,那確是適合拍拖的浪漫地方,在那兒 拍攝一些媲美《國家地理》雜誌的壯麗風景照,然後去赤徑看看色彩 斑斕的日落,想起都很令人興奮。

 其實這些不是我想出來的,這些路線是我在網上從世界各地旅客 的遊記中搜尋到的,這些旅客的體驗跟我們傳統理解旅客的需要確有 點不同。

 過去數年,旅遊業發展的趨勢的確改變了,隨着網上旅遊產品多 元化和廉價航空興起,旅客出門容易很多,旅遊經歷增加,令高質素 的資深旅客要求更地道更有深度的體驗,而不是傳統的跟"鴨仔團"走

馬看花,去一些傳統景點拍一兩張照、"打卡"、購物,便可以滿足到 這些旅客的需要。

 但很可惜,過去香港旅遊業始終過分受惠於內地個人遊計劃(即自 由行),旅遊業內部出現一種重量不重質,"食老本"、"搵快錢"的不良 風氣,過分依靠單一客源。政府和業界又沒有積極推動行業升級發 展,以致近年旅遊業日趨疲弱,周期逆轉時,才如夢初醒,急謀出路。

 工聯會一直以來都高度重視旅遊業的發展,因為旅遊業能夠帶旺 多個行業,包括酒店、零售、運輸及餐飲等,提供大量中、基層的就 業職位,對維持港人就業穩定十分重要。

 過去,我們過分側重讓零售業帶動旅遊,將購物點當成景點,結 果香港變成一個大型商場。某程度上,我們的吸引力下降了。看看數 據便知道,傳統購物(香港作為購物天堂)的吸引力已大不如前,旅客 人均消費在 2015 年打破連續上升 10 年的紀錄首度下跌,在珠寶和鐘 錶等奢侈品方面的銷售量,更錄得 15%的跌幅。

 既然旅遊業出現調整,我們更應痛定思痛,積極尋求旅遊業發展 的新方向。

 我們要發展體驗式旅遊。工聯會在旅遊業未進入調整期前,已提 出發展體驗式旅遊的概念,要求政府跟隨世界各地的趨勢,推出發展 政策,特別是投放資源發展本地深度旅遊、文化旅遊和綠色旅遊,以 吸引更多不同類型旅客去體驗香港各種風土人情,延長留港時間。不 論是風景也好,新界圍村文化也好,本地的創意文化、潮流文化、飲 食的中西交融也好,對外國人來說均非常吸引。

 政府在財政預算案中,確有回應我們部分訴求,增撥資源,進一 步推動旅遊業服務多元化,包括推出本地特色旅遊和綠色深度遊,但 撥款只有 1,700 萬元,主席,局長都聽見,我們認為這是正確方向, 但杯水車薪,力度不足。

 相反,政府大手筆投資 58 億元予香港迪士尼樂園進行擴建,雖 然這也是一個重要的旅遊業基建,但令人覺得兩者實在相差太遠,未 免過於偏重一方。我們促請政府再次考慮增加撥款,以及簡化我剛才 所說 1,700 萬元款項的申請要求,降低門檻,吸引更多中小微企,特 別是年青人或 NGO 申請,以開發富本地特色的旅遊項目。 

  政策有時"好睇唔好食",門檻高,又或引用近來的潮語,是 有些"離地"。就以近日的美食車為例,我不是說美食車供應的食物質 素差,我試過很多次,認為很美味,但個別負責人大呻生意難做,效 果參差,選址不好、配套不足,政府又訂立很多僵化規矩,例如在車 旁放一張小桌子、小櫈子都不准。其實發展旅遊業,設立這麼多條條 框框、如此僵化,又怎會成功?所以,我們要求政府積極發展特色旅 遊配套,要有拆牆鬆綁的思維,例如推出平民版的美食車,並設立夜 市、市集,同時降低入場的門檻。

