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週三, 15 一月 2020
週三, 15 一月 2020 06:37

非本地培訓醫生

 

立法會七題:非本地培訓醫生

 

**************

 

以下是今日(一月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麥美娟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的書面答覆:
 
問題:
 
醫院管理局(醫管局)由二○一一至二○一二財政年度起,聘用獲香港醫務委員會批准有限度註冊的非本地培訓醫生。受聘為有限度註冊駐院醫生的人士必須具備相當於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醫專)轄下分科學院中期考試的資歷(資歷一),而受聘為有限度註冊副顧問醫生的人士則必須在其執業行醫的國家獲證明或經註冊成為相關專科的專科醫生或具備同等資歷,而有關專科醫生資格的認證或註冊制度須獲其執業國家的國家或官方認可(資歷二)。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過去五個財政年度每年受聘於醫管局的非本地培訓醫生中,具備資歷一及資歷二的人數分別為何;
 
(二)是否知悉,過去五個財政年度每年有多少名受聘於醫管局的非本地培訓醫生接受醫專提供的培訓(按分科列出分項數字);
 
(三)是否知悉醫專決定培訓名額的考慮因素為何;過去五個財政年度每年醫專為本地培訓醫生提供的專科培訓名額,以及醫專有否為了培訓非本地培訓醫生而削減該等名額;
 
(四)是否知悉,自二○一一至二○一二財政年度以來,每年向醫管局求職的非本地培訓醫生中,有多少人不具備資歷一或資歷二;及
 
(五)鑑於醫專轄下分科學院據報將不再要求接受培訓的非本地培訓醫生須具備資歷一,是否知悉醫管局會否相應調整有限度註冊醫生的聘用條件;如會,該局如何確保公營醫療服務質素不會下降?
 
答覆:
 
主席:
 

 

 

敬啟

 

就麥美娟議員所提出的問題,我現答覆如下:
 
(一)現時在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有限度執業註冊計劃下,申請成為有限度註冊駐院醫生的人士必須具備相當於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醫專)轄下的相關專科學院認可中期考試的資歷(資歷一),而申請成為有限度註冊副顧問醫生的人士則必須在其執業行醫的國家獲證明或經註冊成為相關專科的專科醫生或具同等資歷,而有關專科醫生資格的認證或註冊制度須為其國家或官方認可(資歷二)。
 
  在過去五年,受聘於醫管局的有限度註冊駐院醫生及有限度註冊副顧問醫生的人數載於下表:
 

 

二○一五年

二○一六年

二○一七年

二○一八年

二○一九年

駐院醫生

10

12

12

9

18

副顧問醫生

0

0

0

1

4

 

註:數字為截至該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醫管局以有限度註冊形式聘用以紓緩人手短缺問題的非本地培訓醫生人數。
 
(二)截至二○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醫管局以有限度註冊方式聘用22名非本地培訓醫生,分別在麻醉科、急症科、心胸肺外科、家庭醫學、內科、神經外科、兒科、病理學科、放射科及外科等人手短缺的部門工作。
 
就非本地培訓醫生在港工作期間的專科培訓安排,醫管局一直與醫專及香港醫務委員會(醫委會)等持份者進行磋商,讓有限度註冊的非本地培訓醫生在港工作期間繼續接受專科培訓。現時已有多個醫專轄下的專科學院接納非本地培訓醫生在港繼續其專科培訓。
 
(三)隨着本地醫科畢業生的增加,自二○一八至一九年度起每年有約420名完成實習並獲醫委會正式註冊的本地醫科畢業生可供醫管局聘請。醫管局的駐院受訓醫生職位數目亦相應增加,以聘請所有合資格的本地醫科畢業生並為他們提供專科培訓,同時亦填補醫管局現有空缺及支援該年度推行的新服務計劃。換言之,醫管局並沒有因為要培訓非本地醫生而削減培訓本地醫生的名額。
 
醫管局過去五個年度的駐院受訓醫生招聘名額表列如下:
 

 

二○一四/一五年度

二○一五/一六年度

二○一六/一七年度

二○一七/一八年度

二○一八/一九年度

總數

326

432

393

382

477

 

