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週四, 04 四月 2019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4 April 2019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早晨,我動議通過印載於議程內的議案。

 主席,近年社會上的矛盾越來越明顯,人與人之間的摩擦亦有所 加劇,過去香港人與人之間的和諧團結已經越來越少,反而很多時候 一言不合便會爆發衝突,家人吃飯應少言,一旦說錯話便可能翻桌。 為何香港人那麼暴躁,為何 Facebook 加了一個"嬲嬲"的 emoji (表情 圖案)呢?為何香港人那麼喜歡"派嬲"呢?我相信一定與他們日常生 活中的不滿和怨氣有關,尤其是在衣食住行方面,現時市民都面對形 形色色的民生問題,當中很多都是不公平和不公道,面對多了,自然 便會出現不滿和怨氣。

 我記得大約在 10 年前,最流行、罵得最多的是地產霸權。我們 指責當時的地產集團如何壟斷各行各業的服務,如何影響民生。不 過,現時我們較少指責地產霸權不是不罵,只是少罵了因為 有其他東西被罵得更厲害,就是日常生活中經常面對的問題,即是"三 座大山"。

 當然,每人心中都有"三座大山",各人的"三座大山"亦不盡相同。 這數天不同的同事均對我說,他心中的"三座大山"其實是甚麼,大家 心中所想的各有不同。不過,我相信如果是說民生的"三座大山",大 家都會同意是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香港鐵路有限公司 ("港鐵公司")和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對沖機制,因為這 3 件事正正 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和退休生活。我想大家不會反對,這"三座大山"對於我們特別是基層市民的生活影響尤其重要,故此我相 信市民現時那麼暴躁,又喜歡"派嬲",其實這是很主要的原因。

 若要做到政通人和,我們首先要解決民生問題,但現屆特區政府 上任已經兩年,我們看見政府似乎未有很大力的舉措去處理民生 的"三座大山"。政府除了提出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方案之外,面對 領展,政府表示無奈;面對港鐵公司不斷輪迴的"神邏輯",即首先是 斥資數十億元的信號系統導致撞車,然後罰款,然後加價,然後裁 員稍後我的同事陸頌雄議員會再詳細談論。領展又怎樣呢?領展 為了謀求利潤便加租,然後導致加價,令市民面對生活所需加價的問 題,而且大家會發現屋邨內的小店全部消失。以前我們說的香港精 神,如何在小店熬出頭的事全部消失,真是多得領展,連發揮香港精 神的地方都消失了。

 主席,很多人談及是誰率先提出這"三座大山"呢?有人說是特 首,但特首否認。其實由誰提出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政府是否有能 力、魄力和決心為我們解決民生的"三座大山"。我們現在看到在社區 內,自從香港房屋委員會在 2005 年拆售了 180 項非住宅物業包 括商場和停車場給當時的領匯,即現時的領展後,社區問題不斷 叢生。時至今日,領展每年收益達 100 億元,當中來自物業的收入超 過 76 億元,而其持有的 126 個物業中,零售面積佔全港的 6.5%,車 位數目佔全港的 7.4%,單看數字已經知道對香港市民的生活有多大 影響。此外,這些商場和停車場的地點就是基層市民居住的屋邨和屋 苑,因此對基層市民的生活影響更大。

 很可惜,政府在出售這些資產後,其實沒有任何措施可以制約領 展。最近立法會處理了一宗申訴個案,我們到訪很多屋邨和屋苑,看 到領展由 2014 年起,先後 7 次出售其商業設施,而新場主以不同方 法巧立名目。領展已經管理不善,兼且會把商場全部交由單一承包商 承包,而且不止是承包商場,還承包一條龍服務,賣魚、賣菜、賣豬 肉均是同一承包商,根本是壟斷。

 我記得有位朋友曾經說過,他是潮州人,而潮州人以團結和勤力 稱著,他本來在青衣長康邨經營一間很小的燒臘店,數十年前仍有環 境讓他可以拼搏,他經營得不錯,便聯同鄉里在鄰近屋邨開設分店, 結果他們整個家族在屋邨內開設了很多燒臘店,亦因為他們的勤懇精 神,不但改善了生活,亦聘請了很多同鄉,增加了鄉里的就業機會, 而且他們亦在屋邨內與很多街坊建立了深厚的鄰里關係。但他今天告訴我們,自從房屋署出售物業予領展後,他所有的店鋪均已結業,沒 有在領展物業裏開店,而且如果他再開店,亦不會選擇領展的場地, 因為分明會被他們欺騙。這位老闆說,他做的是屋邨生意,領展增加 租金,他只有兩個方法解決,其一是自己承受虧蝕,否則便要加價, 但加價後,那些長者和街坊到來購買時,他們怎能購買這麼貴的燒 臘;他的燒臘飯盒的售價一直是 10 多元、20 元,怎能加價至 30 多元 出售?結果,他因為不想加價而寧願搬走。現在他很多店鋪已經結 業,亦有很多店鋪不再設於領展的場地。領展導致香港人"肯捱肯 搏"、力爭上游及團結的香港精神消失。

