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週四, 27 六月 2019

立法會 ─ 2019 年 6 月 2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7 June 2019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休會待續 議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誰出賣良知,誰出賣香港人,我相信市民心知肚 明。

 主席,我贊成今天根據《議事規則》第 16(2)條動議的休會待續 議案,因為我覺得現時在香港,無論哪一方也脾氣暴躁。故此,我希 望司長或主席能為我們的政府同事或議員同事煮五花茶,讓他們降一 降火,我覺得實在有此需要。我認為,其實現時香港社會已出現一 種"立場最優先,道理放一邊"的情況。所以,如果大家繼續在此開會 卻不說道理,純粹只是宣示立場,那會議繼續開下去也沒意義,只會 變成某些人發言斷章取義的平台,以及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的工具,令 議會時間白白浪費,更令香港繼續沉沒於這種撕裂的情況。主席,其實這種"立場最優先,道理放一邊"的情況早已出現在立 法會。回看本月 21 日的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會議上, 范國威議員提出了一項議案,內容是"鑒於本年 6 月 12 日在金鐘一帶 發生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大型示威活動中,有人涉嫌向示威者過度 使用武力,導致多名市民受傷,而大量香港市民極度不滿及嚴重質疑 警方的處理手法。為此,本委員會要求暫緩向香港警務處實施 2019-2020 年度的薪酬調整方案,直至政府正式成立......"。如果有公 職人員因為遵從命令而執行工作,令市民不滿,其薪酬因而遭到削減 或不獲增加,我認為這種做法應該先用在反對派議員身上,不增加他 們的薪酬。試問怎可能把某些人不說道理的一道怨氣撒向警務人員身 上呢?他們為香港執行法律及維持香港社會和平穩定而工作。如果因 此而不增加他們的薪酬,我相信這是荒天下之大謬。這根本是一個"立 場先行"的典型事例。更不消說上星期的財務委員會會議上,反對派 議員包圍主席陳健波議員,不讓他開會,甚至令工務小組委員會的會 議也無法召開。這顯示立法會內大家脾氣很暴躁、無法說道理的情況。

  至於立法會以外又如何呢?主席,近來很多市民也在 WhatsApp group(群組)跟朋友討論《逃犯條例》修訂的情況。以我為例,無論在 中學或大學時期,我也曾跟人為某些事情而激烈爭論。我建議約這些 人吃飯,因為我覺得面對面爭論比在 WhatsApp group 爭論更好。在 WhatsApp group 爭論,我要不停按鍵打字,但面對面爭論,大家仍可 一邊吃東西一邊說笑。為此,我約了一群中學同學在一間我們以往在 學時經常一起光顧的餐廳吃飯。我問一位同學該同學是精算師, 成就比我高,應該很精明能幹;以他的學歷和能力,應該清楚了解所 有情況究竟他對《逃犯條例》的修訂有多少認識?他說不知道, 亦不清楚。我接着問他有否看過"懶人包"無論是香港大律師公會 ("大律師公會")、《文匯報》或《大公報》的"懶人包"他回答說 沒看過。然後,我問他為何參與遊行,如此激烈地反對修例呢?他說 他害怕。我說:"你說自己如此害怕,試問你又何德何能,能令中央 針對你,利用《逃犯條例》來拘捕你呢?"他對我說:"說不定我可找 到我們國家領導人的女兒當我女朋友,然後我'一腳飛起她'。"主席, 這話真是他說的,我也不明白為何一名專業人士會這樣說。他接着 說:"一些人會存心報復,製造一套完美證據,然後'老屈'我,利用《逃 犯條例》來捉拿我回去"。我問他:"如果這說法成立,試問在世界上 哪個地方你不會犯法呢?無論你身處美國或挪威或世界上排名第一 的國家,你也無法反駁完美的證據因而被捕"。

由此可見,這種無名的恐懼已令大家不說道理。當然,就哲學討 論而言,這樣的說法在邏輯上是成立的,我當然無話可說。我也不明 白為甚麼他找到國家領導人的女兒當女朋友也不滿足,何況他現在沒 有女朋友。如果這種合乎邏輯的情況也可以作為反對的理由,那我真 的無言以對,尤其是從一些具學識的人口中說出來,我實在不能理解 這種看法。