 主席,旅遊業從業員人力資源的發展十分重要,任何行業均需要 人才,旅遊業亦不例外。人力資源的質素和穩定是本港旅遊業發展非 常重要的一環,但現時導遊、領隊的待遇非常不公平,假自僱的情況 非常嚴重,前線員工的權益長期得不到合法保障,最基本的勞工保險 都欠奉、工傷得不到賠償,令行業前線員工深感不公之餘,亦十分氣 餒,以致旅遊業不單無法挽留人才,亦無法吸引新人入行。正因為這 緣故,一小撮害群之馬的行業陋習,影響整個行業的形象和發展。立 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已通過議案,要求政府在提交《旅遊業條例草案》 時,明確規管旅行社與導遊及領隊間的僱傭關係,但政府似乎未為所 動。對於是否對政府的條例草案照單全收,工聯會會審慎考慮。

 主席,我想特別指出,發展旅遊業須顧及社會的承受能力,不能 對社區和當地居民帶來不必要的滋擾,一定要十分小心平衡各方面的 需要和發展。就此,我們無法支持林健鋒議員的修正案,因為現階段 貿然擴大自由行的政策,未必可令旅遊業朝正確的方向發展,至於( 計 時器響起 )......其他的原議案和修正案......

 主席:陸議員,請停止發言。

 陸頌雄議員:......我們會支持,我謹此陳辭。

週四, 02 三月 2017 00:00

檢討及重組政府架構

立法會 ─ 2017 年 3 月 2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 March 2017

檢討及重組政府架構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自回歸以來,特區政府曾經就政府架構作出 數次改動。最早一次是在 2002 年,也是改動最大的一次,當時的特 首董建華因應社會的要求,引入問責制,改變了過去政策局之首由公 務員擔任的傳統,各個政策局局長變成政治委任,從而吸納更多外界 人才,令整個政府運作的格局改變了。當時的政府架構是 3 司 11 局, 正式開始了香港的政治問責官員制度。 

其後,架構也有所改動,在 2007 年曾蔭權連任行政長官時,增 設了一個政策局,變成 3 司 12 局,這個政策局便是發展局。後期在 2008 年,他也引入了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制度,他的方向是希望透過 引入更多政治人才,培養梯隊,在公務員體系以外吸納人才,最重要 是有問責的精神。

 當然,發展是需要適時作檢討的,有人對問責制的成效有意見, 亦有人可能對不同官員的質素有意見。下屆政府之首的選舉在即,正 是一個很好的時機檢討和改革制度。因此,對於梁繼昌議員提出的"檢 討及重組政府架構"議案,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是支持的。更重 要的是,因為梁繼昌議員點出了這屆政府的一些失誤,其中一個原因 便是架構、職能和協調出現問題,我們亦認同這一點。

 我舉一個常見的例子來說明,便是強積金對沖的問題。政府表 示,強積金對沖的問題與強積金有關,與錢有關,所以當然與財經事 務及庫務局有關。當我們找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時,他們便表示這個問 題與勞工權益有關,於是我們找勞工及福利局張建宗局長,現在他已 成為司長。政府各個政策局協調出現問題,變成互相推波短傳,好像 巴塞隆拿般厲害,導致這些有利勞工權益的議題一直被拖拉,我不知 道政府是存心還是無意這樣做。

 除了各個政策局互相"推樁"外,另一個問題便是未能很好地互相 配合。最明顯也是最多同事提到的問題,便是房屋問題。興建房屋一 定要覓地,但興建房屋是由運輸及房屋局和發展局兩個不同的政策局 負責。由於未能合併處理,令很多政策措施未能獲適時改革。

 更可惜的是,在今屆政府開首時,其實梁振英已提出合併和重組 這兩個政策局,但因為重組未能成功,導致本來我認為政府在這數年 就興建房屋和土地開發是可以做得更好的,卻正因兩個政策局的不協 調,所以未能做好這工作。由此可見,當年泛民"拉布"阻止梁振英上 場時的政府重組建議,令現時政府未能妥善推行一些完善的政策,這 是最明顯的例子。

 當時政府亦提到重組工務、運輸、發展、房屋這數個政策局,還 提出成立文化局,設立科技及通訊局。倡議成立這兩個政策局其實回 應了當時的社會訴求,特別是這方案已有廣泛的社會共識,甚至有些 泛民議員當年也這樣提出多年,所以這是回應泛民或社會當時訴求的 措施。   