 政府經常說香港家庭醫生的概念做得不好,特首又指醫療券對於 基層醫療的發展似乎沒有幫助。大家且 想深一層,自從領展"入 場"後,令屋邨完全沒有屋邨醫生,亦是原因之一。過去每個屋邨均 有屋邨醫生,屋邨醫生真的是從街坊年幼至長大後,仍為大家看診。 長者到診所注射藥物,亦會收取較便宜的價錢。不過,自從領展"入 場"並加租後,這些屋邨醫生便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集團診所。 同樣地,集團診所為了能夠支付租金,只會加價,亦令我們失去以前 家庭醫生的概念。過去長者生病或家人生病時,可能會先到某個醫生 看病,現在已經不知道應該找哪位醫生,雖然大家都會知道集團診所 醫生的名字,但已經失去了過去那種很親近、很緊密的關係,很多街 坊可能寧願今天到這間集團診所看病,明天到那間集團診所看病,後 天再到另一間,探聽這間集團診所是 280 元可取 3 天藥,而另一間則 是 320 元可取 3 天藥,便到較便宜的一間求診,大家會這樣做,可惜 過去的那種關係不復存在。這其實亦會影響到香港無法發展家庭醫生 的概念。因此,領展這座山其實不單影響香港的民生,亦會影響社會 的核心價值,並且影響到其他政策的發展。

 然而,為甚麼政府看到這問題,卻沒有下工夫解決?我最近與 葉劉淑儀議員提出私人條例草案,要求修訂《房屋條例》,希望透過 修訂《房屋條例》,令政府有權管理領展,以及領展所出售的物業(例 如商場)的租金,以及確保小商戶有優先續租權。領展出售物業後, 新業主往往將物業空置數個月,他們解釋是為了進行所謂的裝修,實 際上是趁機趕走以前的小租戶,趕走所有舊租戶。我們要求政府引入 物業空置稅,期望政府會給予正面的回應,告訴我們政府有甚麼決心 和魄力去解決領展這座"大山"。

 主席,第二座"大山"相信就是港鐵公司,我相信大家不會反對。 我記得過去住在深水埗時,看着我家旁邊興建深水埗地鐵站,當時大家感到很高興,因為未來可以乘搭地鐵。但現在的情況是怎樣呢?上 星期有位街坊告訴我,如果自己是老闆,過去員工告訴他因為地鐵列 車相撞所以遲到,是不會有人相信的。但今時今日,竟然有人告訴我 們,港鐵的列車會相撞。我們過去一直引以為榮的鐵路系統,引以自 豪的專業管理,結果卻引致列車相撞,而且不單列車相撞,更要處理 數天才能疏導、解決善後問題。這是甚麼情況?過去無論是香港人, 甚至政府都過分信任港鐵公司,令這座山越來越大,大至影響市民的 日常生活和出行。因此,稍後我的同事陸頌雄議員會更深入談論關於 港鐵公司的問題。

 另一方面,強積金對沖機制是香港的第三座"大山",因為這會影 響香港市民的退休生活,究竟香港市民能否有足夠的退休金,可以過 有尊嚴的退休生活?我們的強積金現在不斷被蠶食,現在政府提出了 方案,但何時才能落實?稍後郭偉强議員亦會更深入談論關於強積金 對沖機制的問題。

 主席,大家可能會發現,我提出這項原議案後,我的同事何啟明 議員便提出有關領展的修正案,而陸頌雄議員會談及港鐵公司,然後 郭偉强議員會談及強積金對沖機制,為甚麼?因為這"三座大山"的影 響實在太過深遠,就原議案只有 15 分鐘的發言時間,我是不能說完 的,而且"三座大山"所影響的層面亦十分廣泛,所以香港工會聯合會 會秉持今天的態度,我們一定會團結並且分工合作,希望能夠督促政 府解決民生的"三座大山"。

 主席,我謹此陳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4 April 2019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二)

麥美娟議員:主席,多謝 8 位同事就我的議案提出修正案。我基本上 贊同 8 位同事在修正案中提出的具體建議,但我必須談談兩位同事的 修正案。

 朱凱廸議員在發言時表示,應該跨黨派合作,一同移走這"三座 大山",但如果大家有聆聽他的發言,便會知道他不是尋求合作,而 是"撩交嗌"。在這個情況下,如何與他合作呢?因此,他真的只是空 談。另一位同事是郭家麒議員,如果大家剛才有聆聽他的發言,便會 留意到他是一貫的刻薄,我真的無法忍受他,所以我不能支持他的修 正案。此外,他就修正案發言時曾經提到,哪些人可以上天堂呢?他 還要引用《聖經》,但我想說,如果大家知道基督教的教義是因信得 救,哪些人可以上天堂?肯定不是由他說了算,而是由上帝決定的。

