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週四, 06 六月 2019
週四, 06 六月 2019 00:00

"推動醫療改革"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6 月 6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6 June 2019

 "推動醫療改革"

麥美娟議員:主席,在 2017 年,香港人的平均預期壽命冠絕全球, 男性達到 81.9 歲,女性則為 87.6 歲,比日本和瑞士這些國民在傳統 上較為長壽的地方還要高。未來香港人的平均預期壽命將繼續增長, 按政府統計處的推算,到了 2066 年,香港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會達 到 87.06 歲,而女性則會更進一步地增長至 93.06 歲。

 香港人越來越長壽,百歲人瑞將於未來變得越來越普遍。長壽本 來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但如果長壽的人身體欠佳,患病風險不 斷上升,那麼對很多病人或市民而言,長壽便變成一種折磨。所以, 在長壽之餘,還要有健康的體魄。

 事實上,隨着人均壽命越來越長,香港醫療系統承受的壓力亦越 來越大。現時香港醫療系統出現包括人手不足及需求增加的問題,我 們該如何作出改革呢?

 我很感謝陳恒鑌議員今天提出這項"推動醫療改革"的議案,讓大 家有機會討論。我亦在修正案中特別提出應如何加強基層醫療服務, 以及照顧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和前線員工人手不足及士氣低落的問題。

 大家可能也知道,工聯會一直主張發展基層醫療、加強預防疾 病、提高市民注重健康的意識,讓市民能夠"病向淺中醫"。發展基層 醫療的目的在於提供持續、預防性、全面及全人的醫療服務,令市民 能夠健康地生活。一個理想的醫療系統應把重點放在基層醫療上,利 用住院服務及急症服務處理病人只屬其次。利用基層醫療協助市民做 好預防疾病的措施,令病人無需住院,是有關服務的最大目標。

 可是,香港的實際情況卻完全相反。我們的公營醫療體系是以治 療為本的形式運作,住院、急症及門診服務是醫療服務的主要組成部 分,基層醫療在系統中僅佔極低的百分比。任何病症均依賴治療,病 情嚴重的便需要入院,這也是公立醫院的工作量和壓力越來越大的原 因。病人康復後理應出院,但由於在社區層面上缺乏持續及預防性的 醫療服務,病人很多時均要不斷進出醫院,這種情況經常出現。

 然而,政府過去發展基層醫療的工作一直非常緩慢,直至 2014 年,衞生署才成立基層醫療統籌處,全港首間地區康健中心在 今年才能夠開始運作。而且,在推廣健康生活的醫普知識方面,當局 的工作亦一直非常不足,推廣成效也不大。我們仍須依賴醫生充當傳遞健康知識的媒介,但十有八九的市民在聽罷醫生的建議後迅即忘 記,不能把相關信息帶入社區。

 最近有一位認識多年,在我當年摔斷腳時曾為我動手術的骨科醫 生朋友,給我傳來了一段由新加坡政府製作的宣傳短片。短片的題目 是"Stand4Strength",內容是請大家交叉雙臂坐在椅子上,然後嘗試以 單腿站起來,這看似很容易,但其實不然。它希望帶出的信息是,隨 着年歲增長,人體肌肉會漸漸流失,如果我們日常不勤做運動鍛鍊, 肌肉狀況便會逐漸變差,到了 60 歲或 70 歲,年紀漸長時,可能連走 路也有困難。

 我看罷該段短片後立即嘗試做該套動作,結果發現我原來做不 來,這正好提醒我要切實開始做運動。於是,在近兩個星期,我努力 地做運動,並慢慢可以做到交叉雙臂並單腿站起來,對此有興趣的同 事也可以試試看。我想指出的是這段短片從新加坡傳來香港,令像我 這樣的人看過之後立即產生要試做這套動作的念頭,並提醒自己原來 運動不足,年老之後可能連走路也有困難。

