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一月 2019

 

立法會 ─ 2019 11 28 172 LEGISLATIVE COUNCIL

 

2019 年選舉法例(雜項修訂)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早晨。近年來,如果我們對政府提出關於法例的 修訂,要求改善施政,政府通常會對我們說提交法案並獲立法會通過 法案十分困難,亦需時很長。既然《2019 年選舉法例(雜項修訂)條例 草案》("《條例草案》")能夠提交立法會,我們期望可以改善或大幅 檢討這項法例。既然很難做到,是否應該提出更多修訂,以完善這項 法例? 可惜的是,《條例草案》只是作出一些技術性修訂,包括功能界 別選民名單、呈交提名表格的方式、可免付郵資而寄出的信件的尺碼 規定、調高在各個選舉中修正輕微錯誤的訂明限額,以及提交發票及 收據的門檻由 100 元提高至 500 元。老實說,曾經處理選舉工作的同 事都知道這些事項,但很多市民或許不知道,《條例草案》甚至訂明 免付郵資寄出的信件的長度、闊度和厚度。我們明白將郵寄信件的尺 碼標準化的目的,是令選舉能夠公平公正地舉行,不會出現某名候選 人的郵寄單張較大、較厚,另一名候選人的則較小、較薄的情況。 除此以外,《條例草案》如何確保選舉能夠公平公正地進行?《條 例草案》只是作出一些技術性修訂。其實,在每次選舉完畢後,選舉 事務處 選舉委員會都 發出報告,指出有 哪些地方 需要檢討及改 善。但是,所謂改善通常是程序上變得越來越繁複,也有越來越多陷 阱讓候選人或其團隊踏進去。例如《條例草案》的修訂並不清晰,候 選人很容易墮入法網。 更重要的是,法例即使獲修訂亦不能確保選舉公平公正。為何我 們都希望有公平公正的選舉?在今屆區議會選舉後,很多人感到不滿 意。政府是否知道有很多人感到不滿意,認為這次選舉不公平?政府 會否因而修訂有關條例?我先前已多次表達這些意見。 我列舉一些事例。在 2016 年,其中一個選區的票站,在投票後 發現遺失一本選民登記冊,但當局數年後才作出調查及公布。這大大 打擊市民投票的信心,因為他們的資料在投票後或會遺失。但是,法 例的修訂沒有涵蓋票站在選舉後如何妥善處理選票及選民登記冊。以 《條例草案》為例,當局規定免付郵資而寄出的信件的厚度不得超過 5 毫米,那麼我也請當局研究票站在選舉後如何處理選民登記冊。關 於這個例子,為何當局沒有作出相關修訂?既然政府經常說提交法案 並獲立法會通過法案十分困難,當局便應該做大事,而不是做這些瑣 碎事,訂定信件厚度不得超過 5 毫米有何作用,能夠確保選舉公平公 正嗎?選舉事務處究竟在做些甚麼? 其實,不單上次區議會選舉遺失一本選民登記冊,上次特首選舉 也遺失一些東西。選舉事務處經常遺失東西,《條例草案》有否措施, 確保選舉事務處或有關票站人 不會遺失東西?他們經常遺失東 西,上次遺失電腦,今次遺失選民登記冊。選舉事務處簡直是選舉資 料的"黑洞"。政府為何在修訂條例時,沒有同時處理這個"黑洞"?如 果說上次遺失選民登記冊是提交《條例草案》之後發生的事,但遺失 電腦是之前發生的事。為何當局不處理大事,只處理信件厚度這種小 事及技術性修訂?選舉事務處的確是正經事不做。在今屆區議會選舉中,很多選民向我們反映,他們帶着身份證去 投票,但選舉事務處採用石器時代的技術,職員翻閱一大疊資料,核 對他們的身份證號碼。有街坊說,他的身份證是 "D"字頭,但職員卻 "E"字頭的選民登記冊內尋找他的資料。他立刻喝止該名職員,但 職員差點劃去他的名字 已投票 。他對職員說 的身份證 "D"字頭,不是"E"字頭,職員才翻閱另一本選民登記冊。是否應該 檢視這些人為錯誤?如何確保在選舉過程中,不會出現這些人為錯 誤? 主席,我當然支持《條例草案》,但我不滿意這次修訂 "細微 細眼",只涉及規定信件厚度是多少毫米,或提交發票及收據的門檻 100 元提高至 500 元。如果能夠進行檢討,讓選舉能夠公平公正 地進行,選舉事務處便不能只是改動郵寄信件的尺碼規定,而是要檢 討整個選舉過程,以及選舉事務處人員及票站職員的工作。這是應當 進行的工作,亦應特別重視票站職員的公正性。 很多人向我們表達,有票站職員點票完畢,知道結果後,便向某 當選人示意,給他一個"like"。這些事情肆無忌憚地在票站發生,有 些票站職員知道某候選人獲勝後,與他一起鼓掌歡呼。為甚麼當局沒 有把票站職員的行為標準納入《條例草案》,以確保票站和選舉公平 公正。即使局長現在告訴市民,票站職員公正嚴明,不會做出"蠱惑" 行為,但市民看到他們與當選者一起歡呼,會否相信他們處事公正? 