 至於其他同事的修正案,包括郭偉强議員要求盡快落實取消強制 性公積金對沖方案;何啟明議員在其修正案中特別提到應該成立巡查 小隊,巡查領展或向領展購入物業的買家有否根據契約管理其物業; 陸頌雄議員提到,應該設立一個核心機制,就港鐵公司的管理及營運 進行檢討。我會支持這些修正案,而支持之餘,更希望司長在稍後回 應時,不要只提及......因為我知道有些同事的修正案提到回購領展或 回購港鐵公司,但其實其他同事的修正案中亦有一些具體建議。我希 望司長能夠具體回應這些具體的建議,希望能夠落實。

 我們希望大家支持我的原議案及幾位同事的修正案,令這"三座 大山"真的有望移除。多謝主席。

 麥美娟議員:主席,正如我在開場發言所說,每個人心中都有 一座"山",但我們剛才提及的是關乎民生的"三座大山"。在剛才 5 個 多小時的辯論期間,大家都認同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 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及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對沖機制 是壓着數百萬香港市民的"三座大山"。

 不過,有些同事不斷詢問為何把這 3 方面混為一談,根本不夠時 間討論,又說我模仿"林鄭"提及"三座大山"。事實上,"三座大山"不 是"林鄭"發明的,這是一個在新中國初期已經開始使用的內地用語。

 為何我們要在一項議案中一併討論這3 項如此重要的議題呢?如 果大家有留意議會進行議案辯論的內容,便會發現已經有同事在今年 內提出這數項議題。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領展及港鐵公司的問題,如 果要再次討論的話,必須稍作包裝才可以得到主席批准,能夠在會議 上討論。

 再者,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山",討論"三座大山"的時候可以各 自表述,指出自己認為是重要的議題。陳健波議員便十分醒目,雖然 我提及的"三座大山"是領展、港鐵公司及強積金對沖機制,但他卻談 論醫療及房屋。因此,大家其實可以藉着這個議題各自發揮,說出心 中認為對民生構成最大影響的議題。

 我在此想對司長說,今天列席官員的陣容是司長加上兩位局長。 當然,特區政府如此重視這 3 項關乎民生的重大議題,安排多位官員 出席,我們對此感到高興。不過,請留意,只有兩位局長負責處理"三座 大山"的問題,即是其中一位局長要負責處理領展及港鐵公司這"兩座 大山"。若要移山,是否應該先分拆政策局呢?

 主席,希望各位同事支持我的議案。我謹此陳辭。多謝。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4 April 2019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

郭偉强議員:主席,若非麥美娟議員在今天提出這項關於"三座大 山"的民生議案,恐怕立法會本周的會議都陷於政治爭拗。然而,大 家也知道,無止境的政治爭拗未必有助改善民生,只有政府集中精 力、加大力度,才能真正改善民生。麥美娟議員剛才提到的"三座大 山",正是市民期望政府可以盡快處理的問題。

 主席,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最關心的當然是"打工仔女"的就 業、權益和職業安全。工聯會成立至今 71 年,一直以關心民生為主, 切實推動政府做好改善民生的工作。不得不提的是,"三座大山"一詞 並非源自民間,而是由上屆政務司司長,即現屆特首所創。因此,大 家也認為政府有責任竭盡所能找出解決方法,即使無法立竿見影,至 少也應本着愚公移山的精神,在不同層面上找出解決方法,讓市民看 到政府解決"三座大山"的決心。

 我以下將集中就"取消強積性公積金('強積金')計劃對沖機制刻不 容緩"這個議題發言。

 主席,現時每年被對沖的強積金供款累算權益達三四十億元,因 此,勞工界極為關注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發展。工聯會在這個問題 上的立場十分清晰,就是要求政府盡快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經過多 年空談,上屆政府直至 2017 年任期快將屆滿前,才草草拋出一個取 消對沖方案。只可惜相關方案提出削減我們原有的權益,包括遣散費 和長期服務金的計算方法由月薪的三分之二乘以年資,減至月薪的二 分之一乘以年資,因而不獲勞工界接納。政府後來又提出將補償金的 上限由 39 萬元減至 20 萬元,"打工仔女"當然無法接受。於是,這條"大尾巴"留給了今屆政府。我們肯定現屆特首取消對 沖機制的決心,亦歡迎政府接納我們的訴求。我們多番提出改良構 思,最重要是要求政府承諾在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後,僱員可獲得的 權益總和不比現行制度少。然而,自去年施政報告提出改良方案至今 已有一段頗長時間,各界卻似乎未能達致進一步的共識,政府亦尚未 公布任何細節方案,市民所得的相關資訊極之有限。