 反觀香港又如何呢?香港政府現時的着眼點是增設更多關節置 換中心,研究如何解決骨科治療的輪候時間過長的問題。這些皆並非 旨在根治有關問題,因為當局並沒有呼籲市民多做運動多鍛鍊,提醒 及教育市民如何勤做運動、鍛鍊身體及預防患病,而只是不斷思考如 何處理長長的輪候骨科治療隊伍,以及處理積壓的關節置換個案。所 以,香港的基層醫療工作發展,其實真的非常落後。

 另外一個例子是最近有一位朋友告訴我,他的父親經常跌倒,要 我介紹一位骨科醫生給他。我於是詢問他父親因何經常跌倒,他答說 因其膝蓋無力。其實他父親之前已曾向其他醫生求診,我聽罷告訴他 似乎不應向骨科醫生求診,而應向老人科醫生求助,因我懷疑他父親 並非單是膝蓋無力這麼簡單,可能是患上了柏金遜症。他於是按我所 說照辦,結果證實父親果然是患上早期的柏金遜症。由於及早介入, 現時在控制病情方面還算可以。

 第三個例子是內地的相關情況。我是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婦 聯")的執行委員,年多前出席婦聯會議時獲一名本身是醫生的地方代 表告知,她所屬地區發展了一場運動,鼓勵家庭照顧者注意三高問 題,在煮食時注意低糖和低鹽。據她所說,由於內地和香港一樣,人 口眾多,所以如慢性疾病即高血壓、糖尿病的患者持續增加,將會對醫療系統造成很大負擔。所以,她們由家庭開始,鼓勵家庭照顧者如 母親、祖母等在煮食時少糖和少鹽,由日常飲食開始作出改善。在推 行這運動數年後,已初見成效,從過去數年的數據發現,慢性疾病的 發病率已有下降,本來有年輕化趨勢的糖尿病患者數目亦有減少,這 是由家庭飲食開始作出改善的所得效果。

 我想指出從上述數個例字可見,香港過去數年在發展基層醫療方 面,確實較其他地區包括內地城市落後。希望局長能透過即將成立的 地區康健中心,加快發展基層醫療工作,急起直追。

 此外,關於部分同事及原議案也有提及的"公私營醫療協作"模 式,事實上我們也支持這概念,不過正如陳恒鑌議員剛才所說,由於 香港現時醫生供應短缺,所以在發展這種協作模式時,要注意不能對 公立醫院的原有服務造成影響。假如在公立醫院或私家醫院工作,均 是為病人做白內障手術,醫生自然會按"公私營醫療協作"模式選擇到 私家醫院工作。

 因此,我們要就此作出清楚的考慮及周詳的研究,確保公立醫院 醫生的供應或培訓及公立醫院的服務,不會因推行"公私營醫療協 作"模式而受到影響。事實上,曾有在公立醫院任職醫生的朋友向我 說,大量發展"公私營醫療協作"模式,耗費極高,不如增加他們的薪 酬,讓他們提供更多服務,又或增聘更多人手,效果可能更佳。這方 面的問題,政府必須考慮。

 另一方面,對於議案中提到的中西醫協作,我非常同意和支持。 我在一本雜誌的專欄中曾提到向中醫求診後,有一些疾病獲得治癒。 其後,很多市民特地致函詢問是哪一位中醫治好我。由此可見,市民 對中醫亦相當接受。如能推廣中西醫協作,對於市民的健康和預防疾 病亦有裨益。

 此外,我必須一提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極之差劣的人事管理制 度,而我在修正案中也有提及這一點。每當未能聘請足夠人手時,醫 管局便透過中介招聘人手,但卻沒有思考應如何培訓本身的醫護人 員,以及如何增加、提高現有醫護人員的待遇。醫管局的支援職系人 員必須靜坐抗議,才能爭取合理的薪酬待遇。同時,政府每次撥款供 醫管局進行改革時,總會引來更多怨氣,不知何解令其同事更感氣 憤。所以,我極盼政府能審視醫管局的人事管理制度的運作情況,提 高醫護人員的士氣,提高( 計時器響起 )...... 

主席:麥議員,請停止發言。

 麥美娟議員: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