市民看到票站職員給當選者一個 "like",會否相信他們事處 公平公 正?所以,《條例草案》應訂明票站職員的行為守則,難道只是修改 郵寄信件的尺碼規定,便可以確保公平選舉嗎?選舉事務處究竟做了 些甚麼,有沒有發現這些問題,有沒有到票站巡視? 雖然很多票站職員不是全職的,而是公務員兼職在票站工作,但 選舉事務處有沒有派人到票站巡視?有沒有發現這些問題?票站主 任看到這些情況後只是說:"不要嘈吵",僅此而已,有關職員沒有後 果,有關當局亦沒有確保不會再發生類似情況。我想問局長,票站主 任是否需要就有關情況向他報告?票站主任有沒有告訴他,票站職員 完成點票後與當選者一起歡呼,給當選者一個"like"?票站主任有沒 有向他匯報這些情況?那麼,當局如何確保選舉公平?單單修改郵寄 的尺碼規定 便會確保選舉公平嗎?單單將免申報選舉開支金額 100 元提升至 500 元便會確保選舉公平嗎?我們要求的是公平公正 的選舉,當局有沒有處理這些事項?為何沒有把這些事項納入《條例 草案》? 此外,選舉當日有很多坐輪椅的長者,從人道立場考慮,為何要 坐輪椅的長者在烈日當空下暴曬 1 小時 15 分排隊進入票站?我們知 道每個票站都有傷殘人士通道方便輪椅人士,我們也想讓坐輪椅的長 者經由傷殘人士通道進入票站。可是,一位坐輪椅的長者的子女向我 表示,他的母親不可以使用這個通道,需要排隊,這做法是否人道? 票站應對傷殘人士或有需要人士作出安排,為何當局沒有作出檢討並 把有關事項納入《條例草案》?當局只是修訂郵寄信件的尺碼規定, 這次修訂是否 鼓勵市民投票 一方面 鼓勵選民踴躍投 票,另一方面要確保選舉公平。但是,票站安排對有需要人士完全沒 有幫助,如何鼓勵市民投票?當局也沒有把票站職員的行為守則納入 《條例草案》,不能確保公平。此外,選舉資料經常遺失,但這事項 卻沒有納入《條例草案》,不能讓市民有信心。《條例草案》沒有涵 蓋的事項多不勝數。 主席,我一定會支持《條例草案》,因為那些都是技術性修訂, 我不得不支持。但是,一個選舉周期已經完結,當局曾檢視整項法例, 以及整個選舉有甚麼不公平或需要糾正的地方,但當局只是提出一些 技術性修訂,試問議員怎能接受? 我經常呼籲政府檢討一些法例,例如《放債人條例》,但當局一 直說:"不可以,向立法會提交法例的修訂建議很難獲得通過"。既然 不容易獲得通過,《條例草案》為何不一次過就整項條例進行檢討? 只是修訂郵寄信件的尺碼規定。我剛才說過,為公平起見,當局不想 一名候選人的宣傳品較厚,另一名的較薄;亦不想一名候選人的宣傳 品較大,另一名的較小,希望在各方面都公平。其實,當局應檢視每 一個選舉環節以確保公平,不應單單修改郵寄信件的尺碼規定。 還有一些事情十分奇怪,在區議會選舉前數天,我不知道是選舉 事務處、選舉管理委員會,還是有關政策局開設了一個臉書(Facebook) 帳戶,就一些謠言作出澄清。這些謠言在坊間流傳已久,但當局在選 舉前數天才在 Facebook 上澄清。政府的反應就是那麼緩慢,往往不 能迅速回應不實的謠傳,試問如何令市民對當局有信心?區議會選舉 舉行了很多次,仍然發生很多問題,在這次選舉過程中也出現很多問 題。我剛才提到選民進入票站的安排,他們要排長龍,有人還重複排 隊,甚至有不足 18 歲並不是選民的人排隊,令排隊時間加長。一些 本來想投票的選民,看到票站大排長龍但要趕往上班,於是放棄投 票。票站主任對坐輪椅的選民表示,即使他們坐輪椅但仍要排隊,要在烈日當空下等候 1 小時 15 分。究竟當局之前有沒有考慮作出相關 安排? 政府在選舉前表示,已為選舉作出充分準備,但我卻看不出來。 票站大排長龍的時候,有沒有工作人員出來維持秩序?有沒有人知道 有人排隊 3 次?我真的看到很多人排隊 3 次,但他們不是要投票。我 不猜測他們排隊的目的,大家自行思考。總言之,他們排隊令人龍增 長,以致原本想投票的人因為等得太久而不投票,降低市民投票的意 欲。當局在選舉前在 Facebook 上表示,"阻人投票是犯法的",但是 否有人執法?有人排隊數次阻人投票,但有沒有人執法?當局說已作 出充分準備,但有沒有人手執法?是否應該把這些事項納入《條例草 案》?這次是否應把這些不公平的情況全部糾正? 主席,我明白這次選舉已經完結,我們不是要追究當局做錯甚 麼,但我希望政府下次再就選舉進行檢討,並提出修訂條例時會做實 事,不要只是小修小補。希望當局做正經事、做實事,確保選舉公平 公正地進行。 主席,我謹此陳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9 11 28 LEGISLATIVE COUNCIL