 
(四)醫管局有限度執業註冊計劃每年均接獲一定數量的非本地培訓醫生求職申請,但並非所有申請者均會獲聘。大部分申請者並未符合相關資歷要求,亦有個別申請者因個人理由未有接受醫管局聘請。以二○一八至一九年度為例,醫管局一共接獲154宗有限度執業註冊計劃下的申請,其中30名申請者被評定為符合要求(包括已擁有資歷一或資歷二),並由有關臨床部門進行面試後認為適合聘用。其餘的124名申請者當中,118名申請者經審視後未能符合要求, 6名申請者則因個人理由取消申請。
 
(五)在為非本地培訓醫生提供專科培訓方面,現時已有多個醫專轄下的專科學院接納非本地培訓醫生在港繼續其專科培訓,醫專及其轄下的相關專科學院現正討論及制訂有關執行細節。待確定有關執行細節後,醫管局會相應更新有限度註冊醫生的招聘條件,並向醫委會遞交有關的有限度註冊醫生申請, 以作批准。
 
就有限度註冊醫生的質素而言,醫管局設有「有限度執業註冊計劃專責小組」去審視申請者的資格和資歷,確保聘用者合乎醫療水平。小組成員包括兩間大學醫學院院長、醫專主席、醫管局大會代表及醫管局行政總裁。遴選過程包括由醫專轄下專科學院對申請者所持專科資歷的審核,以及醫管局專科統籌委員會及臨床部門對申請者的資歷和臨床工作經驗的審視。在完成最後面試後,醫管局會向醫委會呈交有關有限度註冊申請作批核。

 

 

 

202011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57

 

Published in 質詢

 

立法會2020115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發言支持局長根據《議事規則》第54(4)條,動議將《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不交付內務委員會("內會"),而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我是支持這項建議的。

 