但是,大家也知道,有一個 ABC 理論,ABC 當然很"小學雞", 意思便是 Anyone but CY,但凡梁振英提出的方案便堅決反對,那怕 由他一開始上台,到現時這一刻,他已宣布不連任特首一職,都仍未 結束,導致很多工作的進度十分緩慢。創新及科技局也是在十分艱 難、吵吵鬧鬧、擾擾攘攘的情況下,拖延至 2014 年才成立。

 我想談談諮詢程序。諮詢是很重要的,既要諮詢立法會,亦要諮 詢公眾,我們對此沒有意見。當然,每次諮詢一定會有不同意見或聲 音,我認為我們應該尊重行政長官作為推動政策的主導者,在行政主 導架構下,在諮詢後便應該讓政府因應時勢進行改革,千萬不要再次 出現現屆政府開始時(即差不多 4 年多前)因人廢言、為反對而反對的 情況。我們希望新任特首能夠為我們帶來新景象,在新一屆政府上任 後,泛民的同事能夠展開理性的討論。

 今次這項"檢討及重組政府架構"議案,雖然是由泛民議員提出, 但工聯會也會同意和支持。最後,可能有同事認為,政府重組架構未 能成功,是因為特首是經由小圈子選舉產生。但是,我必須指出,本 來下屆特首其實已經可以在 2017 年經普選產生,但很可惜,有關建 議遭泛民主派議員在違背民意的情況下否決了。當然,他們現在很樂 意參加"造王者"的遊戲,但無論如何,我們向前看,希望大家可以在 理性務實的情況下推動未來的政府架構重組,讓我們下屆政府能夠更 順暢地施政。多謝代理主席。

週四, 16 二月 2017 00:00

致謝議案

立法會 ─ 2017 年 2 月 16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6 February 2017

致謝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首先,秘書處對今次討論的命題分配得很好:土 地、房屋、交通、環境及保育,這幾個命題互為緊扣,有時候亦有矛 盾的地方。

 香港社會現時最大的矛盾是房屋問題,租金越來越貴,樓宇面積 越來越小,青年人因為房屋問題不能成家立室,社會充斥着各種各樣 的矛盾,也助長了地產霸權對民脂民膏予取予攜。

 要開發土地、興建房屋,便要在解決交通、環境及保育等問題上 取得平衡。很可惜,過去幾年,議會的政治鬥爭不斷,議會上彌漫着 一種文化,特別是反對派都有一種兒孫騎驢的思維。甚麼是兒孫騎驢 的故事?相信大家都聽過,即無論如何政府都是錯的,他們將環境保 育、土地房屋等問題變成絕對的對立,彷彿環境保育是至高無上,在 未能百分之一百解決交通問題之前,便絕對不可以建屋。根據這些邏 輯,要解決房屋及土地問題,本身已是困難重重,現在更是舉步維艱。 這是整體的政治環境。

 我很歡迎行政長官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仍然不忘他的初 心,將房屋問題列為重中之重,回應了市民的關注。我要特別肯定現 屆政府重啟對擱置多年《長遠房屋策略》的研究,並訂立 10 年建屋

目標,將房屋供應量量化,讓我們看到究竟政府能否達標。過去幾年, 公私營的房屋興建量均穩步上升,私人樓宇的施工量由 2011 年的大 約只有 10 300 個單位上升至 2016 年的 25 000 多個單位。未來 3 至 4 年會有 9 萬多個公私營房屋供應。在公屋方面,由 2012 年至 2016 年 只得 68 000 多個單位落成,但預計 2016 年至 2020 年會有 94 000 多 個單位落成,看來是有進步的,但當然,正如我開首所說,基於外圍 因素,特別是美國在金融海嘯後推出無止境的量化寬鬆政策,利率長 期接近零,在這借貸非常寬鬆的情況下,樓市未能降溫,那怕是 DSD、 SSD、BSD 或從價印花稅劃一 15%這些"辣招"盡出,都不能煞停這樓 價飆升的車,這是事實。

 公屋供應量是有所增加,但輪候時間不減反增,現在已增至 4.7 年,這些都是我們要面對的事實,但我們不能把這些問題全歸咎 於現屆政府,特別是行政長官梁振英。站在對事的立場,這是絕對不 公平的,除非有個別同事針對人,那我無話可說,但我們要實事求是。