 另外,我又跟一位大學同學閒談。我們過往修讀哲學課程時肯定 會有導修課,習慣了經常互相討論。我問他為何如此反對修例,他直 接拋出大律師公會的聲明。我也看過該份聲明,我便問他:"究竟你 覺得當中哪一條特別嚴重及有問題?不如我向你解釋。"他說他覺得 大律師公會整份聲明也說得對。我問他:"哪一條對,哪一條不對, 究竟你有否看過?"他不作聲。我相信這是一般市民平常的做法。例 如,數天前,我們跟一些家長一起旅行,負責接載我們的司機也說他 有份遊行。他說他不知道修例的詳情,但覺得害怕,那便先參與遊行, 總好過後來才害怕。所以,我相信,對於這種因不明白及不理解而引 起的無名恐懼,市民有直接和深刻的感受。

 因此,我覺得政府應該汲取今次的教訓,對於任何一項條例的修 訂,也要做好解說的工作,尤其是現時有很多"無名火"被人撥起。如 果我們的解說工作做得不足,更會出問題。我不知道司長是否知道, 究竟政府原本為《逃犯條例》修訂製作的文宣品何時才會分發到社 區?政府宣布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工作後仍然未分發到社區,社 區人士一份也未收到。司長,是宣布暫緩後仍未收到。即使收到,每 人也只有 10 份而已。好了,有一些人已預早拿取有關的文宣品。但 我看該份所謂的"懶人包"真是"水蛇春"那麼長。我相信不勤力的人是 看不明白的。所以,政府的解說工作存在"心魔",無法向有能力理解 的人說深的一套,對普羅市民說淺的一套。若我們不解開自己這個心 魔,仍然用同一套方法向所有人解說,我想日後推銷甚麼條例也很困 難。所以,司長,我認為這是特區政府需要汲取的經驗,想想如何再 做好一點。

 但是,這個想法是次要問題。香港現在已經被一些別有用心的西 方國家當作人質。我說得很坦白,香港是一個人質,成為一個肉參, 被人要脅來討價還價。很明顯,最基本、最想這樣做的是美國。關於 這個國際層次的討論,連王毅外長也公開說,很明顯這事已成為國與 國之間的角力,而非如香港有些人聲稱這是香港的內部問題,這個情 況已經不復存在。我們這麼不幸被美國抓着這機會,成為人質,沒有辦法,我想無 論誰也會看漏眼。但是,為甚麼這麼多人走出來?我想起一個有趣的 狀況,想跟大家分享,就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根據百科全書所述,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有 4 個步驟:由恐懼、害怕、同情,到配合。關於 恐懼,說真的,我想沒有一個國家不恐懼美國,尤其是西方人,誰不 怕美國發難起來,實行一些措施來打擊國家或香港。而這種恐懼會引 致害怕,可能在反對派的文宣品配合下,例如聲稱取消《美國—香港 政策法》會令香港淪陷,這種論調令市民害怕,因為大家也認識不多, 而政府又沒有解釋。然後,有些人開始會同情美國或外國這樣迫害我 們,將香港放上賊船或作為人質。對於這些舉動他們是理解及同情 的。最後,有些人會走出來配合他們。

 很明顯,在昨晚一個集會上,有示威者要求 G20 峰會 19 個國家 一起對國家主席施壓。我理解這種做法跟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無異,有 甚麼分別呢?當然,一般市民可能會認為香港的經濟跟中國是憂戚相 關,唇齒相依的。其實這是一般市民,或者一些較年長的人的理解, 因為他們知道在 1980 年代,受惠於國家的改革開放,香港作為中轉 站,經濟因而起飛。當然,現在香港有出現一些情況,導致一些經濟 民生的問題需要處理,這是事實。