 

2019 年選舉法例(雜項修訂)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今天是討論《2019 年選舉法例(雜項修訂)條例草 案》("《條例草案》"),我發言支持《條例草案》。這是一項涉及投 票的法案。首先,我非常感謝在上周日區議會選舉投票的市民,這是實踐民 主身體力行的表現。不論市民有否投票支持工聯會或建制派,或投票 給其他政黨人士,我們都是衷心感謝。 談到感謝,有同事提起今天是感恩節,感恩節在香港不是太普 及,它是一個美國節日。鄭松泰議員提到感恩節,好像很感謝美國通 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如何為香港好,老實說,真的盡顯鄭松泰 議員要麼是一名"歷史盲",要麼是一名"帶路黨"。為何我說他是"歷史 "呢? 其實,感恩節主席,不知你是否知道是源自 1621 年,當 時一群來自歐洲(主要是英國)的移民到了美洲開展新生活,乘船抵達 後,水肚不服,不適應當地生活及氣候,可能在當地如何打獵都不懂。 當地的印第安人接濟這群移民,協助他們...... (有議員示意指陸頌雄議員發言離題)

主席:我知道。我正想提醒陸頌雄議員返回議題。 陸議員,請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陸頌雄議員......主席,這個是有意思的。這個完全是有關係的,我 只是談歷史。 為了感謝這群印第安人,便舉辦了宴會,讓大家慶祝一番。但是, 後來發生甚麼事?主席,你知道嗎?歐洲移民對印第安人巧取豪奪、 趕盡殺絕、種族滅絕,令 98%的印第安人死亡。所以,歷史上很多......