 工聯會多年來均主張"以公屋為主,居屋為副,私人市場作補充"的 房屋政策理念。現在公屋的興建量增加了,但我們覺得要縮短輪候時 間,便要把目標訂得更高。我們希望每年能興建 33 000 個公屋單位, 同時也希望提供青年宿舍單位,令現時單身非長者的輪候時間可以縮 短,也令年青人在儲錢和"上樓"之間有一個居住的地方。現屆政府已 開始興建青年宿舍,但數目仍很小,我希望政府在這方面可以做得更 多。

 另一個問題是居屋售價。最近一期在彩虹附近的居屋售價大約是 每呎 7,000 多元,一個三四百平方呎單位的售價為 300 多萬元。我相 信大家聽到居屋這售價都會譁然,這已經超出夾心階層人士的負擔。 我曾多次就此問題詢問局長,但局長未有正面回應。何謂夾心階層? 我們首先要提出其定義,那就是收入剛好超出公屋申請上限,但又購 買不起居屋或私人樓宇的人士。現時申請公屋的收入上限:二人家庭 (也許是剛結婚未有子女)是 16,000 多元;三人家庭(假設兩夫婦再加 1 名子女)是 22,000 多元,以這樣的入息,肯定購買不起 300 多萬元 的居屋單位。因此,工聯會提出在居屋以下加設"安居易"計劃,這 跟"綠置居"有異曲同工之妙,但"綠置居"是從公屋計劃分支出來。我 們覺得應該在不影響公屋供應的情況下另行覓地,推行工聯會提出 的"安居易"夾心階層置業計劃,令整個置業階梯更完整,即公屋、"安 居易"房屋、居屋、私人樓宇,這正好針對入息在 16,000 元至 3 萬元 之間家庭的需要。 

除了"安居易"外,政府亦應認真審視居屋的定價。在 1990 年代, 樓市尚未熾熱的時期,政府曾將居屋價格定為市價六折,但今天政府 則堅持將居屋定為市價七折,其解釋是要符合申請人的負擔能力。不 過,由於政府放寬了門檻,現時申請人的入息上限約為 5 萬元,政府 以 5 萬元為限決定申請人的負擔能力,月入 5 萬元的申請人當然能負 擔 300 萬元的樓價,但月入兩萬多元的家庭又如何?局長,他們並無 資格申請公屋。因此,我們認為政府要考慮多個方法來處理,不過, 方法總比困難多。

 除了我剛才所說的覓地、興建新居屋等政策外,當局也要推行一 些短期措施。政府未能兌現"3 年上樓"的承諾,便應負起責任。我認 為有兩項措施須迫切進行,亦可以快速地落實。第一,是租金津貼。 既然"3 年上樓"是政府莊重的承諾,政府如未能履行,便應為這群有 經濟需要的人提供租金津貼,減輕他們在私人市場的租金負擔。第 二,是租務管制。對於一些細小的單位,特別是"劏房"單位,要重新 實施租務管制。我知道全面實施租務管制可能在社會上會引起很大爭 議,但對於一些細小、租金較低單位(如"劏房")的租金劃一道線,實 有迫切的需要。根據調查,過去數年,"劏房"的租金絕對"跑贏大市", 每年以 14%至 15%的幅度上升,令一群基層居民任人魚肉,這問題急 須解決。

 當然政府曾多次解釋,說租金津貼會推高私人樓宇的租金,可能 令市民更難以租屋,這句說話局長已經說過多次,我也背得出了。但 是,我認為,始終方法總比困難多,如何優化這些措施,令其副作用 減至最少,或這些副作用亦未必一定出現,只是政府過分擔憂而已。 舉例來說,領取租金津貼的人不會大聲告訴業主他領到租金津貼很高 興,請業主加租,不會是這樣的。其實租金也是按市場供求釐定的, 如果市場供求不變,租金怎會因為數額不高的租金津貼而推高呢?我 絕對不能認同這一點。政府又表示,實施租務管制後,業主不會出租 單位,這更是違反常識,業主恨不得盡快出租單位,怎會故意空置單 位而不出租?所以,我希望政府有所擔當,要摒棄這些固執看法,實 事求是,參考我們這些實際意見。

