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週四, 19 三月 2020
週四, 19 三月 2020 00:00

「中止待續議案」

 

立 法 會 ─ 2020 3 19

 

中止待續議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我反對這項中止待續議案。我不會用盡15分鐘來說明原因,但我想回應剛才張超雄議員指香港是failure state(失敗國家)的說法雖然香港不是一個國家明顯地,我聽到他所說的failure state是指美國,可是我不允許他這樣說美國。

 

我想問張超雄議員:假如他真的認為香港是一個failure state,他還留在香港幹甚麼?離開這裏,去美國吧,我現在可以立即送他一張機票前往美國。我買機票送他到美國,他抵埗後可千萬不要佩戴口罩,小心在當地佩戴口罩會被人打,當地的人甚至還有槍的呢。

 

主席,如果香港真的是failure state,為何還有那麼多留學生和香港人要回港?為何有那麼多華人要經香港返回內地?正因為香港這個城市尚算OK,因為政府願意在防疫方面採用圍堵政策,以防止市民受病毒感染。內地的疫情現時開始受控......

 

何啟明議員:如果你那麼想去美國的話,我便給你一張機票你稍後向我報銷,我當真會給你付款的。現時前往美國的機票很便宜,但回程機票則很昂貴,沒有三四萬元便不可能買到機票,還要是在1星期後才啟程但前往美國則隨時可以啟程。我跟你說,我樂意隨時請客。如果香港真的如你所說般的是一個failure state,那為何大家都要回來?其實,大家是看到香港安全,看到中國安全。你在美國當地不敢佩戴口罩,當地亦不准許佩戴口罩,那麼肯定會受感染。你還留在香港幹甚麼?主席,我當真會掏腰包請張超雄議員前往美國的。

 

究竟是哪個地方的政府在隱瞞數字?香港政府並沒有隱瞞數字,每宗個案香港政府也會公布,甚至列出地圖。隱瞞數字的是美國政府,現在它不再公布每天的數字,只公布有否新增確診個案,由民間和學術機構自行統計的數字才會公布。試問哪個地方才是failure state呢?

 

我還想問張超雄議員:是哪個地方的政府仍然呼籲人民不要佩戴口罩?是否香港政府?當然,香港政府在面對一個未知病毒的早期,總會事後孔明地表示可以做得更好,這是肯定的。當面對一個不知名的敵人、不知名的病毒時,我們事後總會認為當時可以做得更好,這是事後孔明。當然,我們可不斷要求決策者更前進,而工聯會亦不斷要求政府在執行這些工作時能更具前瞻性。可是,直至目前這一刻,是哪個政府仍然告訴市民說沒事的,防範新冠病毒只須保持距離便行,不用佩戴口罩?按現時的趨勢來看,1個月或數星期後的美國便會變得像意大利般。因此,若然你認為當地那麼好,我便請你過去。美國甚至有位節目主持人曾說:你在當地可享有自由和民主,但卻會失去性命。人命是否應該在民主和自由之上?如果一個政府置人民的性命於不顧,由得當地人患病而全不理會,這算甚麼政府?這是對得起人民的政府嗎?因此,一些說香港政府是failure state或失敗政府的議員,請他們拿香港和世界其他地方比較一下只須作出橫向比較,無須作出縱向比較當面對相同的疫情時,各自有何做立即 六 成 人 患 病他 們 才 高 興 ? 我 不 會 讓 香 港 政 府 採 取 這 種 做法 。

 

?難道他們真的想社群免疫?全香港六成人免疫(即六成人患病)他們才高興?我不會讓香港政府採取這種做法。我希望泛民和反對派議員明白,現在大敵當前,世界許多國家(包括法國和中國)的政府我希望也包括香港政府須進入作戰狀態以對抗病毒,而不是在與病毒戰爭期間不斷蓄意製造流會,擾亂大軍前進的步伐。倘若大家仍然以這種態度面對疫情,我認為香港很快便會被病毒攻陷,但我們的對手卻是在內部。因此,我希望張超雄議員不要再阻止一些他們的友好(例如剛剛歐遊回港的麥業成議員或知名人士如張堅庭及森美等)的家人和子女回港,因為他們也是香港人。

 