主席:陸議員,請指出你的發言與《條例草案》有何關係。

陸頌雄議員......歷史上很多人都是"笑騎騎,放毒蛇",說很多動聽 的口號,其實都是想害死人。老實說,較近期的......所以,我時常覺 得感恩節是一個極度偽善的日子。感恩節是當年歐洲移民,其實就是 今天的美國人.....

主席:陸議員,你已經用了 3 分鐘談論感恩節,但這項辯論的議題是 2019 年選舉法例(雜項修訂)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好的,我說回正題。其實,真的要問問今天的敘利 亞及伊拉克的人民會否感謝美國為他們帶來所謂的"民主與人權" 好的,我說回正題...... (梁耀忠議員站起來)

陸頌雄議員:梁耀忠議員,其實你亦經常離題,但我也尊重你。我的 發言並無離題,我是以歷史作為引言。

 

主席:梁耀忠議員,你有甚麼規程問題?

 

梁耀忠議員:陸議員並非針對這項辯論的議題發言。

 

主席:我已經提醒了他兩次。

 

梁耀忠議員:但他沒有依從你的指示,發言繼續離題。

 

主席:如果陸議員繼續不依從我的指示,我便會請他停止發言。

 

梁耀忠議員:但你沒有警告他,只是請他不要離題。

 

主席:我已經對陸議員作出兩次警告,請他返回議題。

 

梁耀忠議員:你有沒有清楚指明,如他第三次離題,便會請他停止發 言? 主席:如有需要,我會請他停止發言,但他至今尚未第三次離題。

 

梁耀忠議員:你剛才不是這樣對待鄭松泰議員的。

 

主席:我不需要你教我如何主持會議。 梁耀忠議員:我不是在教你主持會議,只是說出不公之處。 主席:梁議員,我主持會議相對寬鬆,一般會給予議員 3 次機會返回 議題,而我現已向陸議員作出兩次警告。 陸頌雄議員,請你繼續發言。

 