 當然在地區興建公屋有時會遇到阻力,包括一些不合理的阻撓, 一如我剛才提及的,最近的大埔公屋規劃也被反對派"拉布"了數個星 期,真的很慘,他們連讓有需要的市民"上樓"也要阻撓,在雞蛋裏挑 骨頭作為反對理由。除此以外,現時在地區上也會遇到一些實際問 題,包括交通問題和設施問題,有些人認為公屋居民會分薄社區設

施。我在這裏強烈建議政府採取跨部門、跨政策局的協作模式,在興 建公屋的同時,可否參考私人發展商的手法,因為他們一定會興建商 場,我們並非鼓勵政府興建商場,而是興建街市、體育館、圖書館或 公立診所等居民需要的設施,應與公屋計劃同步進行,這樣我相信在 爭取地區支持方面一定會暢順很多。

 最後,房屋和土地歸根究底都是政治問題,如果政府能夠妥善解 決,相信會大大化解社會的怨氣和矛盾對立。多謝主席。

週三, 15 二月 2017 00:00

致謝議案

立法會 ─ 2017 年 2 月 15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5 February 2017

致謝議案

 

陸頌雄議員:這一屆政府,特首梁振英很強調適度有為的施政理念, 其中一個很突出的例子就是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創科局"),為香港的 創新科技的研發、應用,或者商品化,提供一些政策支援或配套。在 2015 年成立創科局後,市民很期望看到有甚麼政策或配套推出,因 為香港的科研發展實在落後於很多地區,我們的科研投資尤其嚴重不 足。以我們鄰近地區深圳為例,當地的研發投資佔本地生產總值 4% 以上。所以,很多類似華為、騰訊、大疆等知名創新科技企業和品牌, 都到深圳設立總部,創造很多就業和經濟活動的機會。

 但是,香港不同,在傳統的四大產業之外,我們的創新科技真的 墮後了,我們的研發投資只佔本地生產總值不足 0.5%。香港是一個 經濟高度發達的地區,在創新科技方面的投資比例這麼低,兩者完全 不相稱。不少學者提議,香港要急起直追,研發投資必須提升至 GDP 的 4%至 5%。

 最近,政府公布在落馬洲河套區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我們 非常歡迎。河套區這塊地已經空置了 20 年,當年因為將深圳河拉直, 港府終於與深圳市政府簽署合作備忘錄,深圳亦確認了河套區土地業

權屬於香港政府。港深雙方一同在河套區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 後者由香港科技園公司管理,使用本港法律,有專門土地用作創新科 研發展。我相信這項發展會為本地的創新科技業,打下一支強心針。

 香港早就與內地有很多科研合作。因為在生產方面,香港很多院 校都在深圳設有產學研究基地,進行科研轉移。香港的理工大學和科 技大學,在科研方面都有成果。但是,如何將這些科研成果轉化成為 商品?河套科技園因為有地利之便,接壤深圳,可以令合作更上一層 樓,令我們的科研產品更加有成效,可以推出市場,創造很多就業機 會,令到我們的年青人有更寬闊的事業發展空間,亦促進兩地的優勢 互補,令大家取得雙贏。

 其實早在 2003 年,香港工會聯合會已經提出在河套區發展中醫 藥研發及統籌中心,這個建議至今仍然具先導性。我們認為香港一直 的問題就是,產業過於單一,導致青年人的發展非常狹窄,向上流動 的機會少。因此,香港社會需要走向創新科技的方向。香港在中醫藥 研發檢測等方面,享有國際信譽優勢,而內地則有資源及廠房,可以 生產製成品。所以,河套區很適合匯聚兩地的中醫藥及科研人才。因 此,適逢這次建議成立"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我們希望重提香港工會 聯合會當年的提議,讓中藥研究能夠在河套區發展,從而推動香港的 中醫藥發展。

 當年成立創科局的確是一波三折 ,亦經歷過立法會反對派議 員"拉布",差點胎死腹中,耽誤了不少時間,我們需要反思。舉一個 例子,一家落戶在隔鄰深圳的公司叫大疆,是全世界民用航拍機市場 佔有率最高的公司,其創辦人汪滔,是 2006 年香港科技大學的畢業 生。為甚麼汪滔先生早在 10 年前,選擇到深圳而不留在香港?這個 問題值得在我們在座的同事和香港整體思考。