 但是,我想司長要理解,為甚麼年青人看不到這一點。你要知道 他們的世界觀,很多人以"支爆論"來理解現在這個狀況。我想"支爆 論"在議會裏不是今天才第一次被提到,之前也有人說過。"支爆論"的 支持者認為香港要繼續經濟起飛,需要中國崩潰。可能有些人希望中 國經濟崩潰,四分五裂,他們已經有藍圖,甚至之前已經說過,將兩 廣列為一個國家,然後將中國分成 10 多個國家,這樣香港才"有運 行"。這可能是在某些論壇上經常出現的一種論調。

 但是,我只可以跟年青人說,"支爆論"在歷史上沒有實現過。如 果大家還記得的話,在香港有自己的歷史以來,中國上一次分裂是在 二戰之前。二戰之前的中國,國民政府幾乎將整個中國分裂,軍閥割 據,香港當時怎樣呢?香港完全不在於經濟騰飛的狀況,當時的香港 跟貧民窟沒有分別。基於整個經濟觀的理解及對於中國歷史的不了 解,他們相信這種中國崩潰論。根據這種中國崩潰論,由 10 多年前 開始,每年均有人預言明年中國會崩潰,可是這 10 多年來事實證明 是錯的,他們卻仍然繼續相信。但是,香港有一群年青人相信這種經 濟論調,致令他們對於香港現在面對的錯綜複雜國際關係出現那種的 行動。但是,我希望他們閱讀一本書和一份資料。首先,要讀的書是《美 國陷阱》,是由法國人寫的新書。對於法國這個盟友,美國也掠奪它 一些企業,以很便宜的價錢賣給美國,美國竟然也這樣對待法國。另 外要閱讀就是《廣場協議》的維基百科條目。日本是美國的盟友,美 國竟會這樣壓制它,何況中國是現正冒升的一個經濟體,美國怎會不 用極限施壓操作來處理它呢?

 主席,我最後想說的是,今天早上我聽到梁美芬議員和區諾軒議 員提到香港中文大學("中大")的校訓,說到中大精神。我不知道中大 有甚麼精神,但我知道中大的校訓是"博文約禮"。香港的教育能否做 到學生有一技之長之餘,也廣泛吸收不同範疇的知識?這是"博文"的 要義。"約禮"就是我們要約束自己的行為,以禮儀來約束自己。這是 否香港市民和年青人能做到的事情?我想大家要再三思考,究竟如何 能令年青人了解香港社會。對此,我想政府有責有權去處理。

 主席,我謹此陳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9 年 6 月 2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7 June 2019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休會待續 議案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首先要多謝張華峰議員提出這項休會辯論,因 為眾所周知,香港是一個外向型經濟社會,亦是國際金融中心。金融 業在香港的產業結構中佔頗大比重,無論是對利好還是利淡的因素也 十分敏感。社會動盪不安必然對經濟造成打擊,所以任何一個真心愛 香港的人,對於現時香港面對的情況必然感到憂慮不安。在這個月內 連續出現兩次大遊行及多次示威和衝擊,包括衝擊立法會綜合大樓、 政府總部、稅務大樓及警察總部等,還出現隨意堵路的情況,所以我 覺得有需要給議員一個空間,表達大家如何關心香港。

 主席,我之前曾在立法會分享過一個故事,就是所羅門王的審 判。很簡單,兩個母親同時聲稱是一個小孩的母親,她們一起去找所 羅門王,要求他判斷誰是小孩的真母親。所羅門王提議把小孩一分為 二,一人一半來解決問題。就在這個時候,真母親為了令骨肉免受傷 害,便說:"所羅門王,你不要把我的兒子斬開,我寧願把小孩讓給 另一位假的母親。"而假母親竟然回答:"把小孩斬開兩半,一人一半 吧!"最後所羅門王判斷,不想小孩受傷害的那位才是真母親。這個 故事道理很顯淺,縱使道理在真母親那一方,但面對着孩子會受傷害 的危險,她還是逼於無奈,放下道理。