陸頌雄議員:主席,可能我說了一些美國的暗黑歷史,有些同事會比 較敏感。 好的,我返回正題。其實,我們的選舉制度需要與時俱進,不斷 實現一個民主、公平的體制,透過一個有公信力及公正的選舉,令政 府得到市民的認受及授權。 《條例草案》主要是關乎一些技術修訂,包括對功能界別中一些 已改名的團體更新其名稱,同時亦刪除了一些已經停止運作的團體, 並按照相關功能界別現時的情況,加入新的選民。這個是功能界別的 情況。 另一方面,亦容許立法會換界選舉或補選的地方選區及區議會 (第二)功能界別的候選人名單,以總選舉主任認可的方式呈交提名表 格,亦修訂候選人可以免付郵資投寄的信件的厚度及尺碼規定。這點真是有需要的,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們要告知選民我們的選舉政綱或 過去政績,而舊有規定的尺寸很小,單張很容易過大,我曾試過要重 新印製,十分麻煩。這也回應了我們一些實際操作的問題。 此外, 《條例草 亦修訂了《選舉 (舞弊及非法行為 )條例》 ( 554 )的若干安排。當然,這都是一些技術上或稱為 "末端細 ""細眉細眼"的修訂,我都表示支持。 但是,我今天為何還要發言?就是因為我想談論整個選舉制度。 主席,我接着說的都是技術性問題,所以絕對關乎《條例草案》。其 實,在區議會的選舉中,我們收到很多選民的意見,他們對選舉過程 有很多意見,甚至感到不滿。有甚麼意見呢?我首先作利益申報,我 也有參與上星期日的區議會選舉,我落選了,但我絕對承認及尊重選 民的決定及選舉結果。我說出下列意見,並對此原則立此存照。 很多選民說到的問題,就是投票站主任,我相信與現時的法例有 關。我們之前也問過局長有些事情可否修改,他表示涉及法例修訂。 我現在提出意見,希望局長將來會認真考慮。第一,選民進入投票站 時,要帶同身份證排隊,在分為不同英文字母的隊伍輪候,投票站職 員會核對選民名冊,用間尺劃去該選民的名字。我發覺這個程序的操 作沒有劃一的規定。有些職員叫選民站遠一點,不要望着他。有選民 認為,不望着怎知道職員有沒有將他的名字劃掉,不劃掉可能會被人 冒名投票。有些投票站會用紙板將職員和選民隔開,有些則沒有,讓 選民可清楚看到 把他的名字劃掉 會否劃錯別人 字。很多選民都對有關安排表示懷疑。 我接獲一個投訴是,該選民發覺自己的名字被劃掉,令他不能投 票。但另一個投訴卻是,他的名字已被劃掉,但經過一番理論後,票 站人員還是讓他投票,但當中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其實這些問題都可 以靠科技解決。最多人提議仿效出入境時的做法,將智能身份證插入 讀卡機內及印手指模,以確認一個人的身份。老實說,很多時即使不 是孿生子女,有些兄弟姊妹的相貌亦十分相似。例如好像跟主席這麼 俊俏穿西裝的男士,很多樣貌都差不多,又例如主席跟我有些相似, 同樣是大嘴巴。人有相似並不出奇,主席,對嗎?所以,對身份證劃 線的做法容易產生問題。我們建議仿效入境事務處的做法,出入境的市民用智能身份證加 印手指模驗證,取代劃線,然後即場印出選票,有關資料全部記錄在 中央電腦的伺服器,避免選票出錯,減少大家所擔心的不公平問題。 第二是點票問題,據我所知,明年功能界別選舉時會試行以電子 scanner 點票。為甚麼不能全部都採用掃描器點票呢?主席,就點票 的操作手法我有一些觀察 局長,點票人員有些處理手法會惹人懷 疑,為甚麼?有些點票人員會將選票逐張讀出,1 號、2 號、2 號,1 號, 很清晰,監察點票人很容易看見,但有些點票人員則先在桌上把選票 分類,四五張一疊,這樣監察點票的人便很難看到,而且他們距離放 選票的桌子約 10 呎,很難看清楚。有些人懷疑,假如點票員有其個 人偏好(姑勿論偏好哪一方),若他操守有問題,在 10 張選票中故意放 錯一張選票,這會對選舉結果有很大影響。人手點票便有這問題。 再者,從早到晚工作 10 多小時,工作人員可能很疲倦,眼矇矇 把選票分錯,或者不小心把桌上的選票弄亂,因為點票方式不規範而 影響點票的準確性。我聽聞有些個案據我所知至少有一個選區的 監察點票的人...... (梁耀忠議員示意擬提出規程問題) 主席:梁耀忠議員,你有甚麼規程問題? 梁耀忠議員:主席,你可否詢問陸頌雄議員,他談論的點票程序與《條 例草案》有何關係? 主席:梁議員,現在不是你提出詢問的時間,而陸議員的發言亦沒有 需要澄清之處。請你坐下。 陸議員,請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陸頌雄議員:主席,兩者是有關係的......

 

