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週四, 21 三月 2019
週四, 21 三月 2019 00:00

"改革移民及入境政策"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3 月 21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1 March 2019

"改革移民及入境政策"議案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今天議案辯論的關鍵詞是:"單程證"3 個字。 我想由"現象看本質",分析這個問題。

 香港現時面對很多問題及挑戰:輪候公屋需時五六年;在公營醫 療方面,醫院的走廊放滿病床,專科等候時間極長;教育學位不足, 城市的公共空間亦非常擠擁。我們要如何解決呢?不少市民有一種直 覺,就是覺得太多人爭奪資源,有些市民便認為要削減單程證配額。 這種直覺,我可以理解。但是,新移民成為箭靶,成為轉移視線的工 具,坊間甚至出現一些很難聽的"溝淡論"、"蝗蟲論",實在是香港這 個開放的城市一種很悲哀的現象。

 我們在座的議員,應該對公共政策有比較深刻長遠的認識。所 以,不論是大幅削減單程證配額或所謂"加入經濟審查"機制,我覺得 都不切實際、不可行,甚至解決不到問題。反對派經常說的"源頭減人",其實都是做不到的,只是"亂開藥方",是一種身份政治的炒作。 利用每日 150 個單程證配額這個"萬能 Key",製造歧視,到頭來只會 製造更多不公平,更多矛盾,延續更多社會問題。

  首先,我想回應所謂"經濟審查"的機制。很多反對派議員將單程 證制度與受養人制度混為一談,局長剛才對此亦已作出解釋。朱凱廸 議員建議,要單程證機制與海外配偶及子女來港的機制看齊。其實, 他是否知道這些申請的批核很多都很寬鬆?只要有一份基本工 作、"有瓦遮頭",基本上也獲批准,而且只需經過數個月便獲批准。 我很想問,提出這個觀點的同事,會否認為這種方法會令更多新移民 更快來到香港呢?我希望他們提出意見時要實際一點。第二,如果我們看數據,便知道新移民就業及領取綜援的比例, 與其他香港人差不多。而且,他們大多願意做清潔、餐飲、建造業工 作,這些所謂"粗重"或本地人未必願意從事的工作。他們很多都敬業 樂業,自力更生,對社會有很大貢獻。而且,經濟審查的建議,其實 極有可能違反《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關於港人子女 的永久性居民資格及居港權規定。

 其實,單程證最大的目的是為家庭團聚訂出規矩,讓內地人有秩 序地來香港。這些內地人都是香港人申請來港的,而不是如某些人所 說:"由大陸放下來"的,這個基本點要說清楚。內地來港團聚人士絕 大多數涉及香港與內地婚姻,相信在座不會有人反對婚戀自由。結婚 後選擇與伴侶在內地或來香港居住,應是基本人權。 其實,現時香港與內地的跨境婚姻,每年有 22 000 多宗,再加上 婚生子女,削減配額的空間根本不大。當然,現時 還有少許空間、有"走 盞位",在去年(2018 年)每天便只有 116 人獲批來港。這類因家庭團 聚來香港人士,不論是夫妻或子女,佔去年整體持單程證來香港人士 九成以上。如果要削減配額,除非可以漠視家庭團聚原則,或不介意 令輪候配額時間不合理地延長現時輪候單程證配額需時 四五 年。又或者,如果有人可以提出辦法,保證每名香港人都能在本地找 到理想對象:女士很容易找到如意郎君,男士也可以找到賢妻淑婦, 便可削減單程證配額。當然,由於婚戀自由,這說法也是不可行、做 不到的。如果還有其他方法,便請告訴我。  我認為大幅度削減單程證是偽命題、假方案,是騙人的虛論。老 實說,提出來除了滿足部分民意,撈取政治本錢,轉移社會問題的視 線外,其實根本沒有解決真正的問題。香港的根本問題,是我們的發 展及制度創新的速度追不上社會發展的需要。我們更需要的是更前瞻 的社會規劃。 在眾多修正案中,我會支持何俊賢議員的修正案,特別是強調要 嚴格把關,確保申請資料真確,打擊假結婚。在這方面,我覺得香港 入境事務處可以告訴香港人它所做的工作,以及採取更積極進取的態 度。香港工會聯合會最近便 處理了一宗因為參加婚禮師培訓課程 而"被假結婚"的個案,有女士被騙。政府須減少公眾的憂慮及對單程 證的誤解,並設立"返回機制",以解決不適應香港生活的個案。這些 才是正視問題、解決問題應有的態度。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21 三月 2019 00:00