 根據政府當局在去年年底的說法,政府的目標是在 2020 年向立 法會提交賦權法例的草案,期望在 2022 年獲得通過,再過兩年才可 望實施。假設一切順利,方案由公布到落實需時整整 6 年。主席,一項 市民最關心、與他們的退休生活保障直接掛鈎的政策,竟要 6 年時間 才能實施,相信任何人也會說政府"嘆慢板"、"拖字訣"。因此,我們 希望政府可以打破框條,盡快落實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

 自 2000 年強積金制度推行後,僱員戶口內的累算權益基本上每 年也被對沖,正如我剛才提到,每年涉及的金額達三四十億元。對沖 情況較嚴重的行業包括批發業、零售業、進出口貿易業、飲食業、建 造業和非技術行業,可謂對沖重災區;政府的外判員工也首當其衝, 成為對沖機制下的受害者。這些僱員的強積金戶口每隔數年便被對沖 一次,多經歷幾次後,累算權益餘額已所剩無幾,試問如何為他們的 退休生活提供保障?如果戶口沒有餘額,供強積金又有何意義?就是 為了讓基金行業繼續蠶食,供基金經理吞清光?難道這就是政府當初 的立法原意?

 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理據是毋庸置疑的,我們的討論焦點亦已 由"是否取消"轉為"何時取消"。要堵塞對沖機制這座"大山"的漏洞, 政府必須迅速行動,不能一直拖延,直至最後一分鐘才草草了事。須 知道越遲取消機制,對沖金額就會越高,令更多"打工仔女"無法得到 退休保障。

 另一方面,政府作為香港最大僱主,應率先取消對沖安排。我們 希望政府可以秉持落實延長產假時的精神,提早實行取消對沖機制, 讓直接或間接受僱於政府的員工及早受惠。現時,政府外判員工和非 公務員合約僱員強制金被對沖的問題非常普遍。合約承辦商窺準相關 條例的漏洞,每兩年把員工調任到不同崗位或地區,藉着對沖機制 令"打工仔"的對沖戶口"清袋"。政府對此十分清楚,實在不能視若無 睹,然而,政府當局至今仍未就如何解決問題作出令人滿意的交代。主席,愚公移山是會被嘲笑的。所以,我希望政府加快步伐,憑 藉毅力達到目標,讓市民大眾真正感受到政府"急市民之所急"。世上 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特區政府有意志及決心,並抓緊時間,相 信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這座"大山"大有機會成為"三座大山"中最快得 以找出解決方法並非落實的一座。取消強制金對沖是政府力 所能及,問題只在於"為"還是"不為",希望政府以行動和政策向市民 大眾說明。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4 April 2019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在談論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這座"大 山"前,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個最近在"打工仔"界廣泛流傳的黑色笑 話、黑色幽默。從前,如果員工跟老闆說:"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因為今天港鐵塞車",老闆一定不會相信,說港鐵哪有理由會塞車和"甩轆",叫員工不要瞎說。時至今日,如果有員工上班遲到,然後 跟公司老闆說:"不好意思,我今天乘搭港鐵時遇到'甩轆'事故、塞 車",老闆就會回答:"你知道會'甩轆',就不要乘搭港鐵啦!"當然, 這個笑話可能不是太理性,但的確說明了市民對港鐵的金漆招牌失去 了部分信心。

 再說說有關港鐵的問題,它真的與市民的期望有很大落差。一間 年賺百億元的巨企(去年是賺了 161 億元),雖然事故頻繁,但卻仍然 可以"自動波"地加價,你說這是否不能接受?

 除了剛才說的笑話外,最近亦很流行港鐵式的荒謬邏輯循環 線。首先,由於港鐵經常出現事故,因此港鐵主席或負責人便會對外 發言,表示不好意思。當然,政府會就有關事故罰款,一宗事故最多 可罰款 2,500 萬元。這其實對港鐵來說只是小意思而已,不過可能也 會有一點影響。不過,最近的罰款事件卻很奇怪又很諷刺,因為在被 罰款的翌日,港鐵便宣布加價,你說市民看在眼裏是怎樣的感受?遭 受罰款後便要加價,藉此補回罰款,所以每年到了加價的時候,便 會"自動波"地加價,政府又不理會,也沒有人可以阻止它,世界上是 沒有人可以阻止港鐵加價的。