主席:陸議員,你應說明你所述的點票情況,如何與這項《條例草案》 有關。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會支持這項《條例草案》。但是,我覺得條例 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早前跟局長反映過,局長表示該條例有很多地 方都需要修改。所以,我希望透過對這次辯論,表達我雖然支持《條 例草案》,但我覺得社會要進步,選舉要民主、要公平,精益求精, 應該讓我有機會表達。 還有一個個案是,候選人和監察點票的人被不知明人士阻止進入 票站,令他們不能監察點票程序。當然,當天的秩序相當混亂,主席, 局長應該亦知道有人惡意排隊,排完又排,最終選舉事務處要作出澄 清。其實這方面是有法例規管的,但為甚麼沒有在票站外貼出告示清 晰告知公眾?此外,還有一個問題是,有些安排沒有標準,一時說...... (梁耀忠議員示意擬提出規程問題) 主席:梁耀忠議員,你有甚麼規程問題? 梁耀忠議員:主席,你可否阻止陸頌雄議員繼續發言離題? 主席:我清楚聽到陸議員表示有話想跟局長說,以及他支持這項條例 草案。我較早前已多次表示,《條例草案》的內容十分技術性,我會 酌情容許議員談論最近選舉的情況,但議員不應偏離議題太遠。 陸頌雄議員,請繼續發言。 陸頌雄議員:主席,有些事項可能涉及日後法例修訂,而這次修訂過 "細眉細眼",局長,其實我有點失望。主席,我們過去有提及點票 及票站安排的問題,法例上又是否要保障傷殘人士,讓他們可以優先 投票。因為這涉及公平問題,例如傷殘人士或身體虛弱的人不適宜長 時間排隊輪候,如何保障這群傷健或患病人士?他們可否憑殘疾人士 登記證,獲得安排盡快完成投票程序,這可能需要在法例中訂明保障這些選民的投票權利。因為我們發現當天有票站工作人員一時說輪椅 人士或持殘疾人士登記證的人可以直接進入票站,但後來又說不可 以,一時可以,一時不可以,最後是不可以,因而引起在場不同意見 人士起哄和衝突,這情況我們都不希望看到。 因此,日後在投票程序、點票程序,以及我認為對有需要人士的 特別安排方面,均須對有關法例方面作進一步檢討和修訂,讓更多市 民投票,令選舉更公平、更具公信力,同時亦減少爭拗和不信任。 現在流言四起,我們已不斷澄清,令大家信服投票結果,而問題 太嚴重的,我們會考慮提出呈請。我們希望有一個好制度,令爭議減 少,同時在技術上改進,推動民主選舉。 多謝主席。(計時器響起)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一, 21 一月 2019 00:00

休會待續議案

 

休會待續議案

 