香港當然應要制訂更佳的防控措施,以避免讓病毒輸入香港,但我們的敵人不是香港人,而是病毒本身。因此,我希望反對派議員能以合乎人性的態度與市民一起對抗病毒,因為病毒無分政見。請他們拿出點良知來。

 

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19 三月 2020 00:00

「中止待續議案」

 

立 法 會 ─ 2020 3 19

 

中止待續議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我反對這項中止待續議案。我不會用盡15分鐘來說明原因,但我想回應剛才張超雄議員指香港是failure state(失敗國家)的說法雖然香港不是一個國家明顯地,我聽到他所說的failure state是指美國,可是我不允許他這樣說美國。

 

我想問張超雄議員:假如他真的認為香港是一個failure state,他還留在香港幹甚麼?離開這裏,去美國吧,我現在可以立即送他一張機票前往美國。我買機票送他到美國,他抵埗後可千萬不要佩戴口罩,小心在當地佩戴口罩會被人打,當地的人甚至還有槍的呢。

 

主席,如果香港真的是failure state,為何還有那麼多留學生和香港人要回港?為何有那麼多華人要經香港返回內地?正因為香港這個城市尚算OK,因為政府願意在防疫方面採用圍堵政策,以防止市民受病毒感染。內地的疫情現時開始受控......

 

何啟明議員:如果你那麼想去美國的話,我便給你一張機票你稍後向我報銷,我當真會給你付款的。現時前往美國的機票很便宜,但回程機票則很昂貴,沒有三四萬元便不可能買到機票,還要是在1星期後才啟程但前往美國則隨時可以啟程。我跟你說,我樂意隨時請客。如果香港真的如你所說般的是一個failure state,那為何大家都要回來?其實,大家是看到香港安全,看到中國安全。你在美國當地不敢佩戴口罩,當地亦不准許佩戴口罩,那麼肯定會受感染。你還留在香港幹甚麼?主席,我當真會掏腰包請張超雄議員前往美國的。

 

究竟是哪個地方的政府在隱瞞數字?香港政府並沒有隱瞞數字,每宗個案香港政府也會公布,甚至列出地圖。隱瞞數字的是美國政府,現在它不再公布每天的數字,只公布有否新增確診個案,由民間和學術機構自行統計的數字才會公布。試問哪個地方才是failure state呢?

 

我還想問張超雄議員:是哪個地方的政府仍然呼籲人民不要佩戴口罩?是否香港政府?當然,香港政府在面對一個未知病毒的早期,總會事後孔明地表示可以做得更好,這是肯定的。當面對一個不知名的敵人、不知名的病毒時,我們事後總會認為當時可以做得更好,這是事後孔明。當然,我們可不斷要求決策者更前進,而工聯會亦不斷要求政府在執行這些工作時能更具前瞻性。可是,直至目前這一刻,是哪個政府仍然告訴市民說沒事的,防範新冠病毒只須保持距離便行,不用佩戴口罩?按現時的趨勢來看,1個月或數星期後的美國便會變得像意大利般。因此,若然你認為當地那麼好,我便請你過去。美國甚至有位節目主持人曾說:你在當地可享有自由和民主,但卻會失去性命。人命是否應該在民主和自由之上?如果一個政府置人民的性命於不顧,由得當地人患病而全不理會,這算甚麼政府?這是對得起人民的政府嗎?因此,一些說香港政府是failure state或失敗政府的議員,請他們拿香港和世界其他地方比較一下只須作出橫向比較,無須作出縱向比較當面對相同的疫情時,各自有何做立即 六 成 人 患 病他 們 才 高 興 ? 我 不 會 讓 香 港 政 府 採 取 這 種 做法 。

 

?難道他們真的想社群免疫?全香港六成人免疫(即六成人患病)他們才高興?我不會讓香港政府採取這種做法。我希望泛民和反對派議員明白,現在大敵當前,世界許多國家(包括法國和中國)的政府我希望也包括香港政府須進入作戰狀態以對抗病毒,而不是在與病毒戰爭期間不斷蓄意製造流會,擾亂大軍前進的步伐。倘若大家仍然以這種態度面對疫情,我認為香港很快便會被病毒攻陷,但我們的對手卻是在內部。因此,我希望張超雄議員不要再阻止一些他們的友好(例如剛剛歐遊回港的麥業成議員或知名人士如張堅庭及森美等)的家人和子女回港,因為他們也是香港人。