 即使加價有一個封頂機制,但港鐵仍嫌可以賺到的利潤不足夠, 因為港鐵賺得越多,高層的花紅便越多,因此,管理層希望取得多一點 花紅,那怎麼辦呢?就裁員好了,這樣便可節省金錢,包括聘請維修 人員的金錢。我們工會經常提及維修人員不足夠,車站的服務員也人 手不足。最近,在香港西九龍高鐵站有一群車務助理慘遭裁員,一支 300 人的隊伍有 200 人被裁掉,這樣裁員便可以省錢了,不過,在省 錢後,卻可能會發生事故,因為工作人手不夠。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一條很難忍受的循環線,而乘客則被迫乘搭這條循環線。

 其實,在談論港鐵的問題前,一定要知道港鐵的本質為何。港鐵 的本質其實是一間"國企"。香港並沒有國企的說法,但起碼可以說它 是一間公營企業。港鐵的前身是九廣鐵路("九鐵"),而九鐵的前身, 即在 1983 年以前,是一個政府部門,稱為"鐵路局"。在這種歷史沿 革之中,政府其實是不能撇清對港鐵的責任的,甚至港鐵在與九鐵合 併前,"MTR"亦是由政府全資擁有的。所以,政府有一個很重大的角 色,便是須看看怎樣在港鐵的董事局運用其影響力,特別是即使港鐵 發展至今,政府仍然佔有港鐵 75%以上的股權,因此須看看怎樣運用 其影響力。現時,政府只有 4 名官員擔任港鐵董事局的成員,包括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運輸署署長,以及發展局 的常任秘書長,他們在董事局內只佔少數,與股權並不成合理比例。 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委任多一些獨立非執行董事,以及加強官方和有 相關背景的代表,以加強政府在港鐵內的角色和發揮監察作用。

 另一事項是罰款機制。港鐵服務的表現的確須加以改善,因為大 家現時可以見到,每次港鐵發生重大事故,最高的罰款額也只是 2,500 萬元,對一間年賺百多億元的公司來說,影響根本不大。其次, 目前的釐定方法是非常取巧的,例如第一,就延誤而言,只是計算延 誤時間最長的班次,以及相對於原定時間的延誤時間;第二,延誤須 超過 30 分鐘才"起錶",大家有時乘搭港鐵也試過被延誤 10 多分鐘, 港鐵又不當作是一回事,但這些情況卻足以令"打工仔"上班遲到,正 如我最初提及的笑話一樣;第三,最大的問題是管理層完全無須負 責,花紅同樣"袋袋平安"。港鐵 CEO(行政總裁)的花紅及年薪高達 1,500 萬元,較特首的薪金還要高幾倍,但這些事故對他們的花紅是 絲毫無損的,那又怎樣可以體現問責制?因此,這必須作出重大變 更,以體現問責精神。

 另一方面是票價機制的問題。我剛才提到現在的"可加可減"機制 變為"只加不減",而且是 "自動波"地加價,間接加劇通脹,令市民和"打 工仔"百上加斤。因此,我們要求港鐵重新檢討票價檢討機制,在方 程式內加入營利增長這一項因素,而最重要的是由政府把關我又 談論政府的角色了為何要提及政府把關?舉例來說,巴士公司也 有類似的票價檢討機制,其方程式跟港鐵的其實也相當相似,但當中 有政府把關。例如最近新世界第一巴士服務有限公司("新巴")和城巴 有限公司("城巴")按機制申請加價 12%,但政府在考慮各方面的因素 後,行會最後只批准分別為 7%和 5.6%的加幅,大幅減輕了加價壓力。 政府為何不就港鐵把關?如果說因為港鐵是上市公司,所以政府不方 便改動有關方程式,難道新巴和城巴背後的不是上市公司嗎?這是怎 樣也說不過去的。

 至於其他重要的改革,我們必須向負責維修的同事致敬。其實港 鐵現時的維修團隊面對的情況就像"10 個煲,只有 7 個蓋"般肯定 9 個蓋也沒有維修人員經常須跨區、跨部門"撲火",在發生事故 時須動員全部人員,根本沒有足夠人手處理突發事故,而且年資長的 同事即中間年紀不算太大,但有一定經驗的那一層流失量很 大,現時要不便是依靠一群已工作十多二十年、很資深的員工,要不便是靠新入職的同事,為何欠缺了中層的員工?因為他們沒有士氣, 做三數年便離開鐵路團隊。

 其實維修是十分強調經驗的。第一,有經驗可以做得快。第二, 由於他們有經驗,因此預知將會發生的問題的能力和判斷力是很高 的。所以,我認為目前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再加上鐵路線擴展,我 們工會亦收到很多意見,指未有同步增加相關的人手。況且,鐵路系 統已漸漸步入"機械老,容易壞"的情況,以致意外頻生,也增加了維 修人手的壓力。故此,我們十分反對港鐵減少維修人手,以節省金錢, 以及搞外判,這是不可取的。如此核心的業務,怎可以假手於人、搞 外判呢?這樣會直接影響對市民的服務,亦侵害員工的權益。