我在落區時,有很多市民問我,立法會現時全面癱瘓,內會選主席的鬧劇,已經連續在12次會議中上演,由10月至今3個多月,我們是否沒有任何方法可處理呢?我們是否眼白白看着《條例草案》將婦女產假增加至14周的德政、這項善法在今屆立法會因為趕不上審議和通過而胎死腹中?我們是否坐以待斃,甚麼也不做呢?主席,作為一名負責任的議員,我們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絕對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所以,我們同意局長的做法,提出用《議事規則》第54(4)條的方法,希望能夠盡快審議將產假增加至14周的法例。對於內會選主席的鬧劇郭榮鏗議員在席真是太好了大家也看得很清楚,郭榮鏗議員用盡他所有辦法,任由議員提出一些無關痛癢、絕大多數也是跟選主席完全無關的所謂規程問題,他們只是發表議論。關於選主席,他只是一名主持而已,這樣子阻撓選主席的進度,平時半小時已可完成的程序,現在20多小時也選不到,其實市民也清楚看到是甚麼原因,便是反對派希望"攬炒"立法會、"攬炒"整個社會,令特區政府一事無成,令社會有更大怨氣、更大矛盾,但更令我感到憤怒的是,他們今次連孕婦也不放過。我們平常乘車看到孕婦或產後不久的母親抱着嬰孩,我們也第一時間讓位給孕婦或偉大的母親,因為我們知道生育是婦女十分偉大的天職,是延續人類生命、關乎每一個家庭幸福的一件事。在這個過程中,婦女作出很大、很大的犧牲,很大、很大的奉獻,對社會是一種愛和關懷。所以,我們一定要幫助婦女做點事情,這個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但是,反對派甚麼也要"攬炒",在半年內,"攬炒"的事情,我們已經看得太多,但反對派總可以用一些不同的理由包裝、無限包容。例如有人使用一些違法的暴力手段,阻礙市民上班,他們便叫大家多等數班車,認為用數小時上班,在吐露港公路塞810小時,亦只是小事情而已。現在開始失業潮、倒閉潮,做生意的倒閉破產,"打工仔"如果幸運的便是減薪,不幸的,連工作也丟掉,對於這些情況,他們說爭取社會公義是要付上一些代價的。交通燈被人破壞,他們說砸爛的只是死物而已,他們不知道砸爛交通燈,有不少交通意外因而發生,有人因此而喪命。正如陳淑莊議員在產假的問題上,叫母親多等一會兒。主席,生產也可以等的嗎?真是十分可笑。生兒育女、婦女懷孕生產,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種天意,有時候很想有孩子,又未必會有,沒有計劃時,又會忽然出現,生命就是如此奇妙的事情。難道可以等待、可以準確地計劃,等反對派"拉布"後再跟太太計劃如何生小孩嗎?真是不可能的。為何陳淑莊議員和一群反對派議員說話可以如此離地、如此涼薄呢?正如邵家臻議員,他本身也是一名社工,他竟然說大家就產假已經爭取這麼多年,不介意多等一會兒,不急於那一會。我感到十分奇怪,一名社工可以如此欠缺同理心,說出這些話。我也知道反對派今次是很難說得過去的,但說出來的道理,可否不要那麼過分呢?即使不是女人,也會明白延長產假多麼重要。在"坐月"期間,女性可盡量進食能恢復健康的東西、休息和調理身體,延長產假也能幫助母乳的餵哺,母親能夠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丈夫也可以好好照顧和關懷太太,令她們在心理上得到支持,特別是新手母親,需要調適其角色和生活上的轉變。做母親真是十分辛苦,特別是嬰孩未斷夜奶的時候,母親半夜三更便要起床餵奶,特別是餵哺人奶的母親,我們覺得真是十分偉大。在這段時間如果掉以輕心,輕則調理不好身體,影響將來的身體健康,重則產生產後抑鬱,反對派於心何忍呢?是否想看到母親不夠時間休息、不能夠延長產假?是否""政治要玩得這麼大,連孕婦也不體諒呢?有反對派議員表示,癱瘓內會是為了反對他們口中的惡法或一些有爭議的法例,其實就是《國歌條例草案》。老實說,我不明白《國歌條例草案》為甚麼是惡法,為甚麼這麼具爭議性。但是否旦凡具爭議性的法例,反動派便要以癱瘓議會的方法對抗嗎?即使是一些善法,是社會有高度共識的法例,即使這項法例是推動婦女很重要的婦女權益,關乎家庭、健康,反動派也置之不理嗎?即使這項法例是勞資官3方面都有共識,政府也願意參與作出撥款,反動派也要阻攔嗎?