"改革移民及入境政策"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3 月 21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1 March 2019

"改革移民及入境政策"議案

 郭偉强議員:主席,范國威議員今天提出議案,是反對派在單程證審 批權上製造議題,是完全、徹底的精神及人格分裂。大家都知道人權、 平等、民主自由是普世價值,但此議案完全加以踐踏。他們可能經常 到美國詆毀香港,受特朗普的影響多了,所以把這些普世價值都拋諸 腦後。事實上,楊岳橋議員之前也曾想提出此議案,不過因不在席 而"甩轆",無法提出,范國威議員今天只是後備頂上。

 主席,很多同事提到 22 名反對派議員在 2013 年 11 月 1 日聯署, 題目是"反歧視、反排斥、反分化",當中的主要內容是"不應該把新移民視為略奪本地資源,以及不應該削減有關的配額。"然而,范國 威議員今天所提議案的第(二)部分就是要削減單程證配額,即是他牽 頭歧視、排斥及分化。

 現時分隔中港兩地的家庭等候來港的時間已經十分長,最低限度 要兩三年才獲審批。一旦削減配額,現時的申請人要輪候雙倍或以上 時間才可以來港。這樣不是踐踏家庭團聚的基本權利嗎?反對派一定 會辯駁,說不是阻止中港婚姻、不讓他們團聚,只是想取回單程證審 批權而已。然而,問題是取回審批權是要審批甚麼呢?如果取回審批 權而不審批,那便說不上審批權了。其他國家的審批權,是用來審批 甚麼的呢?很簡單,第一,審批申請人是否富有,富有的話就歡迎到 來,沒錢的就不歡迎;第二,審批申請人是否專才或擁有專業資格。 那麼問題便出現了:如此設有眾多條件限制的話,這樣還是否符合基 本的婚姻權利及人權呢?明顯不是。

 此外,在原議案的第(三)部分,反對派要求制訂考慮受養人的入 境政策,即是以身處香港的申請人身份申請內地受養人來港時, 第一,可以負擔其生活;第二,內地受養人沒有不良紀錄;還要證明 他們之間的關係,主要是以上 3 點。但是,大家都了解到,如果香港 的申請人本身屬於基層家庭,而不是大富大貴的可以負擔受養人,這 樣就不可以申請,試問這樣又是否踐踏權利呢?再延伸下去,如果要 申請跨境婚姻便要通過資產審查,否則就不要考慮跨境婚姻了。這種 延伸是否合理,不知范議員會如何回應?

 事實上,婚姻是最基本的權利。香港人權法案第十九條訂明:"(一) 家庭為社會之自然基本團體單位,應受社會及國家之保護";(二)男女 已達結婚年齡者,其結婚及成立家庭之權利應予確認。"反對派今天 很明顯與人權唱反調,完全漠視家庭團聚的需要。

 主席,更悲慘的是,反對派經常打着"中港家庭團聚"的牌子,阻 礙特區的施政。例如,中部水域填海明明是為了建立土地儲備,以防 日後土地供應斷層,亦為了不讓現時囤地的發展商勒緊香港的頸,所 以要造地。然而,反對派不單挑起分化及歧視,背後很大機會更是為 了阻撓特區的施政,為香港製造管治危機。大家必須留意這種情況, 不能縱容這些歪理植根於社會。

 主席,很簡單,如果現時輪候公屋都要篩選,較貧窮的可以更 早"上樓",沒有特別需要的則可能無法告知"上樓"日子,這樣是否公平及平等呢?還是大家都在同一條隊伍輪候,可以定期"上樓"是最平 等?如果讓取回審批權和進行篩選的思維在社會植根的話,我相信會 挑起更多矛盾及分化。

 此外,主席,我要強調我在 20 年前也曾處理過一些個案,是香 港的申請人在申請期間去世,但有關的審批程序一直進行。相隔不足 1 個月,申請人的 4 名子女來到了香港。當時要解決很多問題,但我 們盡量根據申請人的狀況來解決。然而,回看這 4 位當年的中小學 生,現時已長大成人,對社會有貢獻,我也感到一點安慰。所以,我 們關心及希望的是,有關的處理程序符合人情及人權。

 最後,我在此期望反對派不要再處處留難新來港人士,應該以接 納及包容的態度,而不是以抗拒、排斥和抹黑的態度來誹謗,或把責 任諉過於人。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March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