 

香港當然應要制訂更佳的防控措施,以避免讓病毒輸入香港,但我們的敵人不是香港人,而是病毒本身。因此,我希望反對派議員能以合乎人性的態度與市民一起對抗病毒,因為病毒無分政見。請他們拿出點良知來。

 

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19 三月 2020 00:00

「中止待續議案」

 

立 法 會 ─ 2020 3 19

 

中止待續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發言反對朱凱廸議員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根據《公共財政條例》提出的臨時撥款決議案相當重要,社會和政府不能停擺,特別是我們今天早上看到一齣"流會鬧劇",根據我的初步點算,當時有30名建制派議員在席,包括主席,只有1名反對派議員在席。這是反對派蓄意發動的流會,市民是清楚看到的。

 

反對派議員當時在議事廳前廳做甚麼呢?喝咖啡、吃早餐和聊天,諸如之類,生活得相當舒服。當然,陳志全議員剛才已提到及間接承認,《議事規則》修改後,主席可以恢復會議,因此他們這種"流會鬧劇"其實只是"show"、交戲,用他們很喜歡使用的四字詞語:就是行禮如儀。當然,他們可能是要向被他們煽動出去的手足交代,

 

做 足 , 這 一 點 市 民 是 心 知 肚 明 的 。

 

以及向不知道在國內、國外或甚麼地方的金主交代,所以他們的戲必須做足,這一點市民是心知肚明的。幸好,建制派今屆相當團結,修改了《議事規則》,減少他們濫用點算法定人數的漏洞,令會議可以繼續進行。老實說,這種中止待續議案一定不會獲得通過,即使通過也沒有用,陳志全議員剛才也解釋過,他只是在"show"而已。可是,這些"攬炒鬧劇"的劇目,市民已看到很厭悶,亦認為相當浪費時間。

 

主席,老實說,我們與反對派各有各忙,正所謂你有你的忙碌,我有我的生活,大家究竟在忙甚麼呢?我們建設力量在過去兩三個月疫情期間相當忙碌,忙於落區派發物資,例如口罩和消毒藥水,以及講解防疫需要注意的事項。我們不止在街上派發,我們知道有很多弱勢社群,所以我們會上門派發,關心長者,特別是獨居長者。此外,我們亦有很多人製造口罩,例如我們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便設廠製造口罩,獲有心人贊助。我們的口罩是只送不賣的,做到街知巷聞,市民激讚。另外,我們亦進行籌款,議員亦捐出酬金,成立了緊急失業慰問金。我們雖然知道自己的力量微薄,但也希望幫得一個得一個,不到一天已經有7000多名市民申請。所以,我們建設力量的朋友跨黨派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做很多保民生、保就業的工作,非常忙碌。

 

相反,反對派在忙些甚麼呢?老實說,我們也很佩服他們很忙碌地絞盡腦汁造謠、抹黑。他們造甚麼謠呢?例如,工聯會很早已經提出製造口罩,由啟明擔任廠長......

 

主席:陸頌雄議員,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陸頌雄議員:不是,我在說我們很忙碌,所以不要浪費時間,主席。因為大家也很忙,所以便不要浪費時間。我們建制派忙於做實事,反對派忙於甚麼呢?就是忙於抹黑和造謠,質疑政府的本地口罩生產資助計劃是否與工聯會有利益衝突。其實,我們已經多次指出,我們的口罩是只送不賣的,而他們卻繼續忙於在網上抹黑。我們亦說了,無論政府花多少錢收購,我們也不會參加資助計劃,但他們卻繼續抹黑。工聯會又設有內地諮詢服務中心,把藥物送回內地,也是完全不收費的。我要指出我們很忙碌,所以不能夠再浪費時間。涂謹申議員他們又在......