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反對派議員阻礙一項正常的議事程序,就是將 《條例草案》由立法會大會轉交內會,再成立法案委員會。現在連我們希望根據《議事規則》第54(4)條,成立一個特別通道,他們也反對,他們的動機是甚麼?市民在這場鬧劇裏再次看到反對派的真面目。就根據《議事規則》第54(4)條動議的議案內容,即《條例草案》不交內會而交由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黃碧雲議員剛才說成是剝奪議員審議法例的權力,但這絕對是誤導市民的。局長說過,所有議員都可以加入這個人力事務委員會,而何啟明議員作為人力事務委員會主席,他也表示,非常願意根據我們的慣例,歡迎議員加入成為委員參與討論,亦可以在事務委員會裏提出修正案,以及與官員以一問一答的方式詳細地審議這項《條例草案》,功能上完全可以替代法案委員會。反對派平常不大工作,我們爭取產假增加至1414周其實是國際標準的下限已爭取接近30年的時間,而這項規定40年也沒有修改過。反對派議員喜歡在審議最後一刻才假惺惺說要爭取,然後說每位議員都有權審議法例,完全是轉移視線,我覺得他們扯得很遠,說法很牽強。現在內會的情況是,議員除了要遵守規則外,亦要運用腦袋,反對派玩弄《議事規則》阻攔議會,我們便用《議事規則》做正經事。內會現在被一座大山阻攔着,這座山叫"拉布山""選主席山",此路不通如何是好?山不轉,人轉、路轉,反對派不停說立法會要有正常程序。主席,如果反對派議員真的這麼守規則便沒有問題了,他們是"賊喊捉賊"。反對派最喜歡用旁門左道、小動作來阻攔議會的正常運作,如果根據正常程序選內會主席,怎會召開了12次會議、用了20多小時,也未能選出內會正副主席?主席,這些是不是小動作、是不是旁門左道呢?其實市民都看在眼裏。郭榮鏗議員,對不對?反對派盲撐暴力、盲撐暴力違法行為,將暴力行為美化和英雄化,說這些是違法達義,現在忽然跟我們說規則,市民真的覺得很混亂,真是"人不笑,狗也吠",再次表露反對派是政治凌駕民生,這次他們是與孕婦、產婦為敵。最後,我認為不論是何啟明議員的建議或局長的議案也好,總言之能夠加快將產假增加至14周的法例修訂,我們都會支持,因為這個方法本質上是基於民生優先的概念,是高招、奇招。 我說高招,是指局長IQ高,奇招是指何啟明議員早前提出的方法,用以破解反對派的政治詭計。我覺得如果反對派議員說,這會打開一個先例,那麼我覺得這是一個好先例,不防打開。對於一些怪招、壞招,我們做正常事的當然需要方法破解,難道任由反對派議員無限玩弄選主席程序嗎?他們這屆這樣做、下屆也這樣做,無限地玩弄這個程序,這樣香港如何運作下去?我們真的很焦急,不想再等候,亦不能夠再等候。每年大約有5萬名嬰兒出生,即涉及大約5萬名孕婦,如果現在拖延的話,下屆立法會要重新處理,措施 可能要再多等兩年才能實行;如果現在審議並盡快通過,只是等10多個月便可以推行。否則, 下屆立法會要重新處理,政府要重新諮詢事務委員會,將有關法案提交立法會首讀、二讀,然後轉交內會成立法案委員會等,要經過一系列的程序,要再花兩年時間,即要再等3年,但我們真的不能再等。一年有5萬名孕婦,兩年便有10萬名產婦,這 不單是涉及產婦,還涉及10萬個家庭,產婦的丈夫和其他家庭成員也受影響。因此,局長的議案內容絕對是合法、合規、合理、合情。我謹此陳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2020115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發言支持局長動議的議案,將《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中止待續,並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事務委員會")而非內務委員會處理。主席,多位議員皆提及,《條例草案》對產假提出的修訂,其實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不論是延長產假4星期、由政府承擔五分之四的額外產假薪酬、在《條例草案》訂明額外產假薪酬上限、縮短"流產"定義中所述的懷孕期,以及 容許以產前檢查的到診紙作為領取疾病津貼的證明等,對於懷孕婦女均是莫大福祉和幫助。可惜的是,反對派議員較少談論《條例草案》的效益,反而囿於《議事規則》的條文。