 就着這個問題我謹此發言,容後在其他環節,我會再就施政報告 提出意見。

 多謝主席。

立法會 ─ 2017 年 2 月 9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9 February 2017

盡快全面檢討政府的服務外判制度

 

陸頌雄議員:主席,不好意思,因為想不到這麼快便輪到我發言。

  先,多謝這麼多位同事發言,總共有 18 位議員同事發言,包 括提出修正案的何俊賢議員、梁耀忠議員、莫乃光議員、潘兆平議員 和郭家麒議員。其實我們的槍口一致,我們均看到現時外判制度的種 種流弊和對工人的剝削。我們既討論了議題的細節,包括外判商如何 剋扣工人的遣散費、工人喪失連續僱用的條件,以及續約時被削減工 資和失去假期等,亦討論了較大範圍的意識形態及外國的做法等。我 們均希望能糾正現時扭曲的外判制度,以改善香港僱員、"打工仔"的 整體生態。 

  外判制度是對"打工仔"的一種創傷,而壞的外判制度更是在 傷口上灑鹽。所以,昨天和今天這兩天的討論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們 希望政府不論黨派,正視議員的意見。當然,有些議員在討論期間有 點"抽水",我對此感到有點遺憾和可惜,不過我不特別點名了。

 主席,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多年來一直鍥而不捨,要求當 局檢討外判制度,以及增加長期職位,優先聘用非公務員合約僱員, 並把具經驗的中介公司和外判員工轉為公務員。工聯會前立法會議員 王國興先生過去亦曾就上述 3 類聘用模式作出定期監察,並提出建 議,以期政府改善外判制度。

 綜觀各項修正案,大家均圍繞"價低者得"這項原則提出意見,我 們對此十分認同。我在發言中特別強調要調高僱員的工資和福利水平 在評分標準中所佔的比例,我們建議技術因素所佔比例應增加至六成 至七成,當中包括工資和工時等福利因素。所以,在這方面,我對數 項修正案的內容十分認同。

 雖然政府在去年將有關因素由現時的"鼓勵考慮"改為"必須考 慮",但修改此規定前,現時的四大採購部門,即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食物環境衞生署、政府產業署和房屋署,其實已將工資水平列入招標 的考慮因素。所以,政府去年提出的所謂新安排根本無法顯著改善工 人的工資和待遇水平,因此,我認為若只在評分方面作出處理,並不 能徹底解決現時的問題。所以,政府應劃定一條線,把工資水平調升 至適當水平,而我們的建議是政府必須參考有關行業的工資中位數。

 故此,對於何俊賢議員的修正案載有"若"的字眼,我有所保留, 因為他的修正案的彈性太大,訂明若投標者提出的僱員工資水平高於 法定工資或行業工資中位數,便會有較高的評分。有時候,較高的評 分也並非太大的誘因。對於這一點,雖然我很欣賞何俊賢議員對這問 題的關注,但我對其修正案的內容有所保留。所以,我只能對這項修 正案投棄權票。

 此外,我也特別欣賞潘兆平議員就標書評分準則中有關標準工時 的內容提出關注。我們認為,現時標準工時其實也是相當令人苦惱的 問題。我們在爭取標準工時成為整體大政策的過程中,希望政府能首 先在外判制度上落實標準工時。  

最後,我亦希望花少許時間回應陳志全議員,他提出現時立即削 減外判員工或外判的整體撥款預算,我認為這建議是未見其利,先見 其害,若即時削減撥款,會令部門更缺乏資源增加外判員工的工資、 收入和福利開支等。所以,我必須對這一點作出回應。多謝主席。

立法會 ─ 2017 年 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February 2017

促請政府加強規管放債人及財務中介公司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近年香港有一個都市傳說,就是"借錢好容 易"、"借錢唔駛還"。這個傳說是否真的?當然不是。但是,的而且 確,每天都有數個來電問你是否需要借錢,而電視廣告亦把借錢形容 為好像不需要還錢,借錢後可以去旅行、看演唱會、吃美食、購買昂 貴的相機等,30 分鐘便完成批核,可以一邊玩遊戲機一邊借錢,真 的很輕鬆,隨時都可以"Show you the money"。  