 其實,這個故事的道理也可引申至修訂《逃犯條例》一事上。《逃 犯條例》的修訂只不過是擴大一條舊有條例所涵蓋的地區,以及放寬 當中很多限制,以達致為一宗命案主持公義的目的。縱使有道理,現 在為何要暫緩修例?正正因為大家不想條例的修訂繼續撕裂社會,不 想把香港一開為二。但有誰想把香港一開為二?就是那些繼續挑釁、 繼續將示威定性為和平,那些對多次衝擊事件隻言不提的人,這群人 真真正正想把香港一開為二。

 主席,陳志全議員剛才發言時,一開始便改變了他最初的口風。 大家也會留意到,他之前不停地針對警方,又說看不到示威者有任何 衝擊行為,剛才卻煞有介事地表示他也看到有衝擊的情況,但關於對 衝擊者的暴行和警方兩方面的評論,他還沒有足夠時間處理。他之後 的發言一直繼續維護示威者或有參與暴力行為的暴徒,指他們妨礙市 民進出稅務大樓之後也有道歉,還為他們宣傳、為他們解難。陳議員 究竟是時間不夠,還是根本自知理虧而不敢發言?批評警方就大大 力,要求他公平一點批評那些阻路及阻塞稅務大樓,甚至是作出暴力 行為的暴徒,他卻不敢多言,他哪會是公道?

主席,政府明明已經暫緩修例工作,為何還有人要死纏?反對派 接着會說五大訴求仍未解決,其實曾鈺成所寫的題為"不能答允"的文 章,已經充分解釋為何不能答應該 5 項訴求。很簡單,因為如果答允 任何一項訴求,後果極之嚴重。

 先說第一項訴求,就是不接納"暫緩"修例,一定要"撤回"法案。 縱使現在"暫緩"已等同"自然撤回",反對派也不接納。雖然實際效果 是"暫緩"等於"撤回",但不能夠用"撤回"這用詞,是因為政府明知反 對派一定會得寸進尺,第一關過了,會繼續嚷着要通過隨後的四關, 所以不能夠應承。

 第二及第三項訴求就是說明"六一二"不是暴動及釋放所有被捕人 士。事實上,警務處處長已解釋得很清楚,不會將"六一二"當日的事 件全面定性為暴動,只有使用暴力的人才會被指有份參與暴動。如果 應承反對派釋放被捕人士,變相是破壞法治,同時只會令衝擊政府總 部的行為好像昨晚般變本加厲。

 此外,第四項訴求是要求全面調查事件,坦白說,由於現時已有 機制進行調查,如果再設立另一些機制,事實上只會將現有機制的武 功廢除。第五項訴求是要求特首下台,眾所周知,特首已表示她在不 久的將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而很多工作亦已開展,如果在任期內下 台,她提出的很多政策便不能夠延續,對香港會帶來更大傷害,所以, 該 5 項訴求根本是無法答應。但是,為何反對派仍然要提出?他們真 的認為 5 項訴求有道理,還是好像坊間所說,他們根本知道政府不可 能接受,但正因為這樣,他們才可以繼續搗亂、可以繼續糾纏?為何 要繼續糾纏呢?主席,我認為有數大客觀因素。

 第一,今年年底便是區議會選舉。當然,反對派一定想進行政治 炒作,從中撈選票。例如,郭家麒議員昨天下午說政府令香港在國際 間蒙羞,他晚上到警察總部外便被示威者罵他不要來拉票。事實上, 他便是令自己在國際間蒙羞。

 第二,台灣將會舉行大選。民進黨搞不好台灣的經濟,唯一的選 舉牌便是大打政治"台獨"牌,所以,大陸委員會對於香港修例內容 的"一個中國"原則表示反對,寧願埋沒良知也不處理謀殺犯的移交, 正正是由於台灣大選。 另外,當然還有中美貿易戰。特朗普明明表示想在 G20 峰會見習 主席,但習主席一直沒有回應,特朗普便覺得沒有面子,所以便煞有 介事地介入香港的立法。當然,美國大選對特朗普也有很大影響。基 於種種因素,《逃犯條例》的修訂便弄得如此複雜,這樣才能解釋為 何修例的主要矛盾已經解開,但仍然有人不想停下來。