 

主席:陸頌雄議員,我知道你們很忙碌,但我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說明為何支持或反對現即將辯論中止待續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好的,多謝主席提點。其實他們是酸葡萄,妒忌別人。當然,如果民主黨有口罩送,我也是歡迎他們送的,送去深圳河另一邊幫助市民,是沒有壞處的,希望各有各忙,真正為社會做好事。正如一些泛民區議員"踢爆"指出,在席的泛民議員也是吃"人血饅頭"才能進入議會,也是吃手足的"人血饅頭"才獲得選票,真的不要忙於吃"人血饅頭",或忙於支持"黑護"罷工了。他們說要封關,但大家也知道,他們說的封關只是針對內地關口,其實是假抗疫,反中仇中,叫人封,"歐美鬆",他們便是忙於這些事情。

 

我說完忙於甚麼了,所以,大家各有各忙,他們繼續做政治"show",我們也繼續做實事,不要再在議會上浪費大家的時間,反正不會有甚麼結果的。正如陳志全議員說,他們只是擺姿態而已。

 

申請臨時撥款其實是一個常規的做法。根據《議事規則》審議財政預算案("預算案"),即使一切順利,預算案也要到5月初才能獲得通過。如果不順利的話,可能5月底才能通過,其間政府仍要運作,所有政府部門仍要運作,否則,市民無法獲得服務、社會福利署不能發放福利、沒有警察巡邏、衞生署沒有人做防疫工作,這些全部是不能等候,不能停止的。

 

主席,現時有3件事告急:第一,抗疫工作形勢告急,經過全國人民的努力和自律,不管是否相信政府,本來已經將本地感染個案減至接近零,昨天好像只有3宗本地感染個案,沒有內地感染個案。昨天318日,新增確診個案總數升至25宗,其中22宗是歐美輸入個案,形勢真是十分嚴峻。形勢如此嚴峻,我們的防疫工作怎能夠停止呢?衞生署怎能沒錢運作下去呢?之前反對派不是很緊張地說要罷工救港抗疫,甚至攪騷亂,反對在不同地區設立檢疫中心,總之搞出一大堆事。

 

第二,同樣是十分重要的,主席,是就業懸崖、經濟告急。當然,這是源於去年黑暴"攬炒",到現時疫情嚴峻,失業率飆升至3.7%,但

 

大家心知肚明,這是嚴重低估的滯後數字。就業人口跌幅擴大,證明有些人找不到工作,脫離就業人口,情況已經差到這個地步。旅遊業零收入,境外及本地旅行團均完全取消,導遊和領隊零收入;零售額下跌超過一半,很多零售連鎖店均宣布近兩三個月業績下跌一半。昨天便有一間數十年老字號的大型連鎖書店宣布全線倒閉,各行各業均哀鴻遍野,我們真的要想想辦法。

 

第三,是治安情況,反對派最針對警察。當然,個別警察有問題,應該進行調查,可以作出投訴,但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最近外國有一項評級,對香港警察仍然有相當高的評價。香港的治安是否不需要香港警察維持呢?將香港警務處的所有臨時撥款削減至零,街上一個警察也沒有,變成"無警之城",黑社會和暴力分子便最高興,市民卻最擔心。而且,我們實際看到治安情況告急,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

 

3月初,警方搗破一宗案件,檢獲2.6噸製作炸彈的原材料。主席,2.6噸原材料要用貨櫃車才運送得到,不是2.6公斤。如果用這些原材料造成炸彈,如何處理呢?香港人的生命如何受到保障?還好,警察十分優秀,接獲線報搗破這宗炸彈大案。香港的犯罪率去年上半年本來相當低,明顯下降,但下半年急升,全年升9.2%。年初亦陸續發現5宗藏械案件,檢獲5支槍枝,每支不是配備數發子彈,而是百多發子彈。這些個案真的很嚇人,所以警察的工作真的不能停止,可以檢討,但不能停止。

 

大家看到,現時全世界很多領袖,包括我們的國家主席也表示,在疫情下猶如處於戰爭狀態,面對如此複雜的國際形勢和嚴峻的經濟挑戰,反對派在過去大半年來吃"人血饅頭"已經吃上癮,不斷挑動社會矛盾,"攬炒"真的已經夠了,"打工仔"真的無飯開,手停口停,我希望大家理性一點,這些政治"show"要適可而止,我要告誡反對派同事,做得太多是會有反效果的,不要以為這樣做很"過癮",一定有效,市民看得多了便會看穿他們那一套。

 

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疫情、複雜的國際環境、股票市場動盪、就業情況嚴峻,我們應該團結一點。"香港人加油"這句話不僅是說給某一種政治立場的人聽的,所有香港人也要加油,也要團結,可否還我們一個比較正常的議會生態?在抗疫最關鍵的時刻,可否不要拖香港人後腿,讓社會停一停,讓有心落區、有心做實際工作的議員聚焦,官員也要處理很多實際問題,花少點時間在此玩政治"show""攬炒爛show"。所以,我反對朱凱廸議員提出的這項中止待續議案,我們反對這種"攬炒"的政治"show"。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19 三月 2020 00:00

「中止待續議案」

 

立 法 會 ─ 2020 3 19

 

中止待續議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發言是要反對朱凱廸議員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主席,你剛才聽到那一邊很多......