 長遠來說,港鐵不能再做獨市生意,在未來,香港仍會有鐵路發 展,有重鐵的項目和地區上的環保運輸等。對於這些項目,政府不要 再閉上眼便判給港鐵,應在全球層面招標,看看有否更好的鐵路公司 或交通服務提供者,能夠提供新的服務給市民。

 最後,我們認為在融資方面,亦須檢討現時的服務經營權模式, 讓港鐵自行負上全部責任。使用傳統的擁有權模式是否最好呢?綜合 地回應"三座大山"的問題,我認為過去政府太過迷信"小政府,大市 場",導致公共服務過度市場化,政府未有承擔起應負的責任。如果 要撥亂反正,真的須視乎政府的決心及魄力,是否足以負起這些應有 的責任,處理好這些為市民提供服務的機構。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4 April 2019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自王國興沒有擔任議員後,香港工會聯合會已很 久沒有使用剪刀。我手上的剪刀當然不及王國興所用的大。我們"剪 布"時確實需要較大的剪刀,但對於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 這個問題,我們要不斷運用大、小剪刀來應付。可是,問題在於政府。 其實,領展的寫法不是"發展"的"展",而是"剪斷"的"剪",因其剪斷 了整個社區的人情味和關係網,所以應寫作"領剪"。

 此外,我認為這個"領剪"更是"剪不斷,理還亂"。我不知司長及 兩位局長有否前度女友,我是沒有的,因為我的初戀女友就是我的太 太。為何我要這樣問?因為這種糾纏不清的情況,只有跟前度女友才 會出現,還會導致現任妻子、女友極度不滿意。現時,"領剪"有如政 府的前度女友,要與它完全斷絕來往是沒可能的。請陳帆局長試想一 下,如他的前度女友經常在他妻子面前出現,局長還要經常與她聊 天、合作,他妻子必定會很生氣。現時的問題是政府無法處理其前度 女友造成的問題。

 房屋署有很多工作與領展商討、合作,當中很多前同事也加入了 領展工作,即使現任同事按照手法處理問題,但兩個機構之間的契諾 如何清楚、完整地處理呢?對於在地區工作的前線同事,這確實是 一個很大的問題。

 這個問題有何後果?我相信市民也感受到,而在立法會不同委員 會的討論中,我們也聽到有關問題,就是領展不斷加租,市場的制衡 力根本無法處理。我想向數位官員提出一個客觀數字。2006 年是領 展拆售後的第一年,當年領展的租金是每平方呎大概 23 元,但去年 已上升至 87.8 元,升幅是 280%。有些人可能說這是因為香港市道興 旺,沒有人想香港衰退,所以當香港市道興旺時,各處的租金自然會上升。事實確實如此嗎?我們且看看甲級寫字樓的同期租金指數。在 2006 年,香港甲級寫字樓的租金指數是 121.6,今年是 348,升幅是 186%,"領剪"租金的升幅足足較甲級寫字樓的指數高出 100%。同期, 2006 年,本港住宅的租金指數是 139,今年是 376,升幅只是 170%。 大家想想,在"領剪"商場經營的小商戶所繳交的租金,較本港甲級寫 字樓、跨國企業支付的租金還要高出 100%,這簡直與"劏房"的租金 升幅有過之而無不及。

 局長,這是客觀數字,不是因為市道興旺,而所有價格一同上升。 領展的租金升幅遠超一般小市民可以承受的範圍,可以跑贏大市,難 怪報章經濟版經常提議市民購買領展的股票。這些客觀數字完全可以 反映現實。

 然而,這些數字背後反映的現實,就是政府確實無法處理領展在 公屋資產管理上的問題。我是觀塘區區議員,小選區的廣田商場確實 是一個很悲慘的經驗。我們可能會說領展已經很差劣,但拆售出來的 新業主更差。廣田商場最著名的不是有甚麼美食或貨品出售而是其管 理費,幸好張司長當年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叫停了向社福機 構大幅增加管理費的做法。對於商場內的社福設施,政府規定每平方 呎的租金是 5.5 元,但新業主竟然設法鑽法律空子,大幅增加管理費 至與租金水平相若,變相加租 1 倍。幸好,當年的局長即現任司長暫 時把問題處理,以致沒有再加管理費。

 然而,這些新業主確實違反了市場規律。現時整個商場沒有單位 放租,他們寧願加租,即使商鋪因無法經營而丟空鋪位,他們毫不理 會。有文具鋪因加租而被趕走,鋪位已丟空 1 年多;銀行也因為加租 丟空了 1 年多;有五金鋪也快將被加租;水果店亦丟空了 1 年多。街 市原本有兩個菜檔,現時只剩下 1 個。業主不斷加租,也不知是否想 繼續經營?我們也不理解為何業主要這樣做,但這是我們看到的實 況,而小市民無法買餸確是現實。