 主席,區議會選舉一直也是以民生優先,但反對派一直想把區議 會選舉政治化,選舉前必定找話題作政治炒作,務求將 2003 年的氣 氛帶回來。他們想製造不安和社會不穩定的氣氛是事實,但是,過去 數屆區議會選舉的經驗告訴大家,其實市民看得很清楚,區議會選舉 應以民生優先,而且要回歸理性。所以,反對派近年來大派"蛇齋餅 粽"之餘,還要舉辦高鐵團,便是這個原因。

 主席,這數晚衝擊警察總部的行為其實令大家憂慮,因為香港唯 一的執法部門便是警隊,如果警隊也被綁手綁腳,甚麼也做不到,將 來大家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便很難得到保障,這是很多市民大眾告訴我 們的真心話。

 此外,我們當然仍然認為需要堵塞法例的漏洞。對於不能處理這 項條例,我們感到可惜和表示憂慮。只要大家願意理性分析,不要人 云亦云,也不要偏聽網上的虛構資料,我相信對大家也會有所裨益。 但是,主席,大家也理解香港的情況,販賣恐懼、特別是"恐共"情緒 是反對派的一張王牌。不用說太遠,兩年前民主黨在"釘書機事 件"中,已經想販賣恐懼和"恐共"意識。林子健計劃得很周密,但又 錯漏百出,所以警方很快便印證這是虛構事件。但是,在警察查出真 相前,民主黨"不理三七二十一",一於"打蛇隨棍上",將林子健視為 至寶,由 3 位前主席一起高調召開記者招待會。

 在 2019 年 3 月,媒體 "思考香港"刊登一篇寒柏寫的文章,題為"泛 民為何不肯認錯?",寫的便是林子健事件。為何民主黨由始至終都 不肯認錯?胡志偉議員剛才說,他苦口婆心叫政府認錯,但他們自己 做錯事卻從不認錯,這是雙重標準。寒柏的文章亦提到,傳播心理學 論及一種選擇性注意,指人們會選擇性地接收與自己偏見相符的事 物,以強化自己的觀點,即是確認觀點或偏見。事實上,大家可以看 到民主黨有很強的偏見,連他們的高層也有這些偏見,因此,他們向 群眾渲染這種偏見也是無可避免。

  主席,最後我想大家思考,究竟反對派是否因為要取得示威者的 選票,便說他們都對?這又代表甚麼?如果為了選票而埋沒良心,甚 麼道理也不談,其實只會斷送香港的法治精神,同時亦會禍延下一 代,危及香港未來長遠穩定的發展,所以,我真心期望反對派回頭是 岸。最後,我亦要提醒大家,網上有很多虛假資訊流傳,事實上,"無 間"再"無間"也很容易出現,所以,每次接收信息前也要反覆思量, 不要太快下判斷。

 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立法會 ─ 2019 年 6 月 2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7 June 2019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休會待續議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就張華峰議員的議案發言。首先,我同意張華 峰議員在議案中指出,現時社會出現嚴重分歧和持續撕裂。單說每位 議員的 Facebook(臉書),無論我們發布甚麼貼文,都自然會引來許多 留言,各種論調都有。不過,我已習慣不看這些留言,所以不管留言 者說甚麼都對我沒有影響,因為我知道他們只是留言發泄。然而,這 種現象有何後果?  最近,有些多年沒見的朋友不再在我的 Facebook 留言,而是會 直接經 WhatsApp 聯絡我。有些朋友我已淡忘,他們是我以前工作時 認識的朋友,已經 20 年沒有見面;也有舊老闆的秘書在看過我的 Facebook 後突然發短訊給我。有一次,我在"六一二"後發文,提及一 位 20 多年沒見的舊同學傳短訊給我,說希望社會不會繼續亂下去, 而我在貼文的回應只是說香港是多元社會,大家應該理性和平地表達 不同意見,但這樣的貼文竟然也會惹來很多留言。不過,若非如此, 我也不知道我的 Facebook 原來有這麼多人看。我剛才提及的舊朋友 和舊同事都是經 WhatsApp 發訊息給我,說很同意我的看法,但不敢 在我的 Facebook 留言,因為他們的朋友若知道他們認識我並留言給 我,便會公審他們。因此,他們不會在 Facebook 留言給我,而是向 我發 WhatsApp 訊息。