不過,這確實衍生了很多有關借錢的問題,以及今天這項議案辯 論很關注的財務中介問題。其實,正常的借貸活動,在商業社會是正 常的商業活動之一。不過,由於借貸太容易,令不少市民的警覺性鬆 懈,而一些違法行為及不良中介蓬勃發展起來,成為一個很大的社會 問題。所謂不良和違法的中介,就是透過不良及違法的經營手法,誘 騙有債務問題的人士申請貸款,因為他們可能較難循正途借貸,並從 中收取高昂的中介費用。根據《放債人條例》,與放債人有關連的人 士不可以向借款人收取任何費用。但是,這些不良中介為了收取費用 (例如手續費)便無所不用其極和利用法律漏洞,因為當局很難證明中 介公司與放債人有直接關係,而且很多時候兩者的確沒有關係。這些 騙徒的手法層出不窮,今天發言的議員(包括麥美娟議員和何啟明議 員)都舉出了很多不同例子。

 我想在這裏說一個頗為特別的例子。有些財務中介透過土地註冊 處的公共登記冊查閱有借貸紀錄的物業,並假扮房屋署向業主發出警 告信我手上有一封冒充的警告信,其仿真度很高,印有房屋署的 標誌表示他違反了法例,例如將居屋進行二按是違法,因此有需 要與他會面,其實是想誘騙他再度借貸,並從中收取極度高昂的中介 費。有些人收到疑似政府發出的警告信後,擔心得六神無主,便相信 這些中介公司,並簽下借貸合約,須支付高昂的手續費,有些人甚至 被收樓。剛才麥議員亦提到一個例子,事主最後以自殺來控訴這些"吸 血鬼"。

 經過香港工會聯合會特別是麥美娟議員在過去數年的倡 議,警方在這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但是,由於很多有關不良中介的個 案涉及《放債人條例》、《刑事罪行條例》和《盜竊罪條例》等,同 時又涉及不同的詐騙和商業罪案,情況非常複雜。過去警方無從入 手,有議員亦提及當市民報案時,警察可能不知如何處理,甚至 說得難聽一點會"推莊"。現在,經過我們多番努力之下,警方亦 把不良的財務中介視為重點打擊對象。例如,警方在 2015 年發出指 引,如果接獲與財務中介有關的案件,便會進行刑事調查,有分區更 會將這些案件交予重案組及商業罪案調查科處理。近年,警方亦採取 了一些行動,拘捕近 400 人。我想在這裏告訴那些違法的財務中介, 你們絕對要就所做出的違法行為負上刑事責任,不要以為可以逍遙法 外。  

雖然上述工作已取得一定的成效,但警方絕對不能鬆懈和自滿, 因為這些中介公司會改變經營模式,由以往的明目張膽變成鬼鬼祟 祟,以另一種方式進行詐騙,所以警方要繼續加強執法。

 另一個有改善的方面是宣傳教育。有一句說話開始深入民心,就 是"借錢梗要還,咪俾錢中介",借貸廣告的末段會加入這句提示。然 而,我們仍然需要繼續研究如何規管中介公司。我們亦不能夠"一竹 篙打死一船人",認為所有財務中介公司都是違法和不誠實的,因為 有些財務中介公司的確是會正常為客戶格價。我們覺得,為了維護正 常的金融體系和借貸市場,在規管借貸的中介公司方面,現在看來有 迫在眉睫的需要。

 規管放債人及財務中介公司,未必是社會上最熱門的話題。但 是,見微知著,這個議題涉及財金政策、警方執法及市民"血汗錢"等 問題。現行的《放債人條例》過於寬鬆,未有對這些機構進行監管, 而物業查冊很容易成為一個漏洞,令不法之徒有機可乘,當局需要全 面審視這些問題。

 最後,要徹底解決不良放債人及財務中介公司的問題,仍有一段 很長的路要走,當局在政策、措施和市民教育方面,都要繼續加大力 度。因此,我今天支持麥美娟議員的議案,亦感謝警方過去在這方面 的努力。

 多謝各位。

搜尋

« March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