麥美娟議員:......主席,你聽到那些反對派議員由早到晚不斷說為何要中止辯論及不應撥款,因為他們憎恨"林鄭"、因為她做得差;他們又憎恨警察,說警察這樣、那樣;因為他們不喜歡誰,便說不應支薪給誰。可是,他們有否想過,這筆撥款並不單關乎支薪給"林鄭"、警察或他們不喜歡的人,亦關乎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長者生活津貼、"生果金"及很多資助項目的人,他們很需要這些援助,議員又有否想過他們呢?

 

他們這種"攬炒"精神由去年延續至今,他們說到底也只是憎恨"林鄭",那便應對付她,而不是累及無辜市民。由昨天至今,他們已發言一整天,現在更提出中止待續議案,他們是否對得起那些依靠長者生活津貼及綜援過日子的市民呢?他們的"攬炒"已搞到香港變成今天的樣子。

 

我們香港工會聯合會早前向受影響的市民提供一筆緊急失業慰問金,在1天內收到差不多8 000宗申請,有多少市民因為他們的"攬炒",以致現在失業,他們對得起這些市民嗎?這個如此重要的撥款項目,就是因為他們不喜歡那個名叫"林鄭"的女人,他們便要中止辯論;然後還要冠冕堂皇地告訴人:"我就是不坐在這裏投票。我們是不會坐定在這裏的。"

 

那麼,他們便應該"有型"一點,乾脆說:"我也不會支薪""我不開會,不工作,不支薪",這樣做才"有型",但他們不會這樣做,他們照樣支薪,少了一角也不肯,捐錢也不肯,卻告訴人:"我不開會,不工作"。他們應該想想那些"打工仔女",他們害怕失去工作,莫說不開會,現時是老闆叫他們做甚麼他們也會做。我們這群擁有特權階級、尊貴的議員有否想過,這筆撥款對基層市民的影響是多麼重要?如果為了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而影響基層市民的生活,他們是否過意得去呢?

 

主席,還有一點,你看他們那些"拉布"及阻延策略,其實來去都是那點招數而已,離不開要求點算法定人數,弄到流會。他們可否行行好心?他們的"契哥"給了他們這麼多口罩,那便應該做事,還用這一招?整群"契弟"想來想去、做來做去仍是那數招,點算法定人數,弄到流會,為何整群"契弟"不能想出一些新招數呢?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發言時先說了有"契哥",那便會有"契弟",所以我是很多人的"契姐"。我不知道他需要我澄清甚麼呢?也許這樣,他介意人家稱呼他為"契弟",那便改稱"乾弟",好嗎?這兩個字是可以寫出來的,即他是人家的"乾弟",這樣可以了嗎?

 

總言之,主席......他們覺得礙耳,不如你先讓他們說。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說"契弟"時,只是描述一種關係而已,不具侮辱性,如果各位議員覺得被冒犯,請他們自己想想,為何他們聽到"契弟"兩個字會覺得被冒犯。既然他們覺得礙耳、感到這麼害怕,我不會陪他們"拉布",我不想阻礙議會運作,我便不稱呼他們"契弟"

 

主席,我想說的是,這群反對派收了人家這麼多口罩,便應該做事,不要只懂得要求點算法定人數、搞流會,如果他們這麼能幹,便應該想出其他方法來對付"林鄭",不要想來想去、用來用去都是這些

 

林 鄭, 不 要 搞 基 層 市 民 , 搞 到 他 們 沒 法 支 薪 。

 

招數,累及基層市民。他們這麼能幹,應該可以想出其他計策和方法,但只管搞"林鄭",不要搞基層市民,搞到他們沒法支薪。所以,主席,我反對這項中止待續議案。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March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