 我有一個做生意的朋友,他與政治完全無關,每天都會在 IG 和 Facebook 發布工作或社交圈子的開心事,他的 Facebook 有很多東西 可看。可是,他這一兩個星期突然沒有發文,連我也發現他沒有更新 文章。為何突然不發文呢?於是,我便聯絡他,怕他身體出了問題。 他說身體沒事,只是現在不論在 Facebook 發布甚麼,都會被人指摘, 所以索性不再發文。

 我想指出,社會在過去一兩個星期真是嚴重撕裂。有些人常說香 港越來越不自由,我認同真的沒有甚麼言論自由,因為連在 Facebook 發文也會害怕被公審和被罵。我尚且可以不看留言,但我認識一位警 察朋友,他在"六一二"當天有份當值,一直不敢在 Facebook 提及工 作的事,直至警察總部被包圍,他終於按捺不住,在 Facebook 發文 說警察也是人,他們只是工作而已,為何要被包圍?意想不到的是, 他的朋友竟然因此在他的 Facebook 罵他。他最後怎樣做?他不 是"unfriend"那些朋友有指這種時候總有"unfriend 潮"而是索 性取消 Facebook 帳戶,不再使用 Facebook,並且告訴朋友,如要找 他,請打電話或發 WhatsApp 訊息給他,因為他不想再在 Facebook 被公審。

 有一位街坊亦告訴我,他的女婿和女兒都是警察,女婿回家吃飯 時竟被親弟辱罵是警犬,連自己的弟弟也尚且如此。我們明白,現在 每位警察都面對很大壓力,但他們只是"打工"而已,只是為了做好自 己的工作,卻要承受這種壓力,更連同他們的家人也要承受壓力。最 離譜的是,警察的子女同遭欺凌。議會的同事不斷指稱出現白色恐 怖,這種情況正正是白色恐怖。那些同事說沒有言論自由,我們便正 正沒有言論自由。 現時,家人和朋友之間都不敢提及政治問題,以免一言不合,飯 也吃不了,茶也喝不成,整個社會的氣氛非常煩悶。因此,張華峰議 員的休會待續議案正好給我們一個機會,討論現在如何能夠除去如此 煩悶的氣氛。有人質疑這項議案是否具有迫切性,事實已經給了我們 答案。警察總部昨晚再度被包圍,律政中心今天亦被包圍。我的家人 剛剛告訴我,他從事運輸的年輕朋友正在駕駛小貨車送貨,但現在被 堵塞於下亞厘畢道,不知怎辦,實在可憐。

 主席,我很同意張華峰議員提到要集思廣益,採取有效措施和作 出相應回應,令社會回復穩定平和。可惜的是,張華峰議員的苦口婆 心對反對派議員並無作用,說甚麼也沒有用。在昨天的會議上,更有 人借機揶揄張華峰議員,連他口音不純正也要"抽水"。試問他們怎會 像我們那樣思考如何令香港重新出發,如何解決當前的問題?

 最近,因為某些媒體的報道,有人上網搜尋我在上屆立法會最後 一次會議就《2016 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的發言稿。當時我說 我比這群偽君子真,我至今也是如此。所以,我們在這裏的發言必須 真,而並非像人家那樣以"抽水"為能事。我們不怕真小人,最怕偽君 子,特別是那些飽讀詩書的偽君子。

  老實說,有些反對派是"真心膠",發言"得啖笑",因為他們的說 話沒有分量。然而,我想說一件有趣的事。我昨天開會時收到大量 WhatsApp 訊息,告訴我郭家麒議員和譚文豪議員又在談論我。其實, 正如我以前所說,我時運高,聽不到他們的這些發言,反正不需要聽。 我記得我在此說過,香港工會聯合會與公民黨在大區及小區均是競爭 對手,他們發言時自然會攻擊我們,而且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句批評, 聽了也無需動氣。對於這些"食花生"的評論,不用認真對待,亦不用 回應,因為"認真你就輸了"。