立法會 ─ 2019 11 21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十分感謝容海恩議員在如此關鍵的時刻提出這 項休會待續議案,讓本會有機會討論政府應如何確保臨近的區議會選 舉能做到公平、公正,以便我們的選民可在免於恐懼的情況下投下神 聖的一票。政府有否就此訂定相應措施,十分重要。 ,多位 也想問 我們參政的初心是甚麼?以我個人而 言,是為服務市民,因為我自小便已很喜歡服務他人,無論是在擔任 工會或社區中心的義工時,我也很喜歡服務社區及工友,幫助他人是 我人生中感覺最快樂的事情。然而,我們亦追求崇高的理想。我們相 信民主,希望透過參選區議員/立法會議員實踐並推動民主,因為我 們相信民主的價值。 究竟民主是甚麼?美國總統林肯曾提出"民有、民治、民享"的概 念。"民治"是指由人民管治社會。人民如何管治社會呢?其中一個機 制是民主選舉。為何要有民主的選舉制度呢?其中的一個原因是,我 們的先賢希望能避免暴力及衝突。主席,以前的人是如何爭取話事權 的呢?是透過互相爭鬥,可能是部落之間的戰爭,大家用石頭或棍棒 不過,現時的情 似乎又回到石器時代一般古時的皇朝更 迭,每一次也會血流成河,我們不希望這樣,故此我們發明了民主選 舉,透過民主及文明的機制,根據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在安全及無 所畏懼的情況下,每名選民均可按自己的意願選出各自的代表。 我們小時候上學,書本告訴我們,選舉是為選賢與能。當然,現 在許多人也認為,在一個民粹社會 加上互聯網流傳的消息真假難 分、市民情緒越來越激烈及產生同溫層效應的情況下,選賢與能有時也難以實現,所以連特朗普這種怪人也可以成為美國總統。好了,退 一萬步來說,即使選賢與能不一定能辦到,至少也可以讓我們無所畏 懼及自由地表達我們心中所想,透過選票來說話,選一些我們喜歡的 人代表自己。 正如我的同事何啟明議員所說,有一些人以政治立場先行,他們 認為政治立場是整個議會最重要的東西,這不是問題;有一些人卻重 視民生、社區工作及能否幫助市民。以往,不少人能透過選票作出選 擇。可是,今次的選舉,似乎連這方面也被侵蝕,並存在極大威脅。 當香港的民主制度現在處於一個最危急及最艱難的時刻,我們的 所謂泛民主派正在做甚麼呢?其實,他們口說民主,實際是為了奪權 而已。民主於這群反對派(縱暴派)而言,也只不過是一個光環、一句 口號,與"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及現時一些提倡"港獨"的口號無異, 只是一種奪權的工具。由他們否決政改方案,令港人沒有機會循序漸 進地以"一人一票"選特首開始,一直以來,他們就是希望透過無止境 的爭取(即所謂無限 "loop"的手法)來佔據道德高地。其實,當政改方 案被拉倒後,市民便逐漸看穿他們的把戲,並看清他們偽民主的面具。 在地區工作方面,他們不及我們這些建設派成員,因為我們的地 區工作是數以年計,主席,是連續數年,每天不間斷地落區處理市民 的投訴,聆聽市民的需要及回應他們的求助,由家庭小糾紛以至社區 建設事宜,我們均極用心聆聽及處理,哪怕並非每件事也能夠圓滿解 決,但我們肯用心、花時間,我們的付出是有血、有汗、有淚的,主 席,當街坊受苦時,我們甚至會陪他們一同流淚。 反對派有很多空降的政治投機人物,可能是在選舉前數月甚至是 選舉活動展開後才報名及出現在社區的人,他們高叫一些諸如"打倒 保皇黨"等的口號,利用過去香港的一些社會問題或政府一些做得不 好的地方來攻擊我們。不過,這些也算了,因為選舉就是如此,正如 當年 2003 7 1 日,反對派也是運用這種伎倆。然而,他們仍然 無法勝過我們,於是只好使出無止境政治化的伎倆,例如在立法會" "。可是,即使是 "拉布 ",也只限於議事廳內的事情,一般市民並 不會太受影響當然,也有一些工程會影響民生,但並非那些直接 打擾市民的生活、令他們蒙受損失或付出代價的影響。 ,議員 激進化及暴力化無日無之,他們經常把歪理說成真 理,其實只是胡說八道,正如梁家傑曾說:"暴力有時可以解決問題"。最近他又有新的經典語句:"違法的目的,是為了守法"。我發覺他作 為資深的反對派人士及前議員,有不少的經典語句。主席,就如我把 吃自助餐的目的說成是為了減肥一般,同樣荒謬絕倫。 他們道貌岸然,彷彿正義的化身,他們的政 表演能力實在高 強,我們真的拍馬也追不上。又如戴耀廷作為一名法律系副教授,竟 說甚麼"違法達義",意指當只有少數人做的違法事情,便是違法,但 如果一大群人做 就沒有問題了,但事實是否真的如此呢?當然不 是。