且讓我簡單說句,主席比議員更緊張《議事規則》的規定。主席經過多小時考慮而給予准許,必然符合《議事規則》,並有立法會秘書處協助。主席有多名立法會秘書處職員協助他擬定決定,並非自己一人作出。如果議員再糾纏於《議事規則》的條文,我會認為他們只是以此作為掩飾,刻意阻撓延長產假的落實。這是我個人看法。主席,目前的情況,是反對派議員多次提出按照規矩,內務委員會應該就《條例草案》成立法案委員會,經法案委員會審議後提出修正案,再提交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辯論和三讀。沒錯,這是正常時候的正常做法。然而,正如主席在裁決中強調,內務委員會現時停擺,是十分關鍵的考慮因素之一。內務委員會基本上已停擺,無法運作。正如大家所述,就選舉主席而言,即使已召開12次會議,仍然未能選出主席。這是否正常呢?這是完全不正常的,更是超級不正常,因為選舉主席原本只需8分鐘或10分鐘的會議時間,但現時經過10多次會議仍未能選出主席。反對派指,內務委員會主席的選舉要有plan A(A計劃)plan B (B計劃)plan C(C計劃),並要讓委員辯論。單單是辯論主席選舉的程序已可能要多開數次會議,接着可能還要舉行數次會議選舉副主席。如果兩者的會議次數相加起來,可能已到達暑期休會。這說明甚麼呢?便是內務委員會基本上已無法運作,這是現實。當然,他們刻意隱瞞內務委員會的現況,因為 他們覺得現時的情況十分正常。由於他們各人皆不正常,因此會覺得不正常的事情是正常的。不過,問題是,社會現時如此激化,他們將"攬炒"意識發揮得淋漓盡致,意圖癱瘓立法會,這對香港是否好事呢?一定不是。他們認為,只要挾持內務委員會,大會便無法運作,無事可為。現時的情況十分艱難,因此我希望他們能夠"放生"這項完全沒有傷害性、"百利而無一害"、目的是延長產假的《條例草案》,放下屠刀。我希望他們能夠先放生《條例草案》,讓母親們(不論是在職母親還是偉大的母親)皆可以享受更長的產假,有更長時間"坐月",多加 休養。我希望他們停止以政治主張或提出並非規程問題的所謂"規程問題",阻撓《條例草案》的落實。我的同事何啟明議員原本提出將《條例草案》直接提交立法會大會審議,但由於主席認為不可以省卻法案委員會的審議程序,所以局長便動議議案,將《條例草案》交付事務委員會處理,理由是事務委員會同樣會進行審議程序,其間委員可作出討論和提出意見。主席的考慮其實十分周詳,希望讓議員盡量有空間討論,我完全感受得到。我希望反對派議員不要再將政治凌駕於民生。我們經過長時間,幾經艱辛才有機會讓一項民生法案誕生,但反對派議員提出的另一個論點,是此事在過去十年八載皆不獲批准,今天才獲批准,因此大家不應接受。這是 他們的說法。我不知道大家曾否借錢給人。我自己不曾借錢給人,我只曾聽聞有人說過借錢給某人後,對方良久不還。如果對方有一天突然還錢,難道債主會說道"既然已拖欠10年,不要還了,繼續拖欠吧"嗎?反對派的意思就是這樣。不過, 如果一個拖欠還款的人突然願意還款,身為債主的當然會"袋住先",不會與對方爭論為何不在兩三個月前還款,今天才還款,亦不會質疑對方是否要翻查《通勝》才擇日還款。他們是在做戲嗎?既然政府願意"找數"(特別是為勞工權益"找數"),便應該加快速度。他們已拖欠良久,而如果他們願意現在"找數",便應該立刻"找數"。政府在"找數"後,還有其他程序需要處理。即使如此,我們也認為比交付內務委員會處理為佳,因為內務委員會現已停擺。主席, 多個家庭和長者皆說道,女性生育,便仿如"有半隻腳踏入鬼門關"般,因為她們會有生命危險,可謂以性命相博。如果根據反對派議員的說法,將《條例草案》交付內務委員會處理,待內務委員會選出主席後才處理,那麼《條例草案》便不止"有半隻腳踏入鬼門關",而是"全身皆踏入鬼門關",基本上是動彈不得,必死無疑。因此,我們不可能等候內務委員會處理。他們以"等候內務委員會處理"作為擋箭牌,其實壓根兒是想香港"攬炒"。主席,我想提出的另一點,是生育可謂女士的特權,這亦解釋了為何母親節較受人重視。我的意思是,似乎較少人會慶祝父親節,而母親節則較多人慶祝。事實上,只有女士能"懷胎十月",當中的辛酸和生產的痛苦只有女士能夠體驗,男士想體驗亦無法如願。生育 是偉大的天職,因此多關愛和照顧女士是理所當然的。此外,我亦不得不提述雙職家庭的壓力。主席,我曾翻閱立法會進行的研究,發現現時在職女性數目比10年前大幅增加。