 因此,如果我們相信香港的機制是有效的,相信香港的資本主 義,相信香港有市場競爭的話,透過今天的議案,我們希望 3 位官員 想想政府應否適當地介入,對領展的商場引入應有的競爭。當天設計 領展的規模和公屋資產安排時,我們讓其擁有完全壟斷的設計。就當 區來說,領展擁有的商場在地理上已佔壟斷位置,這是最致命的,即 使政府其後引入競爭,我們一開始便已處於劣勢。可是,如果不引入 競爭,這種劣勢只會持續,小市民面對的困難只會更嚴重。 因此,我的修正案的第一項,是希望政府加緊興建更多公營街市 及公眾停車場,尤其是在新的公營房屋項目中。我真的希望陳帆局長 責成房委會,在興建新公屋時,不要只顧及新公屋的泊車需要,也要 考慮周邊市民因領展而面對的泊車需要,為他們興建一些公眾停車 場。我們在前線曾與房屋署商討,但他們對這事完全不予理會,他們 只會考慮某幢樓宇住有 300 多人,所以便興建 20 個車位。其實,他 們是否可以挖深一點來增加車位,多點顧及周邊市民現時面對的問題 呢?現時房屋署對此充耳不聞,這正好說明為何社區會對興建新樓有 意見。我希望陳帆局長可以處理此事。這是我的修正案的其中一點。

 第二,我們希望修訂《房屋條例》。麥美娟議員也提出了一項私 人條例草案,希望處理這個問題。我們希望對這些政府原有資產徵收 物業空置稅,有關物業原意是為當區居民提供服務,所以應該設立物 業空置稅。為何可以讓這些物業長期丟空呢?我們指領展經營不善, 但在其出售資產後,新業主付錢購買後理應要賺錢,但業主卻讓商鋪 丟空。新業主是否有責任設法將商鋪出租,為小市民提供服務,活化 市場,改善資產的價值呢?

 第三,我們希望房屋署設立一個專責小隊,巡查公契、地契、整 個契諾的執行情況。舉例來說,在費用分攤方面有否執行呢?房屋署 現時確實沒有做足工夫,我希望局長處理。

 此外,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購回領展的物業,尤其是其在市區的物 業,如有適合回歸政府,我希望政府可以積極考慮。

 主席,我相信很多聆聽發言的市民或朋友也跟我一樣是香港中文 大學("中大")的校友。中大校友當年很喜歡到沙角邨吃火鍋,因為價 錢便宜。一大班朋友攤分一個 120 元的湯底,然後享用每位 100 元的 火鍋自助餐,但這位業主( 計時器響起 )......多謝主席。

 主席:何議員,請停止發言。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4 April 2019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自王國興沒有擔任議員後,香港工會聯合會已很 久沒有使用剪刀。我手上的剪刀當然不及王國興所用的大。我們"剪 布"時確實需要較大的剪刀,但對於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 這個問題,我們要不斷運用大、小剪刀來應付。可是,問題在於政府。 其實,領展的寫法不是"發展"的"展",而是"剪斷"的"剪",因其剪斷 了整個社區的人情味和關係網,所以應寫作"領剪"。

 此外,我認為這個"領剪"更是"剪不斷,理還亂"。我不知司長及 兩位局長有否前度女友,我是沒有的,因為我的初戀女友就是我的太 太。為何我要這樣問?因為這種糾纏不清的情況,只有跟前度女友才 會出現,還會導致現任妻子、女友極度不滿意。現時,"領剪"有如政 府的前度女友,要與它完全斷絕來往是沒可能的。請陳帆局長試想一 下,如他的前度女友經常在他妻子面前出現,局長還要經常與她聊 天、合作,他妻子必定會很生氣。現時的問題是政府無法處理其前度 女友造成的問題。

 房屋署有很多工作與領展商討、合作,當中很多前同事也加入了 領展工作,即使現任同事按照手法處理問題,但兩個機構之間的契諾 如何清楚、完整地處理呢?對於在地區工作的前線同事,這確實是 一個很大的問題。

 這個問題有何後果?我相信市民也感受到,而在立法會不同委員 會的討論中,我們也聽到有關問題,就是領展不斷加租,市場的制衡 力根本無法處理。我想向數位官員提出一個客觀數字。2006 年是領 展拆售後的第一年,當年領展的租金是每平方呎大概 23 元,但去年 已上升至 87.8 元,升幅是 280%。有些人可能說這是因為香港市道興 旺,沒有人想香港衰退,所以當香港市道興旺時,各處的租金自然會上升。事實確實如此嗎?我們且看看甲級寫字樓的同期租金指數。在 2006 年,香港甲級寫字樓的租金指數是 121.6,今年是 348,升幅是 186%,"領剪"租金的升幅足足較甲級寫字樓的指數高出 100%。同期, 2006 年,本港住宅的租金指數是 139,今年是 376,升幅只是 170%。 大家想想,在"領剪"商場經營的小商戶所繳交的租金,較本港甲級寫 字樓、跨國企業支付的租金還要高出 100%,這簡直與"劏房"的租金 升幅有過之而無不及。