 可是,我一定要回應他們的其中一句發言。有人大聲說:"做得 出就不怕認!"這句話值得說一說。這個人整天罵中央和大陸,但原 來他一直找人為他牽線與北京人士見面,很想與領導人會面。他這邊 廂罵中央,那邊廂則希望與領導人會面。拜託,這個人做得出就要承 認。他想吃兩家茶禮,以為沒有人知道嗎?這個世界真的沒有秘密。 我聽後說了一句:"真的嗎( 普通話 )?"真的嗎?做得出就不怕認,出 來承認吧。 很可惜,即使他待價而沽,中央卻不想收購,他連被收購的價值 也沒有。結果,向北京靠攏這條路走不了,他便找一個"阿婆"帶他到美國與不同人士見面,整天陪着"阿婆",既開心又高興,他如此敬老, 真是不錯。所以,中央真的做錯了,這種人應該收購一個回來,多麼 好用,愛罵他就罵他,要他走他就走,要他說話他就說話,要他說英 文他就說英文。如此聽話的人,應該收購一個使喚,反正他已經待價 而沽,對嗎?竟敢說自己是"藍血"! 主席,說回張華峰議員的休會待續議案,我們真要好好思考,因 為這次風波的影響十分嚴重,特別是影響到我們應做但未做的工作, 例如土地房屋問題。這些事項都是我一直關心的議題。土地房屋問題 不能用魔術棒解決,並非今天下決定明天便能做好。這些問題已經持 續一段長時間,我們亦正在追落後,但很可惜,這次風波似乎令政府 不敢再向立法會提出新建議。在處理土地房屋問題一事上,如果繼續 滯後,受影響的正是基層市民。當議員都說自己要為市民做事,我們 便應當思量,在此困難時刻,如何能令政府繼續推出真正惠及民生的 政策。然而,在過去一天多的辯論中,沒有議員提出將來應該怎樣做, 甚至沒有人指出抗爭行動究竟希望達到甚麼結果。沒有人討論前路, 是叫我們最感痛心的事情。大家都只在此翻舊帳,數落別人的不是, 但將來應該何去何從?

 特區政府在未來一段日子必定困難,未來 3 年必定困難,過去兩 年的 honey moon period(蜜月期)已經完結。政府現在應該面對現實, 仔細思考,絕不能因為目前的社會氣氛而放棄工作,因為放棄會令市 民受害。政府此時更應展示決心和魄力,面對挑戰,解決社會最根本 的問題,不能繼續拖延。這次風波若拖延下去,會對香港的未來造成 更大影響,這是我們最擔心的情況。

 有人說政府這次會拖累建制派敗選。這個時候還說甚麼輸贏?請 他們不要那麼短視。這個時候還在意個人成敗、選舉輸贏?眼下重要 的是香港,是我們的香港將來應如何自處。我們現在面對如此嚴峻的 問題,但卻找不到解決方法。有些人也許因為常常計較輸贏,所以昨 天才會有人叫他們不要拉票。請不要再說選票,請討論香港的民生問 題。選舉不是贏便是輸。在這個紛亂的時期,如果我們因為這場風波 而未能做好該做的工作,只會影響香港市民。然而,在過去一天多的 辯論中,我並未聽到有關前景的發言。

 有人很可笑,昨天大聲疾呼:"你知道年輕人想要甚麼嗎?你知 道年輕人在想甚麼嗎?"我真的很想反問他是否知道。請他回答一 下。他一把年紀卻聲稱代表年輕人,整天問大家是否知道年輕人在想甚麼。既然他這麼厲害,就請他回答。他有膽量便出來代表年輕人說 話吧! 我反而同意鄭松泰議員所說,年輕人在這次行動後可能會迷失方 向。我們應如何重建社會和修補社會撕裂?我們應如何為年輕人和社 會各階層的市民解決社會最根本的問題?這次事件既已發生,繼續討 論下去又有何意思?我們是否應該向前看,把解決將來的問題列作首 要事務?希望司長和政府日後能夠展示魄力和誠意,解決市民最關心 的問題。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