在1997年,壯年女 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約兩成,現在則達到四成,是當年的兩倍。為何會這樣呢?原因很簡單,因為香港百物騰貴,居住、飲食和交通開支高昂。如是者,只有父親或母親一人外出工作以支付整體家庭開支的家庭數目有所減少。更常見的情況,是父母二人均外出工作,否則難以應付家庭開支,這解釋了為何雙職家庭的數目有所上升。雙職家庭數目上升,有何 意味呢?便是初生嬰兒獲得的照顧有所減少。與過去的情況不同,母親可以整天在家全時間照顧嬰兒,但很多母親現在餵哺嬰兒後便要趕上班,工作期間要預先擠奶,以便 其後餵哺嬰兒,在放工後更要擔心嬰兒是否溫飽,壓力很大。因此,為她們增加4星期產假,我認為絕對說得過去。我剛才已說道,母乳餵哺對於母親而言十分辛苦。母乳最大的益處,是增強嬰兒的免疫能力......主席:郭偉强議員,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本會現正辯論應否通過局長動議的議案,將《條例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請你返回辯論的議題。郭偉强議員:主席,了解女性在懷孕期間及生育後的需要,與 這項議案絕對有關係。由於我擔心反對派議員不明白女性的需要而提出反對,因此我認為有需要指出女性的眾多需要。另一項法案委員會已完成審議的歧視法案亦受牽連。由於現時內務委員會仍然未能選出主席及副主席,該法案亦受阻礙,未能提交立法會大會審議。該法案正正關乎對餵哺母乳的歧視。這是我要提及母乳餵哺的原因。在母乳餵哺方面,最好其實是母親"埋身"餵哺,這點大家皆知道。母親並非不能預先擠奶,但如果母親能夠"埋身"餵哺嬰兒,這便較為體貼,可以給予嬰兒更大的安全感。大家需知道這點。我想提述的第四點,是夫婦關係。雙職家庭承受沉重的經濟和家庭關係壓力。在嬰兒出生初期,夫婦雙方會出現情緒反應,我自己亦是"過來人"。在我 第一個嬰兒出生初期,我與太太皆要努力溝通,例如對於照顧嬰兒的方法、準時餵哺、如何給予嬰兒最好的照顧等,需要討論不同意見。我認為 ,增加4星期產假能給予他們更多機會溝通。最後一點,當然是親子時間了。雖然大家或會認為,嬰兒在出生初期記憶力不好,但從兒童心理學角度而言,如果父母能夠經常陪伴嬰兒,給予嬰兒安全感,這對於他們的長遠身心健康有必然幫助。我們支持局長提出的議案,並希望議案盡快獲得通過,以便將《條例草案》交付事務委員會審議。即使將 《條例草案》交付事務委員會審議,事務委員會仍需加開會議,因為事務委員會本身每月只舉行一次會議。如果要趕及在暑期休會前完成所有程序,我相信事務委員會須在3月或4月完成審議工作,然後將《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大會,讓主席審批。由此可見,時間其實所餘無幾。如果反對派議員繼續拖延,一如在上星期般故意製造流會他們在要求點算法定人數後悉數離開會議廳,但他們其實身在附近,只是 不進入會議廳而已以致要再拖延兩次會議,屆時便真的返魂乏術,無法趕及在暑期休會前完成所有程序。主席,議員其實心中有數,現時的情況取決於他們是否願意"放生"《條例草案》。如果他們提出其他理由或說法,也只是故作推搪而已。反對派議員以為只要把持內務委員會,便可以掐死立法會當然不止立法會,還有整個香港。他們不容許有蒼蠅飛過我不應以蒼蠅作比喻他們不容許有任何漏網之魚。為達到箝制立法會的目的,他們認為如果"放生"某些議題,便會有漏網之魚,因而對他們藉挾持內務委員會而要脅立法會的影響力大打折扣。由此可見,他們的想法已走向極端,不容許有漏網之魚。這又何苦呢?主席,我們已爭取勞工權益多時。不論是現時討論的延長產假,還是特首昨天提出的統一法定假日和公眾假期,我們亦已討論多時。對於過去為何不願意在香港落實有關權益,政府固然有責任解釋,但既然政府今天願意落實有關權益,議員便應該從"改善'打工仔'權益"的心態出發,希望有關的有利和改善措施能盡快落實,這才是為香港和所有"打工仔女"的福祉着想的表現。他們不應為了自己想香港"攬炒"的政治主張而提出一些不假思索或離題萬丈的理由加以阻撓。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Januar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