 局長,這是客觀數字,不是因為市道興旺,而所有價格一同上升。 領展的租金升幅遠超一般小市民可以承受的範圍,可以跑贏大市,難 怪報章經濟版經常提議市民購買領展的股票。這些客觀數字完全可以 反映現實。

 然而,這些數字背後反映的現實,就是政府確實無法處理領展在 公屋資產管理上的問題。我是觀塘區區議員,小選區的廣田商場確實 是一個很悲慘的經驗。我們可能會說領展已經很差劣,但拆售出來的 新業主更差。廣田商場最著名的不是有甚麼美食或貨品出售而是其管 理費,幸好張司長當年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叫停了向社福機 構大幅增加管理費的做法。對於商場內的社福設施,政府規定每平方 呎的租金是 5.5 元,但新業主竟然設法鑽法律空子,大幅增加管理費 至與租金水平相若,變相加租 1 倍。幸好,當年的局長即現任司長暫 時把問題處理,以致沒有再加管理費。

 然而,這些新業主確實違反了市場規律。現時整個商場沒有單位 放租,他們寧願加租,即使商鋪因無法經營而丟空鋪位,他們毫不理 會。有文具鋪因加租而被趕走,鋪位已丟空 1 年多;銀行也因為加租 丟空了 1 年多;有五金鋪也快將被加租;水果店亦丟空了 1 年多。街 市原本有兩個菜檔,現時只剩下 1 個。業主不斷加租,也不知是否想 繼續經營?我們也不理解為何業主要這樣做,但這是我們看到的實 況,而小市民無法買餸確是現實。

 因此,如果我們相信香港的機制是有效的,相信香港的資本主 義,相信香港有市場競爭的話,透過今天的議案,我們希望 3 位官員 想想政府應否適當地介入,對領展的商場引入應有的競爭。當天設計 領展的規模和公屋資產安排時,我們讓其擁有完全壟斷的設計。就當 區來說,領展擁有的商場在地理上已佔壟斷位置,這是最致命的,即 使政府其後引入競爭,我們一開始便已處於劣勢。可是,如果不引入 競爭,這種劣勢只會持續,小市民面對的困難只會更嚴重。 因此,我的修正案的第一項,是希望政府加緊興建更多公營街市 及公眾停車場,尤其是在新的公營房屋項目中。我真的希望陳帆局長 責成房委會,在興建新公屋時,不要只顧及新公屋的泊車需要,也要 考慮周邊市民因領展而面對的泊車需要,為他們興建一些公眾停車 場。我們在前線曾與房屋署商討,但他們對這事完全不予理會,他們 只會考慮某幢樓宇住有 300 多人,所以便興建 20 個車位。其實,他 們是否可以挖深一點來增加車位,多點顧及周邊市民現時面對的問題 呢?現時房屋署對此充耳不聞,這正好說明為何社區會對興建新樓有 意見。我希望陳帆局長可以處理此事。這是我的修正案的其中一點。

 第二,我們希望修訂《房屋條例》。麥美娟議員也提出了一項私 人條例草案,希望處理這個問題。我們希望對這些政府原有資產徵收 物業空置稅,有關物業原意是為當區居民提供服務,所以應該設立物 業空置稅。為何可以讓這些物業長期丟空呢?我們指領展經營不善, 但在其出售資產後,新業主付錢購買後理應要賺錢,但業主卻讓商鋪 丟空。新業主是否有責任設法將商鋪出租,為小市民提供服務,活化 市場,改善資產的價值呢?

 第三,我們希望房屋署設立一個專責小隊,巡查公契、地契、整 個契諾的執行情況。舉例來說,在費用分攤方面有否執行呢?房屋署 現時確實沒有做足工夫,我希望局長處理。

 此外,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購回領展的物業,尤其是其在市區的物 業,如有適合回歸政府,我希望政府可以積極考慮。

 主席,我相信很多聆聽發言的市民或朋友也跟我一樣是香港中文 大學("中大")的校友。中大校友當年很喜歡到沙角邨吃火鍋,因為價 錢便宜。一大班朋友攤分一個 120 元的湯底,然後享用每位 100 元的 火鍋自助餐,但這位業主( 計時器響起 )......多謝主席。

 主席:何議員,請停止發言。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April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