是否留下案底,人生便會更精彩;是否道了歉,人們便會忘記某 些人說過的話,不再作出批判了呢?當然不是。 為何我們要繼續提起那些說話呢?原因在於這些人為了達到他 們要上位、奪權的政治目的,不惜慫恿一群青年人犯法,犧牲他們的 前途,甚或導致他們的身體受到傷害,把生命暴露在極大安全風險之 下,做出各種高危動作,例如攀爬至高處投擲物件,致使別人或自己 受傷,我們不是看見有暴徒被自己點燃的燃燒彈燒傷嗎?當然有些人 說他們是活該,我認為真正該死的,是這群反對派(縱暴派),慫恿青 年人上前線爭取所謂"理想",實際是"攬炒""攬炒"數代人所建立 的成果、"攬炒"青年人的將來自已則躲在背後撈取政治本錢、紅 利、暴利,猶如我們最痛恨的吸血鬼,兩者根本沒有分別。 主席,這群反對派是在吃"人血饅頭"。就是他們搞政治暴力,鼓 吹青年人參與暴力衝擊,因而造成許多破壞。大家也看到了,道路被 破壞,公共設施被破壞,鐵路被破壞,凡此種種,均對市民的生活造 成甚大影響,例如"打工仔"無法上班,亦有不少人因為持不同意見而 "私了"。當一位人士或因說出不同意見後而身體遭暴徒縱火焚燒之 際,另有一位清潔伯伯在進行清潔時,被人用磚頭擊中身亡。主席, 在這種恐怖氣氛下,怎可能會有一個公平的選舉呢? 反對派在近數月的最大禍害,是他們的"三不政策",即所謂的不 割席、不譴責、不"篤灰",其實就是是非不分。為甚麼?對上兩次的 九龍西普選,在姚松炎及李卓人落敗後,反對派作出的內部檢討重點 是甚麼?不是地區工作做得 不好,不是 提供的服務好 這些是 我們每次 落敗後 也必定會自我 的範疇 來他們聚焦於因與"勇武派"切割而失去了"勇武派"的選票這點,因此 他們今次無論如何也要擁抱"勇武派",絕不割席。當這些官仔骨骨、 梳着整齊髮型的議員抱歉,主席,我今天的頭髮很是凌亂 們當然說自己是"和理非"(即和平、理性、非暴力),但主席,坦白說,雖然我對在前線搞暴力的人十分反感,但認為那些躲在背後"抽水" 人更可耻。 的一句話是甚麼? 那句要較各種 選舉暴力 為,甚或粗言穢語更可惡的話是甚麼?就是"他們(那些青年人和小朋 )破壞的只是死物"。只是死物?主席,當然不單是破壞死物,還有 不少持 不同意見的人 被毆打 我剛才 更重要的 是,他們破壞了本港一套多元、包容、尊重法治的價值,這些正是香 港的核心價值。為何人們要來香港投資?因為香港有法治及穩定的社 會。因此,他們所破壞的,絕不止是死物,但反對派仍不停誤導青年 人。怎能說那些是死物,便肆意破壞?每想到此,便不禁怒火中燒。 現在返回選舉這個議題上。局長,我對於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 ")不太有信心。我個人的看法是,選管會是一個十分"離地"亦不太 具有前瞻性的部門。直至現時,我尚未聽聞它提出任何方法,可以確 保當天的選舉能順利進行。屆時,會否有人搗亂票站?票站外或許會 有數十或逾百名黑衣人在徘徊,嚇怕街坊他們可能只是在不停自 言自語,也不知會否高呼口號。當局可否驅散這些人?當然,他們會 說自己有言論自由,所以可以高呼口號。 執法方面又如何呢?他們或會堵塞交通,令到市民無法前往較遙 遠、須乘車前往的票站投票。即使一些票站與屋邨相近,但有可能市 民上午外出,打算晚上才回來投票,豈料到會遇上交通大擠塞?大家 也知道,新界東的吐露港公路是最明顯的例子原來交通擠塞可以 長達 10 小時,試問市民怎樣回家去投票呢?有家卻歸不得,怎麼辦? 主席,有些 族和不少 勞苦大眾是很早就外出工作的,甚至 5 時、6 時已經出門,他們預算放工後回來投票,怎知卻不行,怎麼 辦? 除此之外,有些人在網上作出公開恐嚇,甚至曾經有些知名網上 視頻主持(KOL)公然要求市民收起他們認為是"藍絲"的家中長者或父 母的身份證,令他們無法往投票,這便等同剝奪他們的投票權。選管 會對於這些公開呼籲,為何不報警,讓警方作出拘捕呢?明顯地,這 些是違法的行為,ICAC 或各相關部門為何不處理呢?我不明白。 因此,市民有時候難免感到十分憤怒,除了對反對派(縱暴派) 所作所為感到憤怒外,更對政府近數月來的無能及不作為感到憤怒。 所以,作為香港人的一分子,我們真的要自救。過去的數天、個多星期,很多市民出來自救,清潔街道,恢復社區秩序。未來最重要的自 救,就是要投票。我覺得投任何人也不重要,但最低限度用投票這種 最文明、理性的方式,希望推動社會發展,恢復社會秩序。只要有秩 序,恢復和平、理性,我們才能夠實踐民主,建立議會最重要的價值。 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Februar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